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铭山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张铭山文集]->[三、牛犊初现不惧虎敢做黄钟大吕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最小的“反革命”小兄弟:张杰]
张铭山文集
·论“以德治国”出台的现实背景
·论“以德治国”的道义基础
·论中国社会主义的“德”
·论民主和公正是当下最大的德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上)
·大陆中国前途的忧思(下)
2002
·呼吁关注狱中绝食的王金波
·关于爱国主义的一点思考
·为什么要记住折磨王金波先生的李太山
2004
·算了吧,赵哥儿!
·我们推荐王金波
2005
·向赵紫阳三鞠躬
·哀哉,紫阳!
·岁末杂感
·做民运人太沉重──有感于刘青及中国人权事件
·王金波在山东第一监狱沓无音信生死不明 紧急呼吁海内外同仁关注王金波先生在狱中状况
·补充签名和简单说明
·祸不单行,王金波母亲又遇车祸
·“山东好汉”王金波刑满出狱
·陈延忠先生病逝
·别了,我心中的雅克之虎!
2006
·漫漫长夜的星光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
·中国人人性之我见
·假如苏家屯惨案是真的
·可以不爱国,但决不能害人以自逞──与东海一枭先生商榷
·一个好人走了,一种精神留下了——沉痛哀悼张胜凯先生
·泰山颓兮!圣人离兮!——悼张胜凯先生
·《大学章句》经文析
·《中庸章句》经文析
·“我”的自述
·福兮?祸兮?——三爷爷的咸淡人生
·陈光诚动了谁的奶酪?
·把党文化从我们的头上请开
·悼林牧老:生如夏花之绚丽 死如秋叶之静美
·“君主之国”与“人民之天下”——惜读方孝孺、黄宗羲
北墅“同学”录
·楔子
·一、斯人已驾黄鹤去,天涯何处觅在京──献给死去的民主党先驱:王在京
·二、学猎东西铗长鸣亦儒亦侠浊世行──记我的良师益友姜福祯
·三、牛犊初现不惧虎敢做黄钟大吕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最小的“反革命”小兄弟:张杰
·四、坎坷困顿浑不怕不做纨绔悯世人──记中共干部家庭的叛逆者:张宵旭
·五、布衣偏有荆轲志 命比纸薄心如磐──记永不向中共暴政低头的民主党人:牛天民
·六、心意阑珊壶中度,怎堪那春夏秋冬──记青岛“6.4”民运中的“拼命三郎”之大郎:史晓东
·七、潍城一百几万众 除却济潍谁丈夫──记我的潍坊老乡:刘济潍
·八、“旋风”起兮京华震,利笔如椽邪魔惊──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老牌”反革命:孙维邦
·九、年衰犹有鸿鹄志,偏向虎山搏苍龙──记烟台“六.四”政治犯:孟庆秦
·十、平生谨慎夹缝过,怒发如戟斥共魔──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的基督徒之一:姜春源
·十一、风起青萍暗涌起,悄无声处刀剑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基督徒之二:吴旭升
·十二、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朋友泪沾巾——记青岛“六.四”民运勇士:陈延忠
·十三、独手高擎干戚舞,穷且志坚大道行──记青岛“6.4”民运勇士之二:张本先
·十四、身达不忘济国难,取义怎顾善其身──记秦城“六.四”政治犯:李楠
·十五、一十八年寒窗路,梦断北墅囹圄中——记青岛“六.四”民运领袖:陈兰涛
我的“新生”之路
·楔子
·走出“伊甸园”
·北墅岁月
2007
·千岁!张五常大师——夸夸咱们的张大师
·个人的力量——叶利钦与赵紫阳的一点比较
·支持《民主论坛》
·“六.四”十八周年杂感
·邓家妮子:你家行的是兽行,欠的是血债!
·从临朐“老爷”拆迁看“弱势群体”的无奈
·猪死了——还报马力先生
·沧海横流见英雄
·中国特色的将军:张召忠
·权力的毛孔——记我的免费晚餐
·真话之不兴,遑论民主自由乎?
·谁总在砸碎弱者的饭碗?
·“六·四”——燃起我生命圣火的火花
·“范元甄现象”与人性的幽暗——有感于李南央、老鬼的母亲
我也伸伸脚
·楔子
·1.我为什么向《伸脚录》“伸脚”
·2.向季羡林伸伸臭脚
·3.茅于轼的矛和盾
·4a.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4b.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4c.对钱穆史观的几点质疑
2008
·从月庄民选事件看中国基层“鸟笼”民主的困境
·公仆的暴虐与草民的血泪
·祸从口出——倪家庄旧事
·我的青岛情结
·雷锋的假面与真相
·谁在制造伪善的谎言
·正义、宽恕及其他
·永远的索尔仁尼琴
2009
·英魂廿载何处觅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
·2010年青岛记行
2010
·梁信和工友的一天
2012
·初见北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牛犊初现不惧虎敢做黄钟大吕鸣──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最小的“反革命”小兄弟:张杰

   

   我与姜福祯、史晓东、吴旭升,被押送到北墅劳改支队直属队后,编 为直属队二组。那时,直属队纪律很严,除受山东省劳改局颁布的 《监规纪律》约束,还得遵守专为直属队“6.4”犯量体裁成的《队 规纪律》。“政府”(犯人一般称狱警为政府或队长)、“一长三 员”(监狱中挑出来管理其他犯人的刑事犯,包括:组长、学习委 员、纪律委员、卫生委员)三令五申,严禁与其他刑事犯接触。即使 早来的同为“6.4”犯的一组成员,也被禁止接触交流。

   这时的直属队一组,只剩下以“反革命”罪判刑的,他们是:青岛的 张杰(18年)、陈兰涛(18年)、张宵旭(15年)、孙维邦(12 年)、王在京(8年)、牛天民(7年)、姜春源(5年),烟台的孟 庆秦(10年),和我的潍坊老乡刘济潍(8年)。以刑事罪判刑的, 除张本先(12年)因伤残分到老残队,短刑的郭刚(3年)、丁洪江 (2年)、范强盛(1年半)留在直属队值班,其他人,如陈延忠(17 年)、毛永亮(6年)、窦建刚等,早已到生产大队劳动改造去了。

   直属队在七大队(入监、严管、老残)三层宿舍楼的顶层。一组在最 里面,与北面的卫生间隔走廊相对,往西与老残队隔着走廊间隔门。 二组在卫生间的东面,再往东就是楼梯口了。从二组到一组是七步, 从一组到间隔门是七步,这就是直属队平常活动的空间。学习之余, 每当有人在走廊上散步,他人就会自动跟上,如此狭小空间,往往首 尾相连,颇为壮观。这时,大家相视一笑,也别有一番情趣。

   二组的卫生任务,是打扫三楼到二楼的楼梯。监狱的卫生要求极严, 我们用笤帚扫过后,再用抹布擦拭,有时还要用刷子、洗衣粉水刷 洗。一日,我与姜福祯、史晓东、吴旭升正在清扫楼梯,一组的张 杰、刘济潍、陈兰涛等下楼提开水,走在最前面的张杰,边走边打趣 说:“同学们,重要的是思想改造,劳动改造只是手段,毛泽东思想 要活学活用,……”,话没说完,就被学习委员唐元茂打断:“行 了,行了,快打水吧”。张杰的风趣,象一阵春风,使刚到监狱的我 们,倍感郁闷的心绪,顿觉轻松。

   张杰,生于1968年。这个猴年出生,时年21岁的小兄弟,身高1米80 公分以上,身材匀称,面目清秀,英俊潇洒,再配一近视眼镜,颇象 中共影片中共军的文职人员,给人以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感觉。

   1989年春,张杰去北京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复试刚过,波澜壮阔的 “6.4”民运爆发了。这个整天拿着油画刷子,梦想成为当代米开朗 基罗的青年,那深藏心中的渴望自由、向往公正的心被激活了。张杰 在北京积极参与了北京电影学院师生们的演讲、游行、静坐等一系列 活动。5月,张杰回到青岛,马上参与到以青岛海洋大学为中坚的学 潮中,一直活跃在青岛“6.4”民运的最前沿。他与原海洋大学硕士 陈兰涛,青岛邮电局的助理工程师张宵旭等,组织学生、市民游行, 围堵冲击抓捕学生、市民的青岛市公安局台东分局。中共在北京屠城 后,张杰更是日夜奔波在青岛的街道广场上,散发传单、揭露真相、 呼吁学生市民与中共的暴政抗争。张杰曾因过度疲劳,而晕倒在演讲 场上。

   中共当局对张杰恨之入骨,抓捕张杰后,竟然在开庭前一个多月,迫 不及待地在《大众日报》上,先行刊出了判决书的内容和刑期。

   1989年8月,张杰背负18年的刑期,与陈兰涛、张宵旭、孙维邦等一 行,被中共浩浩荡荡押至北墅劳改支队,开始了漫长的囚徒生涯。这 一时期,张杰在心灵痛苦地咬啮中煎熬着,“6.4”民运失败的沮 丧,漫漫刑期的重压,忍痛与相恋多年的同学小红分手的痛楚,以及 期盼多年梦寐求之的北京电影学院入学通知书,也因身在囹圄作废的 痛惜,使张杰很长时间难以平静。所幸得是,“6.4”狱友的关心 友爱,抚慰着他破碎绝望地心,使他的心情逐步平缓下来。

   张杰性情开朗,谈吐风趣幽默。政治学习时,他与王在京、牛天民往 往插科打诨,严肃沉闷地气氛,也就随之和缓下来。休息时,张杰更 是扬其诙谐滑稽之能事,把直属队肃杀沉闷地的空气,变的暖意融 融。直属队朋友们在“集训”期间,不觉时间难熬,一方面与大家读 书打发时间有关,另一方面则得益于张杰、王在京、牛天民等活跃气 氛。

   张杰入狱时,他的油画已很有些功底了。一次,监狱举办书画比赛, 张杰寓其情志于画中。他画的是沉重地层岩峭壁,中间微隆,一条些 微地裂缝,弯曲着从底贯穿崖顶,裂缝底处初生一红色的纤细滕类, 沿裂缝而攀援,令人一看便联想到中国民运艰难的历程和前景,以及 作画者在内的反抗者不屈的心志。

   书画比赛后,直属队韩主任(北墅劳改支队办公室主任挂帅直属队队 长)看张杰、吴旭升作画颇有根基,令二人为他画像,像画好后,韩 非常满意。不久,韩因退休在即,准备退休后办一服装厂,又让王在 京领头编排,由直属队书法绘画出色者绘制抄录,为他编制一本服装 裁剪书。张杰、吴旭升画插图,孙维邦、张宵旭、刘济潍、牛天民、 陈兰涛等分别抄写。这本集直属队数人智慧劳动的裁剪书,发挥了王 在京、张杰、吴旭升等人的才华,也占去了这些嗜书如命的朋友的宝 贵时间,更弄得惜时如金的孙维邦苦不堪言,整日埋怨王在京那张臭 嘴,凭空惹是非。

   中共监狱是典型的奴隶社会,“政府”这些奴隶主,掌握着被关押着 的奴隶不如的犯人的一切。犯人能够获得“政府”青睐,就能减刑早 日脱离这个人间地狱。积极靠拢“政府”的“一长三员”,经常挖空 心思献媚邀宠于“政府”。直属队学习委员唐元茂经常说:“政府” 让我们办事,是信任我们,是瞧得起我们这些渣孽,是废物利用。韩 主任为一己之私,占用众人地宝贵时间,也只是平常的“废物利 用”,心既安理也得。

   直属队解散后,张杰分到教务处,执教绘画班、摄影班,并经常外出 作画,承接绘制广告牌等业务,张杰戏称干刷油漆活儿。山东 “6.4”犯集中潍坊监狱后,张杰仍旧教画,以及外出作画。据姜福 祯等朋友讲,张杰的画在潍坊颇有市场。

   张杰在教学绘画闲暇,努力读书充实自己,经常就不明白地问题,请 教于孙维邦、姜福祯。张杰在狱中,博览群书颇有心得。尤其后来大 部分朋友出狱后,在从师孙维邦的几年里,张杰在哲学、政治、逻 辑、心理、美学诸学科,更是有不菲地收获。1999年,张杰与之朝夕 相处,建立了深厚感情的孙维邦出狱了,张杰一连几天抱头痛哭。遥 想当年,张杰刚入狱时,目空一切桀骜不驯,经常对人冷讽热嘲,并 在与孙维邦的一次争吵中,差一点动了手。一晃十几载过去,张杰在 日月的造化、学识的熏染下,从一个不省事的青年,一步步成熟起来 了。

   2001年我到青岛,张本先在建材一厂宿舍做东,约请刚出狱不久地张 杰。我、姜福祯、张本先与张杰互诉思念,开怀畅饮,直到张杰父母 多次电话推回,这才依依告别。

   张杰后来到深圳谋生,朋友们也大多不知他的近况。但愿这个已经不 小的小兄弟,生活的幸福美满。

   (2006-04-18)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4-20] 修订:[2006-04-29]http://asiademo.org/read.php?charcode=GB2312&id=247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