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曾节明文集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四月十一日,高智晟披露了其夫人接到的神秘电话:中共高层已下令实施从健康上至高智晟于死地的秘密方案。该方案扬言:...不出半年,就能讓高律師得上一種致命的病,也可以讓他的全家精神崩潰。
   种种迹象表明:一種致命的病,就是指脑瘤。中共正在实施方案,是一个迫使高律师罹患脑瘤的极端邪恶阴毒的方案。中共企图以超量的手机辐射,导致高智晟患上脑瘤。
   手机辐射容易导致脑瘤现在已经逐步被全世界所证实:去年,中国中山医科大学的一位教授所公布的一名脑癌患者,肿瘤位置在耳区周围,形状居然与手机酷似!这生动地说明了手机辐射与肿瘤的关联。以客观公正著称于世的瑞典科学界早已宣布手机辐射与肿瘤的关联,而且证实:于是偏远地区的手机使用者,遭受的辐射越强。最近,瑞典的官方科学界机构已证实宣布:使用手机能够导致肿瘤。当今,就连最注重证据的美国科学界都不敢否定手机辐射会导致肿瘤,只剩下惯以狭隘、冷漠、势利、保守为能事的英国人依然生硬的否定手机辐射与肿瘤的关联。
   手机辐射容易导致脑瘤,极端贪生怕死中共高层必定早已知晓,很显然,半年多来,中共围绕高智晟做的一切,就是迫使高智晟超量的使用手机:

   中共断掉高智晟的互联网,再断掉高智晟的电话座机,使得高智晟只能通过小灵通和手机同外界联络和讲真相,由于小灵通辐射比手机小、费用比手机低,中共又断掉高律师的小灵通,使得手机成为高智晟唯一的与外界联络的工具。至此,高律师每天都得用手机对外界口述被跟踪迫害的实录、每天都得用手机接听几十个、上百个电话,每个月手机费用都得千元以上,最重要的是,高智晟先生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民主事业,正在经受着超量的手机辐射,健康正受到严重摧残!
   中共同时又指使流氓特务,针对高智晟全家制造噪音,一天二十四小时骚扰不停,中共就是要高智晟睡不好觉、神经紧张、时时牵挂家人,以致免疫力下降,从而更容易患上肿瘤!
   中共还嫌不够,又收买威逼新疆水泥厂的卑鄙小人,对高智晟全家胡搅蛮缠,将高律师逼往偏远的陕北,在那里,由于远离北京手机发射站,高律师不得不经受比北京更强烈的手机辐射。
   从陕北返京不久,中共现在再次把高律师逼出北京。中共就是要把高智晟逼出北京,让他承受强烈的手机辐射!中共就是要高智晟患上癌症,要高智晟精神崩溃。
   实际上,中共早就恨不能将高智晟食肉寝皮,但是由于高律师的英勇和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中共现在既不敢实施抓捕,也不敢再搞暗杀,于是就实施这样邪恶阴毒的手机谋杀方案,杀人于<言论自由>,既杀了人,又向国际社会释放了<善意〉,中共真是邪恶已极,狡诈之至!
   僵贼泯、罗干这等注定不得好死的恶魔已不必多论,我只想问问胡锦涛、温家宝:你们也有家人、也有儿女,你们身在其位,却对天大的邪恶这样的包庇和纵容,就不怕留下千古骂名吗?你们就不怕报应吗?毛泽东报应不就摆在你们面前吗?他杀人太多,他的兄弟姐妹聪明儿子全部死绝,落了个后继无人的下场,<善恶由头终须报>,你们真的就不怕吗?
   最后建议高智晟先生打、听手机时使用耳机,并且尽可能的使用电话座机和其它途径与外界联系,也呼吁有识之士为高智晟先生出谋划策,粉碎中共的谋杀阴谋!
    曾节明 星期三 2006年4月12日下午
   附:
   高智晟:請問胡先生 哪里可供我棲身?--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困我全家的第141天 (68次)
   作者 gaozhisheng 2006年4月11日 01:20
   [被特务围困的日子] [(4)评论] [(0)引用] [打印]
   今天是歐陽小戎被中共政權以黑社會手法綁架的第54天,也是新疆青年孟慶剛被北京市公安局暴力綁架的第27天,中共政權的公開的反人類文明的暴行仍被繼續著。
   據說,前兩年大陸有部電影喚作《找不著北》。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共反文明勢力對我家庭的騷擾、迫害至全無人性的境地。持續循蹤、近身以 24小時全天候、全方位的攪擾!半個月來的惡劣攪擾致使我的家庭、整個的家族,上至70歲的叔父,下至剛剛降臨人世間的嬰兒,全無寧日,我個人被逼至找不到棲身之地。我是極少關註大陸的電影的,於《找不著北》別樣的是,我非系找不著家,實實在在是被逼至有家難歸的境地。
   最近夫人接到一個匿名電話,對方在電話中告訴她:“特務說,高律師和你們全家的人身是安全的。最近這種跟蹤和騷擾方式是高層召集醫學、心理學、生理學等各類專家,在對高律師的個性、健康狀況等綜合情況精心研究的基礎上制定出的方案。專家們說,如果這套跟蹤方案能夠得到認真的執行,不出半年,就能讓高律師得上一種致命的病,也可以讓他的全家精神崩潰。你不要問我是誰,你就可以當作是特務說的。”夫人說,她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位對我們抱有善意的同胞打來的電話。非常巧合的是,同一天,河北的廊坊市也打來了一個講述與上述內容基本相同的電話。今天夫人本來想過來和我見上一面,但一出門,就有 6名跟蹤的特務圍上來,她只得放棄了會面的打算。
   技術本身無所謂高尚和下作。但技術可被運用至極其下流的過程中,並為一種出自技術專家的心觳邉澏傻凝}齪目的所用。2月15日起至今日止的55天里,我的整個家族成員在淚水、無助、憤怒及持續被辱的過程中,見證且仍在繼續見證著這樣的不恥於文明人類的下作過程。
   當4月8日凌晨,50多歲的大哥痛哭失聲地說出:“老三,經過這幾天,我們全家才真正的相信了你的公開信里講的那些事都是真的。他們連畜牲都不如!”這番話時,幾十名中共當地特務在北京專程趕到陝北的特務的指導下,以完全背棄人性的、持續了幾天的、公然侵入我家的院落、窯內、甚至幾乎侵入到我們一家人的心里的深處的攪擾已至極致,一大家人的精神、心理的痛苦承受亦至極致。這一天,在全家人的嚎啕聲中,我被迫離開了陝北老家。而在此前的2月25日,經在北京的每天百餘名的中共特務46天的瘋狂攪擾後,在妻子和孩子的痛哭聲中我被迫離開了自己在北京的家。
   在北京,因一家人被特務及其黑社會幫凶們全無理智的、侵入到家庭的攪擾而被迫回到陝北老家的我,回到陝北老家後又被迫離開。昨日回到北京後,7輛車及20多名中共特務又開始了持續的圍堵。為了避免他們對我家庭的再次大規模的騷擾(盡管夫人及孩子在我被迫出走後,仍被成群的特務跟蹤、騷擾),我選擇了臨時住在劉京生先生家中,但中共特務的凶殘及無法無天之惡舉常人難以想象。
   回到北京,基於對我安全的考慮因素,馬文都先生陪我住在了一起。令人憤怒的是,不到24小時,中共特務竟兩次針對馬先生施以野蠻的暴行。昨天夜里,我們一起聚完餐後,我和劉京生先生先回住處,馬先生還有些個人的事務需要出去處理,他一出門就打了一台“黑車(即沒有營運牌照的車)”。上了車才發現,車上含司機在內已有三人,他一上車車即開動!沒說上幾句話,他的頭突然被車里的人熟練地用黑頭套套上,行駛若乾距離後,馬先生被人暴力挾持至一間無任何家什的房間里,被強制按倒坐在房間的一個角落里,綁架者並不打算掩飾什麽,他們取下馬先生頭上的布套,就在燈光下開始了對馬先生的非法拘禁。面對馬先生對他們的“服務於誰?”、“為什麽要綁架?”、“想要什麽?”的質問,綁匪語言也非常簡單:“你他媽的裝什麽孫子,你過得太滋潤了!我們想讓你什麽時間消失就什麽時間消失,想讓你到哪里就讓你到哪里!”經一天旅途勞頓的馬文都先生被逼迫在冰涼的地上坐了一整夜,直到天亮被放回。
   馬文都先生的突然失蹤,讓我再次度過了一個徹夜不眠之夜。
   馬先生早晨回來後與我們聊了一會倒頭便睡。中午吃完發飯後,一個朋友來見,馬先生出門與之見面後返回時,4名特務將他圍住暴力毆打,其中一名特務就是昨天夜里暴力綁架他者(足見他們的犯罪氣焰是何等的囂張!)。他們將馬先生打得躺在地上,其中一名特務邊打邊罵到:“你他媽的又出來了,你還沒有吸取教訓?你找死呀!”這些打人者就是從旁邊停著的京A34863、京G24758這兩輛專門來跟蹤我的車上走下來的,其中京A34863牌照的奧迪車就是在2月15日後出現的、多次在我身邊制造事端的禍首,車上坐著的正是去年大鬧聯合國官員聚餐餐廳的、暴力搶奪我小靈通電話的、並最早對我女兒執行跟蹤任務的那幾名特務。回京後,持續的被成群的特務包圍,赤裸裸的以黑社會手段暴力綁架馬先生,並暴力毆打他,動機和目的非常明確,就是他在對有家難歸的我正在提供著幫助。
   中共成群的特務在春節後針對我、我的家庭、我的家族實施的一系列非法及不道德的迫害、騷擾可謂眾所盡知,唯獨胡錦濤能不知麽?我不願相信這些不再保有人性的瘋狂的惡行是胡錦濤指使下的行為,但我決不敢相信,胡錦濤全然不知道這種已持續近5個月的、每日都被全球媒體普遍關註著的醜行。這種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文明人類的一片聲責聲中持續了如此之長的惡行若得不到胡錦濤的默許,它的存在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
   既然是如此這般,我就得要問一句胡錦濤先生,在你們用龐大的特務群體統治下的“和諧”中國,哪里可供我棲身?
   2006年4月10日在有中共特務圍困的日子里於北京朋友借居處
    中国脑癌发病率狂增 手机或为元凶
   --------------------------------------------------------------------------------
   【大纪元4月10日报导】近日在“2006年广州国际神经肿瘤治疗论坛与脑功能区微创手术技术学习班”上,专家指出,近30年来,中国城市男性脑癌发病率狂增100%,女性增加50%,这可能与近年来手机的频繁使用有关。
   据《羊城晚报》报导,30年来,特别是近20年,正是手机这一通讯工具进入中国并逐渐普及化的时期。有专家指出,在北京、广州等地方,城市居民脑肿瘤发病率的增加近年来比农村明显要高,且发病率增加与上海相近,这与城市的环境污染与手机污染不无关系。
   瑞典的一家国家级研究机构于今年3月底公布了一个结论:长期使用移动电话可增加患脑癌的危险。瑞典科学家表示,那些使用手机频率达到“重量级”的人,也就是说一生中打手机的时间超过2000小时的人,在其使用手机这一侧的脑部出现癌瘤的危险增加了240%。研究人员同时表示,要想降低这种危险的有效方法就是采用免提接听。
   长期以来,人们对使用移动电话是否会增加患脑癌的危险一直持有不同的怀疑态度。例如,荷兰医学研究理事会在2005年发表报告表示,尚未找到移动电话所发出的辐射对人有害的明显证据。英国科学家在今年初也发表研究报告指出,长期使用移动电话与一些常见肿瘤发生方面并无联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