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
曾节明文集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 驳冼岩
   曾节明
   

    六月七日 ,中共御用文痞 “ 冼岩 ” 发表政论文章《中国政治变革的前景》(见 六月七日博讯网),冼某人在文中一反以往巧言令色、以假乱真的 “ 技术流 ” 风格,居然跳着脚、毫不掩饰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全文语无伦次、多次自煽耳光,叹为观止。
    冼岩在文中瞎说 “...20 多年来中国的个人与社会自由仍然获得了长足进步 ” ,并以此瞎掰为核心依据,声嘶力竭的呼吁各界不要起来革命,而应该维持现状,没有政治体制改革不要紧。因为革命会打断和破坏自下而上的社会自发进步,只有维护中共一党专制,才能维持 “ 社会改善的正途 ”--“ 点滴进步的积累 ” 。
    正直的过来人都会清楚,冼岩所说的 “...20 多年来中国的个人与社会自由仍然获得了长足进步 ” 完完全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二十多年前是八十年代,八十年代是怎样的年代呢?
    八十年代的结社自由比今天大许多,尤其是八十年代中、后期,中国各地产生了诸多的独立社会、政治团体、沙龙,公开地活动,完全不像今天的死气沉沉局面;八十年代,异议人士遭受的打压远没有今天这样残酷、阴狠,胡耀邦对异议人士和团体非常宽厚,虽然他迫于政治老人的压力不得不抓了陈泱潮等 “ 首犯 ” ,他始终在暗中保护异议人士和团体,他亲自批钱,将林希翎礼送出国,并且长期保护启蒙社;赵紫阳没有下令抓过一个异议人士,并且暗暗地努力,打算释放在押的政治犯;赵紫阳要把深圳搞成三权分立的政治特区,已经着手准备;赵紫阳还谋划在邓小平死了之后,搞多党制。
    八十年代中国的言论自由也比今天大许多:
    出版自由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八十年代,反思文革类图书、影视作品几乎畅行无阻,这类作品今天被严厉封杀;八十年代有许多批判现实、反思民族自身、呼唤自由民主甚至批判共产党的图书和影视作品都能出版发行,如否定十月革命和苏联共产党的《日瓦戈医生》,索尔仁尼琴的《癌症病房》等等,都能出版。呼唤自由民主的 “ 走向世界丛书 ” 已出版多本,后因六四才中断。《河殇》在中央电视一台播出 ...... 所有这些,在今天绝无可能出版和发行。
    新闻自由也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八十年代、尤其是八十年代中后期,新闻自由度比今天大许多。八十年代许多反腐败、反不正之风的新闻稿件都能够发表,地方的报纸常常批评地方的党政机关,各大报纸的杂文版,针砭时弊,非常活跃。到了一九八八年,实际上中国的媒体已经处一定程度的新闻自由的状态,只需要以新闻法的形式来保障。
    今天的新闻自由状况怎么样?今天连车祸、天气预报的报道都要控制,更不要说反腐败和批评党政机关了。去年,浙江台州市党报仅仅因为批评台州市交警支队乱收费,报社总编就被交警非法绑架殴打致死,凶手逍遥法外。 1987 年开十三大时,中共中央的活动还有一点透明度,略让记者作一点真实的报道,现在,中共中央的活动彻头彻尾沦为黑社会活动,连一点样子都不做了,十六届四中全会,连开会的地点都不许报道。现在,胡锦涛连异地批评报道都要禁止,以实际行动向北朝鲜学习。
    口头讲话的权利当然也属于言论自由:现在很多人口头上骂中共,一般不用担心被抓;八十年代口头上骂中共实际上更不会被抓,因为用笔骂中共的都不怎么被抓。但是八十年骂中共的人远比现在少,因为那时候中共还没有堵死改良的大门。
    综上所陈,八十年代的言论结社自由状态比今天大许多,今天看来,居然有恍若隔世之感(不用比美国、台湾了),可见当前中国黑暗到什么程度。
    言论结社自由是自由的核心部分,因为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他方面的自由。今天,媒体确实比八十年代多了许多,有的是比过去多得多的形形色色、光怪陆离的发行物和生活方式,但是这些 “ 多元化 ” 无一例外都属于声色犬马、娱乐休闲方面,完全没有触及自由问题的实质。八十年代也有这种 “ 多元化 ” 的自由,只是当年的物质积累没达到今天的高度、社会道德没有今天这样败坏而没有呈现这种 “ 多元化 ” 而已。现在大陆有上千种报纸、杂志,老百姓家庭能够收看七十多个电视台,但是这些媒体在 “ 敏感问题 ” 面前一律噤声,对香港五十万人大游行、纪念六四集会、法轮功反迫害抗争、乃至太石村维权运动等重大新闻装聋作哑,这些重大新闻,全世界的媒体争相报道,大陆拥有众多媒体却无一报道,这就反映了问题的实质 --“ 多元化 ” 的虚假!实际上,大陆至今仍然只有一个 “ 媒体 ”-- 中共中央宣传部。所以,以现在的所谓 “ 多元化 ” 来指证今天的个人自由比八十年进步完全错误的。
    八十年代的宗教信仰自由也比今天好许多。八十年代,没有今天这种对法轮功等宗教信仰组织大规模的镇压和迫害,当年邓小平、胡耀邦和赵紫阳都对气功实行 “ 三不 ” 政策,虽然不提倡、但也不禁止,老百姓还可以享有充分的练功健身的自由权利,现在,中共动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群体灭绝,不仅虐杀,而且活掏器官,比当年纳粹还要残忍;而且,胡锦涛中共干脆把中功、香功等十四种气功统统禁止,把几十种信仰组织列为 “ 邪教 ” 。今天,老百姓连练气功祛病健身都要担惊受怕,不敢公开进行,中国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比八十年代大大的倒退了。
    自由的目的是保障人权,今天中国人自由大幅倒退,人权状况就可想而知。财产权是最基本的人权,以住房权这一大宗财产权为例:八十年代私房比例小,现在私房比例很大,照理说八十年代的强迫拆迁要比现在严重得多才是,然而,反而是八十年强迫拆迁很少,现在强迫拆迁比八十年代严重得多,拆得公民上吊、服毒、跳河、自焚 ... 在全国打造了一支庞大的拆迁的上访大军。
    自由要靠法治来保障。八十年代司法当然不是独立的,但那时候法院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到人大的监督,法院在处理政治以外的案子,还有一定的独立性;而今天公、检、法完全掌握在中共政法委的手里,实际上不受任何监督,赤裸裸的以党代法,公然大耍流氓。现在法院不仅不受理法轮功受迫害的案子,连强迫拆迁的案子、证券受害等非政治性的案子都强行不予立案,这完全是违法渎职行为,中共今天连自己制定的法律都随时随地公然践踏,这种情况在八十年代是没有的 ......
    不仅比不了八十年代,现在中国的个人与社会自由连十年前都比不了,十年前是 1996 年,那个时候法轮功还没有被迫害、茅于轼的宪政研究所没有受到限制、袁伟时教授公开发表《现代话语教科书》,也没有受到打压。现在胡锦涛不仅不停止迫害法轮功,还关了茅于轼的宪政研究所,袁伟时教授受到批判打压,文章也不能再发表 ......
    综上所陈,二十多年来, 20 多年来中国的个人与社会自由不仅没有进步,而且大幅倒退。其中,六四屠杀和 “ 揭批 ” 法轮功是自由大幅倒退的两个标志性事件:六四屠杀,彻底扼杀中国人争取政治自由的成果和热情,使中国人的言论结社等自由大幅倒退。政治自由是其他自由的保障,政治自由的大倒退,直接导致了中共权贵集团在九十年代末发起的强迫拆迁、征地、 “ 改制 ” 运动的得逞,老百姓的经济权利受到残酷侵害,因为老百姓在政治上无权,无法用选票来保障自己的利益;政治自由的大倒退,也最终导致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大倒退,瞪小瓶死了以后,僵贼泯这个小人于 1999 年歇斯底里大发作,指挥整个中共国对法轮功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中国人无法阻止这样的迫害,因为老百姓在政治上无权,无法用选票来保障自己的信仰自由权利。
    美国总统富兰克林 . 罗斯福说: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对一个人的迫害是对所有的人的威胁;看见别人受迫害而不去救助的人,到头来自己也会使受害者。在中国也是这样:当年那些躲在家里,嘲笑参与六四运动的学生幼稚的人,好些人后来成了中共强迫拆迁、征地、 “ 改制 ” 的受害者;当年那些看见僵贼泯中共疯狂镇压法轮功而漠不关心,甚至幸灾乐祸的一些信仰组织,没过几年就被中共整得二魂出窍、亡命天涯;现在那些指斥高智晟绝食抗暴是 “ 搞政治 ” ,而拒绝声援的人,总有一天要挨中共的整,除非中共倒台。
    二十多年来,中国人自由和人权状况的大幅倒退,这是世界上最权威的独立国际人权组织 —— 大赦国际都确认了的事实。
   
    冼岩先生睁着眼睛故意不看 20 多年来中国的个人与社会自由大幅倒退的事实,还要扯着嗓子高唱 “...20 多年来中国的个人与社会自由仍然获得了长足进步,其变化举世有目共睹 ” ,完全是一派无耻谰言!
    冼岩在文中一再呼喊:现在广大社会弱势群体,即 “ 对现状强烈不满、对未来不抱多少希望的人,主体是贫困农民,包括农民工;以及城乡失业人员,尤其是即将进入社会、或刚刚进入社会的青年学生 ” ,是 “ 敌视与绝望的阶层 ” 。冼岩惊呼: “ 这些敌视与绝望阶层的存在及其扩大,是最危险的社会因素。
    但是冼岩却完全回避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 “ 这些敌视与绝望阶层的存在及其扩大 ...”
    -- 正是中共一党专制导致的社会极度腐败、极不公正导致了导致了 “ 这些敌视与绝望阶层的存在及其扩大 ...” !
    冼岩卑鄙地对此关键问题讳而不谈,也没有一句话劝中共当权派自我反省和纠错,却大力呼吁避免他所称的 “ 第一种民主观 ”-- 自下而上的革命。完全的语无伦次、逻辑不通。
    了解中国人的人都知道,由于长期受专制统治,以及文化中专制毒素污染,中国人的奴性较重,不到活不下去的时候,不会起来反抗,好多人就是到了活不下去的时候,宁可自杀,也不敢起来反抗。中共现在把许多地方的农民逼得揭竿而起,自卫抗暴;把许多跪了几十年的知识分子逼得与自己公开决裂;甚至把自己曾利用了一辈子的老奴 -- 老干部、老军人都逼得退党,可想而知中共现在是多么的残暴和歹毒!
    “ 这些敌视与绝望阶层的存在及其扩大 ...” 完全是中共一手逼出来的。连中共自己的国家信访总局都承认了:上访的案子百分之八十八是合理的,因此,中共已经承认了进行抗争的恶弱势群体大多数不是刁民,也就是说:是中共把他们 “ 逼反 ” 的。现在,中共禁止群体上访,他们偏要群体上访;中共不让示威、喊冤,他们偏要示威、喊冤。
    党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现在中共不仅不缓和矛盾,还要拼命打压弱势群体,激化矛盾,你冼岩不去呼吁中共停止掠夺、停止施暴,反而来呼吁弱势群体不要革命,这不是荒唐透顶吗?您冼岩能给他们生路吗?能还他们公道吗?中共再这么倒行逆施下去,必然爆发革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