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张先梁、曾宁: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rfa安培]
曾宁
·南海主权争端之后民间主流情绪
·为什么东北地区的民众被洗脑程度和愚昧程度如此
·魏刚西雷洋算是幸运的相对于绝大多数默默无闻
·实质正义高于程序正义
·民族主义既可以被动员并被利用来作为反文明
·人的骨髓里流淌的是文化的血液
·有网友问什么是文化的驯化?
·尼采的错误在于当他宣称“上帝已经死了
·近现代以来中国社会所有的问题
·自编自导自演枪击军人的无头公案
·断然拒绝和能量爆发
·中国“愤青”“愤怒的青年”三大症状
·自媒体时代的言说所谓自媒体时代
·凭我对中美俄三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政治的了解和认识
·典型的中国式脑残思维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要特别小心和警惕
·民主不是某一个人的私事民主是大家伙共同的事
·网友问,你怎么看反腐败?答:
·破局从反腐开始王立军夜奔美领馆
·中国的核心价值就是权力至高无上
·【后7O9解读】7O9之后,不是极权和权力的强化和加强
·假如说真的在中国目前的这种情势下面
·网友问听说毛的遗体将会搬出天安门广场
·废墟 谈到英雄 说东道西话平等
·专制和极权赖以维系的关键就是最高当权者
·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所谓的英雄最经典
·废墟豆腐渣
·孔子和马克思的异同就在于
·7亿微信用户2千多万个微信群
·【鲁迅和胡适】儒家与法家 原配与奴婢
·马云这样的人其实对自己的要求并不高
·网络时代病根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一批极端的民国粉丝
·个人判断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历史上的独裁者有3个惊人的共同特点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
·脑残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脑残是这个国家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中国不能乱”
·乐祸好乱
·三个代表
·网友问对转基因技术的看法
·人性转基因脑残左宗棠曾国藩
·孙中山当年和日本人的通信
·面对一个族群深刻的苦难
·愚民的最大好处中国文化的传承人
·网友问什么是中国文化?
·时局预判
·宗教是人类蒙昧时代的产物
·时局预判
·成王败寇的观念可以休矣
·人性 人种 文化 制度
·把美国从地球上抹去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中国为何会出毛泽东?
·北朝鲜的问题将会很快得到解决
·放大版的北朝鲜
·毛主席最伟大的地方
·以"独"促"变"
·孙和毛相提并论
·结局文明与野蛮
·加班加点不遗余力
·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吃饭将军心态很重要
·希拉里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
·牟其中坐了十多年的牢出狱了
·人要讲良心没有毛泽东
·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台湾模式大陆是否
·中国的社会比较特殊
·说李敖是愤青这个话说的非常对
·特朗普希拉里
·恼羞成怒抓狂跳脚爆粗口
·少数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
·说台湾独立纯粹是瞎掰
·民主其实非常的简单
·这样的解读实在偏颇
·民粹和仇富
·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文化
·思想史上胡适和鲁迅地位最高
·鲁迅胡适特朗普
·天杀的杜特尔特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
·政治始终是少数人的职业和工作
·辛子陵的观点思路上存在着问题
·后续效应以及最终的结局已经显现
·毛泽东和孔夫子对中国人的国民心态
·袁世凯的所谓贡献
·历史并非没有给过中华民族机会
·旧有的秩序
·中国目前清醒的有一亿人没有
·处于夹缝之中的国民党已无生还可能
·99%的都是废话
·跪拜日本人的席地而跪
·因为生活困顿参与
·国人读书一曰修身二曰做官三曰完善
·中国文化宏大的话题
·可以从美国大选中学到什么
·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
·大嘴巴特朗普
·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张先梁、曾宁: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rfa安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报导) 中国突发的“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的趋势继续引起注意。中共组织部副部长李景田最近表示,当前中国改革和现代化建设进入关键时期,有些矛盾集中显现,并因此发生了一些“群体性事件”。李景田认为,国外记者不应该把这些事件称为“骚乱”。记者安培邀请贵州的时事分析人士曾宁先生和美国民间人权组织“中国大赦”负责人张先梁先生就此进行讨论。
   记者:中国最近发生一起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呢,是发生在今年六月份安徽一个学生被一部汽车撞了,而且遭到汽车司机的殴打,引起公愤,一些群众聚集起来烧毁了撞人的汽车,而且处理的派出所也受到围攻,警车被砸。那么这种突发性的事件不断增加,显然已经被认为是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首先请问曾宁先生,您看中共组织部这位官员为什么要把这个事件称之为“群体性事件”,而不允许称为“骚乱”?
   曾宁:我觉得这很能说明问题,很有意思。作为中共政府的官员,不太愿意接受或承认这些“群体性事件”具有政治骚乱性质,更愿意把它大事化小,或者自欺欺人,把它仅仅称之为“群体性事件”。事实上,这些“群体性事件”背后真正的原因,往往是民众的情绪高涨,直接针对的是现行的政治制度,和现在执政者的很多违法乱纪的一些行为,应该说这一系列事件的性质都是具有政治性的。
   记者:张先梁先生您的观点呢?

   张先梁:我觉得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们知道中共政府历来就是会用一些代名词来代替一些民众不满的情绪,最显示例子的就是六四事件。对六四事件,中共政府自己有多重不同的讲法,从“政治风波”到“反革命骚乱”,又到“政治事件”,就是用这些代名词来掩盖事件真正的严重性。比如说,长期以来中国政府总是把失业称做是“待业人员”、“下岗人员”。
   所以这些事情就很充分说明中国,现在当局自己也承认,是改革开放到了一个关键时刻,也就是社会矛盾无法得到解决。其实中共政府现在就坐在一个火山口上,群众不满的情绪完全可以凭藉着任何一个导火线,而充分的发泄出来。就是说,中国这个庞大的专制制度,很有可能被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所压垮。
   记者:中国的一些学者也认识到,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往往直接起源于群众的利益被侵害,茅头往往指向基层政府。中国的公安部部长周永康说,分析这些事件,基本上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具有非对抗性,基本上属于经济利益诉求问题,而没有明显的政治目的;如果地方有关部分高度重视妥善处理,绝大多数是可以预防处理好的,但是如果久拖不决,老问题、新问题、新矛盾交织在一起呢,有可能酿成大祸。
   
   那曾宁先生,您怎么看周永康这番话?
   曾宁:中国群体性骚乱事件以后发展其实是会愈演愈烈,根本原因就在于民众的经济诉求,包括其他的政治或社会诉求,很难在现在的体制下得到解决。如果按照周永康先生这种说法,“群体性事件”是不会得到解决的;因为地方政府的官员不可能解决得了中国社会现在根本存在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或社会体制深层次的矛盾。只有中国政府的最高决策部门,通过他们,首先在主观上进行体制上的变更,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所谓的民众的经济诉求背后的政治原因和社会体制原因,我想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
   记者:除了这种所谓的“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呢,中国的上访大潮也令人关注,不少的人到北京去上访,反应心中的不满。那么国家信访局的新闻发言人最近表态,针对目前“极少数人非法串连聚集扰乱信访秩序”的现象呢,说是要“依法维护信访秩序、依法维护人民权力”。
   
   张先梁先生,您看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张先梁:这个就充分说明他使出了强硬的一手,就是用各种的方法进行镇压。比如说对信访人员进行劳教等等,这是一些不需经过审判就能实施监禁的一种做法,我们以前把他称做是劳教集中营,是完全违反人权的,也是违反法治的。
   
   我们知道中国的信访办长期以来,正是因为他们有很多事情没有很好的处理好,所以这种事情就难免会愈演愈烈。人民群众心中的冤苦没有地方诉说,老远的路跑到北京来告状,想告诉你们上级领导,结果还是不能得到解决,或者受到很无理的对待,那他当然要告诉别的人,因为中国也没有一个新闻自由可以让他去讲这些话。
   
   那么如果你就把这个就定为是互相串连、无理取闹,要进行镇压的话,那就实在太没有道理了!中国共产党不是说代表人民吗?不是三个代表吗?但是它连人民群众的那些冤屈都解决不了,反过来要用一种强硬的手段来进行打压,那就是把人民逼到绝路上去了,如果这种逼上梁山的事情一再出现的话,那么社会矛盾就会愈来愈严重。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此文于2006年08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