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废物”】]
作舟博克
·机器时代de离骚
·遗失的“短讯”
·送你一条大泥鳅
·占有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废物”】

   ◎脚本
   
   “废物”介绍[按出场顺序]:
   
   阿芳:女,31岁;籍贯:湖北;嫁给大头后任“芙蓉”按摩健康中心副经理,曾开设发廊,做过暗娼。

   晓红:女,20岁;籍贯:江苏;初中毕业;“芙蓉”按摩女,暗娼。
   擦皮鞋的:男,15岁;籍贯:不详;小学毕业。
   板鸭:男,29岁;籍贯:合肥;无职业,以偷盗,拉皮条为生。
   保安甲:男,23岁;籍贯:保定;初中毕业,“芙蓉”保镖。
   保安乙:男,26岁;籍贯:石家庄;高中毕业,“芙蓉”保镖兼司机,采购等。
   大头(王军):男,43岁;籍贯:北京;“芙蓉”老板,初中毕业,曾是塑胶厂职工,1997年停薪留职,先后做过小贩,倒爷等。
   
                    ◇ 第一幕 ◇
   
   地点:北京某老城区。
   时间:某年夏, 上午。
   天气:闷热,干燥,尘雾遮住了太阳。
   ———————————————————————————————————
   
   阿芳:哎,有棕色鞋油吗?
   擦皮鞋的:有,大姐!来吧,请坐!
   晓红:[嚼着泡泡糖]别骗人啊!
   阿芳:多少钱?
   擦皮鞋的:就十块,大姐!包您满意![用眼角瞅了一眼晓红]
   阿芳:十块?!十块钱能买两盒鞋油啦!
   擦皮鞋的:[打开工具箱,咧嘴笑着,无话]。。。
   阿芳:十块钱连我妹妹的鞋也算上哦!
   擦皮鞋的:行,大姐,您请坐下吧!
   阿芳:[慢慢坐在鞋童面前的板凳上]哪来的,你?
   擦皮鞋的:[一边涂鞋油,一边瞟着阿芳裸露的双脚和小腿]。。。
   阿芳:聋啊你!跟你说话了!
   晓红:姐,我看他想摸你的脚趾呀,哈哈!
   擦皮鞋的:[仔细地解开阿芳的鞋带]我是北京的呀,大姐。大姐,您这皮凉鞋是真名牌吧?皮质恁好!
   阿芳:屁!这条街上有几个是北京的?!你的普通话说的跟赵本山似的!你以为
      你是北京人就臭美啊!北京人有什么了不起?!
   擦皮鞋的:大姐,您这鞋底上说“法国制造!”
   阿芳:行啊,你!还认识外语!姑奶奶穿的鞋全是进口的,你擦得好,以后我包你了!
   擦皮鞋的:绝对保您满意,大姐!我还给外国人擦呢!我的外语就是擦鞋时洋鬼子教的!
        老外全是傻逼,我宰他们,还免费学外语,不宰白不宰!
   阿芳:呵,挺损的呀,小毛孩子还挺爱国啊你!中国人你就不宰了?这一套学得不错啊!
      当心以后别人也会宰你噢![说着,翘起二郎腿,红红的脚趾差点戳到了鞋童的脸。
      好像故意露出白白的大腿奖励这满脸油彩的男孩儿]
   擦皮鞋的:[偷偷瞟着女人的大腿,辨别着女人香水味的档次]大姐,您也不是北京的吧?
   阿芳:我说我是北京的了吗?废物!我的口音你听不出来呀!?!下次洗澡别忘了掏掏耳朵!
      [手机响;掏出手机]喂,啊,我刚出来,擦鞋了,我和晓红。你在哪里?嗯,呸!
      你臭嘴!流氓![鞋童瞥见阿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放荡的羞涩和诡秘]嗯,好,等我噢!
   擦皮鞋的:[一边用手巾擦汗]大姐,您普通话讲得恁好,根本听不出您有外地口音!
   阿芳:挺会耍嘴皮子啊你!你拍马屁拍错人了!知道么,普通话和北京话是两码事!
   晓红:[冲着鞋童]有外地口音又怎么样?能听懂不就行了?中央的大领导们有几个会讲普通话!
      这年头,只要有钱,谁管你是南腔北调啊!在外面混,还不是‘认钱不认人’么!?!
      [手机响;掏出手机]喂!嗯,谁找我?噢,知道了,让他等着,我陪芳姐呢。十分钟。
   擦皮鞋的:[冲阿芳憨笑着]大姐,您挺有学问的。俺一直以为北京话就是普通话了。您是大学
        里的吧?
   阿芳:哈哈!算你猜中了,姑奶奶是‘人民叫兽’!我的学生们可会赚钱呢![边笑边掏钱给鞋童]
   晓红:哈哈!我还‘屁爱吃弟’(Ph.D)呢!
   擦皮鞋的:[望着两个女人远去的臀部]大姐慢走您!
        [自言自语]以为老子看不出啊,妓女!!
        擦--皮--鞋--喽--!!先生,擦鞋么!
        皮鞋--皮靴--皮凉鞋--喽--!
   
   [灯光渐渐暗去。]
      
   待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