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曾宁
·一句话解释道德
·曾宁:专制政权要么变革 要么就被腐败垮掉(ZT)
·一句话谈交流
·一句话论做事
·美国布什总统的全球战略/曾令一 、曾宁
·一句话道破胡温新政及人民性
·痛批《汉奸言论惩治法》提案
·中共十七大最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人物素描——卢勇祥
·人物素描——李任科
·人物素描——陈西
·人物素描——徐国庆
·谈两会期间打压访民及所谓的“和谐社会”问题 (ZT)
·人物素描——方家华
·学者批中共报复力虹为法轮功仗义执言(ZT)
·人物素描——杜和平
·中共畏伸张法轮功真相 重判力虹(ZT)
·最新消息:杨天水好友小陶出狱
·网友对曾宁的七则评价(ZT)
·人物素描——黄燕明
·人物素描——康成(田家军)
·杨天水被判的黑幕/小陶(ZT)
·关于天水案件的补充声明/小陶(ZT)
·中共下一波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国殇日”的大痛哀思(ZT)
·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差异
·萨达姆之死与中国
·人物素描——曾令一
·给邓焕武的信(07、4、8)
·人物素描——杨再行、秦晓春
·人物素描——吴郁
·一句话讲明“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中国向何处去?——胡、温、曾各自表述
·胡、温、曾选举,谁将会胜出?
·一个民主党人对台湾政坛的感慨/韦登忠 (ZT)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胡、温、曾各自要走怎样的路
·给“人”画像(现代诗一首)
·中国新生的中产阶层正在向两极分化(ZT)
·中国开明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遭左派围剿(ZT)
·西安警察手持冲锋枪在闹市巡逻(ZT)
·高检发言人否认社保基金系列案属体制性腐败(ZT)
·答温总理:仰望天空,是为了关注、思考民族与人类的命运,让未来充满理想
·中共,法轮功,文化,与中国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增加(ZT)
·史料收藏(胡锦涛同志处回信影印件)
·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
·网友评《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ZT)
·农大教授就新农村建设问题上书中央(ZT)
·深圳出现“民工律师”群体(ZT)
·中共考虑吸收更多民营企业家入党(ZT)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参与博白骚乱的两位农民被判刑(ZT)
·中国兴起“笑脸墙” 专家:反衬不和谐(ZT)
·图片:曾宁
·图片前排左起:曾宁,许万平,李任科,卢勇祥,全林志。后排左起:陈德富,方家华,吴郁,徐国庆,廖双元,张重发,薛振标,莫建刚。
·图片《走出监狱》左起:曾宁、黄燕明、陈西、卢勇祥、廖双元(背景为贵阳监狱)
·中国决定普遍清理和规范计生标语口号(ZT)
·民众盼国际声援 「人权圣火」传入中华大地(ZT)
·中国公安部称上半年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减少(ZT)
·中共17大常委“难产”
·山东代省长视察新泰矿难奢谈政绩(ZT)
·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16名省部级高官被查处 90%包养情妇(ZT)
·网评《“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 》(ZT)
·17大常委“六留三进”及其它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卢勇祥《穿越炼狱》
   这部53万字的纪实作品是1995年共和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的亲身经历,作品中人物多真名真姓。作者卢勇祥是老资格的知名作家和异议人士。其作品文笔优美,富于思想性。6.4五周年天安门广场散发《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和法庭开庭审判民主志士两个部分尤其精彩。
   (曾宁注,卢勇祥《穿越炼狱》已发cdp1998.org)
   三月二十一日
   
    一大早,市中级法院的警车便开到省看守所来提我和廖双元,显然,今天开庭了。我和
    廖都显得有些激动,原因有二。一来是因为期盼已久的能当众将我们的政治观点明白无
    误地阐述的日子终于到了。二来嘛,我们可能有机会见到阔别已久的亲人和朋友。坦率
    说,渴求见到妻子的愿望一直在折磨着我,每三天中就有一天会通宵失眠,每天凌晨三
    点以后就休想再入睡的主要原因也在于此。
   
    囚车驶出省看守所大门时,我感觉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我已不习惯众多的景物和
    众多的人体涌入视野。春天到来了,公路两旁的树枝上新芽已经暴开。行人步履轻捷,
    衣衫单薄,不言而喻,自由天地中的人们早已告别寒冷的冬天。而我,至今还裹着厚厚
    的棉大衣。与世隔绝的岁月的确使我们与世隔绝了。如果说我对社会还有一点感知的话
    ,那就是我还没有丧失说话的能力,还能区别路人的性别。
   
    当囚车驶入市法院的大门时,我首先看到我大哥,可惜我还来不得及叫他一声,便被牛
    头马面般的法警一边一个夹着直往法院里拖去。紧接着,我看见四弟媳李毅祥、五弟卢
    兆祥、侄儿卢震坤、小航航等亲人。我觉得他们看我的目光有些不同寻常,似乎不是我
    所期待的眼光。莫非我真的变成鬼了吗?难道我同所有的亲人之间的联系都被当局的高
    压政策隔断了吗?我没法同他们打招呼,只好一一点头示意。朋友也来了好几个;李端
    华、刘新亮、张鑫佩、印木刚。妻同印站在一起,一见我便冲动地走上前来。她的眼圈
    红红的,但她没有让泪珠滚下来。我心中一阵酸楚,血液顷刻间奔涌上堂。如果不是两
    个法警夹着我,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将妻拥入怀中。正待我向妻子问好时,刘新
    亮突然冲到我跟前,毕恭毕敬地向我敬了一个举手礼,并大声说;“向你致敬!”
   
    法警楞了一下,然后两眼死死盯着刘,当他们弄清是怎么回事后,紧张的神情才有所放
    松。但他们不让我有稍事停留,夹着我直往办公室推。我尽量保持平静,扭过头,用充
    盈着感激泪花的双眸扫视着亲人和朋友,直到办公室的大门挡住我的视线为止。
   
    当我回目正视时,才发现阵西、黄燕明、曾宁三人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陈西留着长长
    的胡子,他的神态和笑容使得他的形象更具有政治家的风度。曾宁一付坦然轻松的模样
    ,仿佛他不是来接受庭审的,而是来参加朋友聚会的。黄燕明则不然,他有点忧郁和苦
    闷。我在紧握他的手时,发现他的左眼眶已经深深地陷了进去。询问之下,才知道他被
    送到市看守所后不久,便被狱警暴打,左眼在锁头的狂咂中受到重创,以至发炎感染。
    由于眼球破裂失水,炎症强压下去后,眼球严重萎缩。到目前为止,眼睛的炎症并没有
    完全根除,病情还在向坏的方向发展。黄说;由于得不到有效治疗,他的这只眼睛彻底
    报废了,更为严重的是,左眼对右眼的影响特别大,左眼发炎右眼也会跟着发炎。这种
    连环反应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他担心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疗最终会导致他双目失明。
   
    黄的话激起了大家的强烈愤怒。陈提议联名向法院提出控告。黄说控告之事已在进行当
    中,并表示联名控告不利于解决问题。正说着话,一个法警打断我们的谈话。他问我们
    对目前的台海局势有何看法?照理说,我们目前的身份,所处的时间、地点都不适合我
    们对这个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但出于义愤,黄首先作了回答,他说:“大陆穷兵黩武
    ,虎视眈眈,一手制造了台海危机。这无疑是极其危险的军事游戏。我个人认为,无论
    出现什么情况,同胞之间的血腥屠杀都应极力避免。”
   
    也许,在法警的内心也明白黄的观点是正确的,但他们不便公开表示赞同,也不愿意违
    心地加予反驳,只好不置可否地笑一笑。
   
    台海局势的确牵动着很多中国人的心弦,我敢保证,凡稍有点头脑和良心的中国人都在
    密切关注台海动态。人民都知道,战争一旦爆发,战火必将波及所有的中国人。而且,
    空前灾难之后的中国政局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谁也无法预测。也许,战争灾难过后,
    军阀割据,民不聊生的情景又会重新回到这块东方的土地上来。
   
    就在开庭前这短暂的等待中,我们五个人抓紧时间进行交谈。大家相互鼓励,问寒问
    暖。并慎重其事地表示,无论法庭怎样判,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坚定信念,
    决不放弃斗争,更不能泄气。曾宁建议市法院判决之后都不要上诉。他认为,在法庭上
    为自己辩护,或者判决之后上诉都意味着我们承认共产党法庭和法律的合法性。而且,
    这些所谓的法律程序全都是骗人的,遮人耳目而已。大家不应该承认共产党的法庭和法
    律。而不承认共产党的法庭和法律的唯一方式就是;在法庭上一言不发,不回答任何问
    题,不作任何辩护,判决之后不上诉。他还说;如果我们上诉,就等于承认了法庭的合
    法性。黄和陈立即表示同意曾的意见。廖持保留意见。我认为进行辩护和上诉同承认共
    产党法庭的合法性是两码事。我们应该坚持在法庭上进行辩护,这不仅仅是行使自己权
    利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利用法庭审理这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和法庭这个讲台痛斥专制政
    府的残暴和虚伪,宣传民主制度的公正和优越性。同时,也可以借此表现一下民运人士
    的气质和胆识。我们沉默会被对手误认为是胆怯和气馁。
   
    除曾以外,我的意见被大家接受了。我告诉大家,传单我和黄如期在天安门广场撒出去
    了。共产党把我们密封在罐头里任意整治的企图不会得逞。有理有节地同共产党进行斗
    争不仅很有必要,而且会很有意义。
   
    办公室的门被法警推开,庭审开始了。审判长传唤被告出庭。此时,各家的亲友陆续赶
    到。大约有三十多人站在过道上目送着我们走进法庭,问好和赞颂之声不时从人群中向
    我们掷来。我们异常激动,虽然略有几分伤感,但是,每个人都挺着胸,昂着头,神态
    自如,目光坚定。如果不是因为带着手铐,我们的气度和神情哪里是出庭受审的囚徒,
    倒象是去参加议会演讲的国会议员。
   
    法官宣布开庭时,我注意到,法庭上没有一个被告律师,没有一个所谓的人民陪审员,
    也没有一个旁听者。但是,旁听席上坐着一个安全厅的女便衣警察。入坐后,戴在我们
    手上的手铐没有按规定予以解除。公诉席上坐着两个脸上还带着稚气的男青年,其中一
    个就是苏松。他们表情木纳,心不在焉,也没有穿制服。法官席上坐着四个人,一个书
    记员,两个审判员,其中一个是女性。她年龄不大,画着眉,涂着鲜红的唇膏,虽然穿
    着制服,总让人感觉到不够严肃。然后是审判长,四十多岁,面容憔悴,精神萎靡。由
    于中气不足,说起话来有气无力。倘若注意力不十分集中,很难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审判长照本宣科,问我们对法庭的组成人员有没有异议。我不想在这些细节上做什么文
    章,因而没吭声。其它人也没有吭声,只有廖提出公诉人苏松对他有私人成见,要求苏
    松回避。我看见审判长极不耐烦地邹了邹眉头。好一会才想起征求两个审判员的意见。
    经过一阵交头接耳后,他宣布暂时休庭。
   
    法官大人们鱼贯退出法庭后,廖对着我的耳朵说;“我想看看他们的演技高不高明。”
   
    我听后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得那么豪爽,笑得那么奢侈,几乎忘了我是坐在法庭的被告
    席上。
   
    十分钟后,三个法官回到法庭。审判长煞有介事地宣布;“被告人廖双元提出公诉人苏
    松回避的请求,经议庭成员研究后认为理由不够充分,现予以否决。”
   
    这一次,我和廖同时笑了。因为法官大人假戏真做的模样使人忍禁不住。
   
    接着,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之后,法庭进行当庭调查。陈西被留下,其它人被带回办
    公室。我从妻的跟前走过时,真想突如其来地亲她一下。她愁眉不展的模样依然那么讨
    人怜爱,使我几乎按捺不住冲动。
   
    第二个接受调查的是廖,他刚走出办公室一分钟,门外便喧哗起来。办公室的法警立即
    推门出去看。就在此刻,我看见押送廖的法警正朝廖的屁股上猛地踢了一脚。我立即站
    了起来,准备抗议法警殴打被告人的违法行为。室内的法警把我拦住了,并威胁说;轰
    闹法庭是犯罪行为。我告诉他;囚犯有维护自身不被殴打的权利。此时,陈、黄、曾等
    人都站了起来,办公室里的气氛顿时显得非常紧张。正当我们同法警相持不下时,押送
    廖的法警走了进来。他得意地告诉其它法警,说廖传递纸条被他发现,并说事情已经处
    理了。一场严峻对峙这才各自收兵。
   
    廖回来后,我问起被踢的事。他说;“我写的一些东西,还有你的《辩护词》、《最后
    陈述》我都交给老婆带走了。法警是虚张声势,是做给其它法警看的,并非真的踢我。
    ”
   
    坦率说,廖的胆量有时候是有点令人不可思议。他事先是告诉过我,说要利用开庭的机
    会将我们写的东西传递出去。我当时不已为然,没想到,他动真格的了。刚才,他竟然
    敢当着法警的面将一包纸片递给他老婆。他老婆也相当机敏,拿到纸包后一溜烟往外跑
    ,顷刻间便不见了人影。我钦佩老廖,更钦佩他那胆识过人的老婆。
   
    黄之后轮到我单独走进法庭。审判长问:“你同陈西是怎样认识的?”
   
    答:“我在朋友王全政家玩时,碰到他们,通过交谈,大家觉得心灵相通,谈话投机,
    于是,便成了朋友。”
   
    “到北京后为什么要重新起草传单?“
   
    “陈西在贵阳交给我的传单内容改动较大。我认为改动过的传单没有将我们的政治观点
    表达清楚。因此决定重新起草。”
   
    “黄燕明知不知道去北京干什么?”
   
    “不知道。撒传单的事到北京后我才告诉他的。”我这样回答,为的是多承担一点责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