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曾宁
·曾令一、曾宁:商战-和平年代的最高政治形式
·政治改革从释放张林等开始
·5中全会传递出的信息―"泰坦尼克中国船"的沉没
·文化及文化产业化初探/曾令一、曾宁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曾宁:人权——中华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没有人权的民族等待它的将是亡国灭种——再谈人权
·强烈抗议重判许万平、拘捕杨天水
·从许万平、杨天水身上看民运人士的精神
·天道人情、理义长存──再谈许万平、杨天水精神
·从袁红冰说开去——兼三谈民运
·对袁红冰先生的一点期望
·胡锦涛主政贵州二、三事/曾令一、曾宁
·许万平处于危险中
·人权专员访华、邓焕武被问话
·我们设想的“中国人权”改革/火戈、曾宁
·专访:声援高律师和法轮功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卢勇祥
   

   
    当今中国,无论你干什么职业,无论你站在什么角度,只要你胸腔中
    奔涌的是鲜红的热血,只要你不是唯利是图的市井,只要你还有一点
    点正义感和良心,你就不会不被当局的腐败堕落所激怒,你就不会不
   
    为当今社会的种种弊端所愤慨。
   
    在贵州,就有那么一批热血沸腾、激情满怀的有志青年自78年启蒙社
    点燃民运之火后,一直活跃在广大的人民群众中,一直关注着中国民
    主运动的动态和走向。陈西、黄燕民、廖双元、曾宁……就是这群热
    血青年的领头人。他们才华横溢、沉着坚定,多年来一直默默地干着
    扎实而又艰辛的发动民众、组织民众的具体工作。平时,大家还经常
    聚在一起学习和探讨有关自由民主的理论著作。但更多的时间是用于
    讨论怎样推动中国民运的问题。大多数人认为,只有不断地进行宣传
    活动,才望看到民运高潮的到来。只有付出代价和作出牺牲,民运才
    有可能最终获得成功。沉默不是最佳选择,也不符合我们的性格和时
    代的要求。我也认为:89年“6.4”运动中,洒尽鲜血、献出生命的
    学生们已经为全国人民做出了光辉表率,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不跟随
    他们的足迹,继续在通往民主的大道上向前迈步。
   
    是的,轰轰烈烈的“6.4”运动被镇压下去了。是的,中国大地目前
    一片死寂。正是因为这样,中国才迫切需要有人站出来承担起承上启
    下的重任。难道就没有人敢于用自己的具体行动向世界证明、中国人
    为争取自由民主的斗争并没有因当局的血腥镇压而中断吗?难道就没
    有人敢于公开站出来正告当局,不要把用武力强压下去的暂时沉默当
    成政治稳定到处招摇撞骗吗?应该有,我们坚信,10多亿人的泱泱大
    国,这样的勇士应该有。比如我们,就应该公开站出来,开诚布公地
    告诉中共决策人和广大中国民众:中国只有实行民主政体,才能尽快
    摆脱愚昧和贫穷的困扰、大踏步跟上时代的步伐,才能根除一党专制
    无法根除的、有碍社会进步的各种弊端。不要沉默、要行动的想法就
    是在这种责任不容推辞的氛围中产生的。以工人和学生为主力军的
    “95.64”行动方案就是在这种不顾个人安危的思想指导下制定出来
    的。《给中共党魁的公开信》也是在这种使命感的感召下写出来的。
   
    为了造大声势、扩大影响,“95.64”方案决定:95年6月4日那天,
    贵阳、北京两地同时动作。贵阳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同时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开散发传单,并在传单上署名:中国民主党贵州
    分部。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的名称并非空穴来风。实际上它早在大家
    的头脑里酝酿成熟。中国民主党的组建是历史的必然,宣布成立只是
    迟早的问题。而贵州分部提前运作却是迫于形势需要。这也是贵州父
    老和广大民众的殷切期盼。我们认定,如果各省市的民主党分部既成
    事实,中国民主党也就应时而生了。因此,我们决定在此次行动中公
    开亮出这面旗号。
   
    到北京散发传单的任务是我主动要求承担的。我想我能够胜任,而且
    舍我其谁。原先准备让曾宁同我一道北上,后因内奸出卖,安全厅提
    前行动,曾宁于5月25日被秘密逮捕,随后被逮捕的是廖双元。消息
    被证实后,黄燕明立即挺身而出,自愿同我北上进京。
   
    5月27日,贵州安全厅开始大肆抓人,参加行动的一线人物大部分被
    捕,贵阳的行动计划很难全面实施。陈西、黄燕明、我虽然还未被
    抓,但处境已十分险恶:安全厅正在全力以赴地追捕我们。为了确保
    北京的行动计划得以成功,我同黄已转入地下。迫于形势,我们恳请
    陈西同我们一同北上。陈考虑到贵阳的行动还需要有人主持,没有同
    意我们的意见。他决定留下来同安全厅周旋,掩护我们北上进京。陈
    的决定是正确的:他后来的行动的确牵制和转移了安全厅追捕我们的
    注意力。陈不愧是个敢承担责任的领导人,不愧是个大义凛然的伟男
    子。
   
    由于时间紧迫,处境险恶,我只能同黄口头拟定北上计划,原则是:
    切断一切通讯联系,不在贵阳上车,不在北京下车,在北京期间不住
    旅社。我与黄当时非常清楚,只要6月4日那天我们能把传单撒向天安
    门广场,北上行动就算大功告成。整个“95.64”行动方案就不至于
    前功尽弃,我们也不必抱憾终身了。凭着执着和智慧,我同黄终于如
    期完成了贵州父老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成功了,我们是胜利者。谁
    都知道,在贵州安全厅和北京安全局的围追堵截下,在军警密布,便
    衣成群的天安门广场,在当局和国际社会都高度关注的6月4日,我们
    能将《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抛撒在翘首以待的人群中,该是一件多
    么不容易的事情啊!然而,我们做到了,尽管我们为此付出了沉重代
    价。
   
   
    (2004年9月16日)
   
   
    转自《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