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rfa杨家岱]
曾宁
·牟其中坐了十多年的牢出狱了
·人要讲良心没有毛泽东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台湾模式大陆是否
·中国的社会比较特殊
·说李敖是愤青这个话说的非常对
·特朗普希拉里
·恼羞成怒抓狂跳脚爆粗口
·少数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
·说台湾独立纯粹是瞎掰
·民主其实非常的简单
·这样的解读实在偏颇
·民粹和仇富
·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文化
·思想史上胡适和鲁迅地位最高
·鲁迅胡适特朗普
·天杀的杜特尔特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
·政治始终是少数人的职业和工作
·辛子陵的观点思路上存在着问题
·后续效应以及最终的结局已经显现
·毛泽东和孔夫子对中国人的国民心态
·袁世凯的所谓贡献
·历史并非没有给过中华民族机会
·旧有的秩序
·中国目前清醒的有一亿人没有
·处于夹缝之中的国民党已无生还可能
·99%的都是废话
·跪拜日本人的席地而跪
·因为生活困顿参与
·国人读书一曰修身二曰做官三曰完善
·中国文化宏大的话题
·可以从美国大选中学到什么
·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
·大嘴巴特朗普
·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
·脑残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孙中山和毛泽东的符号性意义
·网络舆情员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因为生活困顿才参与政治反对
·关于宗教
·加班加点开动印钞机印钞
·中国之病病在专制文化
·港人的文明素养令人肃然起敬
·猴子穿上中山装
·文化就是能够把猴子打扮成人形的包装
·卡斯特罗挂了
·儒家宪政纯属瞎掰
·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
·特朗普一个七十岁的老人
·不要把郑成月拔的过高
·如此大言不惭
·郑成月一声令下重返战场
·雾霾
·有的人死了死得是大快人心
·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事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尊重别人的选择和自由的权利
·以一敌三大陆面临的
·一言不合?涂说是谁?
·《推背图》解析成于猕亡于鹫
·俄罗斯和普京就是个软蛋
·玩忽职守致人以死亡叫犯罪情节轻微
·有了抵制圣诞节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毛的冥诞日
·国人的认知能力令人心惊
·提出了更高的自我要求
·新加坡是威权,中国大陆
·当年的法西斯日本现如今
·网络舆论雷霆之势
·舆论圈的撕扯
·联合国成为了耍嘴皮子的场所
·蒋公这句话谬以千里流传甚广
·警惕基督徒中的极端宗教狂热倾向
·关于宗教
·宗教救国论宗教教主救国论
·猴子穿上中山装仍是猴子
·西人对中国文化怀着美好的感情
·不同凡响的2017年
·可怜的毒裁者
·文化认知的瞎子盲人哑巴咽炎喉癌患者
·文革发生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党主立宪与共产主义
·事实证明也只有皇权专制皇帝老儿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
·如果真的存在外星智慧生命
·2017注定不平凡的一年
·精神鸦片迷魂汤烟雾弹强心针和兴奋剂
·感谢朋友们的新年祝福
·2017年的中国梦
·商人永远是权力的猎物
·十五岁的励志故事
·郭文贵就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坏蛋
·肖建华和郭文贵的异同
·民运是成功还是失败?
·王林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
·怎么看王林的空盆来蛇
·金正恩之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rfa杨家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采访报导)《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作者、著名维权人士陈桂棣最近在《南方日报》发表题为“村民自治由谁说了算”的文章;文章说,在缺乏有效监督与制衡的情况下,村官的权力会由于自我膨胀和自我扩张而“对社会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究竟应当怎样评估中国村官的作用和他们的现状?网路杂志《中国事务》主编、评论家伍凡和自由撰稿人、评论家曾宁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讨论。
   记者:陈桂棣用“别拿豆包不当干粮”这句俗话,来说明一个意思,就是说不要小看这个村官的作用。我想请问你们两位先生,你们怎样看中国村官的作用?我们请国内的曾宁先生先谈。
   曾宁:村官的话呢,在中国农村,他的作用啊,不能小看,在农村地区的话,村官还是有很多具体的农村的一些事务,需要他们来处理、或者说来协调。你比如说粮食的收购、化肥的购买、牲畜的屠宰,很多事务的话村官都要管,还有什么计划生育,其他一些相关的税收等,都和这个村官有直接的关系。因此的话这个村官在农村地区的作用的确非同小可。

   
   记者:重庆市的政法委有一个调查显示,中国村官的腐败问题引发群众信访,占中国民众信访的总数的百分之七十,这个恶人治村的这个故事层出不穷。伍凡先生你怎么样评估,评价中国这个村官阶层?
   伍凡:我在想在中国,“三农问题”是好几个根本原因造成的,一个就是土地问题;一个就是六千万农村的干部问题;再来就是二等公民,农民就是二等公民,这是三个最大的问题。
   为什么有村官的问题?因为中共的体制它决定从县以下包括乡村,所有的中共干部国家都不给钱,你要自己过的生活好,那你就得从农民身上刮,光刮农民还不够,那就要掠夺他们的土地,有了土地它钱就出来了,我有权把你土地没收收回来不租给你用,我把它卖给商人。
   记者:伍先生已经谈到这个土地问题了,这个不少村官的贪腐都与这个土地有关,而这些个村官私自出租、转让、发包、登记等等,可是这个土地的使用权,是按照国家土地管理法这个04年下发的,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由县政府登记照册确认所有权和使用权,我就不懂现在在农村里头,难道就可以不经过县政府的确认,就可以擅自出租、转让农民集体的土地吗?曾先生。
   曾宁:在现实生活中并不是完全和这个政策或者文件相一致的,你比如说在农村地区,比较好的土地、比较肥沃的土地、比较能够出产值的土地,给谁承包、给谁使用,怎样使用?那么这个里面就有文章可做。
   村官的话,他在村里面,实际上他还是拥有相当的支配调拨土地这个使用权的权利,虽然形式上国家有一定的规定,比如说他要向什么乡或者县备案报备,或其他的什么规定,但是在实际生活中他并不是这样执行的。
   记者:村官的这个贪腐呢,和他们掌握个中款项有关,这个占用土地补偿款、救灾扶贫款等等,这些款项的发放支配,我在想如果说由村民委员会集体掌控,不是放在一两位村官手里,会不会好一些?伍凡先生您觉得?
   伍凡:我告诉你啊,你订再好的条例没有用,这些当官的人他完全为了自己他不为民。他总是想到的是你一百块下来,我先拿三十回家去,剩下的那七十你们七个人去分,你透过任何手段,几百个村民你选三个人出来,三个同时签字管这个经费,他们三个联手一起贪污你怎么办?其他的村民对他们无可奈何。
   记者:陈桂棣这个文章抓住一个要害问题,他说中国农民不但不能有效的选择自己的村官,也没有权力罢免这些村官,这个村委会组织法98年就开始实施了,现在7、8年了。中国绝大多数农村也都有村民选举委员会,这些个村民选举委员会他们是吃什么饭,干什么事的?
   伍凡:太石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广州太石村就只是一个村,他就用一个程序法要罢免这个村官,闹了两年了几乎快动枪动刀了,村民几百人要罢免罢不掉,为什么?因为县一级的官员涉入进来了,他们跟村官联手拿到好处,就是要土地嘛,有了土地,村官就可以操纵土地,村官拿到了钱跟县官就去分嘛!
   记者:曾先生,为什么村委会组织法村民选举委员会会形同虚设?
   曾宁:农村的话,它规定村务要公开,村民自治组织这个法里面也规定农民可以选举也可以罢免村官,看起来好像对农民有利,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你农民村民的自治,你要想选举自己认可、理想的、可能会为农民干事的村民去做村官,做不到,在技术中你做不到。至于村务公开,你比如说你把帐本,你把相关的材料张贴公布在公告栏里面,你公开的数字是否真实?谁来监督?对不对?这个都是技术上你做不到的根本原因。
   所以当中国社会真正走向开放,走向民主,当中国真正成为一个开放的社会,成为一个民主的社会,农民有了真正的权利,整个社会相互之间有一种制约,有一种互相的监督。
   我想的话呢,咱们农村的所有的腐败、所有的不公平、不公正,都曝露在舆论、媒体、曝露在所有国人的眼睛可以监督的范围之下的时候,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农村当中的农民一些比较美好的想法,一些比较理想,对农民对农村有利的一些规定或措施才可能得到实行。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此文于2006年08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