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影云
[主页]->[人生感怀]->[影云 ]->[回忆的风景]
影云
·时间,行走的玫瑰
·夏季
·我的生活 [小说]
·时间:无岸的河
·
·十一月九日
·蓝色玫瑰
·视,触 [译]
·时间和空间 [诗]
·你來過我夢中[诗]
·流浪的歌手
·我曾两次去过荷塘
·无梦的森林
·
·午后
·落叶
·夜镜
·夏夜
·这样的夜晚
·卖樱桃的人
·车停下来,等火车经过
·燕子
·五月的影
·黄昏中的 [ ]
·LUCKY 之死
·读信
·她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现实主义”
·一棵横卧溪流的大树
·Bamboo
·评读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
·黄昏,群鸟掠过
·
·另类的海
·
·背叛太阳的向日葵
·Death
·回忆的风景
·桥上的女人
·梦之途
·落叶
·行走在声音里
·一朵枯萎的花
·由炒鱿鱼所想
·我想起
·源于想说的欲望。
·源于想说的欲望。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的风景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回忆的风景
   
   :诗评作舟的HIDING PLACE

   
   Every man's memory is his private literature.
   - - - Aldous Huxley
   
   回忆是不可被掠夺的财富,沉积于时间的长河。只有不遗忘的人,才能获得;也是连接两颗相通的心灵间的桥梁,在共同分享里重新认识理解,步入更深更真实的情感。作舟的HIDING PLACE便是这样一首逆行时间,游荡在回忆的诗。这首诗描写两个灵犀的情人一同打开记忆的门,畅游过去. 诗歌以简洁的语言呈现著浪漫而梦幻的画面, 将缅怀化为凝敛而真挚的情感。整首诗是一副有声而流动的画, 令人想起从童年里寻找灵感的梦幻主义诗人画家MARC。CHAGALL的画。
   
   诗歌的题目,HIDING PLACE,有著双重的意义,童年捉迷藏的藏身之处与成长后的心灵□息之所。
   
   it was in our hiding place
   you opened the purple box
   of your childhood
   with rainbows arching over fresh
   grassland and creeks
   
   诗歌以强调句开始,强调栖/藏之所, 反映了两颗心灵间的亲密相通。OPENED THE PURPLE BOX /OF YOUR CHILDHOOD,非常美的画面。紫色预示著神秘久远与浪漫,犹如笼罩黄昏的雾霭,设定了诗歌的色彩基调。有趣的是,CHAGALL的画也是很大胆的使用这种色彩。OPEN慢慢的拉开牵引读者的视觉,打开记忆的门,往事涌现。彩虹,青草,与溪流,采用了象征主义的表现手法,预示了童年的美好纯真无忧无虑。
   
   from which we both drank
   and fearlessly swam
   in the cool water of a bottomless night
   
   这三句诗行描绘了虚实交织的景。实,指童年的经历,畅游小河。虚,是现在的一种心情,于夜的寂静与广袤里,欢饮记忆之水,朝记忆的最深处走去。FEARLESSLY 和BOTTOMLESS两个否定-LESS加强了一种逆流而行,面对过去的感受。
   
   a pair of fish-like souls
   hugging tight in each
   other's shadow
   
   梦幻的景致。FISH-LIKE SOULS非常生动的描写了SWAM。。 IN。。 CREEK的情形,也意味著两颗赤诚相对的灵魂在回忆的长河里自由自在的游荡。HUGGING TIGHT IN EACH/OTHER‘S SHADOW,既有顽皮状,有很诚挚的意味著心灵的拥抱。在回忆里,我们踏入彼此的过去,分享包容接受著所有时,才会有真正的拥有与不虚幻的情感,或,爱。
   
   while hiding
   we traveled together
   through a city underneath
   the earth
   following the sounds of
   childhood friends
   
   这一段,诗歌里增加了声音,让诗歌更生动丰富,而有层次,犹如在夜色里,某个安静时刻,思绪里涌现出来的笑声,清晰,但遥远。a city underneath/the earth ,一个生动的比喻。将过去喻为埋葬在地里的城市,一种略带伤感的美。我们重返回忆,犹如寻找回来的ATLANTIS,所经历过的依然存在,时光静止在那里。但人以后的经历里将无形的改变人重返过去的感受,无论是忧伤与快乐,过去的凝重将以“轻”呈现。
   
   their laughter was a flock
   of migrating geese
   we flew with them
   grew as the flight grew longer
   
   这几句诗,有著创意的暗喻。除了感觉到笑声的滚动,回荡在回忆的空白里,也会
   人想起我们是记忆的候鸟,命定的回归于过去,不管离得多远,需要的时间多长。这种回归,随著年龄的增长,到达过去里需要的“飞行”时间越来越长。或许,诗人写时,并未刻意的去这样联想,但在潜意识里流露出回归的渴望。我也是在读了很多遍之后,才有的体会。
   
   we had all season
   we wished for
   fire burning low
   behind your eyes
   lights out
   
   这里,可以感觉到视觉的变化,由诗歌开始时慢慢的放开到现在缓缓的收回。诗歌
   里,人称代词的改变,譬如第一段的YOU,第二段的WE,这段的I,YOU里,可以感觉
   到镜头的变化,时光的推移。YOU,打开记忆的盒 (在“I”的注视里),WE,共同遨游在过去,而后,回到这刻里,“we had all season/we wished for”,一个非常简洁却带感叹的总结,我们拥有所有/曾经希冀过的季节,激情慢慢退去,眼里还残留著某种希望,那,将被爱重新燃烧。
   
   i saved you from
   an unloved flower
   & undressed you
   
   很喜欢这两个UN-的前缀动词,简练。
   
   together we composed
   the first poem
   in our hiding place
   
   这里是作舟英文诗中经典的审美观:浪漫,暗色,潜藏,却无法抑制的绽放,含蓄的东方美与奔放的西方美的结合。LORCA曾说过,他那个年代,最好的诗歌是用西班牙文写出来的。聂鲁达的奔放,帕斯的“DARK BUT ROMANTIC”,感觉作舟的诗歌受那个年代的诗歌影响很大,语言产生的氛围非常易感。
   
   作舟的这首诗歌可以令人反复回味。写童年的诗歌很多,很多人以一种歌谣的形似,
   作平面的铺叙,来表达出情感。尽管情感真实,语言甚至美丽,但达不到诗的艺术美。美学家朱光潜曾在他的<<诗论>>里谈到,诗的情趣并不是生糙自然的情趣,它必定经过一番冷静的观照和融化洗炼的功夫。并且区分了常人与诗人间对诗歌情趣的不同体会,一般人感受情趣时变为情趣所羁麋,当其忧喜,若自胜,喜犹既过,便不复在想象中留一种余波返照。诗人感受情趣尽管较一般人更热烈,却能跳开所感受的情趣,站在旁边来很冷静得把它当作意象来观赏玩索。作舟的这首诗歌,则是一个典范,不多的人物,不多的画面,简练的语言,却层次迭起,给读者很多想象,应证了英国诗人华茨华斯(WORDSWORTH)所说的“诗起于沉静中所回味得来的情绪。”

此文于2006年08月03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