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康成假借民主人权词汇构筑对“当权派”话语反击]
曾宁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ZT中国2003年抗议示威人数超过一千万
·ZT上海李国涛被拘押 传与杨天水案有关
·陈良宇倒台与中共的政局
·ZT【学渊点评】曾宁:从十八年前和胡锦涛的通信说来
·ZT杨天水贵阳有这样一群(原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
·zt中国村一级换届选举普遍存在贿选现象
·林老去世,邓焕武被纠缠“传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康成假借民主人权词汇构筑对“当权派”话语反击

   曾宁先生:好!
   
   发来的资料已收到,这显然是一个倍受关注的问题,但总体来说我们还应该有一种“看破世事”的心态,因为利益和仇恨一样,总是无处不在,岂可是一般的俗人政治能够抵御得了的?甚至于连那些号称脱离了“凡尘”的主流宗教,也同样摆脱不了利益带来的巨大诱惑和是非纠缠,更何况现在的时代早已经被利禄笼罩在一片浑浑噩噩之中,很难从一、两桩事例去简单敲定其中的玄机。
   
   问题还得从技术的层面来理解诸多看似明了的事实,尽管我们从不怀疑在生命的过程中、还有人在为理想、信念、立场进行着不屈不挠的抗争,但于现实而言,这种高尚而纯粹的思想斗士更像是摆在传记文学里的遥远记忆,与我们今天遇到的此类人事相去甚远,更不要说那些被人恶意炒作、描绘成了“英雄”的人,简直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过就是一些被政治词汇包装起来的泼皮市井罢了。

   
   当然,人都可能尽有其身不由己地为难处,那种人在江湖、任人摆布的苦楚也不是每个人都承受得来的,这显然就是许多人身为棋子的悲哀……而棋子不足皆在于:非但不能对自己可悲境地引起深思与自悟,反倒是妄想以棋子的能耐去变本加厉的经营棋局,这往往是产生不幸根源的开端,就算其结果能收获到缸满钵满的程度,终究不外是一场以小博大的赌局。若用毛泽东的话来解读此意的话,就该叫:小石头砸大水缸!想来是最为贴切不过。
   
   而实际上这远不是个赌注或投机心理的问题,进而还有着一整套的思想价值和理念的问题。想当年我们在研读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时,还应该记得这样一句话:无产阶级失去的是什么?失去的只是锁链,而他们将赢得的是整个世界!尤见得马老先生这句话是很能够深刻揭示几千年来中国社会中的政治博弈心态的。而很多人正是接受了这样的政治价值观,不惜拼尽一生光阴、牺牲大众社稷、遗害历史未来,甚至还假借各种光鲜华丽的词汇、盗用公众的政治名誉与道德信用来行个人功利之实,这显然就是彻头彻尾的阴谋家、野心家行径!
   
   由历史的经验来看,象秦末时期的刘邦、元末时期的朱元璋,无不是由社会的最底层崛起、最终成其为旧制度的“掘墓人”。这些所谓的政治变革样板大约不失为“中国式革命的典范”,但事实上这种社会变革的结果只是由一个新的利益集团代替了一个旧的利益集团,政治的本质还是专制、还是奴役,而同时、历史又为我们创造了一个由“草莽”到“英雄”的不死神话,让今天许多满腔英雄主义情结的踌躇之士魂牵梦绕,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诚然,每一个时代都有其意识形态争夺主流,或许在我们现代所处的这个时代来看:充分解决好人的社会性是融入世界文明发展的当务之急,而单单就人于社会中的独立自由性方面来看,我们被社会所给予的尊重程度显然还达不到文明要求的一般水平。例如在言论、集会、结社等诸多政治权利的享有上,我们几乎是被一种貌似法制的统治力量给强行剥夺掉了的,这种境况是我们已知有史以来不为多见的,甚至比某些历史上的封建专制时代还要黑暗。所以,就我本人的认识水平而言,解决后者的问题反而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至于说很多人可能在表面上是给予这种目标以积极的姿态的,而偏偏又在行动上采取“经营”的手法、想来也是不足为奇的,总体上说,除了有三分之一的人身上还具有中国“独立自由知识分子”那种“不为三斗粟米折腰”的文人品格之外,另有三分之一是属于当今王怡、余杰之流那种、现象上仿佛是“完美知识分子”的人,这类人在文化品格上又象是民国时候的郭沫若,闲来无事就大骂蒋介石,等当上了国防部第三厅中将厅长时,又反过来《重新认识蒋介石》。
   
   而剩下的三分之一里面少说有一半本来就是专制体制内被贬罚的遗老遗少、残渣余孽,这类人不外是假借民主、人权的词汇来构筑对“当权派”话语反击,骨子里期望重构的仍然是“顺我者昌”的独裁政治。在前苏联的政治历史上,叶利钦不是也扮演过“民主改革派”的领袖角色吗?可当国家政治的操控权一旦掌握在其手中,布尔什维克的红色专政旋即转为个人揽权的“总统专政”,纵有“国家杜马”、“上院”、“下院”又奈之如何?所以,这一类人物多与晚清时候的袁世凯同属一路,势不利己的时候就出演锐意改革的急先锋,胜券在握的时候就撕开脸面堂而皇之的搞专制复辟。这样的事例在中国历史上是何其之多。
   
   最后这三分之一的另一半人当属“难能可贵”的,他们的头脑中时时刻刻还绷着一根“阶级斗争”的弦,总认为社会的变革唯有“摧枯拉朽”就别无他途,随时对批判与怀疑的立场言论都表现得象一只亢奋的大公鸡,姿态上更有如是鲁迅笔下那种“拿着毛瑟枪的战士”。这类人对于政治而言只知道看历史的伤痛和沉疴,并不作眼于世界和平发展的大趋势来看问题。甚至于在观念还流露出那种“只要在根本性上能解决问题,付出再大的社会成本也在所不惜”的“毛式革命”理念,简直就是一堆“泥腿子革命”的标本和化石,他们这些人看似没落,实际上对于社会的文明、理性的社会发展而言是有着潜在的破坏性的。
   
   以当今世界来看,未必是只有“政党政治”才能够推动社会变革与发展的,乐观一点说,“价值政治”、“需求政治”同样是促进制度文明不可低估的变革力量。
   
   似乎仅仅这样说还有点卖弄概念之嫌,我们不妨举一个浅显的例子来说。以食品行业中的“苏丹红”造假行为来说,几乎所有的社会成员都无一例外的意识到这样的恶果必然构成对公众的身体侵害,自然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就必须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体系,并不是说处于社会高层的特殊阶级就可以有资源和技术的便利、独自为这部分人建一套体系,这显然是不合符时宜的。因为即使是只有少数人处于体系的安全庇护之下、得到了生命及其利益的保证,而多数人却不断的处于体系的安全设置之外、并因此失掉生命和利益,那么,这样的体系又岂能有安全性可言。
   
   这个例子想要表达的根本意思是:当我们意识到“苏丹红’”的毒害性时,社会就必然构筑起共同的价值利害;当我们需要进一步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社会也就必然会形成共同的权利需求。我想,这远不是一个党派或一个制度所能够阻挡得了的前进力量!
   
   当然,要真正树立起价值利害与权利需求的观念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还需要众多的社会良心学人、知识分子在思想政治和文化立场上树立起毋庸置疑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的树立与否事关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甚至是一个文明制度的建立问题,远不是拿一个什么制度来就能代替什么制度那么简单问题。
   
   以满清灭亡之后的历史现状来看,无数的思想家、政治家、革命家都试图在中国建立起类似于西方的文明宪政,但事实上不论是哪一种宪政模式来到中国都是被玩走了样的,究其原因来看并不在于中国人不懂得去遵守游戏规则,而在于很多思想家、政治家、革命家最终因变革过程中的利益诱使(这种利益的诱使表现更可能是个人的历史功绩、历史荣誉等等)、蜕变为社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在思想与结果之间形成巨大的事实背离。以近代首开宪政的孙中山及其国民党为例,尽管说其个人思想具有着无可争辩的民主自由精神,但他同样开创了“以领袖代党”、“以党代国”、“以党代民(民族、民众)”、“以党代社会”的统治模式,并使之成为中国后现代政治统治的格局和样板.
   
   至少说以今天的西方的民主政治来看,任何民主自由的国家绝对不会搞一个类似于“克林顿思想”、“密特朗理论”来作为国家社会的领导纲领的,这几乎让我们误以为西方国家的领导人皆是些思想贫乏、碌碌无为之辈,仿佛是只有中国的政治模式才更具有“社会凝聚力”。如果这种假设能够成立的话,那美利坚或法兰西的土地上必然是各州独立烽烟四起、枪炮厮杀之声不绝于耳,焉能有和平安宁存在?
   
   所以,只要我们把问题作一个简单的比较,自然就能明白历史以来的中国“党政治模式”是存在着严重的社会诟病的。
   
   上述言论为个人学习、思考之感悟,若有偏颇之处还望先生批评、指正。
   
   
   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康成
   
   2006.11.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