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一平、曾宁: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rfa杨家岱]
曾宁
·恼羞成怒抓狂跳脚爆粗口
·少数掌握话语权的知识分子
·说台湾独立纯粹是瞎掰
·民主其实非常的简单
·这样的解读实在偏颇
·民粹和仇富
·搞清楚什么是中国文化
·思想史上胡适和鲁迅地位最高
·鲁迅胡适特朗普
·天杀的杜特尔特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
·政治始终是少数人的职业和工作
·辛子陵的观点思路上存在着问题
·后续效应以及最终的结局已经显现
·毛泽东和孔夫子对中国人的国民心态
·袁世凯的所谓贡献
·历史并非没有给过中华民族机会
·旧有的秩序
·中国目前清醒的有一亿人没有
·处于夹缝之中的国民党已无生还可能
·99%的都是废话
·跪拜日本人的席地而跪
·因为生活困顿参与
·国人读书一曰修身二曰做官三曰完善
·中国文化宏大的话题
·可以从美国大选中学到什么
·希拉里是骗子特朗普是疯子
·大嘴巴特朗普
·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
·脑残最强大的国防力量
·孙中山和毛泽东的符号性意义
·网络舆情员
·六大光谱两小板块一股势力
·因为生活困顿才参与政治反对
·关于宗教
·加班加点开动印钞机印钞
·中国之病病在专制文化
·港人的文明素养令人肃然起敬
·猴子穿上中山装
·文化就是能够把猴子打扮成人形的包装
·卡斯特罗挂了
·儒家宪政纯属瞎掰
·洪道德不道德的婊子养的
·特朗普一个七十岁的老人
·不要把郑成月拔的过高
·如此大言不惭
·郑成月一声令下重返战场
·雾霾
·有的人死了死得是大快人心
·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事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尊重别人的选择和自由的权利
·以一敌三大陆面临的
·一言不合?涂说是谁?
·《推背图》解析成于猕亡于鹫
·俄罗斯和普京就是个软蛋
·玩忽职守致人以死亡叫犯罪情节轻微
·有了抵制圣诞节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毛的冥诞日
·国人的认知能力令人心惊
·提出了更高的自我要求
·新加坡是威权,中国大陆
·当年的法西斯日本现如今
·网络舆论雷霆之势
·舆论圈的撕扯
·联合国成为了耍嘴皮子的场所
·蒋公这句话谬以千里流传甚广
·警惕基督徒中的极端宗教狂热倾向
·关于宗教
·宗教救国论宗教教主救国论
·猴子穿上中山装仍是猴子
·西人对中国文化怀着美好的感情
·不同凡响的2017年
·可怜的毒裁者
·文化认知的瞎子盲人哑巴咽炎喉癌患者
·文革发生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
·党主立宪与共产主义
·事实证明也只有皇权专制皇帝老儿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
·特朗普成不了希特勒
·如果真的存在外星智慧生命
·2017注定不平凡的一年
·精神鸦片迷魂汤烟雾弹强心针和兴奋剂
·感谢朋友们的新年祝福
·2017年的中国梦
·商人永远是权力的猎物
·十五岁的励志故事
·郭文贵就是一个谎话连篇的坏蛋
·肖建华和郭文贵的异同
·民运是成功还是失败?
·王林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
·怎么看王林的空盆来蛇
·金正恩之死
·对于朝鲜问题的解决还真的需要有点耐心
·没有党的领导,后果极其严重
·狡猾而又可怜的郭文贵
·美韩正在朝着军事解决北韩的方向努力
·没有民主群,链接党会死
·战争已经不可避免
·看见美女就喜欢看见金钱就想占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一平、曾宁: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rfa杨家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采访报导)香港《文滙报》援引一位法学界专家的话说,中国的监督法之所以未能出台,“主要难点在于如何处理“人大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矛盾关系”。专家还指出,中国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界限模糊。
   
   这些意见有道理吗?在中国现存的权力架构中,人大能够发挥有效的监督作用吗?一平与曾宁两位自由撰稿人和评论家围绕上述问题展开讨论。记者杨家岱主持讨论。
   记者:目前中国在处理人大,一方面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这个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利机关,这两个之间的矛盾处理的怎么样?一平先生。
   

   一平:这个问题长久以来就存在的吧!可能是中国的政治当中最根本的一个矛盾。按照宪法来说,全国人大是国家权利的最高机构,实际上人大是要接受党的,中共在这点是违反宪法的。中国的种种问题归根究底都提升到这点上来,能不能执行宪法?到底谁是国家的最高权利机构?这也是中国的政治当中最根本的事情。
   记者:曾宁先生您的看法呢?
   
   曾宁:这个问题是非常的有趣也非常的重要,因为它是中国现在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一个根本问题。本身中国社会和中国的政治就是一对矛盾,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的这样一个问题。虽然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最高的国家权利机关,但中国共产党它是全国人大的领导者,这种矛盾本身是不可调和的。如果说全国人大真正的做到了它是全国的最高立法机关,那么中国共产党和人大的关系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记者:有一位法学家提出中国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界线模糊,人大代表絶大多数是共产党的官员,这些里头就很可能有各级党委的成员,这些官员本身就是监督对象,这样一来,监督法就没法顺利出台。您们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就是说中国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界线模糊的问题,有没有办法解决?曾宁先生。
   曾宁:这个问题是很难解决的。全国人大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权的一个养老院,全国人大作为一个立法机构的话,它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或者书记处,或者政治局,或者是政治局常委的一个传声筒,或者说是一个传真机和复印机。
   
   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大到底作为立法机构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个肯定是值得怀疑的。做为真正意义上的立法机构,它应该是由一些比较有专业素质和专业水平的人士组成,而且这些人士应该是真正意义上得到民意的授权,经过民主程序选举以后,在民意的基础上形成和产生的。我想这样的立法机构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成为国家的最高立法机构。
   记者:一平先生,中国的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之间的界线,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一平:实际上中国的人大是一个招牌,是徒有其名,它没有真正的权利。中国的立法也好、行政管理也好,还是法律的执行也好,其实都是由党来做的。按照一个合理的国家制度应该分权分立,但是中国是分权统一,都统一到党中央那里去了。政治改革说到底就是要逐步的真正实行宪法,再有就是把党的权利交还给国家,实行分权分立。
   记者:2002年的《监督法(草案)》,曾经提出行使监督权的几条原则,其中一条就是人大对这个一府两院,两院是指法院和检察院,不能够包办代替,这是一个原则。还有一个原则就是,行使监督的各级人大以及常委会要实行民主集中制。您们怎么看这样两个监督原则?
   曾宁:首先看汉语这个词“民主集中制”,本身这两个词罗列在一起是一种矛盾,既然是民主,实际上就是要分离、互相制约,不可能是集中。毛泽东在这里只把后面的民主做为一个招牌,民主摆在前头最后是它来集中,还是一种集权制的体现。这个在逻辑上应该是,民主就是民主,不可能再集中起来。
   记者:现在存不存在监督机关对这个行政机关实行监督的时候,有没有包办代替的现象?一平先生。
   一平:中国的监督不能够真正实行的,共产党内部有一个纪检会,纪检会取代了实际的监督权利,但是纪检会是在共产党内部的。
   记者:请曾宁先生讲一下。
   曾宁:这个问题正如一平先生所说的。“民主集中制”本身的提法就是荒唐的。毛泽东他是把民主做为一个招牌,集中才是毛泽东最根本的目的;毛泽东只不过是把民主和集中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词汇,把它硬性的捆绑在一块。谈到这个人大和执法机关的关系,在中国的各级人大,它起不到真正的监督和一府两院的这样一种目的和效果。
   
   在形式上它是一种宣传,对法院和检察院起实质性的领导作用的是各级的政法委、政法部门,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法委员会,而不是全国人大;同时在全国人大里面发挥真正的黑(核)心作用,起实质性领导作用的是各级人大里面的党主(组)或者说党委。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2/25/2006

此文于2006年08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