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曾节明文集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自我在斯德哥尔摩战栗中恶性膨胀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自由圣火》首发)
   

    最近一个月,湖北异议人士张国堂忽然丢开他向中共官员“传道”的工作,鼓足全身能量大力攻击民运革命派,大肆侮辱、谩骂高智晟先生、袁红冰先生、陈泱潮先生、李洪志先生。在当前中共统治危机加剧、乱抓乱咬、做垂死挣扎的时刻,张国堂却调转炮口,连打横炮,专门向中共最惧怕、最仇恨的法轮功领袖和民运领袖开炮猛轰,张国堂的内斗行为,已经严重阻碍了民运阵营倒共合力的形成、严重损害了包括张国堂自己在内的异议人士的道德形象。
    从个人自由的角度说,张国堂当然有权利对民运、民运领袖进行批评,但是在当前中共内外交困、摇摇欲坠,民运阵营亟待形成倒共合力以尽早埋葬中共之际,张某人却跳出来对瓦解中共、整合民运的最关键的领导人物大肆攻击、摇唇鼓舌、不遗余力,这客观上是在中共最困难的时候为支撑腰打气、帮其苟延残喘,从策略上来说,这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张国堂的行为,是在帮助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延续寿命,难道张国堂先生忘记了:中共这个最凶恶的敌人,也是他自己的敌人!
    你张国堂五次被关精神病院,遭受了奇耻大辱,这是谁的罪过,难道是李洪志、陈泱潮、袁红冰的罪过?现在法轮功的“传九退三”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李洪志先生正在领导瓦解中共的统治的行动;袁红冰、陈泱潮等人正在领导整合民运的工作,准备里应外合,给中共致命一击,这些人正以实际行动,要铲除这个迫害包括你在内所有异议、宗教信仰人士的恶魔,你张国堂却转过背来谴责和辱骂李洪志、袁红冰、陈泱潮,这这样做良心何在?
    因为张国堂的异议立场,中共将他这样一个不乏聪明才学之士,压制得郁郁不得志、学无所用、年近半百穷困潦倒,又将他投入疯人院打成疯子,导致他的名誉被搞臭,现在在网上也洗不清。对于这样一个毁了他大半辈子的邪教流氓党,他却大声念叨着要爱中共党徒、宽恕共产党的罪恶、江贼民下令将他关入精神病院,他却大声对江贼民吟唱:“江泽民先生,我比曾庆红更爱你,我比你的儿子更爱你...”;胡锦涛、温家宝妄图复辟社会主义集权、对内疯狂镇压、最近还要钳制外国媒体,张国堂又大声对胡锦涛、温家宝吟唱:“胡锦涛、温家宝都是好人,即使不是好人,也可以变为好人...”张国堂对中华民族最凶恶的仇敌,真可谓和颜悦色、温柔甜蜜、爱得无怨无悔!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可能对害自己的人有这般的感受的,张国堂对中共的这般表现,要么是向中共献媚讨好;要么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
    对此,张国堂说:他向中共示爱是因为耶酥有教导:要爱你的仇敌。这似乎可以说得过去,但是,张国堂在对迫害自己的恶魔中共和颜悦色、温柔甜蜜、百般示爱的同时,却对坚定铲除恶魔的李洪志、高智晟、袁红冰、陈泱潮肆意侮辱、破口大骂,甚至以“下地狱”来诅咒和威胁。张国堂自称耶酥,一再劝别人要爱人、爱共产党人,但另一方面,他对李洪志、袁红冰、陈泱潮又好像有天大的仇恨。这完全暴露了张国堂所谓“爱人”的精神乃是十足虚伪的货色!
    张国堂的媚共和内斗的行径也完全违背了《圣经》。根据《圣经》,耶酥教导人们要爱人,包括爱自己的仇敌,但并没有教导人们在爱仇敌的同时,要憎恨自己的朋友、同志、同行。张国堂声称要解散中共,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李洪志也声称要解体中共;高智晟、袁红冰、陈泱潮都宣称要解体中共,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因此,李洪志、高智晟、袁红冰、陈泱潮和张国堂至少是同志和同行,张国堂用带着仇恨的字眼大肆攻击李洪志、高智晟、袁红冰、陈泱潮等同行,这哪一点符合《圣经》的教诲呢?
    对此,张国堂辩称:根据《圣经》的所罗门箴言录,他只教训智慧的人,责备是出自爱。这完全是自相矛盾、自欺欺人,因为张国堂在其《我不怕坐牢,但怕搞乱中国--警告曾节明》、《政治是智慧的事业--高智晟是英雄,还是草包--致郭国汀先生》、《国家安宁和社会和平压倒一切--警告李洪志》等文章中一再辱骂高智晟是蠢人、袁红冰、陈泱潮都是“愚蠢和邪恶’的人,这说明张国堂根本就不认为高智晟、袁红冰、陈泱潮有智慧。因此张国堂辩称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再则,张国堂虽然声称对这些人的责备是出自爱,但他毫无根据地大骂李洪志是“野心家”,大骂高智晟是“傻瓜”、“冒失鬼”,大骂袁红冰、陈泱潮是暴徒”、“丧家之犬”、“祸国殃民的反贼”...张国堂现在对李洪志、高智晟、袁红冰、陈泱潮的辱骂,比中共还凶,这样的恶毒辱骂是“爱人”的表现吗?
    张国堂容不得别人对他自己进行辱骂,并且发誓要将骂他的东海一枭关押三年。但是另一方面,张某人却对没有招惹他的李洪志、袁红冰大搞人身攻击,这也完全违背了耶酥的教诲。
    耶酥教诲:要爱人如己。既然容不得别人对他自己进行辱骂,也就不要辱骂别人。张国堂以基督教救世主自居,却完全违背基督耶酥的行事原则,足见其对基督教的信仰不诚,或者出现了重大偏差。
    余杰、王怡在美国上演“排郭门”事件,其中余杰在事件中和事件后谎话连篇、拒不道歉。余杰自称基督徒,却公然一再撒谎,完全违背了基督徒的原则。在众多谴责余杰的声音当中,张国堂却跳出来一边倒的支持余杰。张国堂的行为,实际上是支持谎言,这完全背叛了基督教的精神。
    中共是基督徒公认的《圣经》启示录中的大红龙,大红龙是魔鬼撒旦的化身,中共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是来自大红龙、并且受大红龙操纵的兽,对此张国堂完全承认。根据《圣经》启示录,龙和兽都是上帝的仇敌,兽要被天使捉拿,扔进火湖。江泽民、胡锦涛都是兽,张国堂却主张爱江泽民、爱胡锦涛,宽恕江泽民、胡锦涛的滔天罪行,张国堂要爱上帝的仇敌,要宽恕上帝一定要惩罚的东西,这符合基督教的哪一条?
    张国堂的行为不仅与《圣经》相矛盾,其说一套做一套、出尔反尔的虚伪行径,已经带有政治流氓的特征,使人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他的诚信度。
    张国堂现在为何对民运人士那样凶,对中共却又媚态百出,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势利小人吗?决不是。
    遥想国堂当年,雄姿英发,在六四大屠杀的血腥空气中挺身而出,公开大声谴责邓小平的屠杀罪行,将他的《旗帜鲜明地反对新权威主义,誓死捍卫党的十三大路线——告全国爱国民主同胞书》发往全国,这在当时是很少人能够做得到的英勇义举;遥想国堂当年,一腔热血痴心无悔,在江贼泯公开镇压法轮功最猖狂的岁月里,再次挺身而出,将他写的《给江泽民的公开信》、《关于时局的声明》,以真名实姓在互联网上散发,为法轮功声辩、严厉谴责江贼泯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在当时也是很少人能够做得到的英勇义举。为此,张国堂作出了很大的个人牺牲:被剥夺专业工作十多年,濒临下岗的边缘,生活穷困潦倒;五次被关精神病院,头上顶着疯子的帽子。
    可见,张国堂是一个执著于理想信念,不会轻易屈服的人,对于张国堂现在的变味,我宁愿相信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也不愿相信这样一个人会被中共收买或胁迫。
    不管张国堂的变味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是因为被中共收买或胁迫,都是因中共残酷迫害造成的恐惧而生,象张国堂这样一个不乏智慧和才干的优秀之士如今居然被扭曲成这幅模样,使人对中共的邪恶无比愤慨!
    张国堂之所以由一个不乏智慧的民主斗士变成了一尊民运横炮,也与他自身的某些弱点有关:
    张国堂过于迷信儒家思想,因此其“张国堂主义”带有浓厚儒家官本位急功近利的思想和某些专制毒素。张国堂一再宣称:民运人士贫穷是可耻的,“与其贫穷而死,不如杀头而死”1,这是一种鼓动人们不择手段某取功名利禄的危险观念!张国堂还身体力行,在网上大肆兜售“中和大学”文凭。这些言行表明:张国堂有严重的儒家官本位急功近利的思想。
    张国堂多次对在网上骂他的人宣称:要关这些人三年,这是缺乏法制观念的表现;又说:中共垮台后,在三年内中国决不能有民主2,这说明张国堂有独裁的思想;缺乏法制观念,又有独裁的思想,说明张国堂身上带有某些专制毒素。
    所有这些,再加上张国堂的确颇有些智慧和才学,因此张某人的自我就容易恶性膨胀。在斯德哥尔摩症的战栗下,这种膨胀,使得一个人的自我更加扭曲。
    张国堂坚持以真名实姓在大陆进行异议活动,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的,作为一个在大陆公开活动的异议人士,在中共镇压日益加剧的当前,避免锋芒毕露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张某人不应该不顾民运大局,以为中共大力帮腔的等危害民运的方式,来换取一己的安全和更大的活动空间,否则,就是民运败类!现在已经臭名昭著的余杰,就是张国堂的前车之鉴!
    如今的中国,特殊的时期已经来临,大浪淘沙,去粗存精、去伪存真,民运人士要进一步增强自身的素养,方能经受得起历史的检验。
    曾节明 星期二 2006年9月26日下午 1:37:08
   
   索引:
   注1:《张国堂关于“读书人治理天下”的宣言》
   注2:张国堂:《必须打击中共网特的嚣张气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