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和中共黑、恶官员再次短兵相接

    (博讯2006年6月26日)

   批地是官员们私囊日胀的主要来路,国家审计署早就说过,近年来的贪官90%以上涉足批地。 ----何清涟----

   “民以食为天,食以土为本。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命根子,更是全人类生存的保障,也是发展国民经济的基础。农业用地更是发展国民经济的基础之基础,是和谐社会的前提,现在温岭市的各级领导为了自己的发财,特别是温岭市国土资源局无节制地浪费不可再生的基本农田资源,不择手段地侵吞、蚕食农民30年不变的土地,进行倒卖,牟取暴利,置农民的利益而不顾,严重地损害国家和集体的利益,剥夺了农民的命根子,为此,农民不断地上访中央。可是温岭的官霸买通中央,钻进中央国务院信访总局408的办公室,先抓上访人关浙江人民驻京办事处地下室,捉上访人回温关押,进行报复。王升力就是因为阻止权贵、村霸的掠夺农民的承包田,遭到关押、殴打;为存放100多亩农产品的仓库被拆毁,王妙增也同样因上访,合法建筑被罚,二个孙子、儿媳被刑拘一个多月,自己老婆被土管局恶官打伤,本人被村霸殴打成重伤至今不处理。赵小初、邵国民、林法根被无辜刑拘1年多,至今不给清白,不给说法。李家柱被黑、恶官员逮捕坐牢,至今不理等等。怎样的事无法在此说清,司法腐败更是严重,对明知有罪的官霸不立案查处,不移送刑事案件,进行伪造材料隐瞒情况,弄虚作假,进行包庇,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进行立案、侦查、关押,发生在法院内部、审判大庭中的官霸打农民事件,法院视而不见不管。110来而不办,放走打人凶手,使农民有苦无处讲,有冤无处申。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情况下,温岭市农民只好再次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神圣权利。”

   

   以上即温岭市百村、百车20000人参加的游行示威申请, 记者在今年4月中旬, 收到温岭市失土农民申请游行者联署的《集会游行示威申请报告》,定于2006年5月1日举行的游行,是浙江省台州市历年来规模最大、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游行示威申请。

   

   《集会游行示威申请报告》呼吁全世界有良知的各界人士、各级政府、各级领导、联合国维权组织声援我们温岭全市失地农民的合法的游行示威。

   

   记者因此特地从北京赶到台州,关注温岭市失地农民公开、非暴力、合理、合法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和《集会游行示威法》第3条、8条、18条、19条和有关法律的规定,对市政府的违法行为和市公安局、检察院非法捉拿关押无辜农民的不法行为及温岭市人民法院内的打人妨害庭审不管,牧南村、吴岙村借建设新农村为名强占农民的承包田的行为提出最强烈的抗议示威游行,作专题采访。

   

   2006年4月底,记者跟踪采访这次《集会游行示威申请报告》参与联署的箬横镇王妙增(13858671121)、横峰街道王子青(13093873743)、温岭市王升力、石塘镇郭香花等农民得知:中共黑、恶官员

   

   这是温岭市失土农民第七次发起游行示威申请。围剿黑、恶官员,向那些利用手中所掌握的公共权力,行官商勾结,打着发展经济的幌子,大搞以土谋私,大量掠夺农民的承包良田、倒卖良田,从中牟取巨额暴利贪渎政府的黑、恶官员示威。但是合法、合理,依法申请的《集会游行示威申请报告》被搁置、推诿……失土的农民们于2006年5月13日,又发出致温岭市公安局的《抗议书》,《抗议书》中写道:

   

   “早在辛亥革命时,国父孙中山先生就提出:民主、民生、民权,提倡以民为本,胡锦涛总书记也提出权为民用、利为民谋、情为民系的为民指示。你局大楼正面也书写着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八个闪光大字……但你们对依法维权的失土农民实行镇压,几个依法维权的人无故被关押将近一年。还抓、打了许多无辜农民。并关押了上访家属,动用专政机关的国家机器,致使广大失土农民无法依法同那些以土谋私的腐败分子抗争……我们向你局提出强烈抗议……

   

   在如此严酷酷背景下,在维权之路被堵死后,将黑、恶官员的温岭市国土资源局官员,告上法庭,尤为艰难。经过不断申告,此案终于由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由玉环县人民法院管辖审理,立案后,直至开庭的前两天,原告方仍不断遭到骚扰,至今年6月5日,即开庭的前一天,有关方面以温岭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被殴打关押37天后,不得不释放三受害人林素梅、王伟平、王君平,仍以给《释放证》答应国家赔偿来要求息讼。

   

   原告方不接受私了,坚持在法庭上讨说法。2006年6月6日上午8时,此案在玉环县人民法院如期开庭。

   

   原告杨妙凤委托农民土律师王升力以及专事“民告官行为艺术”的著名画家严正学以“公民义务代理”的身份出庭诉讼。被告温岭市国土资源局法定代表人(局长)吴宗斌缺席,由温岭市浙江红大律师事务所沈心淮、林文辉为代理人出庭应诉,该沈心淮专抱揽土地讼事是前温岭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胞弟。

   

   原告委托人王升力宣读《起诉状》并出示现场有137位目击证人署名《控告书》, 以“土管人员滥用暴力 无辜群众反遭刑拘”为标题的《控告书》下,密密麻麻的签名下摁满了血红手印。《控告书》原文如下:

   

   “2005年9月13日8时许,我们看到箬横土管所三部车(两辆白色面包浙JM3089,浙JC5265,一辆黑色皮卡浙JM3269)开到王妙增家门口前水泥路停下,从车上跳下大约20人走奔王妙增家的砖场。王卫平见到后上前询问:“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一人回答:“没有你的事!”王伟平说:“这是我的承包地,怎么没有我的事?”讲话的人说:“这是国家的!”接着上来五六个人动手将推推搡搡,兄弟王君平见状过来对王卫平说:“你赶快走,他们不讲理,你不要和他们争!”此时约20人都上来,他们抓住王君平的胸口等处,一下将他打倒在地,在场群众道:“你们怎么好打人?”一个胸前带工作牌的土管人员猖狂说:“就是我打你,怎么样?”说着将刚从地上爬起的王君平再次摔倒在地,多人拳脚相加。上来劝解的君平妻朱海燕也被打倒在地,并将其拿来拍的摄像机也一把抢走,拆损在地上,朱海燕问他为什么抢走相机?那人凶狠地道:“这是违法的!”打人者不违法,拍的人倒违法了?真是可笑!土管所人员上前劝解的王君平母亲也打,祖母也打,王君平甚至喊救命!

   

   “上午9点10分左右,箬横派出所来了7、8个人,9点18分又来20余人,他们一点也不理会群众和伤者的申诉,反而将王君平、王卫平及他们母亲三人以送医院治疗为名,强行带上警车,关押在派出所。家人朱海燕一直打王君平手机虽通却无人接。下午4点20分左右,朱海燕打派出所电话6811047,箬横派出所行旬回答不知道,后承认王君平三人被关在派出所,这一事件经过都是我们村民亲眼所见。

   

   “到第二天我们得知王君平等三人被温岭市公安局刑拘,关进了看守所,感到十分意外。奇怪的是土管一帮人二十多人故意殴打他们三个却无罪,而他们三个遭受不法侵害,被逼依法正当防卫反倒被刑拘,关进了看守所,天底下难道没有法律了吗?社会难道没有公平正义了吗?对此我们深感不平。我们对于上述客观事实给予证明。”

   

   137位目击证人的血红手印,如漓淋的鲜血还原着事件的严酷和血腥!

   

   温岭的黑、恶官员明目张胆肆意横行的恶行,以及调动专政机器所进行的一系列迫害,将无辜的公民当众暴打,喊着:“来一个打一个”对前劝解的母亲出拳,将70岁高龄白发苍苍的老祖母也打倒在地,还疯狂喊叫着“就是我打你,怎么样?”……人性的罪恶在这里假借制度的纵容而极度膨胀,并将人性的“恶”发挥到极致。

   

   比流氓还流氓,比强盗还强盗的暴行发泄后,竟喊来温岭市公安局箬横派出所,出动了近30名警察,以送医院治疗为名,强行将他们母子三人带上警车,立即投入大牢,刑事拘留37天被迫释放。谁能说这不是黑社会式的绑架。

   

   针对上述指控,无言可对。在审判长叫其依法出示到原告家执法依据和相关法律规定时,被告律师瞠目结舌之状引得旁听席上不断窃笑。

   

   原告代理人严正学说:“被告律师拿纳税人的钱替政府和老百姓打官司,连最基本的法律规定:被告在接到诉状后,必须在十日内向法庭提交该行政行为的执法依据和相关法律规定都不做;审判长,法庭应认定该行政行为没有执法依据和相关法律规定,判其败诉。”严接着说:“我想问问抱揽土地讼事的沈律师:是举证不能呢还是反正代理费白拿、官司包羸,不需要证据呢?”此窘状急得旁听席上被告官员代为答话,严正学说:“审判长长旁听座上被告官员答辩是违法的,请予制止。”

   

   审判长向被告发问:“2005年9月13日,被告一行去原告家砖场内执法共去了多少人?”

   

   被告:“约20来人,”

   

   审判长:“行使丈量土地执法权时,有无出示执法手续,为何不提供执法证?”

   

   被告代理律师沈心淮:“审判长,被告是温岭市国土资源局,是行政机关,既没有脚又没有的手,不可能存在原告指控的侵害人身权行为,而侵犯人身权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的范围,请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一)款,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请依法予以驳回。”

   

   原告代理人王升力:“被告是出于报复全国劳模王妙增等去北京上访,揭露、控告包括被告在内温岭市腐败官员不择手段地侵吞、蚕食农民30年不变的土地,进行倒卖,牟取暴利,对王妙增家实行报复,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手段,暴打王妙增一家人,连70岁白发老太太都不放过,殴打后以送医院治疗为名,强行将他们母子三人带上警车,投入大牢刑事拘留37天。被告恶行,令人发指!”

   

   被告:“原告老太婆是‘不慎跌倒’于被告无关。”

   

   接着,审判长宣布原告证人出庭作证。

   

   原告证人箬横镇村民朱沛义,他出庭证实发生在2005年9月13日上午,被告国土局箬横土管所开三部面包车,率20人到原告王妙增家的砖场施暴打人,特别强调被告边打边喊:“就是我打你,怎么样?”连老太太都不放过的恶行;打后喊箬横派出所警察将他们母子三人带上警车,投入大牢刑事拘留37天的事实。

   

   被告两代理律师质证后说:“对书证真实性无异议,但缺乏关链性、合法性,是个孤证。137个证人只有朱沛义一人出庭作证,也是孤证。”

   

   “137目击证人摁手印的证据能是孤证吗;众所周知,已被中国商报浙江站记者报道了还是孤正吗?”严正学反驳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