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影云
[主页]->[人生感怀]->[影云 ]->[夏季]
影云
·时间,行走的玫瑰
·夏季
·我的生活 [小说]
·时间:无岸的河
·
·十一月九日
·蓝色玫瑰
·视,触 [译]
·时间和空间 [诗]
·你來過我夢中[诗]
·流浪的歌手
·我曾两次去过荷塘
·无梦的森林
·
·午后
·落叶
·夜镜
·夏夜
·这样的夜晚
·卖樱桃的人
·车停下来,等火车经过
·燕子
·五月的影
·黄昏中的 [ ]
·LUCKY 之死
·读信
·她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现实主义”
·一棵横卧溪流的大树
·Bamboo
·评读作舟的一个猫的晌午
·黄昏,群鸟掠过
·
·另类的海
·
·背叛太阳的向日葵
·Death
·回忆的风景
·桥上的女人
·梦之途
·落叶
·行走在声音里
·一朵枯萎的花
·由炒鱿鱼所想
·我想起
·源于想说的欲望。
·源于想说的欲望。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夏季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不喜欢热热的天气,就象不喜欢挤在人堆里。同样的感觉:无处可逃。所以夏季,如果可以,我非常的大家闺秀,总是坐在窗前,看会儿书,而后,放下书本,透过绿意阴阴的窗看着外面,说不出的庆幸,因为我没有在那明晃晃的阳光里。

   当然这是来美国前的若干个夏季。南加州终年四季的热,我开始适应夏天,因为也不喜欢空调的冷。基本上,夏季我的心是钓在半天云里的,需要大量的水果,尤其水分充足的那种,如西瓜;或冰激凌,来平息。夏天我是没有什么故事可写的,尽管都说激情是有些没头没脑的。但我的爱情是挑选季节的,只在秋季和不太冷的冬季:因为那时的我最为平和,也最美吧。首先是眼睛,夏天里总有些没睡醒的感觉,但天一凉爽,眼白的蓝,犹如盈盈秋水,自己看了,很是清爽。

   停留在夏季里的记忆还是有的。大多是童年的事情了。最初的几年生活是在山村里度过,好像那时的天不是那样的热。故乡很美,青青的竹林,晨雾缭绕。林中,斑鸠一唱一和,母亲学的很维妙维肖,告诉我他们在聊天。

   有一段时间我非常琢磨鸟语,以为真的可以象神话里猎人海力布一样偷听天机。那时我常常于正午去附近的农田里钓蚂蟥,用根绳子绑着小瓶子;而后趴在田坎上,静静的等待蚂蟥慢慢的游阿游到瓶子里,感觉蚂蟥很笨,很容易钓。钓了很多,但又不知道用来干什么。后来的安慰是,蚂蟥是坏虫,就算我为农民伯伯除害。故乡的夏夜, 想来还是热,邻居们总是将竹床搬到不远的学校的操场上,沿着竹床绑几跟竹棍,而后悬挂着蚊帐。月色朦脓时,犹如蒙古包。所以就是后来我读到席幕容得一首描写蒙古的诗时,很喜欢。就如她言,有些思念,犹如月色写在山中,以为忘了,但还是常在不经意里想起。那时我们这些小朋友会绕着竹床躲迷藏,或者玩老鹰抓小鸡,或者玩丢手绢的游戏。但我不善长于这些,总是很容易被发现,被抓住,而且怕流汗。庆幸的是,总能找出几个类似的朋友,我们或躺在竹床上,在蚊帐挂好之前,看夜空和数星星。与自然接近的经历里给我人生最大的获益是对某些东西的感受和理解比较容易。记得第一次读到沈紫曼的<<别>>时,我非常的喜欢那句。

   如果你忘了我就忘了我就象忘了一颗夏夜的星

   倘若多年以后,我还能记得些什么,就是隔壁叔叔的聊斋故事和一小朋友造的句子。记得她比我小,我问她学了象。。一样么?她说学了。我说,造个句吧。她想了一下,我的爸爸象狐狸一样狡猾。那时听后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常常能划破岁月的沉寂,重现。

   夏季,能写的没有太多。只能让记忆在岁月里若有若无里穿行,如时隐时现的星。


此文于2006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