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旭光
[主页]->[百家争鸣]->[郑旭光]->[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郑旭光
·郑旭光简历
·社会主义:贫穷与奴役是你的名字(读哈耶克答友书) 
· 于不自由处说“自由”(讲演整理稿)
· 无权势者的力量
· 悼念赵紫阳先生纪事
·为赵紫阳先生逝世致国人的公开唁电
·对国人毛泽东崇拜的简单分析
·共后中国的主要危险是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
·中国社会的彻底变革及民主力量的使命
·“非政治的政治”--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自由论纲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杂议
·市场,法治以及自由与平等之二
·和北京市公安局一处“朋友”见面
·自由主义和国家
·给关心政治思想和“六四”事件的青年网友的复信
·六四流血不可避免吗?答网友(八九民运思考之一)
·自由与习俗
·道德不能以功利主义来解释
·人生而自由吗?
·朱学勤歪解“消极自由” ??
·“维权”和“政治”能隔开吗?
·自由论纲
·反抗恶法不正当吗?
·自己的命运能够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对五四运动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负面看法
·“封建”、“启蒙”与“现代化”
·法西斯和纳粹是人民民主与社会主义的变种
·共产极权的罪恶不能归之于中国传统文化
·形成依法维权的共识:这样有利于阻止当下的专制罪行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心灵自由”与政治犯的利益

   
    “心灵的自由”是不真实的,它绝不可能替代真实世界所赋予的自由,如果一个文明人得不到开放的资讯和知识,与自由世界保持对话和互动,他的文明人“心灵的自由”就会逐渐演变成为野蛮人的“心灵自由”。
   
   
    自古以来,自由本来就是政治,最初他是所谓“自由人”的特权,逐步扩展到每个人身上。

   
   
    严格说来,政治犯未必是反暴政的, 魏京生使用了一个特定环境下约定俗成的说法,但是显然不够严谨,需要注明,我赞成”良心犯“这个说法。
   
   
    刑事犯中也有为了自己的正当利益还是为了某人的正当利益去非法地伤害他人的。这种人也常得到警察和犯人质朴的同情。
   
    而政治犯中也有为了自己幻想中的荣华富贵揭竿而起称帝称王的”化石“级人物,也有为了某种自己想象中的”正义“而从事爆炸投毒的恐怖分子,当然自古之间,政治犯中还有江青,陈希同这样的权力斗争失败者。
   
   
    政治犯也分两种,一种执著于利益,不管是为了他人的利益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显然老魏是把自己列入为了他人的利益的那种政治犯)
   
    还有一种政治犯不是为了那部分人的利益,而是为了某种信仰和信念,中间有良心犯也有恐怖分子。
   
    所以这个结论太草率,因为老魏的推论里把当年中华民国治下的真诚的共产党员政治犯也包括进来了,事实上,那些狂热的暴力恐怖分子也认为自己是为了“人类的正义”(共产主义真理),为了人类的整体和未来的利益,听从于自己的“内心自由”,罔顾真实世界的传统习俗与真知与公义,而使得世界的暴政和苦难也来越增加,而自由越来越少。
   
   
    动机良好还要认知到位,方法对头,这样努力下去,个人的自由才会“恢复”而不是“增多”,从而减少更多人因自己和他人“自由缺失”而造成的生活苦难。
   
   
    摘评:
    1.“他说他还是不能理解,因为别人的自由并不能补偿你失去的自由。你仍然是不自由的。”
    ————这个政府官员的基本理智没有坏掉。
    2.“我说我失去了自由和你一样难受。但是我一想起我虽然失去了自由,十亿中国人会因此多一点点自由。这种幸福感就抵消了我的难受。”
    ————失去自由的难受貌似被政治犯的幸福感和骄傲感抵偿。
   
    附
   
    魏京生:自由的心灵和政治犯的利益
   
    尊敬的朋友们。感谢大家给与我这项崇高的荣誉。借着这个机会,我给大家讲几个小故事。这几个小故事对我很有启发,提醒我什么是自由,以及自由的代价。
   
    大家都在谈论自由。哲学家在谈,文学家在谈,也有不少政治家在玩弄这个字眼。但自由到底对我们有什么价值呢?我们为什么要为自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呢?我相信很多朋友和我一样,常常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记得还是在监狱里的时候。有一个曾经是政府官员的犯人,向我问到了这个问题。他说他在当官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由是这么珍贵。那时候他很有权势,当然,按照中国官场贪污腐败的习惯,他也非常有钱。经过他的手剥夺了不少人的自由。有一些是随随便便就剥夺了,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重要的。甚至在他自己的自由即将被剥夺的时候,他仍然不觉得这有什么重要的。所以他替别人顶替了罪名,替其他的贪官或者多坐了几年监狱。听着别人的赞扬,他很舒服。
   
   
    他知道有人替他疏通好了监狱里的关系。普通犯人所受的虐待,他不必受。普通犯人所受的刑罚,他也不必受。普通犯人没有的优待,他可以享受。包括监狱制度规定以外的享受。但他仍然觉得很难受,是一种找不出原因的难受。不仅仅心情难受,身体也不如过去健康了。总觉得身体和生活中少了某种东西。
   
    我提醒他,可能是少了自由。自由是人天生就带来的,就像我们呼吸的空气一样,是自然而然就有的。所以人们不会注意它。只有当人们失去它的时候,觉得难受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它是最宝贵的东西。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来问我:你被关在小号里,自由比我们还要少。你为什么看上去不像是那么难受呢?好像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我说我失去了自由和你一样难受。但是我一想起我虽然失去了自由,十亿中国人会因此多一点点自由。这种幸福感就抵消了我的难受。他说他还是不能理解,因为别人的自由并不能补偿你失去的自由。你仍然是不自由的。
   
    我想了想,给他讲了一个我和警察的故事。有一个老警察,看见我在小黑牢房里,除了看书就是在五步长的房间里散步。散步时一边思考问题,一边还面带笑容,看上去挺轻松的。他觉得很奇怪,就问我:你为别人争取自由,但你现在没有自由,难道不自由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吗?我顺口答了一句:我不觉得我不自由。你说说咱们俩人谁更自由呢?他一听就笑了:我看监狱你蹲监狱,当然是我比你更自由呀。
   
    我说不见得。他听了笑起来了,让我说说为什么。我问他:我虽然被关在监狱里,但是我想说什么就敢说什么,你敢吗?他愣在那儿一直没回答。我当时突然悟到了一个道理:人的自由首先是内心的自由。身体的不自由可以是别人强加给你的,心灵的自由是别人无法剥夺的。但是性格的懦弱,常常使我们自己剥夺了自己心灵的自由。自己把自己关进了心灵的监狱。
   
    特别是在暴政的环境下,或者有巨大利益的引诱。人们常常会自己压制自己的良心,去适应暴政或者适应利益的需要。去做违心的事情,甚至帮助暴政去剥夺无数人的自由。同时,有另外一些人,为了自己和大众的自由,去向暴政抗争。于是,自由就成了政治。剥夺自由和争取自由就成了政治的主旋律。有成千上万的人,为了自己和他人的自由,被暴政夺去了生命,或者失去了自由。监狱里多了一类新的犯人,叫做政治犯。政治犯是暴政和腐败政治的副产品。
   
    什么是政治犯?我听到过许多定义。我总觉得不太准确。我在监狱里碰到过这样一个犯人。他是从山沟里出来的,不认识字,犯了一种很不名誉的罪行。被派来看管政治犯。有一次他受了委屈,来找我抱怨,顺口说了一句:我们不像你们政治犯,连警察都尊敬你们。我挺奇怪就问他:你懂什么叫政治犯?你给我说说什么叫政治犯。他说:当然懂了。我们这些刑事犯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了别人;你们政治犯是为了别人的利益伤害了自己。
   
    这是我听见过的最简单也最准确的定义。几千年来,人类能抵抗邪恶势力和暴政,就是因为有一批这样的人,他们为了别人的自由和利益,宁肯牺牲自己。在暴政下,这些圣人圣徒为了别人的自由而牺牲,或者成为政治犯。在自由的制度下,他们不会成为政治犯了,但仍然会牺牲自己的利益,仅仅是为了别人。
   
    没有这样一批人,我们的自由会比现在少。有了这一批人,这个世界上的暴政和苦难就会比现在少。在座的朋友们都是为了增加人类的自由,减少人类的苦难而付出了或多或少的代价。我谢谢大家。我将和大家一起努力,永不停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