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博讯2006年8月19日)
   
   记者在台州调查采访温岭市农民组织农会后,即随严先生一起返回北京。2006年8月16日上午,记者目击严正学和被警方跟踪的李国涛见面的全过程,严回到上海站后,给北京的赵昕打了两次长途电话,赵昕告知:山东临沂盲人陈光诚的案子再次延期后将于18日下午2时30分重新开庭。严表示即赴山东临沂旁听。2时许,严又挂电话向赵昕询问山东大学孙文广和济南异议人士车宏年的电话。这一切均在国安或国保的视线之中。
   
   此后,严正学在售票处受到限制和阻拦,上海站售票窗口以济南无票,仅只售T104次特快列车。出于对新闻的关注和对严先生的关心,记者决定伴严先生同购T104次特快回京。

   
   8月16日晚8时16分,随严正学先生登上T104次列车。上车后,严先生理头写文章,旁座的男女青年不时斜眼睨严先生行文,后来那个女的提出要看严先生写的文稿,严先生干脆从登山包拿出一叠网文给他们阅读,其中有《围剿中共黑恶官员系列》和《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文章。而前三排两个男的,从游移不定的目光中可见也非一般旅客。车过徐州,严询问列车员什么时间到济南后,才知上当了。严才明白为什么车站仅让他购买T104次特快的原因,是T104次列车在到济南大站不停车,严先生就无法在济南站下车,也就去不了临沂声援陈光诚。
   
   严正学有些激动,又无可奈何。早晨开始广播,播音员在广播中告知,列车晚点,要迟一个多小时到达北京。听到此消息的严正学先生立即起身到四号车厢找列车长,要求列车长出具晚点的证明。列车长要求严回车厢后送上该“晚点的证明 ”。
   
   严回03车厢92号座硬上等待。约过半个小时,工号为(02099)的女列车员来到03车厢,女列车员让严先生带上所有行李去餐车处理。记者觉得有些蹊跷即跟随前往。
   
    两名穿警服的警察早已等到候在餐车车厢。警察睨一眼严先生,很不屑地的说:“打官司专业户!看背个登山包是老上访的吧,”严回敬警说:“现在的警察像士匪,警匪一家,人不可看相呀!”警长被讽谕,但却勉装笑脸回答:“警察像土匪,不像土匪怎么能抓土匪?”“好、妙!我佩服警官的智商,回答正确!”严说。
   
   女列车长例行公事,让严先生出示身份证件和车票,列车长迅速将严的个人讯息抄录在《客运记录(第15号)》上,盖上“上局上客宋慧琼”的车长印章。严一直等候列车长给写一份 “列车晚点的证明”竟这样被搁置。严成了被查处等发落的访民。想起许多上访者就是这样在列车上被查、被扣押、遭截访,然后被交到北京站,再押送原藉的处理。
   
   严有些茫然,但静心等候了半个多小时,见列车长仍不理采,就向列车长提出开具“晚点证明”一事。列车长看一眼两警察,竟说:“下车后,由他们带去北京站,“晚点证明”由他们给你开”。
   
    听此言、观此行,想起郭飞雄在广州至北京的列车上被打,严明白交北京站后的结果。因此严词向两警察控告列车长,严说:“两位警察我从一开始就记下你们的警号,警长是083939、警员是084069。现在我向你们控告列车长宋慧琼非法限制本旅客的人身自由已达50分钟,扣押身份证件、车票。限制人身自由是刑法的罪行,请你们对此刑事违法行为作笔录。”“我哪里限制你的人身自由,叫你到这里来和去北京站都是处理问题。”列车长辩解着。
   
   “问问你手下的警官吧,我是乘客,乘客是上帝,你们都是为上帝服务的仆人,仆人能让上帝挤7、8节车厢到这里做记录,扣押上帝交到北京站作处理,押回原藉。原因是你们怀疑上帝是访民,问两位警察,一个列车长有这样的权力吗?即使两位警官要扣押我,除非我是现行的罪行,也不能没有拘留证,搜查证就留置我在餐车内,扣押我的身份证件、车票。想逮谁就逮谁,一个列车长干起警察的勾当,太肆无忌惮了吧!”两警察不吭声,列车长赶紧把车票和严先生身份证明归还。
   
   “拿东西,把我送回3号车厢,别搬起石头咂自己的脚!我不是上访的,我比访民要严重十倍,你敢抓吗?去3号车厢问问那里跟踪的便衣。你们今天怎么会各行其政不配套了呢?想抓我立功,患上政绩饥渴症。”
   
   严正学被拘了!严正学被放了!到了北京站,严正学先生背着登山包大步流星地走了,没有人拦阻他。在这桩莫明其妙捉放背后,到底发生着什么?结合近期,郭飞雄、高智晟、许志永的遭遇,你会明白:这就是中国的法治!
   
   今天8月18日下午2时半,陈光诚案在山东临沂开庭,记者给严正学先生挂电话,严说在北京昌平公安分局霍营派出所,至19时记者再给严挂电话,严仍在派出所,在电话中听见严对所长喊着:“还让我在派出所待着,这就是限制我的人身自由!”(08/18/2006)
   
   (维权之声/非洋报道)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