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满街圣人]
余世存文集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大富无私的卢作孚
·内史过的兴亡说
·臧文仲的不朽
·苦命的英雄皇帝
·没有仇恨的战斗——悼念包遵信先生
·强国时代的弱国先知
·破解生死密码的先知
·宰周公的游戏
·蛰伏于历史的先知
·王康其人
·两千年误读庄子谁更精彩
·巫臣:大义凛然为美色
·先知失势
·成人之美
·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2008年公告
·名门世臣申无宇
·不出国门的声明
·无主之鬼与夷
·读《说什么激进》
·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不会说汉语
·今天怎样读历史?
·色中小人蔡季
·在散文的形式里招魂
·他们的世界和世界的期待
·热爱养牛的王子
·奥运开幕,怀念郭飞雄先生
·游戏结束了——奥运观摩的心得体会
·小人之勇与匹夫之怒
·官家主义的创新
·胡曾颠覆
·活宝小人虞公
·百年淬厉电光开——叶曙明《重返五四现场》序
·文明的道路,“礼失求诸野”
·自由之美——为野夫兄获2009年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街圣人

   刘新平从商20多年。用她的话说,在中国做生意,要取之有道,“就只能挣点儿小钱过日子”。20多年的小钱累积让她也早已小康,她对自己最满意的是,在这样的世道里,她的人格还算纯净。但有一天,她忍不住跟朋友们说起了自己在欧洲旅行的事。
   
   她们一行七、八人在德国某城市旅游,坐地铁时,刘的一个旅行包忘在车座下面了。她们一行出了地铁时才发现,只好认倒霉。大家一面劝她宽心,一面去逛当地最热闹的街。当她们走过几个街区,到了目的地时,一个法国人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上她们,送上了刘的旅行包。大家感动不已。刘新平更是心里受了极强的震撼。
   
   原来这个法国人在地铁里很快发现了刘的旅行包,他追了出去,没有看到中国人。就向当地人打听,还打听中国游客爱逛的街道,一路追赶,居然赶上。旅行包里有刘的几千美元现金、一件衣服。刘新平说,她自认为在中国人里是道德高尚之人,但在法国人面前,她的内心自许似乎显得脆弱了。那件衣服,从此挂在她的衣柜里,她不敢穿。她说,绝非矫情,跟欧洲人比,她的心灵是否纯净,绝对是一个问题。

   
   这些话在朋友们中间引起了反响。很多人举例进行对比。有时候,问题不得不通过对比来说明。大量的事例说明,我们的心地是粗鄙的、幼稚的。我们的铁路官员坐车买票就会是新闻,我们的地铁家属坐车不买票也会是新闻,我们的厅局长当街宣誓还是新闻……新闻要强烈暗示的意思是,我们的生活在好起来。有人举例在丽江旅行的时候,泡温泉遇到一个泡温泉的老外没有洗面奶,就好意地把自己的洗面奶给她用,结果,老外一看洗面奶的牌子,就批评她说,你为什么用这么贵的牌子,这要花费一千多元,这笔钱可以使这个地方的贫民子弟交几年学费,你不觉得你应该帮你的同胞做点儿事吗?这个朋友说,她当时身心都赤裸得羞愧死了。有人还说,今天的中国人见面会问,你信了吗,你有信仰吗?似乎只有信了才是好人。就如同一些戴有色眼镜的人,觉得只有他们的党员才是好人,只有他们体制内的人才是同志……音乐家梁先生说,人家还用说吗,人家多数都是那么做的,还用说自己是信徒吗?
   
   满街都是圣人,是宋明理学心向往之的境界。从朱熹到王阳明,都以为人心可以改变。但对怎么改变,他们的努力似乎失败了。何况在现代社会,人是通过政治来实现自我的。不经这一关键,而以为自己在专制生活里可以实现生存、安全、爱、承认和自我等需要,不是天真就是自欺欺人。
   
   我后来一再说,圣贤,是传统中国最高的人性典范,但其实是现代文明社会公民最基本的道德人格。不傲无告,不废穷民,嘉孺子而哀妇人。这是圣人用心。早已在文明社会由制度设计和公民行动得到了双重的保证。像茅于轼先生那样,得几百元稿费要去交所得税,去帮助农民生产,这些行迹在西方社会似乎触目皆是,但茅先生被称为我们社会具有圣贤气象的人,不值得新儒家们反省吗?
   
   事情还有另一方面,那就是我们有不少同胞,把这种圣人行迹看作傻。他们到欧美有如90年代初期的一句谜语:总理出国,打一现代文学名著,谜底是《虾逑传》。他们得了便宜卖乖说,老外个个傻得不得了,好骗极了。薛涌观察到这个现象,他写道:“到了我们中国人这里,一切都倒了过来。穷人得了一笔意外之财会诚惶诚恐,精英得到别人的帮助会觉得天经地义。”那些到美国占了便宜或拿了奖金的读书人更是觉得那是人家欠着他的:“谁让我脑子长得好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