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严正学文集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人,就在尋夢中活着(《行為藝術下課!》二十二)
·只希望用畫筆去表現真實的人生《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八)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我是個無齒之徒!」(《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一)
·【恳请习近平先生帮打个电话】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忍看同胞成新囚】
·【行为艺术】为拯救被截访残疾女子《给彭丽媛的公开信》
·【行为艺术】《红色中国梦的黑色幽默》
·【行为艺术】北京南站“幸福路的幸福生活”
·【行为艺术】《呼吁国际人权关注,还生命以尊严!》
·【行为艺术】《被拨尿的普罗米修斯》
·【行为艺术】《在希望的田野上》----致彭丽媛
·【行为艺术---丛林问鼎】
·【行为艺术】---头可断、血可流、人格尊严不可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民主论坛 2006/06/18》 (博讯2006年6月18日)

(维权之声记者/李非洋)


   (记者手记)玉环县四面环海,记者坐在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法院审判大厅上,心却沉入了海底。我真为这个苦难而又悖离的民族哀号,为执法官员是非不分、良知泯灭、人性坠落、道德沦丧而锥心。 中共黑恶官员违法行政,丧失原则的执法犯法,彻底地丧失了民心!连老劳模也要拍案而起、公堂怒斥!这些缺乏起码的做人道德、是非原则、善恶观念的执法败类,唯势是从、唯利是图的"专政工具"至今仍堂而皇之在横行,中共为自律的纪检,竟仍置若罔闻已经触犯法律的所谓的执法行为……违法行政的恶性循环,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蛮横执法不仅注解着暴政更照映出人性的败坏。

   
   2006年6 月2日上午8时,闻名全国的 老劳模、石雕艺术家王妙增状告温岭市公安局"私闯民宅"一案,正在台州市玉环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硬件一流的玉环县人民法院审判庭上,许多来自温岭、玉环、金清、椒江的旁听公民早巳到庭。原告王妙增、号称"土律师"的农民代言人王升力以及专事"民告官行为艺术"的著名画家严正学以"公民义务代理"的身份参加诉讼。被告 温岭市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局长)邱福康因故缺席没有到庭,由温岭市公安局法制办官员吴永康、吴广茂为代理人出庭应诉。审判长、审判员和人民陪审员列席时;率一行8人浩浩荡荡而入,落座旁听席的是本案中被指控"私闯民宅、强冲浴室、骚扰沐浴中原告孙媳的箬横派出所警察和协警,其中穿血红T恤衫搁着二郎腿的即是副所长谢勤建"。
   
   审判依程序例行,原告王妙增正在声声控诉:
   "被告人谢勤建于2005 年6月 16日19时左右和另一名穿警服的警察开着两辆轿车,带领 8个穿便衣不明身份的人来到原告的煤气收票室。既不表明自己的身份,也不讲明自己执行什么公务,横冲直撞闯进原告的住宅。我在吃饭,就立即起身问谢勤建倒底要干什么?谢勤建和另一名穿警服的警察不听,也不埋,暴力推搡原告就冲入原告家内室,直上二楼的卧房。因二楼的卧房孙媳正在洗澡,因此原告的孙子王君平就随后追上。没等王君平追到,谢勤建已冲到二楼门口浴室,此时原告人的孙媳妇朱海燕在浴室内急得连哭带喊哀求被告别撞门进入,被告谢勤建不顾浴室内原告孙媳苦苦哀求,施暴撞门强行冲进,骚扰、羞辱朱海燕……
   
   记者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报料"所述会有如此野蛮的公安执法。因此,庭审中特别注意到老劳模声如宏钟指控时,旁听席上施暴所长谢勤建的脸色从铁青泛红的变化,最后和血红T恤成一整体,跷起的二郎腿谢勤建巳不知所适。 记者吃惊不小,原以为是不可能的兽行,却正被证实着,这件红得发紫的T恤包裹着的竟是如此龌龊、无耻的灵肉。但在末听到所长谢勤建的辩解时,记者宁愿半信半疑,却亦总觉的有时候"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
   
   老劳模低声泣诉:"我孙媳( 海燕)在洗澡向你哀求,谢勤建,你就不能叫女警察来检查。 谢勤建,你非要冲进去。你们要干什么?天地良心,这是执法吗?"
   
   此时,老劳模王妙增已声哑并继续喃喃道:
   "受原告孙王君平责斥,恼诱成怒,谢勤建等人一直冲到 6楼,追打我孙。 所长谢勤建(报料所述:警号072154)抓住我孙的头发,将王君平头往框门直撞,我孙呼喊救命……此时原告的左邻右舍 30多人也闻讯赶到了原告人的家,最先听到王君平呼救声的王冬林和叶军辉赶紧上楼解围,目睹了王君平被打和朱海燕被侮辱的情况……
   
   在群众严词斥责声中,被告人才住手下楼。闻讯赶来站在原告家门口的邻舍质问他们凭什么私闯民宅、骚扰妇女、施暴打人,被告人只以"口头传唤"为搪塞,连忙钻入警车开车逃走。
   
   遭此劫难后,原告人的儿媳林素梅回醒过来,走进煤气开票室,看抽屉开着,发现当日煤气销售款不奕而飞,当即打110 报警二次,110接警后就是不出警来现场……据结算当天的煤气收入,现金 4340元巳被撸掠一空。
   
   综上所述,被告人谢勤建带领一名警察和8 名便衣开来两辆轿车到原告人的家,一不表明身份,二不讲明原因, 又不经住宅主人的许可就直闯原告的票房重地,强闯原告人的数层卧室,并踹开浴室,骚扰正在沐浴的原告孙媳,羞辱朱海燕。对表示抗议的原告孙子王君平施暴,并抓住原告孙子的头发猛撞框门,想致王君平于死地,其手段残忍、恶劣,实属国法难容,民愤难平……
   
   老劳模最后斩钉截铁地说:"我对此事实反映,负法律责任!"
   
   接着审判长宣布由被告宣读《答辩状》时,突然询问被告代理人,出庭的证人都在哪里?温岭市公安局法制办官员吴永康指着歪着、侧着、斜着、仰着的 8个便衣和埋着头的谢勤建说:"他们是出庭作证的证人。"
   
   记者愕然,审判长立即宣告轰赶这帮变相的执法者出法庭。
   
   原告代理人严正学抗议:"被告将法庭审判当儿戏,温岭市公安局法制办官员不可能不知法,是否警察显示其特权藐视法庭规则。竟能如此 傲慢。再则,让这帮犯上作乱的施暴者出庭当证人,有违法律!"
   
   被告温岭市公安局法制办官员吴永康宣读《答辩状》后,审判长宣布:"法庭辩论穿插在举证、质证期间进行。本案归纳为:㈠、被告到原告家进行搜查,有无法律依据?㈡、被告搜查是否合法?宣布:传被告证人出庭。"
   
   第一证人温岭市公安局箬横派出所副所长谢勤建走进审判区,环顾左右后回答温岭市公安局法制办官员吴永康询问。谢说:" 经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对王小荣(原告王妙增已分家30年自宅自住的儿子)治安拘留 10天的处罚' 2005年 6月16日晚上 7时半,我所接到举报去原告家执行抓捕王小荣归案。没有抓到王小荣反遭其子辱骂,为此执法民警对其进行口头传唤,但王君平趴在六楼的窗口赖着不走,考虑到安全因素,只得放弃对王君平的口头传唤,因王小荣不在家,无功而返。"
   
   审判长问:"你们去了多少人?是否出示执法证和搜查的证件?"
   
   所长谢勤建:"太约七人,记不清去多少人了。我们去王妙增家煤气店,王在吃饭,口头告知是来执法的。"
   
   审判长:"你怎么来王妙增家抓捕王小荣?"
   
   谢勤建:"我们接到匿名电话说王小荣在王妙增家。"
   
   原告代理人王升力问:"谢勤建,《答辩状》中说10 人,现在称七人,证明你在说谎。作为所长,你管辖一方百姓,你不知道王小荣和王妙增是各门各户,自吃自住的两户人家,抓王小荣能随便上王妙增家搜查,且没有出示任何执法证和搜查证,这是违法的暴力执法,而且直冲卧室,不顾原告孙媳( 海燕)在洗澡向你哀求,撞门冲入,骚扰、羞辱朱海燕……"
   
   谢勤建:"……"
   
   原告代理人严正学发问:"谢所长,凭一个匿名电话,你就能带一帮人去扰民,是你显示自己威权还是依法执法?你说'考虑到安全因素',这'安全因素'是什么?是你看到人神共愤,愤怒的群众围堵着你们,不断斥责,怕引发群体事件,只得放弃,无功而返。"严又说:"这是知罪而返。另外,我想问清楚:'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对王小荣治安拘留 10天的处罚' 的日期是: 2004年11月 8日;你们所谓执法的日期是:2005年 6月16 日晚上7时半'回答是与不是,请书记员记录在案。"
   
   谢勤建:"是……"
   
   老劳模王妙增:"你们是打击报复,私闯民宅!明知我孙媳在洗澡,海燕她苦苦向你哀求,让她穿衣出来,你竟撞门而入……"
   
   谢勤建:"是……一片漆黑,什么也没…看…见……"
   
   严正学:"一片漆黑,包括你阴暗的心里和无耻的灵魂!不是漆黑一片就能掩饰你窥阴癖、色情狂变态的心理,我希望你能辩明白你是'误闯''故失'而不是'故意',免得我要为你'故意猥亵'进行刑事诉讼。"
   
   谢勤建:"……"
   
   审判长宣布:"传被告方第二证人出庭。"
   
   证人协警(联防)江灵志出庭叙述当日执法过程。
   
   审判长问:"去了多少人?是否出示执法证件?"
   
   江灵志:"约8、 9人,是口头告知……"
   
   原告代理人王升力问:"谁指挥冲进王妙增家的?"
   
   江灵志:"……"
   
   严正学:"你是协警,是否是谁雇用,拿谁工资,谁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江灵志:"我被所长雇用,拿派出所工资……当然听谢勤建的,谢勤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严正学:"闯到卧室,不顾里边洗澡妇女嚎叫、哀求,撞门踹开门插的人是谁?"
   
   江灵志:"我不知道。"
   
   严正学:"那么,闯浴室时你是否在场?"
   
   江灵志:"在场……"
   
   审判长:这些证人都是派出所协警,一个样,没有必要再出庭。"
   
   接着由原告证人王冬林、叶军辉出庭,王、叶 叙述了当夜目击暴力执法的全过程。
   
   关于被告到原告家进行搜查、抓人,有无法律依据?是否合法?有如下辩论。
   被告说:"抓捕王小荣是行使法定职责,只要王小荣不到案拘留完10天, 就是过100年、1000年,被告还能抓他。"此时,王小荣正坐在旁听席在记者的身旁,他有些不安,紧订着审判庭。
   
   审判长说:"被告是执法机关,有权执行对王小荣拘留10天的处罚。"
   
   原告代理人王升力:"‘被告 对王小荣的拘留10天的处罚'巳经法院一、二审判决并生效。根据《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原、被告既已经过法院诉讼,那么就应对王小荣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刚刚严正学问过被告, '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维持对王小荣治安拘留10天的处罚' 的日期是:2004年 11月8日;你们所谓执法日期是: 2005年6月 16日晚上7时半',也就是说被告没有在6个月内向一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就等于弃权……"
   
   审判长说:"二审判决'维持',公安有权抓捕王小荣到案,'接受拘留10天的处罚'是公安行使法定职责。"
   
   严正学:"涉及法院判决,当事人拒不执行,被告公安局只能 在6个月内向一审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不申请强制执行就等于放弃权利…… 因为原、被告法律权利是 平等的,对'判决维持的治安案件,不用申请由法院强制执行',法律上无明文规定,是个盲点…… "
   
   严接着说:"审判长只能依法行使审判权,无权对法律作出解释。请求法院提请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解释》后,再对以后类似案件进行判决。本案因'法无明文规定',只能视被告温岭公安局在 6个月内不申请'强制执行',或认定是放弃,或认定是渎职。所以,其于2005年 6月16日晚上 7时半,擅自私闯民宅去王妙增家抓捕王小荣是违法的。至于谢勤建涉嫌猥亵、骚扰妇女,由于谢勤建 不承认是故意的,请求法庭作出《司法建议书》建议被告加强对谢进行做人最基本 道德的教育。"
   
   审判长敲下法槌,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