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曾宁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警权到底姓啥周永康李东生张越之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读懂了文革也就读懂了中国
·520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
·警权姓周周永康的周
·“以‘独’促‘变’”即以台湾的“独立”
·九二共识玄机在哪
·消音与稳控 屈原岳飞的符号性意义
·考拉,你怎能不让人担心?
·马英九被禁止进入香港这是一个信号
·很多网友询问陆肆期间被旅游的情形
·魏则西的事没有结束雷洋的事出来了
·台湾在文化的核心层面即政治与制度文化领域
·所有为孔子辩护的人不仅可耻而且可以说是罪恶和邪恶
·自由而负责任的言说
·别再跟我瞎掰什么台湾日本南韩新加坡
·告诉你两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
·告诉你两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
·奴性加脑残,恐惧加上自私
·关于“只有暴民才能结束暴政”
·雷洋因激烈的反抗才惨遭毙命都是以一己
·贪官们的高姿态令计划们心里面应该非常清楚
·令计划真是太绝了
·既是军政训政宪政的结果更是台湾民众抗争的结果
·台独问题的确是一个很容易引起争论的话题
·考拉取保令人高兴但并不值得庆贺
·这样的认识就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
·自我放大民间分歧无异于短视偏执和认知欠缺
·有网友问你认为中美真的会在南海有一场战争吗?
·自古以来别再提什么自古以来?
·中国社会只有破除“两个伟大”
·有人说中美两国就不会爆发战争?
·美军强大到什么程度?我认为应该
·南海主权争端之后民间主流情绪
·为什么东北地区的民众被洗脑程度和愚昧程度如此
·魏刚西雷洋算是幸运的相对于绝大多数默默无闻
·实质正义高于程序正义
·民族主义既可以被动员并被利用来作为反文明
·人的骨髓里流淌的是文化的血液
·有网友问什么是文化的驯化?
·尼采的错误在于当他宣称“上帝已经死了
·近现代以来中国社会所有的问题
·自编自导自演枪击军人的无头公案
·断然拒绝和能量爆发
·中国“愤青”“愤怒的青年”三大症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大纪元记者林慧心采访报导)今年3月4日近40多名中共高级官员、资深经济学家和法律专家,在北京郊区杏林山庄,举行"西山会议",中共官员和学者对于如何推动经济和法律改革的意见激烈分歧。大纪元昨天特此专访了贵州异议人士曾宁先生。

   以下是访谈内容:

   记者:最近在北京郊区杏林山庄举行的"西山会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曾宁:我是基本上认同他们的观点,但是有其局限性和保守性。 因为毕竟他们更多的是站在中共执政党,中国体制内的角度,来看待中国存在的许多问题,同时希望从中共体制内提出解决中国危机和矛盾的药方,局限性是只能站在中国目前体制内谈及中国社会存在的弊端问题,给出一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不治本,达不到从根本上来谈论、探讨和涉及中国社会存在的重大问题及根本问题的高度。

   比如说他提到军队国家化,提到整过中国目前的权力结构是反宪政的,提到希望首先从中共自身党内开始进行民主化改革,或者希望中共内部形成两个派系,或者多个派系,我能够理解,是因为他们只能站在体制内角度,因为他们本身是体制内人士,更多的从体制内来谈这些问题,更容易得到体制内开明人士的认可、认同和接受,更容易得到中共执政党从上而下的在政策层面上的接受或者是逐步地实行。

   如果直接从体制外,不是他们的话语系统,不是他们的话语情形,这是一方面我对他们的理解,另一方面也要指出我个人对他们的一些看法。

   记者:那么您觉得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它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

   曾宁:从《九评》诞生,从退党、从三退开始,整个法轮功运动产生的广泛的中国民众的道德启蒙和精神觉醒这种运动,尤其中国政府对网络的封锁,使得这种道德启蒙和精神觉醒,在中国草根阶层,普通民众当中能够产生的实际效果,还是有一定的局限。

   在此情况下,来自于中国体制内比较理性的、比较开明的和比较健康的声音,多少能够缓解中国目前这样一种社会危机,有其积极性,是一种比较温和、缓和的,来自于中国体制内比较理性健康的声音,对中国政府政策,对中国执政党的政策,和对整个中国社会产生的影响。

   从《九评》、从退党、从三退开始以后,出现了这样一种道德启蒙和精神觉醒运动,两者之间正在形成一种互相弥补、互相竞争的一种态势,如果中国社会不能有效地、理性地和良性地实行中国社会和平的变型的话,比较偏激比较激进的,包括九评退党引发的民众道德启蒙和精神觉醒运动, 我想可能对中国社会未来产生民主时代的来临,后者可能会更有实质性意义,或者后者对中国政府产生的舆论压力或道义压力,可能产生中国社会的转变,后者的影响可能要大得多。

   现在对于中国执政党来说,他也面临了某种选择,一方面面对三退,面对《九评》, 面对整个民众的道德启蒙和精神觉醒何去何从?如果这个时候中国共产党,包括体制内的一些开明人士有识之士,多少能够提出一些解决中国国内问题的方案,同时中国共产党党内这些执政者能多少倾听这些不同的声音的话, 我想对整个中国社会的良性发展,应该是有益的。

   记者:大纪元记者曾采访贺卫方先生,他说目前不太方便讲话,也不方便对西山会议做任何评论。而海外的媒体报导说贺先生的发表引起了国内左派网站的一些注意,而且对他的抨击也比较厉害。本来说这个西山会议,就像刚才您讲在中国像一线曙光一样,尽管他们在体制内,对中国未来和平转型还是有一定的帮助,无论是从他的宪政方面啊,或者是从他的军队管理方面啊,或者是新闻自由方面吧,总算都提出来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可是现在一些左派网站,甚至认为他是一种阴谋推翻共产党统治的一种政治吧。

   曾宁: 对,是这样的。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尖锐,实际上你提的这个问题,涉及到一个本质的、实质性的和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说中国社会,包括中共体制内的一些良知人士啊,他们的见解、他们的希望、他们的主张,到底能不能为中国的执政者所接受,这个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本质性问题。

   那么,我想的话,从本质上来说,像贺卫方,曹思源等等一些人士,他们的主观愿望是希望能够国家走上一条良性发展的富强之路,但是他们的这种主张,未必能够为中国的现在的执政党所接受,也就是中共的领导层不一定会领他们的情,这个是中国现在严酷的一个现实,严酷的一个现状。

   你比如说,包括刘宾雁、方励之等人,刘宾雁他有一篇著名的文章是"第二种忠诚",这里面很说明问题,他们主观上是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够通过改革,能够通过自身的变革,争取中国走上一条富强之路。但是,中国共产党未必会领他们的情,中国共产党未必会认同他们的主张,反而中国的执政党很容易受到中国共产党党内的、传统的、保守的那些极左派,也就是原教旨主义的那些人士的影响和左右,因此他们认为这种改革的主张,本身它是一种和平演变,是一种颜色革命。

   因此,贺卫方等人,包括刘宾雁,以前的历史的教训,本身就已经有了一个结论,已就是说,贺卫方,曹思源等人,他本身很容易为中国共产党作为异己份子,作为异己力量来打压,甚至受到迫害。

   反而,使得中国社会这样一种良性的、和平的转轨变形,成为一种不可能,那么当中国社会的理性的、健康的声音,不为中国的执政党所容纳、所容忍的时候,那么整个中国社会就很容易进入一种恶性的这么一种状态。

   那么这个时候,非健康的或者说非理性的各种社会力量,就很容易影响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你比如说,之所以"文化大革命"在中国能够发生,那么之所以以前历史上的"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在中国社会能够发生,我想的话,这些都和中国社会当中,民众当中存在着很多很容易受到一些不健康的,一些非理性的一些社会思潮的影响是有直接的关系。

   那么中国文化本身,中国社会本身应该说在长期的这样一种封建专制主义的蹂躏之下,再加上中国的历代的专制执政者,长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蹂躏、践踏,我想的话,整个中国社会,中国民众,他对于一种健康的、一种理性的社会思潮的话,他是缺乏辨别能力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像贺卫方、曹思源等人一方面未必见容于中国的执政者,另一方面,中国的执政者又在强大的中国社会内外交困的这样一种矛盾危机压力之下,面临着一种何去何从的选择。

   我想的话,九评以及三退引起的道德觉醒,这个精神启蒙运动,应该说对目前中国社会的这样一种转轨变形,对中国社会的执政者的政策的调整,它起到的作用可能实际上要比体制内的贺卫方、曹思源等人,从体制内的角度,给中共、给中国的执政者指出一条改良的道路,那么这个道德觉醒、精神启蒙运动,他的作用和影响可能要更有实质性的意义。

   记者:据报导,这次"会议纪要"汇整后直接向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报告。可是,这份不同寻常的"会议纪要"却走光了。为什么?

   曾宁:这应该说是恰恰印证中国社会目前存在的这种危机,是一种非常深刻的广泛危机的结论。因为本身的话,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的话他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智囊部门,那么他召开的这个会议本身也是给中国共产党建言献策,它属于内部会议,也就是在他的内部会议上,人文学者、专家学者的所有的说的话,都是不承担任何政治责任的,也就是说专家学者你可以畅所欲言。

   但是呢,在这个会议召开没有多久,就被一些人士,有意的批露在一些网站上,恰恰说明了现在中国国内, 中国何去何从、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何去何从这样一种非常严峻的,现实客观存在的,也就是说中国社会的这样一种危机,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

   世哲学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20多年以后走到今天,面临着一个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甚至可以说面临着光明与黑暗、进步与反动、甚至可以说是面临生与死的这样一种抉择,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面,各种政治力量都希望都想扮演自己的角色,都想对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施加某种影响。

   你比如说贺卫方等人的某些言论,有意公布在网路上的这种行为这种作法,本身就有可能是贺卫方们敌对面的,他的对立面的一些人士,有意把它批露出来,以图达到营造更大的舆论声势,从而置贺卫方、曹思源等改革人士于死地于不义的这样一种险恶目的,同时的,他们的话又可以通过在舆论上大造声势,达到给中国共产党执政者施加某种政治压力,在中国共产党的决策层形成更有利于原教旨主义派系或者是极左派系的势力出现,这种现况足以说明反过来印证中国社会现处于生死抉择的这样一种阶段或这样一个结论。

   2006。5。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