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赵达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赵达功文集]->[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赵达功文集
·强盗与医生有什么区别?
·海外民运的柳暗花明
·香港人在习惯中国的政治恐怖环境
·中共代表什么人的根本利益?
·宪法的权威还是共产党的权威?——评肖扬《论宪法的权威》
·讨论修改宪法——是为了更漂亮的摆设吗?
·中共爲什麽自己又否定“一国两制”?
·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共产党又积累了十三年腐败
·不锈钢老鼠悄然引发一场政治运动
·江泽民的「三怕」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寒冬过后有暖春?
·赵紫阳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旗帜
·穷人革命的可能性----保护私有财产入宪引起争议
·中国老百姓不反腐败了!
·丢掉幻想,勇敢斗争
·将摧毁专制暴政的战争进行到底!
·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申请拥护共产党的游行示威如何?
·从SARS看香港人命贵于深圳人命
·刘晓波“失踪”事件中的善意与恶意
·什么时候彻底捣毁毛泽东偶像?
·高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最大的撒谎者是没有出头露面有关中央高层决策的人物
·上海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
·中国出了个世界英雄──蒋彦永
·深圳何以独善其身?
·毛泽东是怎样玩民族主义牌的
·人们还会上街去敲响专制制度的丧钟——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对中医药治疗SARS的疑惑
·“六四”是中共历史的心痛
·周立太,你在哪里?!
·过说真话的日子,做一个说真话的人——读李慎之《良心与主义——哈维尔对后极权主义社会的论述》有感
·杂谈香港的中医药爱国
·如何对待政治异见者是政改试金石
·高强为何还敢谎言骗人?
·谁“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
·劝高强引咎辞职
·畏惧江泽民,胡锦涛哪里敢有政改主张!
·释放杨建利中共向美国索什么?
·可怜的香港凤凰台
·中央和田北俊耍了董建华
·民族主义是中国专制制度的强心剂
·中国的政治变革与“走俄国人的路”──“六四”运动反思
·劝温总理把眼泪咽到肚子里
·人权的普适性不容质疑
·香港的宗教自由是中共无法逾越的障碍
·郭光允和程维高谁“三个代表”学得好?
·香港“个人游”的政治意义
·民间议政与网友聚会
·香港市民的胜利!
·愿中央领导多出一些邓朴方这样的子女?
·祝贺朱元涛律师打赢官司
·不锈钢老鼠刘荻拒绝认罪
·中共当局加紧镇压 异议人士前赴后继
·谈关于参拜靖国神社
·孩提刘荻几件小事
·三中全会与东北大开发
·中国农民要反党了
·神舟5号并不是中共专制政权的荣耀
· 中国发射神舟5号面面观
·请邓朴方先生关心一下罗永忠
·罗永忠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致中国所有网络作家
·李兴民为什么胆敢“阅兵”?
·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布什的预言与里根的预言
·富豪的吝啬是导致"出事"的重要原因
·访谈:一个作家 沉默等于死亡
·比罗永忠案还荒唐的郭庆海案
·让不锈钢老鼠好好休息吧!
·高瞻事件的联想
·两岸关系的“三要三不要”
·中共为什么不放弃“毛泽东旗帜”?
·从萨达姆被捕想中国人民走出毛泽东阴影
·为什么中国人对日本嫉恨?
·颜钧一案给「维权」浇了一瓢冷水
·封锁香港电视新闻是懦夫行为
·永远怀念敬爱的金尧如先生(唁函)
·河北省一号文件是在鼓励违法犯罪一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权力强奸法律的流氓宣言三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河北省一号文件鼓励权力资本犯罪——二评河北省一号文件
·为什么日本人不在中国犯罪?
·希望之声专访赵达功谈河北一号文件
·欧洲的宗教容忍与亚洲的宗教仇恨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评一个月内当局对时政网站的屏蔽
·利用和欺骗农民何时休!——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
·朱鎔基受骗,要不要自我批评?
·谁是最可尊敬的女性?
·蒋彦永引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浪潮
·温家宝将成为中共政坛悲剧人物?
·欧洲的民主自由与亚洲的专制暴政
·对刘晓波的软禁说明了什么?
·谁来写《中国“农民工”调查》?
·从清明节到六四前后──当局丧心病狂的日子
·让我们大家都来“拉二胡”──有感于胡佳、胡愚文的非暴力抗争
·杜导斌无罪!
·当局对敢于说真话的网站大开杀戒──评对《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封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圳能否变为“政治特区”?

   经济发展和市场化要求政改
   
   深圳作为经济特区早已完成其历史使命,“特”字已经不复存在。从毛泽东时代的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从深圳推向全国,不得不说这是中国的一大进步。问题在于,经济的发展,自由市场经济的框架,与之相适应的必然是政治上的自由,必然是政治制度随之的变革。令人悲观的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几乎没有任何改变,胡温执政以来却感到正在倒退。
   
   由于中共顽固坚持专制制度,经济上的发展带来了社会矛盾的激化,这种激化程度实际上中共统治集团也承认,当权者企图在不触动专制制度和一党专政的前提下调节。无奈社会的发展规律并不听命于中共集团的想象,腐败的普遍化,权力的滥用,贫富差距的迅速扩大和中共官员的“无法无天”,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民众自发的反抗,此起彼伏的“骚乱”、“群体事件”让当局头痛不已。共产党考虑问题不是从制度上入手,如何利用国家机器进行镇压成了“稳定”的唯一手段。

   
   政治变革来源于民众反抗的“群体事件”频繁发生,规模越来越大。二○○五年中国公安部长周永康接受西方记者所说的话,证明了中国官方最为担心的社会问题正日趋严重。周永康对路透社记者说,中国上个月共发生了七点四万起群众性事件或示威游行和骚乱,而二○○四年一年才发生了五点八万起,十年前才只有一万起。二○○六年以来,有关发生大规模抗议示威的新闻不断,尤其是农村,不是数千名农民同警察发生冲突,就是数百名抗议者遭到警方的血腥镇压。
   
   中共党内有识之士的政治远见
   
   中共党内并不缺乏有识之士政治智慧,对问题的认识和分析也能精辟入里,但他们不能影响最高当局的决策。比如前中共领袖赵紫阳,他就是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鲍朴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赵紫阳为中国走出极权政治的束缚做出了开创性的努力:他主张形成由社会各界即各主体之间互相协商对话的局面;他坚持经济改革必须由政治改革配合;他提出了政治改革的方案;他坚持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学运;他在反腐败和一党制的矛盾之中质疑一党制。他与胡耀邦一起对中国突破极权主义的贡献,还有何人能出其右 如果这种实质性、开拓性的贡献配不上「民主」一词,这个词究竟还蕴藏着什么深奥玄妙的意义?”(《赵紫阳的政治智慧》二○○六年《动向》杂志六月号)
   
   中共元老任仲夷先生也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二○○四年第八期《炎黄春秋》发表《任仲夷谈邓小平与广东的改革开放》文章,在赞扬邓小平经济上改革开放的同时说,邓在造就一个渐渐富裕起来、相对开放的社会同时,也留给了我们一个尚未能解决贫富悬殊问题与腐败蔓延的社会,“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政治改革的相对滞后”,现在是“市场经济,计划政治”。为此,他呼吁必须要过政治改革这一关。他认为这一关终得过,“现在不过,以后说不准更难过。”他说:“过政治改革这一关一定要有勇气、胆识,横下一条心,「杀出一条血路来」!”
   
   二○○四年任仲夷接受《同舟共进》采访时,高度赞扬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伟业,但也指出邓小平未利用他崇高的威望,及时地推进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他同时还提出三权鼎立可从根本上遏制权力垄断,以解决目前盛行的腐败问题。
   
   政改可以先从深圳开始
   
   既然当年邓小平搞经济改革首先抓“试点”,在深圳建立“经济特区”,那么我认为政治改革也可以从深圳抓“试点”开始,建立“深圳政治特区”。香港行政特区实际上就是一个政治特区,深圳毗邻香港,两个城市的市民彼此来往频繁,香港的法治和自由一直在影响着深圳市民的心理,如果深圳进行政治制度改革,首先模仿香港的政治制度,这是一个简单而行之有效的途径,虽然香港不是完全的民主制度,但法治和自由制度完全可以学习,这就是独立的司法制度和新闻自由以及政党组织多元化。九七回归以来,香港市民梦寐以求的是彻底的民主化,每年七一香港市民都为争取普选和民主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相信不久的将来会实现其目标。
   
   政治改革的循序渐进我是赞同的,但必须起步。深圳的第一步必须迈出,其他都好说。只要走出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全面的民主化,建立“三权鼎立”的民主政治制度。
   
   建立深圳政治特区或许是一厢情愿,照目前看,中共当局一直在维持香港现状,拒绝公开普选时间表和路线图,如何能在深圳建立政治特区?不过,中共还存在变数。不断激化的社会矛盾和不断发展的社会反抗力量,或许可增加党内的变数,从而逼迫中共当局下决心进行政治改革。
   
   二○○六年七月二日
   
   
   (原载《动向》杂志7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