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两年多来,主要的来说,正是民运和异议人士的上述三种负面和分裂的行径,使得民运力量在中共政权已经岌岌可危的关键时期,仍然形不成合瓦解中共的合力,最终使得中共在退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一千三百万的当前,仍然能够维持依然危而不危,摇而不坠的局面。

   
   作者 : 曾节明
   
   当前退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一千三百万,早在去年退党人数超过五百万时,就有一些人士高喊退党已近临界点,中共很快要解体了,但是中共至今政权依然危而不危,摇而不坠,没有出现立即要垮台的迹象。
   
   这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单靠退党是退不跨中共的。最近我为此写了《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跨中共》一文,意在提醒那些认为单凭退党就可以退跨中共的民运人士,不能够自己不思努力,而是守株待兔,坐等法轮功的“传九退三”运动达到瓦解中共的目的。因为守株待兔是待不到兔的,法轮功的“传九退三”运动只是一项伟大的救心(精神觉醒)运动,精神觉醒了之后还必须有政治行动,中共才会瓦解。精神觉醒了之后的政治行动不是法轮功的责任,因为法轮功是宗教信仰组织,按照法轮功的宗旨和宪政的理念,法轮功不适合也不应该参与策动突发事件等政治行动,因此,精神觉醒了之后的政治行动完全是民运人士的责任。
   
   法轮功在其发起和领导的退党运动上做得很好,不到两年的时间已经取得一千三百多万人退党(团、队)得成绩,在瓦解中共统治的人心基础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作为一个宗教信仰组织,法轮功已经尽到了他自身的责任。但是民运和其他异议人士却没有在瓦解中共上尽到自己的责任:
   
   一些坚持异议人士从无原则的绝对和平理性出发,鼓动别人盲目期待“胡温新政”,这在客观上齐了麻痹人民群众斗志,帮助中共稳定统治的作用;
   
   张国堂等异议人士,虽然一再声称要建立民主宪政的“中华联邦共和国”,却公然宣称要坐等法轮功与中共“鹤蚌相争”,自己要“渔翁得利”,在中共倒行逆施日益猖狂的当下,张国堂对民运不仅没有半句声援,还要向正在积极行动以早日结束中共暴政的民运领袖袁红冰等人大泼冷水、挖苦谩骂。在当前中共作最后得垂死挣扎、镇压大大加剧的当头,张国堂的投机表现和内讧行为,为中共诋毁民运提供了口实,极大地损害了民运的道德形象;
   
   刘晓波、余杰等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天安门母亲”之一丁子霖,在中共大肆倒退、镇压大大加剧的时候,不仅对中共暴政没有一声谴责,反而对高智晟律师发起的绝食维权运动抵制和拆台。丁子霖对高智晟的行为公开的指责和否定;刘晓波、余杰刻意与法轮功划清界线,并且暗中大肆煽动对法轮功的歧视,刘晓波等异议人士,居然在中共惨无人道迫害法轮功最狠毒的时刻,在法轮共问题上自觉地成为中共的帮闲。在当前中共作最后得垂死挣扎、高智晟律师被抓、中共大肆倒退、镇压大大加剧的当头,刘晓波不去谴责中共,反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睁着眼睛说瞎话,竭力论证胡锦涛的统治比江泽民的统治有进步,为中共暴政涂脂抹粉。最严重的是,身为独立中文笔会会长的刘晓波为了垄断名利和其他可疑原因,还指使余杰、王怡,于今年五月采用卑劣手段阻止了美国总统布什与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的会面,由此造成的“排郭门”极大地损害了包括独立中文笔会在内的中国异议人士和宗教人士的整体形象,狙击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民运的进一步支持。
   
   综上所述,两年多来,主要的来说,正是民运和异议人士的上述三种负面和分裂的行径,使得民运力量在中共政权已经岌岌可危的关键时期,仍然形不成合瓦解中共的合力,最终使得中共在退党(团、队)的人数已超过一千三百万的当前,仍然能够维持依然危而不危,摇而不坠的局面。
   
   上述三种势力得错误行径,扰乱视听,现在极大地阻碍和干扰了民运的正确道路。
   
   我写的《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跨中共》一文的本意绝不是要否定法轮功的退党运动,而是要批评一些民运和异议人士的错误。退党运动是一项救心运动,属于精神层面,本身并不具备瓦解中共这个世俗政治组织的职能,神不能直接干预常人社会,神要改变常人社会,要驱除共产邪教,还要通过人的一双手,瓦解中共这个世俗政治组织就是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和组织的责任。在瓦解中共上,法轮功信众现在已经尽到了他们的责任,瓦解了中共统治的人心基础,他们已经为埋葬中共挖好了坑,把中共推下坑的事应该由民运来做,可是我们民运人士却仍然形不成把中共推下坑的合力,这能怪谁呢?
   
   民运要想尽快取得胜利,在加紧策动突发事件的同时,非得组织力量及时揭露和批判以上三种错误行径不可!
   
   曾节明 星期二 2006年9月12日下午 2:17:54
   
   (《自由圣火》首发,發表時間:9/17/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