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莼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一莼文集]->[卡梅尔庄园话沧桑]
一莼文集
·蝶恋花 - 莼草自题
·笔名“一莼”的来历
·永远的怀念--外祖母百年祭
·绿卡姻缘
·围城并不美丽
·我曾经茫茫走过......
·下一个会更好?
·恶梦
·老方的红颜知己
·大卫营的今与昔
·明月几时有?
· 大峡谷玻璃天桥之行
·一位海外资深新闻工作者镜头下的大陆工厂
·埃及追夢(一)
·埃及追夢(二)
·埃及追夢(四)
·埃及追夢(五)
·埃及追夢(三)
· 过 埠 新 郎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卡梅尔庄园话沧桑


   
   
   
    1993年4月19日,宣扬世界末日的大卫教派在其头领大卫·考雷什的带领下,同联邦执法人员对峙达51天后,一场熊熊大火烧毁了他们固守的位于德克萨斯州的卡梅尔庄园,包括大卫·考雷什在内的许多信徒全部被活活烧死。
   这一震惊世界的惨剧,在当时众说纷纭,有支持联邦政府的,也有同情大卫教派的,且不论谁是谁非吧,十三年的风风雨雨把一切都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十三年后的今天,我们怀着对死者的惋惜和对事件本身的好奇踏足了当年在一片火海中化为灰烬和废墟的卡梅尔庄园。
   我们小心翼翼地踏着荒芜的野草,生怕惊扰了死者的灵魂,试图寻找当年教徒们的足迹:
   昔日的泳池,如今只留下一汪污水和一支被烟熏黑了的“POOL”牌柱在夕阳下孤独地伫立着;
   当年固若金汤的地下室,只见根根烧焦的朽木凌乱地搭在那里,里面灌满了黑色的污水;
   当年也许下面满是孩子们的身影的篮球场和篮球架,如今也只能被荒草侵袭、被青苔占领!
   我们凝视着围成一圈的没有尸骨的八十六块大理石墓碑,上面刻着的生卒年月不少都是儿童,有的才一岁、一岁半,真叫人揪心,我只有无语问苍天: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梅尔庄园事件似乎结束了,但在大卫派追随者的眼里,事件的来龙去脉却与美国政府和媒体做出的结论大相径庭。卡梅尔事件的幸存者中,仍然有人不改对考雷什的看法,他们认为他就是上帝选中来向人们阐释上帝旨意的人,他还会回来。大卫教派的追随者和继承者认为卡梅尔事件远远没有了结,仇恨的记忆如同火山爆发前的沉默,是那么的可怕。(俄克拉荷马的大爆炸就是此案的延续)
   在庄园的尽头,有一栋破旧的农舍,我们向一位出来喂羊的女士打听当时的情况及如今这些大卫教徒们的去向。她摇摇头说,她的家是在事件之后才搬来的,所以并非是目击者。但是,她指着前面的荒草地说,这儿、还有这儿,都是属于庄园主的,那房子真是好大好大,最鼎盛时,有数百人在里面住着。不过据说他们都很安静,除了祷告和有规律的日常起居之外,并不见有什么喧闹。
   “如今,他们走了,全都走了!只是偶尔有人回来看看。”她指着那栋新建的房子说:“那是Allen先生建的教堂,他们有人回来时会自己装修和整理。”
   这位名叫George AllenPulliam的人出资在废墟上兴建了一座新的教堂,据说是让活着的和逝去的教徒们回来时有个聚会的地方。
   这场悲剧的前因后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以下是历史资料的整理:
   一、历史渊源
   大卫教派是一个诡秘的宗教狂热组织,它和基督教有着非常紧密的历史渊源。基督教的《圣经》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影响也相当深远的一部书。在有些国家,《圣经》的作用和影响力至高无上,甚至超越了政府。
   然而,并非所有的信徒都对《圣经》有着相同的解释。
   几个世纪以来,不断有支派从主流教会中分离出来,按照各自对《圣经》的解释行事,大卫教派即是从“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中分裂出来的一个派别,该教派由保加利亚裔移民维克多·霍特夫于1934年在洛杉矶创立,当时取名为“牧羊者手杖”。
   若干年后,因教派内部发生矛盾,霍特夫率领部分信徒将总部迁涉到德克萨斯的草原小镇韦科镇以东16 公里占地约10余亩的卡梅尔庄园。
   从外面看卡梅尔庄园一派安详、宁静,有着田园诗境般美丽的景色,里面的人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是,庄园静寂的外表却充满着一股让人不安的氛围,甚至有点阴森可怖,令人窒息。
   1942年,霍特夫将教派名称更名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卫支派”,信奉耶稣为先知,相信《圣经·启示录》里面关于世界将有末日的预言,教导其成员为一场“正义之战”作好准备。霍特夫自称是耶稣的助手,他能使信徒们获得永久的解脱。大卫教派在全世界网罗了2000多名信徒。
    1955年,霍特夫去世后,教派内群龙无首,一片混乱,此时,霍特夫的妻子弗洛伦斯出面,收拾残局,管理教派事务。
   她对外宣称亡夫的灵魂已经附在她的身体上,并预言1959年4月22日将是世界末日,以此镇住了教派内的信徒,暂时渡过了危机。
   然而好景不长,时间无情地揭穿了她的谎言。
   1959年后教派内部再次出现分裂,大部分信徒纷纷抛弃弗洛伦斯,转而拥戴本杰明·罗登为教派首领。
   1965年本·罗登成为卡梅尔庄园的新主人。大卫教派的信徒同其他教派一样作礼拜、唱圣诗,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心里都有对世纪末大灾难的幻想。
   教主对其信徒灌输“我们与外界与众不同”的心理,强化外来威胁,以加强教派内部的凝聚力。同时,强调大卫教信徒都是优秀分子,身负拯救全人类的“神圣”使命,而教派之外的人都是潜在的敌人。
   大卫教崇尚、鼓励暴力和残杀,世界末日就是同异教徒开战之时。大卫教派还主张教徒之间彼此亲密无间,信徒要向教主忏悔自己的一切过失。大卫教派虽屡经教主变更,但这群奇怪的信徒却仍然我行我素,始终坚信世界末日终将来临,似乎在等待着某种事情的发生。
    1978年,本·罗登去世后,大卫教派内部又危机四伏,本·罗登的妻子路易丝接掌大卫派教主之位。路易丝自称上帝曾向她展示“圣灵”是“三位一体”的女性的一面。大卫教派内又出现老教主死后的荒唐场面,罗登的妻子路易丝成为新教主后,因无力服众,导致1984年教派再次分裂。此时,年轻的弗农·豪威尔跨入了大卫教派的门槛。
   二、 大卫·考雷什粉墨登场
   弗农·豪威尔长着一头深褐色卷发,戴一副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潇洒斯文,他的外表给人一种不可捉摸的感觉,他就是日后的继任教主大卫·考雷什。豪威尔1959年生于美国休斯顿,居住在达拉斯。他小时聪明伶俐,但学习成绩却总是平平,这可能与他儿时患过失语症有关。九年级时便辍学,在社会上开始四处漂泊,过着流浪的生活。虽然如此,豪威尔却凭着天生的嘴上功夫,巧舌如簧,笼络了许多大卫派信徒。他谙熟《圣经》内容,可以从早到晚不吃不喝地向别人讲述世界末日的故事,信徒们也就满怀敬畏,没日没夜着魔了似地听下去。此外,豪威尔还弹就了一手出色的吉他功夫,用动听悦耳的吉他布道是豪威尔的一手绝活,他多才多艺,讨人喜欢,迷倒了不少信徒,也确实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了一些教徒心灵上的需求。
    1981年,刚刚23岁的豪威尔走进韦科镇,正值教派内部爆发权力之争,路易丝难于控制局面,她的无赖儿子乔治·罗登觊觎教主宝座已久,但又无法获取教徒的信任。豪威尔以他迷人的外表、出色的口才和一手弹唱吉他布道的本领,很快博得女教主、67岁的路易丝的欢心。
   1983年,两人情意绵绵,很快就开始姘居,豪威尔成了老教主的情夫。
   功于心计的豪威尔不时地吹枕边风,常说小罗登的坏话。豪威尔靠老教主对他的信任,渐渐把持了教内大权,在教内的地位和影响日益上升,大有取代老教主之势。1985年,豪威尔自称是上帝派来的活先知,是基督转世,降临人间揭示《启示录》中叙述的关于神的七封书卷的秘密。豪威尔声称凡是加入到他的教派便可在世界毁灭之时进入天堂。
    1987年老路易丝一命呜呼,豪威尔和小罗登之间在卡梅尔庄园展开了一场火并,结果,豪威尔开枪打伤了小罗登,包括豪威尔本人和小罗登在内的8名教徒被警察局逮捕,在审讯过程中,豪威尔和其他6名教徒被解除起诉,而小罗登却被警察投入监狱。
   这样,豪威尔解除了自己的心腹大患,迅速地将大卫教派控制在自己的股掌之中,成为新教主。豪威尔成功夺权后,牢牢地控制整个教派。90年代以来,大卫教派不断向世界各地发展。在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发展组织,招兵买马,拥有3000人信徒。
   一些外国人受他的迷惑,甚至变卖家产,抛妻弃子,千里迢迢地来到卡梅尔庄园侍奉教主。大卫教派已成为美国众多极端主义宗教组织中非常活跃的一个。
    1990年,弗农·豪威尔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大卫·考雷什,自封活先知,宣称“如果《圣经》是真实的,那我就是耶稣基督”。他发展了大卫教派世界末日的教义,利用教徒们希望拥有超凡能力来改变现状的心态和恐惧心理统治他们,从而在教内树立起对他本人狂热的迷信和崇拜。
    考雷什在卡梅尔庄园以军事方式统治大卫教派。教徒必须每天清晨5点半出操,然后苦读《圣经》数小时。
   平时,考雷什利用一切机会宣扬暴力,要求教徒们做好心理和生理上的准备,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为了应付所谓的战时需要,考雷什在庄园里修筑了地下掩体,非法购买了价值20万美元包括先进的AK47步枪、冲锋枪、机关枪、手榴弹和大批能组装成爆炸装置的零部件的军械,一遍又一遍地让教徒们观看《野战排》等描写越南战争的电影,以加深对战争的印象,此外还囤积了大量的粮食。
   更令人恐惧的是,一座外形异样的教堂出现在韦科镇这座牧场上,它没有哥特式的尖顶,却有着一座岗楼般的了望塔,每当夜晚来临,那上面就有哨兵持枪巡逻。卡梅尔庄园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军事王国。
    考雷什生活极度荒淫、放荡,他在庄园里实行一套荒唐的制度。1989年,他对教徒宣称上帝告诉他,他是教派内唯一可拥有妻子的人,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已婚教徒的婚姻无效,教派内的男女教徒被强制地分开居住,并被要求发誓一世独身。
   而考雷什却可拥有许多妻妾,他和庄园内的19个女教徒结婚并生有一大群孩子,被他蹂躏过的女性不计其数。只要他需要,上至50多岁的老妇人,下至十几岁的女童,都成为考雷什的掌中玩物,连他的妻妹也没能逃脱他的魔掌。他欺骗女教徒说,世界末日时,他要把所有不信教的人杀死,而他和他的孩子则是未来世界的统治者。许多女教徒被他的谎言所打动,纷纷主动上门,和考雷什上床并以此为荣。
    在卡梅尔庄园,考雷什成为绝对的独裁者。信徒们被剥夺了应有的权利,他们接受“洗脑”,满脑子都是世界末日的悲惨景象,连独立思考的能力都丧失殆尽。教徒只能过清苦的生活,不许有任何欲望,而考雷什却享用着世俗的所有快乐,金钱、美女、毒品、酗酒,应有尽有。
   考雷什掌管着庄园的一切经济大权,教徒没有经济支配权,过着清道夫的生活。不仅如此,考雷什还对教徒异常残暴,教徒必须遵守考雷什制定的一切规章制度,稍有违背,就横加惩罚。考雷什经常打骂他认为不听话的教徒,甚至连儿童也不放过。据传媒披露,考雷什经常施暴于儿童,常把他们打得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