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大陆许多自由无知识分子和民主不运动分子(看不清社会主义弊病者为主)也是不假思索地接受了中共对中国传统的谎言,不单主动放弃了从传统中汲取反专制经验和精神资源,而且“热衷于”抹黑中国的历史传统,并把中共共产极权这个西方外来物在中国的恶弊歪曲为中国文明自身所致,仿佛共产主义政权与西方文明结合就会良性些,这是为共产主义错误与罪恶的开脱,这是愚蠢。
   
   

    因为她(中国民国)是个弱女子,又遇上了强奸犯(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发情的时候,周围的其他人(美国英国)因为和强奸犯有合作关系未能全力救护,故而使她怀上了共产孽种,她的全部资源都为这个孽种吸取,所有的美德都被摧毁,自身携带的所有潜伏病菌都被共产主义病毒动员起来,造成一场重度癌症。
   
    没有苏联这个强奸犯,就不会有“共产主义”基因跟中国的“专制主义”基因结合的可能性。
   
    所有民族的原初时代都是从”共产主义“部落形态过来的,都有着对集体主义情怀的美好记忆的遗存,恢复它们并非很难,因为部落共产主义有十几万年的历史,而私有制文明才有几千年的历史。
   
    每个民族都有”复兴“共产主义危险,这种基因藏在大脑沟回的褶皱最深处,藏在各民族传统的童话和神话以及传说中。
   
    而各民族的私有制文明正是压制征服了本民族内心强大的野蛮和原始冲动(回到最初,回到儿童时代,回到自然母亲怀抱)而慢慢扩展为文明秩序。
   
    “共产主义”是披着伪“社会科学”外衣的宣泄原始野蛮的道德冲动(集体主义,利他主义,献身精神,永恒幻想,世界大同,亲邻化陌生人)而压制私有制下的维护个人身体和产权的文明道德(所谓剥削阶级道德观: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抢劫,不可欺诈,妥协,交易,自主等美德)的大杂烩运动。
   
   我的看法,古代的共产主义应当是”无主制“,现代的共产主义应当是“国有制”。
    当年美苏竞赛,如果美国应对失当而被苏联武力征服的话,也会有共产主义与“美国专制主义”结合的实例。
   
     值得研究的命题是:“共产主义”基因跟中国的“专制主义”基因结合后产生的“中国特色的”共产革命道路和共产主义文化及其对后极权时代中国的影响。
   
      共产国际中国支部强奸技术高,把强奸变成了顺奸?
   
   1.首先是共产专制,公有制下的人性表现全世界都有共性。
   2.所谓中国特色,就是文化特点,包括语言,其实中国文化是被共产文化劫持和强奸(到顺奸?),看看共党对中国文化的实用主义手段,基本上,他们批判抛弃的“仁义礼智信”都是精华,他们吸收的“盗跖梁山造反精神”都是糟粕。
   
   
     不可能否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文化意义就是抛弃精华,发扬糟粕的过程。
   
     因为根据语言和文化的特点,如果不抛弃现有的语言习惯,文化革命是不能完成的,不可以否认,对一个真诚信仰的共产主义的人来说,中国文化始终是他难以克服的障碍,因此他不得不放弃“全盘西化” “百分之一百布尔什维克”的初衷,与中国文化中接近共产文化的成分妥协,从历史上寻求资源,比如,对农民造反骚乱起义的肯定,而不顾历史事实地鼓吹起义推动历史进步,迫使统治阶级让步,甚至有助于生产力发展的谬见。
   
     其实全盘的共产主义化和全盘的西化都是难于完成的,除非是有着蒙古征服者的外来强力才做得到。
   
     当然,“进步”的知识分子由五四时期鼓吹“全盘西化”到后来鼓吹“全盘共产主义化”也是一一演变而来的。其思维模式是一致的,都是漠视既有的文化遗产和文化现状的“文化帝国主义”精神,是对人的自由和尊严的漠视。
   
     很少看到体制内外有哪个知识分子把中国文化中既有的“部落主义”“村社精神”中恶的表现归结到共产主义体制文化身上,反而是他们在这种“部落主义”“村社精神”中看到发掘出某种能够可以向共产体制撒娇反抗的成分,因为共产体制对于“本位主义”(集体主义)是有着谅解和容忍的,而对于中国文明中的私有制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成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亲兄弟明算账”,“民不告官不究”等等中国合乎自由秩序的优秀民间文化和“仁义礼智信”等优秀的正统文化)则是毫不留情地践踏。
   
     故而我们可以看到体制内外的“人文”(政治性文化性更强)知识分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谴责个人主义的私有意识,市场的盲目无情人心之不古,色情之泛滥。而只有少数经济学家法学家为之辩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