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影云
[主页]->[人生感怀]->[影云 ]->[我的生活 [小说]]
影云
·时间,行走的玫瑰
·夏季
·我的生活 [小说]
·时间:无岸的河
·
·十一月九日
·蓝色玫瑰
·视,触 [译]
·时间和空间 [诗]
·你來過我夢中[诗]
·流浪的歌手
·我曾两次去过荷塘
·无梦的森林
·
·午后
·落叶
·夜镜
·夏夜
·这样的夜晚
·卖樱桃的人
·车停下来,等火车经过
·燕子
·五月的影
·黄昏中的 [ ]
·LUCKY 之死
·读信
·她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现实主义”
·一棵横卧溪流的大树
·Bamboo
·评读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
·黄昏,群鸟掠过
·
·另类的海
·
·背叛太阳的向日葵
·Death
·回忆的风景
·桥上的女人
·梦之途
·落叶
·行走在声音里
·一朵枯萎的花
·由炒鱿鱼所想
·我想起
·源于想说的欲望。
·源于想说的欲望。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生活 [小说]

   还有几个小时轮到我的面试了。

   昨夜,想著要面试,我几乎彻夜未眠。三更半夜的,我跳到窗台上,夜空如洗,风嗖嗖的清爽,顿时睡意全无。即将来临的面试多少还是让我忐忑不安,算第一次吧。不过这样清新的夜晚的空气,非常宜人,我砰砰跳的心也在晚风里静了下来。

   一个礼拜前,刚结识的朋友告诉我,该找个领养的家庭,并且很热情的带我跑了好几家收养中心。收养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很热情,帮我洗了澡,烘干了毛,还拍了几张照片。想来尚未珠黄,我也很快受到了面试的通知。

   当然预感还是凄凄的灵验。也许觉得会有机会被领养,我昨天在外面混了一整天,算是潇洒一回吧。赶在太阳出来前起了个早床。我喜欢晨雾,乳白,静谧的在树丛中流溢着。那时公园里还很静悄悄的,我优哉游哉的晃着。

   想,不知道我录取之后,是否还有机会这样的闲适。听大大说,他是很按步就班的过日子,当然这按步就班里听凭主人的调派。

   沿着小路,我东闻闻西嗅嗅,极力的呼吸这泥土的气息。泥土以清晨的气息最为芬芳,一点湿润的清新。又想,我以后会不会只是在屋里,院子里转来转去呢?

   我这次去了以前遇见大大的公园。想,或许还能遇见他吧。那时大大从一群流浪汉嘻皮笑脸的围攻里把我救了出来。我非常的感激。大大说,不用谢,英雄救美而已。我不由得脸红:你是英雄,但我不是美人。大大以他WOLFDOG特有的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看着我,我说是的就是的。幸而我的毛长长的耷拉住了我有些潮湿的眼。这生里,就母亲那样自信的看过我。

   但不久前,我把母亲埋在这公园的一棵大树下。那天晚上母亲带着我穿越马路时,不小心,被汽车撞到碾过。等到马路上静寂无人后,我拖着母亲血淋淋的几乎压扁了得身体到了那棵树下。这似乎应验了她曾那样再而三的叮咛,要很小心,我们四处流浪看似的自由的代价是危机重重朝不保夕。她曾经就是从屋子里,从主人的怀里逃脱和她邂逅的我后来的父亲,一个流浪的GOLDEN RETRIEVER,开始他们的流亡生涯。但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

   母亲的那次离开后,我才算开始真正的成了流浪狗。曾想过去寻找父亲,但后来还是放弃了,因为不知从哪儿开始。

   不管怎样,大大的到来,给我有些黯然的生活很多情趣。尽管我每天还是要依赖自己,去垃圾堆里翻来复去的找食物。以前我总是混迹于人流,从一个街口走到另一个街口,过了一个红绿灯又一个红绿灯。但不知是为了什么。现在每天我找多足够的食物,我就会来公园等大大。他的主人总是按时带他来这家公园溜达,於是我们总能遇上。那时常常是他的主人牵着他,我绕在他们身前身后,扑峰捉碟。后来他的主人也看得心软,就放了他的链子。我们沿着公园的草地追来追去,或在树林中捉迷藏。那时的天空很蓝很蓝,云很白很白,树很绿很绿。。。或者说在此之我只是混迹于天地间,忘记了怎样去看它。

   那样的日子也没有很长。有一天大大有些伤然的告诉我,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农场看果园,不能再来了。我听了很伤然,问可不可以不去。

   他摇摇头,说,我是一条狼狗,有自己的使命。我说,我明白的。说完,我把头转到一边,看着远方的绿色。大大又问,你还会记得我吗?我说,现在,我是记得的。以后。。。话未完,我低下了头,那是个遥远的事情。也许吧。我能信誓旦旦,但却难以绕过记忆的退色法则。而来生又未可知。今生我是一条狗,来生我或许是尘埃,你可以视而不见,不会将我拾起;或许是风,你感觉得到,却抓不住;或许还是狗,还和现在一样,相识了又分离。这就是某种缘分。

   大大离开的那天,我一大早在他们家的门口等着。大大走出门口,英姿飒爽如旧。他看了我一眼,而后跳上了车。我随着那眼神,跟着车跑了很远很远。直到最后,我实在很累很累,停了下来,看着车子消失在飞扬的尘土里。。。

   我没有再回到以前的公园,就在这条大大消失的这条路上,找到了另外一家公园。这时候,我发现流浪是有好处的:真的很自由。但大大离开后的很长的一段日子,我还是有些失落,情绪非常低靡:有时就懒懒散散的躺在树荫底下,晒着太阳,不,我感受不到那阳光,好像天是终日的阴沉;我甚至没有寻找食物,有时饿了,会扯一两根草来吃,好像也能打发。

   日出日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天,一只很可爱的CHIHUAHUA发现我,怯怯但非常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阿姨,你好。什么?我吓了一跳,一跃而起,我有这么老吗?那时雨后,我晃荡晃荡的跑到公园里的一汪水边,打量了一下自己:天!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后来我也开始在公园里走动走动,认识了些新的朋友,多是阿姨辈的,和她们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年青自在。那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相对论。

   有个阿姨很好心的对我说,小小,其实你也不小了,但你到底比我们小,也该寻个家庭养老。她还很好心的将我举了些实例。要不,就是高速公路上那些血迹斑斑的,象我的母亲,要不就是瘸着腿,在寒风中哆嗦,在别的狗翻过了得垃圾箱里寻食物。我听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岁月不绕阿。

   我跑了几家收养中心,他们帮我作了体检。我第一次才知道我原来是一条LHASA APSO,祖籍是很遥远很遥远的西藏,这就是为什么有我今天的面试。也许会过,也许不会过。也许我自此可以吃香喝辣,也许我还是要去垃圾箱里找每天的晚餐;也许自此我还能去美容院,修修指甲,剪剪发,按按摩,或许我还只能耷拉着耳朵,留着长长的毛。。。种种的或许里,有一点所不容质疑的是,如果我过了,我的脖子上套根银色的链,挂着小银牌,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或许高雅,或许趣味,或许权贵,干脆叫CLEOPATRA好了。至於我的从前,那个喜欢在阳光的草地上打滚,扑风捉雨,自由自在的小小,就此一笔勾销。

   任何一种选择,我可以叫好和不是那样好。而好和不是那样好,又根据我的MOOD来定,所以任何一种答案都不是那样的重要了。这样想着,嗯,在一种含混不清里,坐在窗台上的我不由得坠入梦乡。梦里,我沿着大大消失的那条路前行,而不远处,我看到了,大大英姿飒爽依旧,向我微笑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