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曾宁
·专访:退队 贵州声援百万人退党
·专访:许万平被秘审 "当局不敢见光"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zt韦登忠致陕西及民运朋友们的信
   
   共产党在庆祝她八十寿辰时,我们却正在争吵,有些不吉利吧。杨海先生与安保军先生以及支持各方的朋友们可能都认为对方全是错的。对与错的判定不会那么简单,要一个人去承受一百大板太无情,各打五十大板也不一定公平,匆忙作出谁对谁错的结论也许会让后人嘲笑。民运人士为了沟通引起麻烦闹到警察那里,我们的面子的确有些不好过。中国的警察用人民的钱,但他们自认为是吃共产党的饭,本来就想找我们的岔子,想看我们的笑话。当朋友们刚走出派出所,小青年们就会在背后鼻子一哼:"这些民族精英不过如此而已"。
   
   中国历史悠久,古人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贡献让其子子孙孙感到自豪,华夏是礼仪之邦,中国人应该是人类行为的一种楷模。要是我们象台湾立法会议员,日本国会议员那样有时会通过拳脚来结束不同意见,有失文明大国国民之风度。日不落帝国早已衰败,可其绅士派头体现他们历史优越感。民运圈子要有一定行为规范,有一定的语言范畴,一旦越界,就显得太俗气,与从事伟大事业的群体不相称。早期的共产党因为观点各异,因为权力之争,曾互相攻讦,甚至相互残害。民运人士之间有争吵也算不上反常,然而,互相猜疑、互相诽谤、互相诬蔑、恶言相向,甚至拳脚交加,那是自我贬值,老百姓只要求共产党的创始者给他们分田地,现在人民希望我们能帮他们做些什么,同时也要求我们作为公众人物,有较完美的形象。我们不是外交家,不是政府高官,但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应该作为反对党而出现,如果我们只是一些不满共产党统治的凡夫俗子,即使勇气可嘉,不在乎被关十年二十年,碰得头破血流,也争取不到民众的支持。民主要靠我们去推动,但必须要有强大的后盾--那就是民众。我们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我们的世界还很狭小,在民运圈内有几个带头人是为了增强凝聚力、为了团结,要是因为观点不同,尤其是隐形权力之争引起内讧,导致冲突,导致分裂,人民对我们就会失掉信心,那我们从事的充其量不过是民主理念,而非民主运动。

   
   民主运动不是一日两日,而是几十年上百年,民主人士也并非都是知识分子或都是大学生,而是不同层次,不同行业的人都有,在其中任何事件都有可能发生。不过大多数不愉快的事情已被避免,而有些事件的发生却很难预料或不易控制,但事后怎样处理?就取决于一个群体或一个人的学识、度量、境界。当受到委屈、受到攻击时,倘若我们不把对方当成大人而当成小孩来看待,倘若我们不从现在而从未来角度来思考,许多事件本来不会发生,更不用假设以后怎样处理。站得高、看得远,人们就多了许多容忍,少了许多指责。有的人天生就有宽大的胸怀,有极高的境界,不过知识的积累、财富的增长,尤其是追求那些崇高的目标都有可能使人的境界得到提高。
   
   对与错、是与非、善与恶……会因人而有,会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对某一事件下结论,我们不希望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时间里都赞同,可尽可能让大多数人,尤其是在更长的时间里得到人们的认可。发生了某一事件,人们常常会用对或错下一个结论,尽管人们自信其结论准确无疑,但这个结论往往受到个人的偏见、别人的误导、错误的信息以及某种压力或利益影响,以致于草率地作出一个不恰当甚至颠倒黑白的结论。当从历史的观点看该结论是不恰当或错误,有人会忏悔,有人已清醒但不愿认错,有人终不觉悟。为了尽可能不被后人指责,要冷静、要作一个旁观者。两个小孩打架,我们不认为是其亲人,也没有偏爱,不从左从右,不从前从后以免被挡住视线,而是从他们头顶上方往下俯视,我们就会少一些偏颇,将来也少了许多遗憾。
   
   宇宙是如此之浩大,如此之久远,以致于地球在其间尤如大海中的一滴水,即使我们不从宇宙,而从地球观看人,人只不过是众多物种中的一类,我们又只是这一类即几十亿人中的一个小群体,比蚂蚁还小。电光石火中争长竞短,几度光阴;蜗牛角上较雌论雄,许大世界。
   
   当人们下棋时,有时会因一颗棋子而争执不休;当人们被关进牢房时,有时会因一勺饭而出言不逊;当人们相处时,有时会因某一小利而大动干戈。棋下完了,输赢安在?碗洗好了,那一勺饭已变成肥泥;一段时日过后,那芝麻小利又何足挂齿。时间会使你的快乐消失,时间会使你的痛苦淡忘,时间会使你从谣言中得以脱身,时间会使你为过去的言行感到懊悔。虽然我们曾有一些误会,曾有一些创伤,未来重逢时我们仍是棋友、仍是牢友、仍是朋友,更何况我们本有一个共同的又是伟大的目标要去奋斗。我们仍然是朋友,"革命尚未成功,朋友仍需努力"。
   
   (2001年7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