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世存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世存文集]->[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余世存文集
·人类认知的危机
·如何理解汉语的悲剧——毛喻原和他《永恒的孤岛》
·我们的慎之已经返乡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我们的日本是亚洲的痛
·在中国生活的心灵——为2003年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不锈钢老鼠
·观朱维民先生所画阿Q正像
·十月诗草之九:与笑蜀同志陪若水先生在日坛公园饮茶
·十月诗草之六:忆汪丁丁
·十月诗草之五:歌拟奥登
·十月诗草之十:关于逃亡
·在孩子们中间
·听说读写:世纪末你有何留言――答北京文学李静问
2004年
·为什么是“汉语思想”?――应陈子明之请而作
·我看见了野菊花
·当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精英的态度(一个提纲)
·八九一代人是丑陋的:我的一点意见
·我们的青春和学术的意义――《七十年代学人文丛》序
·异行和我
·答茉莉:文学中国的秘密
·看张的人及看张的社会
·我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英雄
·类人孩与专制中国的未来――为王力雄获第二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我们时代的社会正义
·从真理到正义--为天安门母亲口占
·次法西斯时代的国家、社会和个人——癸未岁末的断想
·蒋彦永为我们贡献了甚么?
·余世存:文化衫的喜剧
·异行和我(《我看见了野菊花》成书出版)
·礼失求诸野
·国耻
·赠任不寐先生
·我所知道的汪丁丁
·收王康诗作,赋新诗,为朋友们祝福,惭愧。
·致命的独唱――关于廖亦武的《证词》
·行为艺术中的日常生活――关于高氏兄弟《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
·任静玺民办教育失败记
·崔祥联的彩票和我的梦……
·听廖亦武
·平安雪(带图片)
·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眼睛──李晓斌和他的摄影
2005年
·老调子不会唱完
·2004年第二届自由写作奖颁奖侧记
·被闷熟的抒情
·乱祭
·天下平安玄门广大道场
·媒体中的专家话语
·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国丧被囚有所思
·费孝通——大师的中国荣辱
·谁是历史的罪人?第5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授权公告】陈子明先生获2005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
·致朋友,“为什么我是又不是政治的?”
·闲说流氓史——以墨索里尼为例
·流氓人种学
·你何时才愿政治?—北京门之变及其他
·近代史非常道:谁都没把中国带入现代文明世界
·我们今天的知识为现实服务了什么?
·雁去留意
·笑谈精英衰败
·中国的转型和个人伦理
2006年
·我梦见了胡佳
·个人危机和时代的精神状况
·今天怎样读历史?
·原因的原因
·关于识时务的几种态度
·那些血性的人
·做不了主的主人
·把把都想胡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汉语世界的语言学转向
·满街圣人
·当官的难处
·那些永恒的女性
·北京的出租司机
·破碎——2006年当代汉语贡献奖祝辞
·关于孙世祥的提纲(初)
·中国人保持最好的习惯是撒谎——四十年经验观察
·何家栋先生75岁生日祝辞——我们世纪的风景:通过革命获得解放
·我们特立独行的乞丐
·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布衣之身
·不依傍万有
·我们时代的精神病人
·亚洲的声音
·文艺复兴不是类人孩们的项目工程
·在时代面前放声或失语
·有理由对“76”一代怀抱期望
·李敖是否度过了青春期?
2007年文章
·饭碗问题和就业主义
·中国劫——应王俊秀先生之请为第七届当代汉语贡献奖而作
·改变一个社会的风气,三五年足矣
·在犬儒和庸俗之间
·一流的头脑都在“往下走”
·殷海光——从反动学生到反动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教授的改革生活

   张教授是中国名校的中国文学教授。他教授汉唐文学,授课有师承,中规中矩,但一节课里总会有几次逸出言行,以显示文学的风度。据说,这是改革的结果。一句“独立小桥风满袖”(当然,这一句是宋词)倾倒了无数学生。不特此也,他还会有眼望窗外,甩手挥洒的动作,颇有“目送飞鸿、手挥五弦”的高人雅致。在80年代文化热的年代,张教授很得师生们的尊重。听说,他给自己的陋室取名为“法自然斋”,他在课堂上细细地给学生们讲过,法自然。
   
     但张教授并非全然地自然平静,他也有金刚怒目的时候。有一次,系里德高望重的林老教授犯了急病,整个系都惊动了。林教授是有名的诗人,又是研究唐诗的大家,在当时有准国宝之称。那个年代的中文系很穷,市面也没什么出租车,大家到林教授家,不知道怎么把林老送进医院,自行车吧,肯定是不行的,平板车吧,到哪里找现成稳妥的呢。有人急中生智给校办公室打电话,说林教授生病了,赶紧派一辆车来送医院,对方支楞一下后,答复说,林教授级别不够,不能派车。这么折腾了一阵,还是自行车、平板车拼凑起一个车队送林老进医院。到了医院,师生们要求大夫们赶紧立刻赶快治疗,要求给林老一个单间病房。大夫们慢条斯理地问:“有干部证吗?”有有有——那时的大学生都是国家干部,何况林老。但大夫们看了干部证后面无表情地说,级别不够。……一直忙前忙后的张教授和另几位教授们愤怒了,张教授对身边的学生小林说:“记住没有,记住今天这一时刻,你毕业了一定要从政、当官,而且要当大官儿!”——小林今天确实位至副部级高官了。
   
     名校中文系交流机会多,改革开放走向深入,跟国外的学术交流活动也多了起来。张教授因此派往日本某大学做客座教授一年。这个风度翩翩的教授一年后回学校,让熟悉他的师生们大吃一惊。原来他去的时候,英俊、潇洒、满头青丝,回来的时候,已经反应迟钝、头上斑斑似雪。诗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正是张教授写照。经了解内情的人披露,事情的经过原来是这样的,张教授到了日本,日本人很想见识中国教授的国学修养,日人佩服中国古人,对今人总有一种不信任,他们以为当代中国人是没有多少文化的。对诗词小道,日人的感觉也能分出盛唐、晚唐之别,至于给出一首诗来,判断是唐是宋还是明清人作,更是小菜一碟。为此,日方好事者多想从张教授那里印证中国人是否对文化还有细腻的体悟,故他们经常邀约张教授赏光雅聚,席间或在风景名胜处厚颜请张教授口占一首以为纪念。张教授为了不丢面子,经常饭前、游览前、甚至前一天深夜里苦思冥想如何口占一绝,“与日本友人”。一年下来,张教授的头发不由得不由黑变白了。昔我往日,满头青丝,今我去日,斑白胜雪。

   
     当然,事情有另外一种解释。留学日本的民族主义者王教授说,80年代中国人很穷,出国一年,如能省吃俭用,基本上可以做到脱贫。但日本的食物消费实在太贵,吃一餐饭的价格几乎是国内一餐的十倍以上。到日本去的教授为了省吃俭用,基本上,只要日本友人不请客,他们就会吃从国内带去的方便面。一年下来,也确实耗干了张教授的心血。
   
     张教授回国后,消沉了一段时间,很快又缓过劲儿来。市场社会到来,张教授开始频繁地出入各种讲座,他讲的汉唐文学甚至在电视台里播出,成为一个受欢迎的节目。听说,张教授还给某某官员讲诗词;有人说,就像政治局集体学习一样,张教授也给那样级别的官员单独辅导过。……很快,我们知道了,张教授做政协委员了,张教授当选年度十杰人物了。
   
     80年代那种师生无间的联系,在今天似乎已经不是一个问题。重要的是,今天的师生都在争做社会的成功人士。师生共同体早已不再具有独立和社会教化的意义。今天的张教授无疑是极为成功的。
   
     张教授的大书斋早已更换了名字,新名为“求阙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