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接受采访讨论:李洪宽、曾宁: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rfa申华]
曾宁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zt网民热评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t安魂曲:刘青如果没有“按照民主程序、民主规则行为做事”,不早下台了?(评:曾宁“中国人权风波”涉及重大民运是非和民运战略策略问题)
·台湾独立的三个疑问:可不可以独立?应不应该独立?为什么要独立?
·zt博讯网友评《曾宁: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zt博讯网友评《曾宁: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zt博讯网友评《曾宁: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
·台湾为什么要独立?-专制罪孽深重!人心痛定思变!民主象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
·胡锦涛志向—“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看中共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方家华晚共与晚清再读曾宁《“和谐社会”与开明专制》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内斗?是非?输赢?无聊?
·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zt趙紫龍评曾甯《台海问題的根本——台灣的獨立只是個时間问題 》
·张贴《阿拉丁》网友评:台湾为什么要独立?
·zt《和讯》等网友评: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张贴『网罗天下』网友评曾宁: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
·zt新唐人记者采访中国大陆人士林牧曾宁谈王文怡抗议事件
·zt林牧孙文广等呼吁取缔中共特务组织
·zt康成假借民主人权词汇构筑对“当权派”话语反击
·zt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从吉林石化爆炸和松花江水污染说起
·zt维权人士称“中国人权展”是一场政治秀
·zt专访曾宁:“中国人权展”突显中共统治下的恶劣人权记录
·zt火戈:当前某些态势应严重关注──闻悉严正学被逮捕有感
·zt康成等:为了210个遇难的矿工兄弟!
·zt康成:给杨天水先生的二封信
·zt中美民主观对照(右派网右派论坛陈凯论坛)
·zt清水与补坝,重建与改造(右派网右派论坛 陈凯论坛 )
·zt不脱中国不成人(右派网右派论坛 陈凯论坛)
·zt“难得糊涂”(右派网右派论坛陈凯论坛)
·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
·zt中国新管理条例禁止误导医疗广告
·台湾乱局要逼马英九另组新政党
·zt网友评《论有多少中国人收听“美国之音”—渴望真实的信息是人的天性》
·zt中国大陆学者评“大国崛起”
·中国,皇帝没有了,“皇党”出来了——大国崛起与中国解体
·zt草虾评《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多維新闻网)
·zt回复:《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
·zt广州治安恶化 学者透析犯罪根源
·zt 今天,你仇官了嘛?
·zt回复:《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
·zt博论天下网友评《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张贴朱正元:试解千古之谜 ——略析“第六感觉”
·关于促请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进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zt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从温家宝们被“糊弄”说起——论中国的“糊弄”文化
·“中国大学为何‘冒’不出杰出人才”相关文章收集(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受采访讨论:李洪宽、曾宁: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rfa申华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申华采访报导) 不久前,江苏省赣榆县电视台播出了该县一些"秘密"群众监督员,用针孔摄像机偷拍的一些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上班时出现"机关病"的现场录影,在赣榆县引起很大反响。被偷拍到的工作人员都受到严肃处理,而且在这以后政府机关的工作作风大为改善。老百姓拍手称快,但是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则认为这种做法是否有些过激,是否涉嫌侵犯个人隐私。
   记者邀请到贵州的独立分析人士曾宁以及美国中文电子杂志《大参考》的编辑李洪宽一起来谈谈用偷拍的方式来监督政府工作人员是否可取。
   
   记者:首先请曾宁先生谈谈您的看法,您觉得赣榆县的这种做法合不合适?
   曾宁:我觉得这个现象非常有趣,首先非常突出的说明了一点,在中国社会目前普遍存在的,在政府机关里面的工作作风,严重的存在着不正之风的现象。我觉得这个方式应该说,也是职能部门挖空心思用心良苦,但是这种做法的话,我觉得其合法性还是值得讨论。

   记者:您觉得这种做法不合法?
   曾宁:是不是合法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的确也存在着涉及到个人的隐私的这样一个问题。
   记者:这些偷拍的时候都是在工作时间,上班的时候能有什么隐私呢?您觉得挖鼻孔这种动作也叫隐私吗?
   曾宁:这倒不至于,我觉得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就是说这种行为是否构成一些侵权,这是一个问题。但主要的一个方面,是这样做仍然是治标不治本,你采用这种方式的话,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一定的效果,就是说偷拍以后,播放以后一段时间内,会造成一定的效果。但是从长期来看,我想中国政府机关衙门的这种官僚作风,会依然如故。
   
   因为这个本质问题,中国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的产生,他本身不是经过选举产生,并不须要对选民,也不对整个社会承担任何工作上,甚至道义上的种种责任,那么他只对自己的上级部门负责。所以在短时间内,可能会恐慌这种舆论方面的曝光,但是从长期来看,不可能有什么效果。
   记者:那么李洪宽先生您的看法?
   李洪宽:我觉得曾宁先生讲的非常好,利用这个针孔摄影机摄录像,然后进行播放。这个让我想起唐朝武则天那个时候,搞严酷的这个所谓的法制,就是说让人打报告、搞无中生有、捏造这些东西,所谓"请君入瓮",这个典故就是从这儿来的。
   在一个不民主的社会,怎么样管制这个官吏,现在在中国看来,已经达到了极致了。就是用这个最现代化的针孔式摄像机,但是采取的是一千三百多年以前都已经被证明不会有什么效果的这么一个状态,这个是非常滑稽的。
   曾宁:我接着这个话题再补充一下,实际上这个县里面的行政效能执法部门,这种做法实际上存在着很大的卖弄的成份,之所以说长期根本不可能取得效果,甚至可能会适得其反。这是因为短时间内,这些政府部门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回过神来,认为直接的主管部门通过舆论媒体曝光以后,会觉得这个是个丑态,需要端正。
   但时间稍微长了以后,等他回过神来以后,就会形成普遍的一种反感,甚至逆反心理。这样的话,不仅对这个整个县里面的政府工作,起不了积极的影响,反而的话,会造成人心恐慌以及相互之间的攻击、拆台,所以这种做法不可能得到推广。
   记者:可是批评人士总是说,中国政府的官员就是缺少群众的监督,难道这种针孔摄像机去监督官员不是一种形式的群众监督吗?
   曾宁:问题就在这个地方,现在人们谈论的中国政府需要媒体的监督,指的是健康的、理性的、合情合法的,你比如说通过自由媒体等等,而现在它使用的这样的是一种非理性的,非常滑稽的、荒唐的,甚至可能还带着一点点反人性的一种方式,有些地方部门的一些领导,一方面它刻意要突出自己的政绩,所以说带着有一些卖弄。
   记者:可是国内外的很多新闻记者也常用这个针孔摄像机来获得一些证据,难道这也不对吗?
   曾宁:这种做法的话我觉得又是对的,因为一些新闻媒体的记者,他本身的角色就是新闻记者,那么他本身就担负着让人民群众有知情权这样一个角色,正常的情况下他采访不到、拍摄不到的一些镜头,他不得不采用这样一种针孔摄像机来偷拍的一种方式,拍摄到一些真实的镜头,那么通过这种镜头,给它披露曝光。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它本身并不是新闻机构。
   记者:李洪宽先生,您觉得新闻记者的偷拍和群众监督员的偷拍是一样的吗?
   李洪宽:你说的这个群众监督员,可能理解上有错误,它算某种政府的雇员,不可能是一般的群众,所以它虽然叫"群众监督员",这个名字它故意制造出来,以为是群众监督,实际上这和群众监督没有任何关系。
   真正的群众监督,就是说政府官员办事的时候,尤其是在接待群众的时候,出现了这个令群众不满意的情况的话,应该让群众向有关部门举报。如果是真的,中国社会能够允许群众自由的去偷拍官员工作的情况,然后能够在电视台播放的话,我觉得中国倒是真的是蛮自由的,中国的很多问题倒是能解决了。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2005。6。4

此文于2006年08月0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