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曾宁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导)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各地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有不断增多的趋势,引起高层的注意,据香港媒体报导,中央综合治理办公室和公安部等部门已经向一些地方派出调研组,就处置群体性事件的情况进行调研。中央有关部门提出,加强关于群体性事件的矛盾排查,信息预警,应急处置和责任追究机制,以减少群体性事件对社会稳定的冲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邀请贵州的异议人士曾宁先生和美国民间组织”中国大赦”主席张先梁先生就此进行讨论。
   
   
   
   
   
   记者:中国现在所说的这个群体性事件,显然是指各地方经常发生的一些抗议事件,甚至是这个警民冲突事件。清华社上月底播发了胡景涛关于和谐社会的讲话,他也再次强调要积极预防和妥善处理群体性事件,我先请问曾宁先生,您看近年来,中国群体性事件数量规模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曾宁:中国大陆的最近这几年群体性事件越演越烈,规模越来越大,根本的原因,还是现行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制度的不合理,民众自己合理的经济社会包括政治诉求,但是作为目前中国的一党专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制度的话,它是不允许民众有自己的各方面诉求的,尤其是政治上的诉求,那么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是导制中国民间的群体性突发事件规模的愈演愈烈,越来越大的根本原因。
   
   
   
   
   
   记者:有资料显示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三年,就是这十年当中,中国的群体性事件数量已经有一万起增加到六万起,参加的人数,也由大约七十万增加到三百多万,而且说它这组织化程度,甚至也愈来愈高。张先梁先生,您的观点呢?
   
   
   
   
   
   张先梁:我认为这个群体事件,其实已经是中国人民维权运动的一部份,中国现在目前正处在一个积极变化的时代,中国政府它就是在经济上,搞了一个经济开放,但是在政治体制上却远远没有跟上,所以有很多问题就这样产生了,就是说我们所要求的那些司法独立,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这些看起来好像老生长谈,但是这是非常重要的,是维护人权一个重要的方面,而正因为中国这些问题都没有跟上,都没有配套,所以人民的诉求,他们心中的怨气没有地方可以申诉,可以发泄,所以就必然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而且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自建政以来,他实现一个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把中国人民所有的财产包括你住的房子,你申请的土地,都是国有化的,而人民所有的就是一个很低的工资,所以这么多年来,到了现在你用经济改革开放这个时期,你把人民就是赖以生存的最后一块土地,最后一个方式你都要掠夺去的话,那人民只有起来抗争,这也是官兵民反的这个显注的表现,我认为这个现象是不可避免,而且会愈演愈烈。
   
   记者:确实,中国不少的群体事件都跟群众切身利益有关系,有些问题都涉及到农村的争地,城市拆迁,企业改组重建,移民安置补偿些问题,那么现在中央有关部门也提出要加强处理群众性事件的工作机制建设,现在就已经派中央的综合治理办公室和公安部,这些部门已经组成了调研组,吩咐一些省市,就处理一些群体性事件专题调研,曾宁先生,您怎么看这个行动呢?为什么会由中央综合治理办公室公安部门来进行这样的调研。
   
   
   
   
   
   曾宁:他这种作法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就是说作为现在中国的这个政府,他把群体性的突发事件,变相定性成为一种治安问题,甚至是刑事问题。所以说他由社会中央综合治理办公室和公安部来处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政府在认识上本身就进入了一种误歧,由于中国政府,他是把所有的土地资源,包括其他很多资源他都视为国家所有。
   
   
   
   但是另一方面,在中国,所谓的“国家”,又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中共把国家等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因此将所有国家的资源和所有的财富财产,收归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所有。这样一来,做为执政党的,他和民众根本对立关系很矛盾,就必然导致一些冲突的发生。
   
   
   
   
   
   记者:江先梁先生您的观点?你怎么看中国由中央综合办和公安部门一起进行调研,看怎么建立这种群体性事件的应急,机制?
   
   
   
   
   
   江先梁:我觉得他还是用稳定压倒一切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问题,就是说还是要维护党的权威,还是要用这种方式。所以他的目地根本上来说,还是把这些群体性运动抗争,公民的维权运动,把它压制下去,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的很清楚。
   
   
   
   
   
   所以它这个纳入的范畴本身就是错了,它本来原来那就是一个信访办公室什么的,但是我们看这信访办公室根本不起作用。因为它就跟公安部联合起来,把情况都了解了以后,就保中央,希望中央最后关头是怎么采取整理的,就是用镇压的方法。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7/15/200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