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曾节明文集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今天,站在满目苍夷的国境线内,眺望着郁郁葱葱、十六年前就已经回归自由的蒙古国草原,足以让所有正直而清醒的中国人尴尬的羡叹和怀想。
   

   
   作者 : 曾节明
   
   
   
   一,前言
   
   中华文明能够传承两千年而没有大的改变,主要是因为儒家的道统。儒家虽然能够长期有效地维持专制大一统的社会模式的稳定,却因为其轻视轻视科学技术、轻视宗教彼岸世界、敌视个性、自由、人权、民主的天性,越来越销蚀着中华民族的活力和进取心,儒家狭隘、内向、自我封闭的性质,阻隔着中华民族向外学习的胸襟和好奇心,儒家的意识形态实际上自南宋始,就已经开始成为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枷锁。儒家引领的道路不可能到达宪政民族,儒家实际上是中国社会向近现代转型的最大障碍。
   
   蒙古的征服由于彻底颠覆了儒家的道统,颠覆了中国儒家社会的纲常秩序,因此为中华文明充分吸纳西方及其他世界的进步因素敞开了精神的大门。
   
   元朝的八十九年,是中华文明等待伟大转机的八十九年,也是暮气沉沉、日趋衰朽的中华文明有条件实现伟大转型、重获青春的八十九年。
   
   但是取代元朝的朱元璋朱家政权,却把这扇被蒙古征服者无意中敞开了的大门重新关上。朱元璋以理学八股文取士的创举,在中华民族的精神上锁上了一把比先前任何时候的枷锁都更为沉重的牢固的大锁。中华历史的所有糟粕,由明朝的兴起而又全面沉渣泛起。
   
   
   
   二,大漠怀古
   
   在渐起秋风和斜阳下,审视沙化的混黄斑驳的内蒙大地、眺望朔北外蒙古那片湛蓝的天空、无垠的青青的草原和天边的白桦林,在细细的品位元朝的历史,我想任何兼有完备历史知识和公正心的汉族人都在那一瞬间会放下狭隘的民族自尊心,而为元朝的过早败亡无限惋惜。
   
   中华文明获得转机的机的可能,因元朝的过早败亡,早已化作天边的一缕晚霞,中华民族随即坠入了茫茫暗夜,至今仍未迎来光明。终元一朝,中华文明的步履和形态恰如马致远笔下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终元一朝,西风劲吹,蒙古皇帝“离经叛道”,居然抛开摇头晃脑、一本正经的小儒、大儒、鸿儒,转过背去拥抱身着奇装异服、摆弄“奇技淫巧”的西方色目人,过着比“犬羊狄夷”还要“野蛮”荒唐的“西方腐朽生活”,这实在是令中国儒家知识分子和史官痛心疾首、嫉恨绵绵的事情!
   
   在儒家的引导下,南宋以后,中华文明已经衰相毕露,恰如“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光景虽然暂时还甜美和谐,但是文明之步履已如一匹瘦马在古道上蹒跚行进。在阵阵的西风中已经能够凸现尴尬。知耻方能勇,看到差距才可能奋起直追,只是中华文明的步履还来不及调整,短暂的元朝就像漠北秋日午后的太阳,转瞬之间已无精打采地斜挂在天际,蒙古人周游世界累了,可以又回到草原,钻进蒙古包睡个好觉,中华民族却从此沉沦在更加漆黑的精神黑夜当中。
   
   在东亚民族当中,蒙古族是一个最奇特的民族:它是一个黄种人民族,一个土生土长的东方民族,它的目光却始终朝向西方,无论是征服的屠刀还是学习的兴趣,都始终指向西方……中亚、西亚、北非...直至万里之遥的中欧,只有在实在鞭长莫及之后,蒙古人的“上帝之鞭”才指向南方的华夏。
   
   同样是黄种人,日本人、朝鲜人、越南人如饥渴似渴的接受了中国的儒家文化;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轻轻松松地完全融入中华、满州人屠戮汉人之武功,不可谓不超绝盖世,却最迫不及待地浸入了儒家腐朽经传的墨汁中,整个民族化为乌有;蒙古人却倔强的始终面朝万里之遥的西方,流露着对近在身边的、信奉儒家的诺大南方邻居的漠视,尽管邻居浑身珠光宝气;尽管自己成了邻居的主人。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毫不掩饰地表露出对儒家的轻蔑,他宁可满怀热情地接纳汉族道士丘处机,也没有耐心多听一句耶律楚材的儒家说教,尽管耶律楚材是汉化的契丹人。同样面对的是被征服者,忽必烈等蒙古君主宁可重用西方“色目人”,却一再疏远翘首以望一官半职,惯以愚忠为能事的汉族儒家知识分子。
   
   可见,元朝,是多么令中国儒家羞愤交加、恨之入骨的一个王朝!无怪乎,大明朝智囊、大儒刘伯温数月间便草草修成了一部《元史》,儒家羞愤之情,尽现草率之中。羞愤之下,在中国的史书中国的儒家史书当中,元朝是禽兽虏朝,蒙古人当然是禽兽不如了。
   
   的确,蒙古人是粗陋的,粗陋的迟迟没有自己的文字;但蒙古人又是精致的,精致得不像后来满州人那样死抱“弓马取天下”的“根本”,可以及时地大量引进和学习西方的火器和舰队,大宋的襄阳城就是失陷在蒙古军的“回回炮”的炮火中。在蒙古人面前,华夏的兵器也没有了优势,“回回炮”的炮声,始终是那些坚持中国文化优越论的人挥之不去的梦魇;蒙古人的精致,精致得有那样独到和敏锐的文化鉴别力:早在十三世纪就确立了西向的道路。究竟是什么,让蒙古人始终拒绝选择近在身边儒家道路呢?这个千古疑问,就是蒙古族特有的、永恒的魅力。
   
   蒙古人倔强,倔强得入主华夏八十九年而不汉化,最终全身尔退,返归漠北摇篮,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蒙古族的民族特征丝毫没有丢失,至今在蒙古草原上,拌着马头琴琴音的蒙古大汉的歌喉,一如八百年前那样粗阔和嘹亮。至今,独立的蒙古国依然屹立在蒙古高原上,一如八百年前,这实在让那些死抱大一统观念的中国人羞愤难当。
   
   蒙古人倔强,倔强的面朝西方,错了也不回头,以致达到了虔诚的境界。蒙古人历史上倔强地抵制儒家礼制,坚持着类西方的分封制。面对同样的昔日的被征服者,蒙古人宁愿亲近俄国人,也不愿亲近中国人。历史证明蒙古人是对的:俄国人再咄咄逼人,却愿意成就蒙古国的独立;中国人再温良礼让,却死也容不得蒙古人的独立。蒙古人倔强的跟随着俄国人,倔强得步入苏维埃歧途;蒙古人仍然倔强地跟随着俄国人,反而在亚洲的共产国家中,第一个革除了共产党专制的毒瘤。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中华文化难道要比蒙古文化低吗?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刹那间不能思索、不能自己,只有一个人悲切嘶嚎、仰头久久问青天......
   
   今天,站在满目苍夷的国境线内,眺望着郁郁葱葱、十六年前就已经回归自由的蒙古国草原,足以让所有正直而清醒的中国人尴尬的羡叹和怀想。
   
   曾节明 星期日 2006年10月8日下午 1:06:05
   
   (《自由圣火》首发,發表時間:10/9/2006,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