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曾宁
·中共与国人关系的演变——三援章诒和
·许万平等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
·《许万平和其他民运人士在一起》照片链接及相关资料张贴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民间组织发展情况(ZT)
·一句话评定邓小平
·一句话评说毛泽东
·一句话试析公民及公民社会
·一句话解释道德
·曾宁:专制政权要么变革 要么就被腐败垮掉(ZT)
·一句话谈交流
·一句话论做事
·美国布什总统的全球战略/曾令一 、曾宁
·一句话道破胡温新政及人民性
·痛批《汉奸言论惩治法》提案
·中共十七大最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人物素描——卢勇祥
·人物素描——李任科
·人物素描——陈西
·人物素描——徐国庆
·谈两会期间打压访民及所谓的“和谐社会”问题 (ZT)
·人物素描——方家华
·学者批中共报复力虹为法轮功仗义执言(ZT)
·人物素描——杜和平
·中共畏伸张法轮功真相 重判力虹(ZT)
·最新消息:杨天水好友小陶出狱
·网友对曾宁的七则评价(ZT)
·人物素描——黄燕明
·人物素描——康成(田家军)
·杨天水被判的黑幕/小陶(ZT)
·关于天水案件的补充声明/小陶(ZT)
·中共下一波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国殇日”的大痛哀思(ZT)
·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差异
·萨达姆之死与中国
·人物素描——曾令一
·给邓焕武的信(07、4、8)
·人物素描——杨再行、秦晓春
·人物素描——吴郁
·一句话讲明“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中国向何处去?——胡、温、曾各自表述
·胡、温、曾选举,谁将会胜出?
·一个民主党人对台湾政坛的感慨/韦登忠 (ZT)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胡、温、曾各自要走怎样的路
·给“人”画像(现代诗一首)
·中国新生的中产阶层正在向两极分化(ZT)
·中国开明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遭左派围剿(ZT)
·西安警察手持冲锋枪在闹市巡逻(ZT)
·高检发言人否认社保基金系列案属体制性腐败(ZT)
·答温总理:仰望天空,是为了关注、思考民族与人类的命运,让未来充满理想
·中共,法轮功,文化,与中国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增加(ZT)
·史料收藏(胡锦涛同志处回信影印件)
·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
·网友评《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ZT)
·农大教授就新农村建设问题上书中央(ZT)
·深圳出现“民工律师”群体(ZT)
·中共考虑吸收更多民营企业家入党(ZT)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参与博白骚乱的两位农民被判刑(ZT)
·中国兴起“笑脸墙” 专家:反衬不和谐(ZT)
·图片:曾宁
·图片前排左起:曾宁,许万平,李任科,卢勇祥,全林志。后排左起:陈德富,方家华,吴郁,徐国庆,廖双元,张重发,薛振标,莫建刚。
·图片《走出监狱》左起:曾宁、黄燕明、陈西、卢勇祥、廖双元(背景为贵阳监狱)
·中国决定普遍清理和规范计生标语口号(ZT)
·民众盼国际声援 「人权圣火」传入中华大地(ZT)
·中国公安部称上半年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减少(ZT)
·中共17大常委“难产”
·山东代省长视察新泰矿难奢谈政绩(ZT)
·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16名省部级高官被查处 90%包养情妇(ZT)
·网评《“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 》(ZT)
·17大常委“六留三进”及其它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zt李任科等《贵州民运一瞥》
   为“线人”、“走狗”、“帮凶”正名──贵州民运状况
    李任科
    很长一段时期,中国人都把潜入政治异议人士群体内的中共或政府部 门的工作人员;把忠实专制独裁统治而为其卖命的行为人;把原政治 异议人士中,迫于各种原因和压力出卖自己人格的“朋友”等等,通 称为“线人”、“走狗”、“帮凶”……。
    目前,我们的生活质量极其低劣,社会政治环境十分险恶,“线 人”、“走狗”、“帮凶”等等,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现实中的实 用主义者。一个人的生命,就只有几十年而已,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现 实生活中的现实,又何尝不可?“线人”、“走狗”、“帮凶”的形 成,可以视为必然。再者,不管其崇尚和信仰什么,人是其基本属 性。“线人”、“走狗”、“帮凶”等称呼,在基本人权的规范上, 是明显带有贬损的含义,因此应该为其正名。否则,在贵州政治异议 人士群体中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我就是人民的‘线人’、‘走狗’、 ‘帮凶’……”等含混不清的称谓。因在这个称谓前冠以“人民”二 字,就有很大的隐蔽性和欺骗性。

    这些人领取的是现政府某部门的工资、津贴、经费……他们在政治异 议人士之间的活动,是为了专制独裁者的利益。对这些人的定位,严 格地讲,就是混入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的独裁者及政府代表或代言 人。
    中国现社会存在的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不是什么政治组织和政治团 体,她是一个松散而广泛的自由结合体,人员构成包括各党派、各个 社团、人权组织、天安门母亲、自由作家、自由撰稿人、自由诗人、 自由思想者、甚至发牢骚者等等,同时也不排斥中国共产党。这个群 体没有总纲、没有宗旨,更没有组织纪律,他们只是一些向往、追 求、推进中国社会自由,民主宪政化的有识之士。这个群体有时会在 交流中出现分歧,出现纷争,甚至会出现一些不礼貌的言论。但根本 的一点,这些人士不崇尚暴力,他们反对压制,要摈弃强权,他们对 现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中国政府有着强烈的对话与交流诉求,虽然他 们所有的共识还没有找到可以协调的途径,但他的意识形态,早已在 各种言论中表露无遗,那就是和平、公正、平等、公开、理性追求。
    因为政治异议群体的行为,首先是合法,符合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宪 法。不管中国共产党本意在主观上圈定哪些条文可行,哪些条文无 效,而所有政治异议人士遵照的无疑是全本完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宪法》!这一点,专制独裁者的代言人也不会愚蠢到公然反对。
    人类社会的存在,必须符合多元构成的基础,社会制度存在也同样, 反之,则沦落为动物本性的弱肉强食!根本上否决了人类的进步!而 人类运动的轨迹,又不会因时代的某人或某个政党所能修正和阻拦 的。要人民共同幸福,目前最好的形势和途径就是民主对话,民主交 流,民主协商,任何极端的方式都是不可取的。就中国社会的现实, 能够采取极端行为的只有中国共产党,不仅因为其现执政的权力,还 有其深厚的财力、物力。
    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社会政治团体的内部,同样不乏有视权、财、物 为粪土的精英,他们有很多合法的政治行为,比一些政治异议人士的 理念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同样反对独裁制度,追求社会进步,同 情广大民众,这使我们看到了社会历史进步的希望。因此,我们决不 可一概而论。
    同样的道理,在中国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也有人放弃并反对自己坚 持了多年的自由,民主政治信念,投身到了专制独裁的怀抱,他们也 有自己客观上的无可奈何,1、长期生活在恶劣的贫困中;2、无力支 付子女的高昂学费;3、在受到打击或威胁时,救助无门;4、不能享 受社会的公正待遇等等。人生的价值没有归宿感,在现实生活中,总 存在一种尴尬的内疚,以其麻木,实用为妙。原有彭光忠等作为先 例,如今其政治待遇及经济收入丰厚,那样的高官厚禄不一定是奢 望。人生价值的取舍,也有多样性,谁能强迫谁呢?(作者注:彭光 忠原是贵州“启蒙社”的成员,曾参预创建过“柴草”、“百花学 会”等民社,并独立出刊《双周评论》3期,后被独裁集团秘密收 买,向独裁政府汇报过大量各民社团体的内部信息,在80年后,独裁 统治者对民主运动镇压的各个时期,出卖过多名民主运动的中坚人 物。后被中共党吸纳安插到警察部门。现任贵阳市公安局某地区的副 局长,与本文作者有非血缘的错节亲戚关系)。
    正因为有了彭光忠之流的前车之鉴,贵州的政治异议群体逐步地成熟 起来,他们敏锐的洞查力,和极严肃冷静的分析,对有些不正常的现 象早有察觉,导致其在国内外统一行动纪念“6.4”15周年的关键时 刻,作出了充分的暴露表演。普遍认为,在世界潮流大势所趋的当 前,背叛自己多年的信念,实在有些可惜。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 在目前形势下,光有背叛是远远不能填满专制独裁者胃口的,必然还 有更深层次的出卖行为。我们必须制止这种深层次出卖行为的发生! 这已经不是用简单“内斗”二字就能搪塞和掩盖的矛盾。
    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群体中,一再要求别人公开政治身分的人,却否 决了自己过去曾是政治异议人士,巧妙地使用“自由□□□”一笔带 过;而又不敢公开自己专制独裁代表或代言人的身分,这说明其在政 治异议人士中间的活动离领导或上级的要求还有差距。挑拨、捣乱、 破坏,虽有一些成绩,要想深入出卖,已经失去了机会。中国13亿 人,并非全都是猪!
    谁都知道,中国的政治异议人士共同采取的是“公开、和平、理性、 非暴力”的大无畏精神来推动中国政治社会民主,宪政化,他们没有 除奸队,更没有暗杀团,只是在共同推进民主、宪政化的这一基点 上,谋求多方的合作,同样也欢迎中共代表的参与。民主、宪政化在 中国的确立,是史无前例的宏大社会工程,不是那一家那一党就能轻 易完成的,这有待于全民民主意识的提升和释放,目前虽然困难重 重,但,已经看到了曙光,在这样的时候,把100美元看得比人格还 重要,这叫作贱自己! 的确,贵州是片穷乡僻壤,大部分人辛勤劳苦一辈子,竟然构筑不起 一套属于自己的小窝,那怕他们将一文钱分成两半来花,也难以改变 这严酷的生活现状。所以在专制独裁者的眼里,贫脊的土地上尽出刁 民,而这些“刁民”,多数人为了能填饱肚子,长年累月地起早贪黑 风来雨往,哪来精力“内斗”?“家贫出孝子”这样浅显的道理都不 懂,还狂称饱学!
    如果在贵州政治异议人士中间游弋的中共或政府代言人,还对“线 人”、“走狗”、“帮凶”等称呼耿耿于怀,在此我们公开地赔礼道 歉,但他必须收敛其龌龊的行径,干干净净地做人。我们非常愿意与 中国共产党内的精英坦诚交流,在政治平等、人格平等、权利平等的 基点上,同时也不反对和专制独裁者的代言人沟通。这个基点,也是 再做朋友的基点。
    我们现在仍在维护专制独裁者代言人的既得利益,是在道义上期望他 们的人格再度提升,或者,你行你的船,我走我的路……。
    题外话:
    要发现专制独裁者代言人并不难。杨天水先生的分析就10种以上,关键是要冷静,客观地详细核实,把败类们挑拨、捣乱、破坏的程度降 到最低点,坚决杜绝其出卖行为的发生。
    回想起今年3月11日,车宏年先生在贵州问及民运队伍中出现败类怎么办?这就是办法,先通报情况,让其检点行为,如其人格再度提升,还有做朋友的可能,若仍一意孤行,将写出详细的调查报告通电 全国,打破其作奸当“公务员”的美梦,再不给他机会,只看“国安”那里是否有空缺专职收发的看门人位置!
    (2004年7月21日)
    本文完成后,采用征求修改意见的形式,在群体内传阅较长时间,先后收到意见若干,并一字不改地附于文后,同时应说明的是有的朋友 经多次联系无果,有的朋友阅后未表示任何意见,有的表示有意见,而至今未见反馈,这些朋友是:……
    (所附意见是按收到顺序排列)
    方家华: 文章过于宽泛,缺少具体事例,不能光为正名而正名,可不写出具体 的人名,但应该从事例中指出,国内民运和政治异议人士目前的处 境,有的人已经到了支撑不起的严重地步,才造成了被收买和倒弋的 情况,反过来,更多的人是同时处于内外被钳制的境地。对于刚认识 接触自由、民主理念的人,背叛尚可理解,但对于过去就曾经是老民运的人,不管他老至“89”、“78”危害性就更大,是不可原谅的, 应该用充分的事实加以揭露,用条理清楚的事例,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
    7月26日
    吴郁: 象这样先让人看了文章,听取意见,再征求签名的事,是我见到的第 一次。
    7月27日
    曾宁: 任科兄: 建议是否把文章正标题《为“线人”、“走狗”正名》改为“线人、 走狗、帮凶辨析”?,“正名”应是指把歪曲扭曲的事物纠正恢复其本来面目。如为“6.4”正名。从文章内容看,似乎不存在为线人、走狗、帮凶“正名”之意。
    辨析者,辨识分析也。这个题目似乎与文章内容更加名实相符。
    文章写得客观,反映了作者的冷静。这是文章具有说服力的前提。
    文中涉及的人和事是否能更详实具体一些,这样使局外人和读者能够读得更加清楚明白。这样可能避免胡乱猜测,更可节约读者用在猜测上的时间。
    7月27日
    康成: 《 邪相三解 》
    一、线人:所谓“线人”应该是指“上线的人”或“线上的人”,其人以听候主子差遣之令是从,为利禄所驱而恪尽于无耻。如果这做线人的老是掉线、串线、呼之不出,遣之不动,总是处在“漫游”的状态,价值又何在?谁个老板雇用到这样的“下线”肯定是花了票子又添堵。
    二、走狗:指四只爪子触地,能跑、能跳,还能左冲右突的活狗,若是一条连路都走不动的病狗、死狗,还犯得着养吗?
    三、帮凶:刑法学定义上的“协从犯”,处于帮他人实施犯罪的次要位置,不具有按自己意识行为的功能。
    7月28日
    □□□女士: 对文中某细节提出了严厉的批评,笔者视为十分珍贵的意见,对其鞠躬、认错、道歉,并已修改,在此表示深深的谢意。
   李任科 2004年7月29日
   
    陈德富: 文章阅后,坚持支持。对贵州这种情况,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了!团结固然重要,但不是无原则地讲团结。
    2004年7月30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