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圣人”玩的拆字游戏]
研韬观察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必须严控“德新海”人质报道/毕研韬
·爱尔兰全国大游行 抗议政府劫贫济富/毕研韬
·揭秘:劫持中国货轮的索马里海盗/毕研韬
·爭取讓親人們早日回家!/ 畢研韜
·留学海外要严防金融诈骗(2009年版)
·西班牙重拳打击“分裂势力”/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明日释放Ariana/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释放Ariana 研韬曾准确预报
·毕研韬:值得称道的“东方宝藏”
·爱尔兰电视台成众矢之的/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今日释放“德新海”
·索马里海盗与“德新海”获释内幕
新闻时评
·毕研韬:反恐主战场在认知空间
·毕研韬:“威马逊”风灾 应急存不足
·毕研韬:不让“老实人”吃亏
·“隐情不报”猛于虎
·抓住海南发展的历史机遇
·真相没搞清,先别急着批判
·“公务员热”迟早会降温
·不必炒作餐馆“仇外”告示
·媒体靠造假炒作之风应刹
·戒“假大空”文风有助爱国兴邦
·文昌:从“偃武修文”到“文武双修”
·爱国教育是立国基石
·思想冲突若升级,社会分裂难避免
·中国南海战略的是与非
·韩国的战略选择
·两岸语境下传播学者的历史担当
·透视“网络黑社会”/毕研韬
·媒体寡头的“新闻自由”/毕研韬
·“圣人”玩的拆字游戏
·戴妃与传媒
·凯伦·休斯:布什总统的红颜知己
·“80后”是“垮掉的一代”?
·中国变革的希望在哪里?
·我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
·中国变革亟需先进理论指引
·警惕“伪爱国主义”
·请善待民意渠道/毕研韬
·中国知识分子的修行与分化/毕研韬
·毕研韬:大陆人眼中的台湾
· “爱国者”的“罪”与“非罪”
交流合作
· 美国Books LLC推介的华人学者
·我有责任展示“真实的世界”
·毕研韬出席“两岸新闻传播高峰论坛”
·对“学渊评”的说明
·毕研韬不是“晨曦歌者”“毕研滔”
·寻找志同道合的NPOs/NGOs
·中国还有这样一帮青年!
·值得终生珍藏的财富/毕研韬
个人简介
·毕研韬简介
·毕研韬在[香港]《传媒透视》发表的部分文章
·一位独立学者的心路历程/毕研韬
·毕研韬部分作品目录(2003-2008)
·2009年岁末小语/毕研韬
·2010年的七大愿望
·毕研韬2009年部分作品目录
·政治传播学论著一览表
·毕研韬政治传播学著作目录
媒体报道
·“微博外交”的启示
·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
·新加坡率先证实“维基解密”外交密电/毕研韬
·毕研韬:媒体人与媒体偏见
战略传播
·沈玉彬:中国亟需战略传播
·战略传播中文文献(第4版)
·解码美国战略传播
·战略传播中的媒体运用
·战略传播中文文献(第3版)
·战略传播初探
·北京两出版社联袂推出《战略传播纲要》
·战略传播,天使还是魔鬼?
·战略传播中文文献
·战略传播中媒体的尴尬角色
·国际战略传播学会章程
·国际战略传播学会宣告成立
品牌运营
·毕研韬:是谁在神化马云?
·案例分析:三亚“宰客门”
·《品牌之道》序三
·海南广告人的未来
·海南广告业,路在何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人”玩的拆字游戏

   “媒介即信息”(The media is the message)是加拿大著名文学批评家和大众传播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最重要的学术贡献之一,其意义是:“我们对任何传播媒介的使用产生的冲击力,远远超过它传播的特定内容。”
   譬如,语言的使用把人从猿中分离出来,文字的发明从时间和空间上实现了对语言传播的真正超越,而印刷术的发明则引导人类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大众传播时代(邵培仁,1997)。
   
   但遗憾的是,世人把这句话错误地理解成了“媒介决定论”的宣言。所以,麦克卢汉时常自我调侃说,没有谁能真正读懂麦克卢汉。于是,他随后把自己出版的一本书命名为Media is Massage(《媒介即按摩》),其复杂无奈的心态由此可见。之后,他在另一部著作《逆风,1969》中又把Media is the message改成了Media is mess-age(媒介即混乱时代)。在《把握今天:自动出局的行政主管》中他再次改成了Media is mass-age(媒介即大众时代)。
   

   麦克卢汉的研究者保罗•莱文森把麦克卢汉的拆字游戏继承下去。保罗曾把Media is the message改作Medium is the me sage(媒介即个人第一的圣人)、Medium is the ma sage(媒介即妈妈圣人)。
   
   麦克卢汉本人在玩够了message后,又开始在media上做文章。他曾把Media is the message改写成The tedium is the message(臭裹脚即讯息)和The tedium is the mass age(臭裹脚即大众时代)。
   
   麦克卢汉被介绍到中国已有20来年。但是,直到今天,当我静下心来阅读《数字麦克卢汉》(保罗•莱文森/著 何道宽/译)时,我才渐渐领悟到为什么《纽约先驱论坛报》(1964)会把他誉为“继牛顿、达尔文、弗洛依德、爱因斯坦和巴甫夫之后的最重要的思想家”。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