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张先梁、曾宁: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rfa安培]
曾宁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光靠“堵”行吗?分析人士谈贵州瓮安事件(ZT)
·中青报民调显示七成民众认为网络表达有助民主建设(ZT)
·中国官员担心社会动荡威胁北京奥运(ZT)
·重庆北培检察院群发短信征收反腐线索 (ZT)
·昆明连续公交车爆炸案 起因各方说法不同(ZT)
·专为北京奥运开辟的示威区不能示威(ZT)
·抓捕“四人帮”有功、坚持“两个凡是”有过、不反“改革开放”可喜——一句话简评华国锋
·评论人士称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政改论点难以服人(ZT)
·舆论界盘点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成就与不足(ZT)
·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左右两派的新一轮交锋(ZT)
·贵州人权研讨会两主要联系人被拘留 多人失踪(ZT)
·贵阳公安向家属证实 三异见人士遭软禁(ZT)
·历史的逻辑、合力及其它——《08宪章》与《胡锦涛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临汾电视因工人维权话题被停播 编辑记者被停职(ZT)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ZT)
·评论界解读胡锦涛井冈山之行(ZT)
·今年两会明显呈现出保守特征(ZT)
·“人民在线”称中国改革发展的真正动力源自民间(ZT)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
·中国要求新闻单位自查自纠制止虚假报道(ZT)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张先梁、曾宁: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rfa安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采访报导) 中国突发的“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的趋势继续引起注意。中共组织部副部长李景田最近表示,当前中国改革和现代化建设进入关键时期,有些矛盾集中显现,并因此发生了一些“群体性事件”。李景田认为,国外记者不应该把这些事件称为“骚乱”。记者安培邀请贵州的时事分析人士曾宁先生和美国民间人权组织“中国大赦”负责人张先梁先生就此进行讨论。
   记者:中国最近发生一起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呢,是发生在今年六月份安徽一个学生被一部汽车撞了,而且遭到汽车司机的殴打,引起公愤,一些群众聚集起来烧毁了撞人的汽车,而且处理的派出所也受到围攻,警车被砸。那么这种突发性的事件不断增加,显然已经被认为是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首先请问曾宁先生,您看中共组织部这位官员为什么要把这个事件称之为“群体性事件”,而不允许称为“骚乱”?
   曾宁:我觉得这很能说明问题,很有意思。作为中共政府的官员,不太愿意接受或承认这些“群体性事件”具有政治骚乱性质,更愿意把它大事化小,或者自欺欺人,把它仅仅称之为“群体性事件”。事实上,这些“群体性事件”背后真正的原因,往往是民众的情绪高涨,直接针对的是现行的政治制度,和现在执政者的很多违法乱纪的一些行为,应该说这一系列事件的性质都是具有政治性的。
   记者:张先梁先生您的观点呢?

   张先梁:我觉得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们知道中共政府历来就是会用一些代名词来代替一些民众不满的情绪,最显示例子的就是六四事件。对六四事件,中共政府自己有多重不同的讲法,从“政治风波”到“反革命骚乱”,又到“政治事件”,就是用这些代名词来掩盖事件真正的严重性。比如说,长期以来中国政府总是把失业称做是“待业人员”、“下岗人员”。
   所以这些事情就很充分说明中国,现在当局自己也承认,是改革开放到了一个关键时刻,也就是社会矛盾无法得到解决。其实中共政府现在就坐在一个火山口上,群众不满的情绪完全可以凭藉着任何一个导火线,而充分的发泄出来。就是说,中国这个庞大的专制制度,很有可能被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所压垮。
   记者:中国的一些学者也认识到,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往往直接起源于群众的利益被侵害,茅头往往指向基层政府。中国的公安部部长周永康说,分析这些事件,基本上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具有非对抗性,基本上属于经济利益诉求问题,而没有明显的政治目的;如果地方有关部分高度重视妥善处理,绝大多数是可以预防处理好的,但是如果久拖不决,老问题、新问题、新矛盾交织在一起呢,有可能酿成大祸。
   
   那曾宁先生,您怎么看周永康这番话?
   曾宁:中国群体性骚乱事件以后发展其实是会愈演愈烈,根本原因就在于民众的经济诉求,包括其他的政治或社会诉求,很难在现在的体制下得到解决。如果按照周永康先生这种说法,“群体性事件”是不会得到解决的;因为地方政府的官员不可能解决得了中国社会现在根本存在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或社会体制深层次的矛盾。只有中国政府的最高决策部门,通过他们,首先在主观上进行体制上的变更,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所谓的民众的经济诉求背后的政治原因和社会体制原因,我想才能得到根本的解决。
   记者:除了这种所谓的“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呢,中国的上访大潮也令人关注,不少的人到北京去上访,反应心中的不满。那么国家信访局的新闻发言人最近表态,针对目前“极少数人非法串连聚集扰乱信访秩序”的现象呢,说是要“依法维护信访秩序、依法维护人民权力”。
   
   张先梁先生,您看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张先梁:这个就充分说明他使出了强硬的一手,就是用各种的方法进行镇压。比如说对信访人员进行劳教等等,这是一些不需经过审判就能实施监禁的一种做法,我们以前把他称做是劳教集中营,是完全违反人权的,也是违反法治的。
   
   我们知道中国的信访办长期以来,正是因为他们有很多事情没有很好的处理好,所以这种事情就难免会愈演愈烈。人民群众心中的冤苦没有地方诉说,老远的路跑到北京来告状,想告诉你们上级领导,结果还是不能得到解决,或者受到很无理的对待,那他当然要告诉别的人,因为中国也没有一个新闻自由可以让他去讲这些话。
   
   那么如果你就把这个就定为是互相串连、无理取闹,要进行镇压的话,那就实在太没有道理了!中国共产党不是说代表人民吗?不是三个代表吗?但是它连人民群众的那些冤屈都解决不了,反过来要用一种强硬的手段来进行打压,那就是把人民逼到绝路上去了,如果这种逼上梁山的事情一再出现的话,那么社会矛盾就会愈来愈严重。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此文于2006年08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