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曾节明文集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今天,站在满目苍夷的国境线内,眺望着郁郁葱葱、十六年前就已经回归自由的蒙古国草原,足以让所有正直而清醒的中国人尴尬的羡叹和怀想。
   

   
   作者 : 曾节明
   
   
   
   一,前言
   
   中华文明能够传承两千年而没有大的改变,主要是因为儒家的道统。儒家虽然能够长期有效地维持专制大一统的社会模式的稳定,却因为其轻视轻视科学技术、轻视宗教彼岸世界、敌视个性、自由、人权、民主的天性,越来越销蚀着中华民族的活力和进取心,儒家狭隘、内向、自我封闭的性质,阻隔着中华民族向外学习的胸襟和好奇心,儒家的意识形态实际上自南宋始,就已经开始成为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枷锁。儒家引领的道路不可能到达宪政民族,儒家实际上是中国社会向近现代转型的最大障碍。
   
   蒙古的征服由于彻底颠覆了儒家的道统,颠覆了中国儒家社会的纲常秩序,因此为中华文明充分吸纳西方及其他世界的进步因素敞开了精神的大门。
   
   元朝的八十九年,是中华文明等待伟大转机的八十九年,也是暮气沉沉、日趋衰朽的中华文明有条件实现伟大转型、重获青春的八十九年。
   
   但是取代元朝的朱元璋朱家政权,却把这扇被蒙古征服者无意中敞开了的大门重新关上。朱元璋以理学八股文取士的创举,在中华民族的精神上锁上了一把比先前任何时候的枷锁都更为沉重的牢固的大锁。中华历史的所有糟粕,由明朝的兴起而又全面沉渣泛起。
   
   
   
   二,大漠怀古
   
   在渐起秋风和斜阳下,审视沙化的混黄斑驳的内蒙大地、眺望朔北外蒙古那片湛蓝的天空、无垠的青青的草原和天边的白桦林,在细细的品位元朝的历史,我想任何兼有完备历史知识和公正心的汉族人都在那一瞬间会放下狭隘的民族自尊心,而为元朝的过早败亡无限惋惜。
   
   中华文明获得转机的机的可能,因元朝的过早败亡,早已化作天边的一缕晚霞,中华民族随即坠入了茫茫暗夜,至今仍未迎来光明。终元一朝,中华文明的步履和形态恰如马致远笔下的《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终元一朝,西风劲吹,蒙古皇帝“离经叛道”,居然抛开摇头晃脑、一本正经的小儒、大儒、鸿儒,转过背去拥抱身着奇装异服、摆弄“奇技淫巧”的西方色目人,过着比“犬羊狄夷”还要“野蛮”荒唐的“西方腐朽生活”,这实在是令中国儒家知识分子和史官痛心疾首、嫉恨绵绵的事情!
   
   在儒家的引导下,南宋以后,中华文明已经衰相毕露,恰如“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光景虽然暂时还甜美和谐,但是文明之步履已如一匹瘦马在古道上蹒跚行进。在阵阵的西风中已经能够凸现尴尬。知耻方能勇,看到差距才可能奋起直追,只是中华文明的步履还来不及调整,短暂的元朝就像漠北秋日午后的太阳,转瞬之间已无精打采地斜挂在天际,蒙古人周游世界累了,可以又回到草原,钻进蒙古包睡个好觉,中华民族却从此沉沦在更加漆黑的精神黑夜当中。
   
   在东亚民族当中,蒙古族是一个最奇特的民族:它是一个黄种人民族,一个土生土长的东方民族,它的目光却始终朝向西方,无论是征服的屠刀还是学习的兴趣,都始终指向西方……中亚、西亚、北非...直至万里之遥的中欧,只有在实在鞭长莫及之后,蒙古人的“上帝之鞭”才指向南方的华夏。
   
   同样是黄种人,日本人、朝鲜人、越南人如饥渴似渴的接受了中国的儒家文化;鲜卑人、契丹人、女真人轻轻松松地完全融入中华、满州人屠戮汉人之武功,不可谓不超绝盖世,却最迫不及待地浸入了儒家腐朽经传的墨汁中,整个民族化为乌有;蒙古人却倔强的始终面朝万里之遥的西方,流露着对近在身边的、信奉儒家的诺大南方邻居的漠视,尽管邻居浑身珠光宝气;尽管自己成了邻居的主人。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毫不掩饰地表露出对儒家的轻蔑,他宁可满怀热情地接纳汉族道士丘处机,也没有耐心多听一句耶律楚材的儒家说教,尽管耶律楚材是汉化的契丹人。同样面对的是被征服者,忽必烈等蒙古君主宁可重用西方“色目人”,却一再疏远翘首以望一官半职,惯以愚忠为能事的汉族儒家知识分子。
   
   可见,元朝,是多么令中国儒家羞愤交加、恨之入骨的一个王朝!无怪乎,大明朝智囊、大儒刘伯温数月间便草草修成了一部《元史》,儒家羞愤之情,尽现草率之中。羞愤之下,在中国的史书中国的儒家史书当中,元朝是禽兽虏朝,蒙古人当然是禽兽不如了。
   
   的确,蒙古人是粗陋的,粗陋的迟迟没有自己的文字;但蒙古人又是精致的,精致得不像后来满州人那样死抱“弓马取天下”的“根本”,可以及时地大量引进和学习西方的火器和舰队,大宋的襄阳城就是失陷在蒙古军的“回回炮”的炮火中。在蒙古人面前,华夏的兵器也没有了优势,“回回炮”的炮声,始终是那些坚持中国文化优越论的人挥之不去的梦魇;蒙古人的精致,精致得有那样独到和敏锐的文化鉴别力:早在十三世纪就确立了西向的道路。究竟是什么,让蒙古人始终拒绝选择近在身边儒家道路呢?这个千古疑问,就是蒙古族特有的、永恒的魅力。
   
   蒙古人倔强,倔强得入主华夏八十九年而不汉化,最终全身尔退,返归漠北摇篮,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蒙古族的民族特征丝毫没有丢失,至今在蒙古草原上,拌着马头琴琴音的蒙古大汉的歌喉,一如八百年前那样粗阔和嘹亮。至今,独立的蒙古国依然屹立在蒙古高原上,一如八百年前,这实在让那些死抱大一统观念的中国人羞愤难当。
   
   蒙古人倔强,倔强的面朝西方,错了也不回头,以致达到了虔诚的境界。蒙古人历史上倔强地抵制儒家礼制,坚持着类西方的分封制。面对同样的昔日的被征服者,蒙古人宁愿亲近俄国人,也不愿亲近中国人。历史证明蒙古人是对的:俄国人再咄咄逼人,却愿意成就蒙古国的独立;中国人再温良礼让,却死也容不得蒙古人的独立。蒙古人倔强的跟随着俄国人,倔强得步入苏维埃歧途;蒙古人仍然倔强地跟随着俄国人,反而在亚洲的共产国家中,第一个革除了共产党专制的毒瘤。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中华文化难道要比蒙古文化低吗?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刹那间不能思索、不能自己,只有一个人悲切嘶嚎、仰头久久问青天......
   
   今天,站在满目苍夷的国境线内,眺望着郁郁葱葱、十六年前就已经回归自由的蒙古国草原,足以让所有正直而清醒的中国人尴尬的羡叹和怀想。
   
   曾节明 星期日 2006年10月8日下午 1:06:05
   
   (《自由圣火》首发,發表時間:10/9/2006,转载请注明出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