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影云
[主页]->[人生感怀]->[影云 ]->[评读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
影云
·时间,行走的玫瑰
·夏季
·我的生活 [小说]
·时间:无岸的河
·
·十一月九日
·蓝色玫瑰
·视,触 [译]
·时间和空间 [诗]
·你來過我夢中[诗]
·流浪的歌手
·我曾两次去过荷塘
·无梦的森林
·
·午后
·落叶
·夜镜
·夏夜
·这样的夜晚
·卖樱桃的人
·车停下来,等火车经过
·燕子
·五月的影
·黄昏中的 [ ]
·LUCKY 之死
·读信
·她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现实主义”
·一棵横卧溪流的大树
·Bamboo
·评读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
·黄昏,群鸟掠过
·
·另类的海
·
·背叛太阳的向日葵
·Death
·回忆的风景
·桥上的女人
·梦之途
·落叶
·行走在声音里
·一朵枯萎的花
·由炒鱿鱼所想
·我想起
·源于想说的欲望。
·源于想说的欲望。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读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是好些他的让我读着眼睛为之一亮,忍不住要写诗评的诗歌之一。

   尽管很多作舟的诗歌有着沉思冥想的特质(MEDITATIVE QUALITY),但没有一首如同这首,以文字为镜,反射出意识多层次的活跃与流转,于瞬间里梦与现实之间的交织融合分离,自然如光与影,流畅如水。

   以MIDDAY OF A CAT为题,恍惚与梦幻的感觉跃然纸上,因猫与晌午都富有懒洋洋的特性。

   诗歌以简洁的文字,简明入“梦”,The garden/ Is lively as your dream ;抵达的是“梦”的最深层。在这个晌午的白日梦境里,外面喧嚣的世界已消融,潜意识涌现,展现出一个陌生的内在世界。诗歌中,这个内在世界是声音的宇宙, 来自大自然与人体的声音交织融汇一起。手指,大腿,与树干,茎,叶等相提并论,视觉上的异乎寻常,但确实可以发生在深层次的梦里。因为,当意识中的EGO缩小时,外在世界的现实消失,内在的深度才能被见到。

   The language of tenThousand soundsIntricate sexyVoices of leaves, grassBlossoms, seeds, wingsRoots, trunks, branchesFingers and thighs

   非常美的一点是,这些声音来自那些我们以为不能发出声音的生命,如叶,种子,花开,茎,到手指与大腿。能听到叶舒展,草微笑,花开放,树仔孕育,翅膀扇动,茎于地里蔓延,等等的声音,意味着心灵极度的放松,深入禅境,令人想起一句禅语:掌中雷。

   & your erected tailBrushing obliviouslyOver the morning mazeAs if enteringThe sweet aftermathOf a dream

   这句诗行里,主语突然转变,“我”处於观察的角度,外在的感觉开始清晰,回到眼前,潜意识慢慢退去。这里很生动地描写猫的神情,但从另一个角度仍是在折射“我”的心理,重温梦境的甜美。OBLIVIOUSLY, MAZE,AFTERMATH OF DREAM,都有着从容,恍惚,与梦幻的感觉。

   “What makes us comeis the ideal absence of roses”

   玫瑰适时的缺席/使得我们出现!这句诗美且包含哲理。

   My doubtsAncient or infantileVaporize like dewQuickly soakedBy the black rockUnder your feet

   这一小段里有着几重对比,明亮的露珠与黑色的岩石,无形抽象的思考(古老与新近) 与具体的现实。“我”经年累月的思索,此时,蒸发如露珠,瞬间被猫脚下的黑石吸收。这里面也蕴含着人对生命种种的思考将消融于自然,这是回归的必然。

   All dreams are one!Be it a sad dream, a strange Dream, a romantic dreamA wet dream, a nightmareDreams of homesick, lovesickSeasick. . .

   所有的梦实为一体!梦是来自灵魂深处,无论欢欣忧伤,浪漫凶险,奇异平凡,漂泊思念,它们以片段零碎来愈合着白日里的伤痛,也栖息着漂泊失落成长的灵魂这里“梦”一词的重复,除了在语言上感受到“我”对梦的执迷,也为紧接而来的梦铺展开来,给予读者很强烈的情感。

   or a dreamWhere you make loveTo your lover From sundown to moonrise Then you comeTo a blue lake to drinkAll stars’ honey

   OR A DREAM,舒缓了诗歌的语气。在这个浪漫的爱情梦里,诗人以他情诗里常用的月光,星辰,与蜜汁表达性爱的甜美与快乐。湛蓝的湖水,日落,月升,浪漫而静谧神秘的性爱氛围。.

   While keeping your loverInside yourselfWitnessing the volcanoExplode in a gentle kiss

   于轻吻里火山的爆发,形像地将性爱的柔情与热烈呈现。作舟的诗歌里的性爱EROTIC但美的令人屏息。另一个比较经典的诗歌是DARK ROOM,Her laughter/Watery eyes/Flow through me / Like snow /Thawed at the peak / Under sun's caress / Down to the shady / Forgotten valley /Where fire Is buried。

   Nothing has changedAs you reemergeFrom the lakeThe leaves are settling downThe blossoms are soaking inAll of the sun. . .火山爆发后,爱又回归平静,这是一种充满生机的平静:叶子逐渐屏息舞动,花儿无声地吮吸着阳光。

   Today is Saturday, no doubt about that这一段诗歌里,潜意识远去,意识回到主导。这时肉体的感觉重返,对外面的世界的感知复苏。

   My toes are rubbing each otherUnder the tea table于茶桌底下磨蹭着脚丫,顽皮,但预示着知觉复苏,很确切的表达了久就沉思冥想后身体的反映,暗示了时间的流逝。

   Your dreamy eyes becomeSuddenly alert & lockedIn a tug of warWith the squirrel’s While a jet plane leavingA long tail of whiteExclamation marksOver treetops

   猫从梦幻里忽而惊醒的眼神,与小松鼠目光的对峙,以及树梢上飞机留下的痕迹;这里视觉上由近及远,非常自然。沉思冥想后,除了内心平静还有感觉会更为敏感细腻。对於时间也会有不同的感受,现在与未来之间的联系可以被打破。因为未来,是我们为不能充分享受此刻而创造出来的。但白日梦却能让人充分的享受这一刻。这几句写实,但却可以衬托出刚才的梦的美妙。

   整首诗歌,看似非逻辑连接的语言和主题不断的更换里产生了诗歌结构与情感多层次的美。但它仍有一个连贯的内在秩序,那就是渗透于各个意识之间对爱的感受与梦想。这种感受如星座一样蔓延,只有直觉才会对这种看似的无秩序了然。

   这首诗歌非常忠於感觉,毫无人为努力去抓住白日梦,作为包容性的沉思冥想的特征 - - - 以黑洞的魔力吸收任何反馈到大脑里来的信号,图像,声音,等等,潜意识以自己的魔法将它们融为一体,形成一种若有若无的内在关联,超越时空。这首诗歌的感受从最深沉往上面慢慢浮现的。

   如果说我从这首诗歌里除了感受到字面的含义,还有什么?我想,法国达达与超现实主义文化运动中最活跃的诗人之一TRISTAN TZARA 对诗的定义里就回答了我对这首诗歌的感觉。“ Vigor and thirst, emotion in response to the formation which is neither to be seen nor to be explained: poetry . . . A will to the word: a being on its feet, an image, a construction unique, fervent, of a deep color, intensity, communion with life.”

   作舟的这首诗歌也是以文字如舟,飘浮于意识与潜意识的潮起潮落之间。某个程度上,类似达达与超现实主义运动的最基本的一点,以自发性与直觉为创作灵感,自动的写作手法(AUTOMATIC WRITING)为宗旨。反对任何逻辑的关联,而给读者纯净自然来自直觉的艺术。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读这首诗歌被震撼的原因,撇开一切逻辑,撇开被各种叫化所框起来的头脑,我们拥有的就是自由!

   诗人如果能直视自己的灵魂 - - - 即便,灵魂在这个世俗的年代里可能被贬低得一文不值;但没有灵魂的就可以沦为行尸走肉 - - 他写出来的东西才会有渗透力,震撼力。否则,仍是文字的奴隶。因此,语言是件衣服,长点,短点,多点,少点, 里衣外穿,外衣里穿,都可以。但必须的一点,衣服是裹在一个有血有肉的身体上,而不是骷髅上。

   作舟的诗歌,于我而言,不能用朦胧派,或东方或西方哪个流派来框定,而是沿着一条自己的路在走。尤其新近的诗歌里,不少来自梦与瞬间的灵感。犹如沉入潜意识,聆听自己真实的声音。无论是禅,还是潜意识,它们既是无止境的天空,层层飞越,也是无止境的海洋,层层涌现揭示。但也只有在一个人外在的自我的墙被推倒时,才能够听那最深处的声音。无论是东方的禅,还是西方的潜意识,都终是殊途同归,超越自己。我从作舟的诗歌里读到他在自我与外面的世界,理想的人生之间建立一种不可分割的关联。一种由里至外,由外至里的诚实。也就是说,“敞开个人对简单的感觉到最正面的宇宙视野”(TSARA)

   读作舟的诗歌,已经能感受到他的思想驾驭文字的自由;感受到诗歌里的艺术性。艺术性,不是说它脱离了现实,而是它融汇了人性。借用TSARA的话,艺术品,如同人类生活里任何一个片段部分,于我而言是毫无价值的,如果他不能呈现出水晶一般由里至外的强度,硬度,规律性,与色泽。

   而在诗歌泛滥的年代,我想大声说,给我真实的艺术!

   注:TSARA的诗歌给我很多启发来阅读这首诗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