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沐文稿
[主页]->[人生感怀]->[一沐文稿]->[燕子洞记忆]
一沐文稿
·那段难忘的日子
·那段难忘的日子
·再游漓江
·燕子洞记忆
·燕子洞记忆
·夜游西部大峡谷温泉
·抱歉
·高原组曲
·致远方友人
·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欢迎在此做广告
燕子洞记忆

   燕子洞记忆
   2000年7月
   
   工作之余,途经建水,想往了许久的燕子洞,这回是一定要去了。燕子洞,听到这个地名,还是在我遥远的少年时代。那是来自滇南的一个男同学告诉我的。他说,他的家乡有燕子洞,有清澈的河流,有崇山峻岭……他的种种描述,尽管简单,但对当时还未曾离开过家乡的女孩子来说,已够新奇的了。我想象他坐火车,穿越大山的情景,想象他游泳后在河滩上晒太阳、抓河鱼的情景。他的故事里甚至还有女主人翁,一个秀美的乡村女孩……那时家乡还不通火车,他乘坐的火车尽管是窄轨的小火车,可也够令人羡慕的了,他甚至成了我心目中的英雄,因此燕子洞这个名字也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现在我已携女儿站在燕子洞口,青山绿树古木参天。豁然一个大溶洞出现在眼前,正是古人说的:“到山不知门何处,洞口白云自吞吐”,一条河从远处流进深洞,水色有些泥黄,水声哗啦啦地喧响着,群燕在空中飞舞、啁啾,陡峭的石壁上石芽丛生,经历了千百年漫长岁月雨水、河水的浸蚀,经历了生物圈形成和发展的过程,这个石灰岩大溶洞里,燕子、河流、溶洞融成了这一“境绝人寰 ”的蔚蔚奇观。洞中地形复杂,河流两侧是熔岩堆成的石丘,高低错落,向上伸展,沿溶洞两壁,人们早已砌出了许多石阶,现在又装上了栏杆,筑成了观景游栏,又顺山势将平缓的石丘建成一个个观景台。燕子洞洞口很大,但洞深,所以洞里光线很暗,人们用各种彩灯装点着游栏,装点着各式景点,使洞里彩灯闪烁,游栏就像黑夜里有着霓虹灯的街市。洞里河道上还停泊着载人的电动船,船头有龙头作装饰,大多数游客都是先沿河两岸的陡峭石阶攀至洞深处的观景台上,再沿一个更陡的笔直石阶下到河边,然后乘船出洞。据说燕子洞很深很深,目前尚未完全开发出来,今日我们也只能是看一看其中的一部分了。

   我们气喘吁吁,沿观景游栏攀至另一台,抬头仰望溶洞顶上钟乳悬垂,石笋倒挂,石穴密如蛛网,成千上万的燕子就结巢其上,下面是喧嚣的河流,滔滔滚滚,气势磅礴。观景台上放置了许多凳子,导游让我们在这一台坐下,这里光线不太黑可以看攀岩能手从洞顶上往下攀。这位高手据说已四十多岁,他赤脚在陡壁上行走如燕,还不时展开“燕子洞奇观”之类的红色布幅以悦游人。他使我想起了中国武侠小说中能飞檐走壁的奇士,恐怕确有其人吧!我问导游他一天攀几次,回答说,只是一次;我问他们每月工资多少,回答说是600元;我担心他们会不会出事,因为他们有时几乎是倒立着,回答说,自燕子洞旅游开发以来,还未出过事。游人们议论纷纷,惊叹不已。但都认为他们工资太低,与高难度的表演性质不相称,建议他们加强安全防范。我心里想,如果他们不小心滑落,最好掉在河里,自己又能游泳,千万不要出事。
   我们沿观景栏向上攀登了三台,充分领略了观景栏前后、左右的奇石、怪洞,或是门、或是洞、或是“建筑”、或是人、或是佛、或是动物,富于想象的人们赋予那些钟乳石无尽的遐想,寄托人们美好的愿望。终于到了最为宽敞的洞中高台,这里有音乐厅、小吃店,人们可以在这儿欣赏音乐,品尝燕窝酥、燕窝粥。
   攀登告一段落,尽管洞深处还有更精彩的节目,但我们决定休息片刻就下石阶出洞了。石阶不少,下得腿发软,不得不感慨“诗酒趁年华”,旅游何尝不是如此!
   登船出洞,我心中不禁感慨起来,憧憬多年的燕子洞,今日终于谋面了。回首再看燕子洞,仍是群燕飞舞,啁啾声不绝于耳,水声滔滔,古树成林。这里没有江南诗人笔下的呢喃燕语、小桥流水,却是一派浑宏、狂放,这就是高原的山野,高原的山野就有这般气势。返途中仍感慨着大自然的神奇伟大,也感慨似水年华。
   
   2000年7月
   
   工作之余,途经建水,想往了许久的燕子洞,这回是一定要去了。燕子洞,听到这个地名,还是在我遥远的少年时代。那是来自滇南的一个男同学告诉我的。他说,他的家乡有燕子洞,有清澈的河流,有崇山峻岭……他的种种描述,尽管简单,但对当时还未曾离开过家乡的女孩子来说,已够新奇的了。我想象他坐火车,穿越大山的情景,想象他游泳后在河滩上晒太阳、抓河鱼的情景。他的故事里甚至还有女主人翁,一个秀美的乡村女孩……那时家乡还不通火车,他乘坐的火车尽管是窄轨的小火车,可也够令人羡慕的了,他甚至成了我心目中的英雄,因此燕子洞这个名字也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现在我已携女儿站在燕子洞口,青山绿树古木参天。豁然一个大溶洞出现在眼前,正是古人说的:“到山不知门何处,洞口白云自吞吐”,一条河从远处流进深洞,%??猣玡猣玡猣玡猣玡獁猽蕲蔳会寿蠑倏攇斒

此文于2006年08月1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