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文集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曾节明
   --------------------------------------------------------------------------------
   【大纪元9月13日讯】现在退党(团、队)人数的总数已经超过了一千三百万人,但是中共的统治仍然没有立即垮台的迹象。有一些人士据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这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首先指望仅凭退党就能退跨中共的想法是错误的。退党运动是法轮功发起和领导的一场救心(精神觉醒)运动,以精神觉醒为目的,而没有其它政治目的,所以退党运动没有消灭和瓦解中共的政治职能,法轮功是宗教信仰组织,不适合也不应该参与政治活动。至于瓦解和消灭中共这个世俗的政治组织,还必须得有民运人士合组只来完成。
   因为单凭退党不能够退垮中共,就因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也是完全错误的,因为退党当运动促成了整个中国社会的精神觉醒,如果没有中国人的普遍的精神觉醒,民运想瓦解中共的统治将困难得多。
   从六四屠杀后到本世纪初法轮功讲真相运动之前,民运在缺乏精神觉醒运动的情况下搞了十五年,结果怎么样?结果是民运变得一盘散沙、群龙无首,越来越边缘化;而中共则妖运亨通,在国际上越来越火,江贼民八面玲珑、招摇过世,还政得了奥运会主办权、加入了WTO。
   而从2004年年底退党运动兴起以来,不到两年的时间中共即厄运连连、日暮途穷、危机大大加深,这不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吗?
   事实无可辩驳的说明:退党运动已经严重打击了中共邪党的运气。随着退党运动的持续进行,中共的厄运越来越多。
   单凭退党不能够退跨中共,就因此否定退党运动的意义的人们错了,他们错在:只从物质层面看问题。而世间有些事情,光从物质层面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
   事实上,在几乎所有的前共产党国家和现有的共产党国家,夺权之前,共产党的力量很弱小,看起来其得逞的概率并不大,但是共产党居然胜利了,当时许多聪明的人士跌破了眼镜。
   这两个问题,都要从物质以外的层面来看。共产党在世间的兴起和执掌权柄,从根本上说是外层空间的一个巨大的邪灵——大红龙的操纵的结果。大红龙是宇宙中的灵体,人看不见、摸不着,它本来在外层空间活动,如何降临到人世间来了呢?《圣经》之《启示录》告诉我们:这大红龙的前身就是伊甸园中的古蛇,是魔鬼的化身,他在外层宇宙空间和天使们的争战中落败,天上已经没有它的位置,它就恼怒的逃到地球上来祸害人类……
   这大红龙为什么要残害人类?因为“它就是坏,它就是毒”,不残害人类,它就无法生存。魔鬼本是上帝创造的天使长,它却背叛了上帝;它既背叛了上帝,就得不到上帝的恩养,就只能通过邪恶不法途径吸取能量以维持灵体。大红龙既下到人类中来,就大量地汲取人类的鲜血和生命以滋养自己的灵体。它的采补方式有两种:
   一是杀人,血流满地,在惨叫哀号声中,这无形的恶灵就悄然附在地上贪婪地添食冒着热气的汩汩鲜血,这是大红龙最见效的采补方式;二是吸附于人体,逐渐汲取人的生命力精华,终其一生,汲干为止。这是大红龙长期采用的一般的采补方式。
   大红龙因为是灵体,要在人间作恶,只能通过人的手来实施。为了有效采补,大红龙就要操控特定的民族、人群和个人,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翻新。
   19世纪中叶,大红龙来到人间,先后依附于尼采、马克思,并赐大能与这两人,结果邪灵的邪性在马克思身上结出了硕果,故马克思受到邪灵拣选,建成了“科学共产主义”暴力崇拜理论大厦;而尼采却因为过于敏感和人性化,结出的果子始终不够邪恶,所以他被魔鬼抛弃,他狂喊“上帝死了”,结果自己却发疯而死。
   “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使无产阶级第一次有了“理论武器”——即大红龙在人间有了诱惑人的工具。接下来大红龙就要拣选最容易操纵的民族,并在法国和中欧做了好些革命暴乱试验,这些民族均不满意,专制习性不够重、基督教传统又太深厚……选来选去,选中了俄罗斯民族和中华民族,这是因为:这两个民族都是大民族,幅员辽阔、人口众多,专制习性根深蒂固。而专制是万恶之源。
   俄罗斯民族有八百年的沙皇专制帝制传统,专制性在欧洲首屈一指;而且,俄罗斯民族民风强悍、十分崇尚暴力、侵略扩张成性;再说,俄国人天资优良,创造力不逊西欧 …总之,控制了俄罗斯,再问鼎其他国家就容易多了。
   中国比俄罗斯还要深得魔鬼的青睐:中国有五千年的崇拜龙的传统,这个民族的图腾崇拜与魔鬼有不解之缘;中国有两千多年的专制帝制传统,极端的专制,专制到“留头不留发”,专制性在全世界首屈一指;不像俄罗斯民族,中华民族没有任何宗教传统,奉儒家尊人为大,从没有罪恶感、陋习深重、民风残忍;而且,中华民族有着世界第一的人口,却有一盘散沙、酷爱内斗…能够轻易的从人数众多的自相残杀中得到采补,魔鬼焉能不喜欢这个如此愚劣残忍大民族;再说,中华民族的文化有极强的同化力,控制了中华民族,更能够有效的对外渗透,与俄罗斯的武力配合起来,一文一武,岂非相得益彰?
   要控制一个民族,首先要操控一个天才的领袖人物。
   在俄罗斯,大红龙拣选了一个叫列宁的人,这个人有大学文凭、大秃头特别好用、精力特别旺盛、口若悬河魅力十足、阴险毒辣、野心极度膨胀…邪灵赐大能与好运给他,通过列某人凝聚了一大批人,这列宁果然不负魔望,带领布尔甚维克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
   但是,布尔甚维克的胜利真的如中共教科书上宣传的,是历史的必然吗?完全不是,这是一个大大的偶然。事实上,当时列宁夺取政权的机会非常小。二月革命之后,布尔甚维克在议会中始终是少数派,在民间也没有成大气候,其掌握的最主要的枪杆子不过是彼得格勒的五千水兵和两三千工人赤卫队武装,而且列宁一帮人分歧严重、争吵激烈,暴动阴谋一再外泄。合法当选总统克伦斯基受到普遍的支持,克伦斯基掌握着军队和警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粉碎列宁的暴动阴谋,列宁曾惊慌失措,一度逃往芬兰。但是克伦斯基却阴差阳错的浪费了八个月的时间,迟迟没有调军进京,保卫首都,相反,他居然幻想利用布尔甚维克帮自己稳定秩序。克伦斯基的一错再错,给了列宁大好的喘息和发动政变的时机。
   这就是所谓“鬼使神差”,从物质层面是理解不了的。这只能从零星层面上理解:列宁一伙能够爆出“十月革命”这个震撼世界的大冷门,是因为他们有大红龙着巨大邪灵扶助;而列宁的敌手,克伦斯基却没有援手,关键时刻,他既糊涂又倒霉,不输给列宁才怪。可见,物质上的优势并不是决定性的。
   在中国,即使加上苏俄的援助,中共的力量始终也无法和蒋介石政权抗衡。中共在二十八年的夺权路途上,有不下数十个灭顶之灾,而蒋介石政权先、后有德、美的支持,物质上几乎占尽优势,垮台的可能性很小,但最后得胜的是中共,蒋介石政权在大陆就是垮台了。这又是从物质层面上无法解释的。
   中共遭遇的几次大的灭顶之灾分别是:
   1927年“清党”,中共在全国各地的组织遭到沉重的打击,但它的最有才干的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都虎口脱险,特别是毛泽东,本来被抓,就要死定了,却能够九死一生的从民团刀口下逃脱,堪称奇迹。追兵几次走近毛泽东藏身的水塘,脚踩在他的鼻子旁,却就是发现不了他。毛泽东的造反天才是不可替代的,如果毛泽东没能逃脱,历史肯定要改写。毛泽东等杀人如麻的暴动领导者,断然得不到神佛的保佑,他们之所以妖运亨通,是因为他们受到红龙邪灵的拣选,有邪灵护身。
   同年末,毛泽东发动秋收起义,率农民军攻打长沙失败,被迫窜入井冈山落草;朱德发动南昌起义,失败后也逃入井冈山与毛合流,中共土匪武装此刻极其虚弱,不堪一击,如果蒋介石率大军围剿,朱、毛等人将死无葬身之地。但李宗仁、阎锡山、冯玉祥等几个大军阀偏偏此时与蒋介石叫板,军阀混战打得老将抽不出身来剿共。军阀混战,救了中共得命,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共,李宗仁等人,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诱惑呢?
   “长征”路上,剿灭中共易如反掌,但这时候老蒋之子蒋经国被斯大林扣为人质,遂使老蒋狠不起心,江西剿共前功尽弃。共产邪灵用的手段不可谓不下流。
   尽管逃到陕北,尽管有“西安事变”,尽管中共牢牢占据陕甘宁,如果没有日本的全面侵华战争,中共以西北之贫瘠,想“解放”全中国,不啻痴人说梦。但是日本就像得了神经病一样,早不打、晚不打,偏偏在1937年全面侵华。如果日本早十年侵华,中国必亡无疑,当然中共也完了。日本在1937年的侵华,使中共席卷天下有了现实可能性。日本以亚洲第一强国的国力、人力,以亡国为代价,帮了中共特大的忙,日本军国主义当局,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诱惑呢?
   即使在抗战结束,中共势力增长数十倍的时期,中共也碰到两次差点灭顶的事件。
   一是重庆谈判,毛、周身赴重庆,在国民党政府的天罗地网之中,随时有被扣留的可能。如果蒋介石向中共学几招下流,硬是扣留毛、周,美国也没办法。但是蒋介石在这点上却不如袁世凯,要绅士虚荣,放毛泽东回延安,纵虎归山,小不忍而乱了大谋。关键时刻,老蒋妇人之仁,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迷惑呢?去谈判之前,毛泽东焦虑得在窑洞里睡不着觉,后来还是泰然地去了,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指示呢?
   即使已经纵虎归山,内战开启,老蒋仍有大好机会摆平共产党。当年在最重要的东北战场,林彪率军攻四平不下,死伤惨重,仓皇北逃,东北国军乘胜追击,林彪在黑龙江眼看立脚不住,准备逃往苏联。此关键时刻,老蒋却在再次犯妇人之仁的错误,接受美国马歇尔愚蠢混账的“调停”,错失了一举彻底粉碎中共夺取天下图谋的战机。接着又头脑发昏,不顾戡乱时期急需兵源的形势,盲目裁撤东北五十万伪军,把这些人都赶到了中共队伍中,从而跟本地断送了东北战局。蒋介石如此雄才大略和精明的一个人,在关键时刻一错再错,接连犯下低级失误,怎么不像是受了邪灵的迷惑呢?从灵性的层面上说,这一点不难解释,人的智慧永远敌不过灵的智慧,蒋介石虽然声称阪依基督教,但他同时又死抱着妄自尊大的儒家思想,因此不能有效地得到上帝的灵性护佑,他以人的智慧对敌从邪灵那里获得大能的毛泽东,不败才怪。
   从上可以看出,共产党的兴起,不是因为其物质力量的强大,而是因为其享有巨大的运气,巨大的运气总是出自神灵的护佑,共产党极端邪恶,不可能受神佛护佑,它的惊人的好运气是来自大红龙的护佑。大红龙嗜血,所以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不嗜血成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