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铭山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铭山文集]->[八、“旋风”起兮京华震,利笔如椽邪魔惊──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老牌”反革命:孙维邦]
张铭山文集
·中国民运与新文明理论
·从文化趋同看新文明理论
·人类与环境的新文明理论
·新文明理论让人类远离邪恶
1999
·“六.四”十年祭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的信
2001
·兄弟,你们去吧!
·“九.一一”事件杂感
·我友小传──王金波
·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也论“以德治国”
·论“以德治国”出台的现实背景
·论“以德治国”的道义基础
·论中国社会主义的“德”
·论民主和公正是当下最大的德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上)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下)
2002
·呼吁关注狱中绝食的王金波
·关于爱国主义的一点思考
·为什么要记住折磨王金波先生的李太山
2004
·算了吧,赵哥儿!
·我们推荐王金波
2005
·向赵紫阳三鞠躬
·哀哉,紫阳!
·岁末杂感
·做民运人太沉重──有感于刘青及中国人权事件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山东好汉”王金波刑满出狱
·陈延忠先生病逝
·别了,我心中的雅克之虎!
2006
·漫漫长夜的星光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
·中国人人性之我见
·假如苏家屯惨案是真的
·可以不爱国,但决不能害人以自逞──与东海一枭先生商榷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泰山颓兮!圣人离兮!——悼张胜凯先生
·《大学章句》经文析
·《中庸章句》经文析
·“我”的自述
·福兮?祸兮?——三爷爷的咸淡人生
·陈光诚动了谁的奶酪?
·把党文化从我们的头上请开
·悼林牧老:生如夏花之绚丽 死如秋叶之静美
·“君主之国”与“人民之天下”——惜读方孝孺、黄宗羲
北墅“同学”录
·楔子
·一、斯人已驾黄鹤去,天涯何处觅在京──献给死去的民主党先驱:王在京
·二、学猎东西铗长鸣亦儒亦侠浊世行──记我的良师益友姜福祯
·三、牛犊初现不惧虎敢做黄钟大吕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最小的“反革命”小兄弟:张杰
·四、坎坷困顿浑不怕不做纨绔悯世人──记中共干部家庭的叛逆者:张宵旭
·五、布衣偏有荆轲志 命比纸薄心如磐──记永不向中共暴政低头的民主党人:牛天民
·六、心意阑珊壶中度,怎堪那春夏秋冬──记青岛“6.4”民运中的“拼命三郎”之大郎:史晓东
·七、潍城一百几万众 除却济潍谁丈夫──记我的潍坊老乡:刘济潍
·八、“旋风”起兮京华震,利笔如椽邪魔惊──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老牌”反革命:孙维邦
·九、年衰犹有鸿鹄志,偏向虎山搏苍龙──记烟台“六.四”政治犯:孟庆秦
·十、平生谨慎夹缝过,怒发如戟斥共魔──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基督徒之一:姜春源
·十一、风起青萍暗涌起,悄无声处刀剑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基督徒之二:吴旭升
·十二、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朋友泪沾巾——记青岛“六.四”民运勇士:陈延忠
·十三、独手高擎干戚舞,穷且志坚大道行──记青岛“6.4”民运勇士之二:张本先
·十四、身达不忘济国难,取义怎顾善其身──记秦城“六.四”政治犯:李楠
·十五、一十八年寒窗路,梦断北墅囹圄中——记青岛“六.四”民运领袖:陈兰涛
我的“新生”之路
·楔子
·走出“伊甸园”
·北墅岁月
2007
·千岁!张五常大师——夸夸咱们的张大师
·个人的力量——叶利钦与赵紫阳的一点比较
·支持《民主论坛》
·“六.四”十八周年杂感
·邓家妮子:你家行的是兽行,欠的是血债!
·从临朐“老爷”拆迁看“弱势群体”的无奈
·猪死了——还报马力先生
·沧海横流见英雄
·中国特色的将军:张召忠
·权力的毛孔——记我的免费晚餐
·真话之不兴,遑论民主自由乎?
·谁总在砸碎弱者的饭碗?
·“六·四”——燃起我生命圣火的火花
·“范元甄现象”与人性的幽暗——有感于李南央、老鬼的母亲
我也伸伸脚
·楔子
·1.我为什么向《伸脚录》“伸脚”
·2.向季羡林伸伸臭脚
·3.茅于轼的矛和盾
·4a.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4b.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4c.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2008
·从月庄民选事件看中国基层“鸟笼”民主的困境
·公仆的暴虐与草民的血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旋风”起兮京华震,利笔如椽邪魔惊──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老牌”反革命:孙维邦

   

   孙维邦在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里,象陈佩斯《考演员》小品的台词, 真是“没啥可说的”。

   这个1943年生、1979年在西单“民主墙”以三篇大字报轰动京城、绰 号“孙旋风”、笔名孙丰、朋友们戏称“庄户孙”的岛城汉子孙维 邦,你是比学问、比气势、还是比脾气,那真是咄咄逼人,一经发动 雷霆万钧,压迫得你喘不过气来。

   我刚到北墅时,就听大家不时议论孙维邦,很有些好奇。后来,姜福 祯详细地给我介绍了孙维邦、牟传珩、陈增祥、葛树邦、孙维先等以 青岛为龙头的山东民运,汤戈旦、魏京生、徐文立、刘青、任畹町、 王希哲、陈尔晋等“民主墙”时期的风云人物,惨死中共毒手的遇罗 克、王申酉、张志新、林昭、李九莲、钟海源等人的感人生平,以及 中国民运的来龙去脉,心中对他(她)们真是崇敬得很。

   孙维邦的经历,很有点儿传奇色彩。1961年,孙维邦在26军当兵,领 导看其聪明好学,选拔他到培训班学英语。这个理解记忆超人、机械 记忆糟糕透顶的孙维邦,学中国的方块字聪明绝顶,学洋文却一窍不 通,26个洋字母把他逼得从培训班卷铺盖卷儿又回到部队。1979年 始,孙维邦与姜福祯、陈增祥、孙维先等民运朋友,陆续创办民刊 《海浪花》、《人》。1980年,孙维邦与王希哲、徐文立、刘二安在 北京甘家口,开被中共称之为“三国四方”的民刊协调会议。这是中 国政治反对派,首次探讨在全国范围内协调行动形成组织的可行性。 1981年,孙维邦被中共判刑一年半后,自谋职业,先贩鹦鹉不成,怒 而投鹦鹉于渠沟之中。后来,孙维邦又忙活酒店,这一回对了路,酒 店开得很是红火,门面不大的“孙氏酒家”名扬岛城。

   转眼1988年到了,46岁老大不小的孙维邦,经不住家人在他个人问题 上唠叨,一封信拐来了毕业于某外语学院的高才生,广西某中学的英 语教师,小他20岁的罗茜妹子做了老婆。

   1989年,孙维邦看着罗茜的大肚子,咬住牙拒绝了北京朋友“咸来革 命”的邀请,在青岛也是只看不做,至多免费给学生吃几顿饭,表表 心意。俗话没有错说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孙维邦早就被 党的准星瞄着,只等他露头。某日,孙维邦一看经常跟踪他的便衣没 跟上,放开胆子与相识拉了几句时事话,被换了岗的便衣录象录音弄 了个全,逮捕法办判了12年大刑,押送北墅改造思想。每谈起此事, 孙维邦就后悔不迭,如果当初到北京闹个天翻地覆,至多也就判这么 多年。可怜罗茜临产在即,丈夫却身陷囹圄,没奈何只好到姜福祯 家,与同样丈夫入狱、同样快生孩子的逄晓旭相依为命了。

   孙维邦、姜福祯、陈兰涛三人,都是1988年结的婚,都是在看守所得 知孩子出生的,又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与妻子劳燕分飞。孙维邦到北 墅后,不忍青春年少的妻子孤守空房,忍痛与他称之为孩子的爱妻分 手。那时,孙维邦与妻子罗茜的通信,我们经常传阅,两人优美的文 字让人叹为观止。大家得知孙维邦与罗茜离婚的消息,都倍觉沉重。 这朵让大家羡慕的爱情之花在中共的撕扯下凋谢了,痛在直属队每一 个“6.4”朋友的心里。

   初识孙维邦时,我有点诧异:这个个子不高、气貌不扬、标准一个庄 户头的人,就是孙维邦?与我在心中给他画的像,真是大相径庭。接 触几天后,孙维邦干脆简捷的性格、咄咄逼人的气势,才逐渐体味出 来。孙维邦整天不是戴着老花镜读书写字,就是一个人在走廊里溜达 着思考问题,只是偶尔与姜福祯山南海北的长谈大论一番。整日不大 言语的孙维邦,每每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往往弄得大家一惊一诧,玩 味半天。一次,我与姜福祯在走廊上闲谈父爱母爱的异同,孙维邦一 面溜达,一面头不抬眼不睁地扔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父亲爱的是 骨头,母亲爱的是皮肉。”我和姜福祯惊愕之余,不得不叹服他的机 敏简练。孙维邦了了几个字,就道尽了因男女心理差异,表现在对儿 女关爱上的不同。

   直属队一组二组合并后,我与孙维邦的接触日渐多了起来。我不时向 他请教问题,但经常思考多日,才能领会他的意思。有时,我静静聆 听他与姜福祯交谈,他们交谈的内容,我甚至要花费一、二个月的时 间,才能心领神会。直至共同生活半年后,我才能直接听懂他们的谈 话。

   孙维邦在直属队时,主要读《四书集注》、《古文观止》、《左 传》、《史记》,后来读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受孙维邦、姜福祯 影响,我也对《四书集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在他们的指导下, 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精读了一遍,基本上达到了融会贯通。孙维 邦读书写文章,多是用分析的方法,把别人的思想消化吸收提高,变 成自己的东西,极少搬用别人的理论。他的这种有别于学院式的学习 方法,也使我受益非浅。我在学习他的知识的同时,也养成了读活 书、勤于思考、知、识兼顾的习惯。

   直属队解散后,孙维邦被分配到教务处,负责《北墅劳改报》的编辑 工作。1992年,孙维邦与姜福祯、陈兰涛、张杰、张宵旭、王在京、 牛天民、刘济潍、孟庆秦等,又被发配到潍坊监狱。孙维邦与姜福祯 均分配到潍坊监狱小报组,负责编辑工作。这一时期,孙维邦在业余 时间用功于康德的三个批判。他的共产主义理论批判《是与不是》, 就是这一时期完成的。

   孙维邦在潍坊服刑时,经常晚上值班。一次,孙维邦耐不住夜晚值班 的疲劳,躺在桌子上睡觉,被查夜的狱警查住了。孙维邦睡眼懵懵地 睁开眼,对狱警说:“我是自然人。”一时间,又成了朋友们的话 题。

   1998年我到青岛后,姜福祯谈起孙维邦的身体情况,我们很是担忧。 我与姜福祯找到孙维邦妹妹孙维先,商定由孙维先以家人的名义,通 过北京朋友徐文立在国际社会上呼吁一下,争取促成孙维邦早日获 释。这次努力也没起作用,孙维邦还是以近11年的实际刑期出狱。

   1999年孙维邦出狱后,继续操持“孙氏酒家”。是年,孙维邦通过王 金波联系杭州厨师未果。又过几个月,孙维邦因写书委托我照看他的 酒店。我因不懂酒店,也没给他经营好。我回临朐后,孙维邦因准备 出国,把酒店转让了出去。2000年,孙维邦转道越南出国,在法国巴 黎定居下来。后听说他出狱后结识的女友,及女儿佳佳陆续来到他的 身边。这对远离家乡的他,也是很大地安慰。

   祝愿逃离中共魔掌,身处西方自由世界的孙维邦,生活愉快,身体健 康。

   (2006-05-10)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5-12] 修订:[2006-05-16]http://asiademo.org/read.php?id=29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