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一平、曾宁: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rfa杨家岱]
曾宁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红色短信”与市民交流(ZT)
·顺其自然、正面引导、给他空间、享有童趣——教子心得
·深圳市启动新一轮行政机构改革(ZT)
·郑州一副局长因尴尬言论遭停职(ZT)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警权到底姓啥周永康李东生张越之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一平、曾宁: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rfa杨家岱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采访报导)香港《文滙报》援引一位法学界专家的话说,中国的监督法之所以未能出台,“主要难点在于如何处理“人大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矛盾关系”。专家还指出,中国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界限模糊。
   
   这些意见有道理吗?在中国现存的权力架构中,人大能够发挥有效的监督作用吗?一平与曾宁两位自由撰稿人和评论家围绕上述问题展开讨论。记者杨家岱主持讨论。
   记者:目前中国在处理人大,一方面要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与这个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利机关,这两个之间的矛盾处理的怎么样?一平先生。
   

   一平:这个问题长久以来就存在的吧!可能是中国的政治当中最根本的一个矛盾。按照宪法来说,全国人大是国家权利的最高机构,实际上人大是要接受党的,中共在这点是违反宪法的。中国的种种问题归根究底都提升到这点上来,能不能执行宪法?到底谁是国家的最高权利机构?这也是中国的政治当中最根本的事情。
   记者:曾宁先生您的看法呢?
   
   曾宁:这个问题是非常的有趣也非常的重要,因为它是中国现在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的一个根本问题。本身中国社会和中国的政治就是一对矛盾,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的这样一个问题。虽然宪法规定,全国人大是最高的国家权利机关,但中国共产党它是全国人大的领导者,这种矛盾本身是不可调和的。如果说全国人大真正的做到了它是全国的最高立法机关,那么中国共产党和人大的关系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记者:有一位法学家提出中国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界线模糊,人大代表絶大多数是共产党的官员,这些里头就很可能有各级党委的成员,这些官员本身就是监督对象,这样一来,监督法就没法顺利出台。您们看是不是这么回事?就是说中国立法机关与行政机关之间界线模糊的问题,有没有办法解决?曾宁先生。
   曾宁:这个问题是很难解决的。全国人大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权的一个养老院,全国人大作为一个立法机构的话,它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或者书记处,或者政治局,或者是政治局常委的一个传声筒,或者说是一个传真机和复印机。
   
   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大到底作为立法机构能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个肯定是值得怀疑的。做为真正意义上的立法机构,它应该是由一些比较有专业素质和专业水平的人士组成,而且这些人士应该是真正意义上得到民意的授权,经过民主程序选举以后,在民意的基础上形成和产生的。我想这样的立法机构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成为国家的最高立法机构。
   记者:一平先生,中国的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之间的界线,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一平:实际上中国的人大是一个招牌,是徒有其名,它没有真正的权利。中国的立法也好、行政管理也好,还是法律的执行也好,其实都是由党来做的。按照一个合理的国家制度应该分权分立,但是中国是分权统一,都统一到党中央那里去了。政治改革说到底就是要逐步的真正实行宪法,再有就是把党的权利交还给国家,实行分权分立。
   记者:2002年的《监督法(草案)》,曾经提出行使监督权的几条原则,其中一条就是人大对这个一府两院,两院是指法院和检察院,不能够包办代替,这是一个原则。还有一个原则就是,行使监督的各级人大以及常委会要实行民主集中制。您们怎么看这样两个监督原则?
   曾宁:首先看汉语这个词“民主集中制”,本身这两个词罗列在一起是一种矛盾,既然是民主,实际上就是要分离、互相制约,不可能是集中。毛泽东在这里只把后面的民主做为一个招牌,民主摆在前头最后是它来集中,还是一种集权制的体现。这个在逻辑上应该是,民主就是民主,不可能再集中起来。
   记者:现在存不存在监督机关对这个行政机关实行监督的时候,有没有包办代替的现象?一平先生。
   一平:中国的监督不能够真正实行的,共产党内部有一个纪检会,纪检会取代了实际的监督权利,但是纪检会是在共产党内部的。
   记者:请曾宁先生讲一下。
   曾宁:这个问题正如一平先生所说的。“民主集中制”本身的提法就是荒唐的。毛泽东他是把民主做为一个招牌,集中才是毛泽东最根本的目的;毛泽东只不过是把民主和集中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词汇,把它硬性的捆绑在一块。谈到这个人大和执法机关的关系,在中国的各级人大,它起不到真正的监督和一府两院的这样一种目的和效果。
   
   在形式上它是一种宣传,对法院和检察院起实质性的领导作用的是各级的政法委、政法部门,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法委员会,而不是全国人大;同时在全国人大里面发挥真正的黑(核)心作用,起实质性领导作用的是各级人大里面的党主(组)或者说党委。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2/25/2006

此文于2006年08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