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杨银波文集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重庆遭遇特大干旱,因其危害之严重、受灾区域之广大、涉及人口之众多、持续时间之长久、投入财力物力人力精力之繁巨,已激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我所在的区域及家族,同样是不同程度的受灾者之一。纵观全重庆,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我实感有记录的必要。自5 月初干旱在重庆云阳等地初现苗头开始,到现在40个区县受灾、2 ,000 余千公顷受旱、三分之二的乡镇人口饮水困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34亿元,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到现在仍未结束。气象局预测:旱情将延续至8 月底!在这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在重庆度过,亲眼目睹了灾情的严重、高温的残酷、各项行动的紧张,以及群体的恐慌、焦躁、镇定、从容、投机等林林总总的状况。一幕一幕,令人感触非常,且由于这种“在场感”的支撑,体会起来显得更加真切和感同身受。
   灾情:高温、缺电、火灾
   6 月20日,重庆巫溪遭遇60年一遇的特大干旱,八万多名学生被迫停课。一个月以后,重庆遭遇旱情的区县达到28个,共计206 万人面临临时饮水困难。第二天,受旱区县突然增加到36个。到8 月9 日,尚属全国首次发布的“红色一级预警”由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这一天全市共有24个区县的最高气温超过40度,其中巴南区达到42.8度。

   8 月15日,更成为重庆气象史上的大事件:重庆綦江以44.5度的极端高温,超过1953年8 月19日重庆彭水地区创下的极端最高温44.1度!
   全市共计22个气象监测站点的气温刷新历史记录,全市28个地区超过40度!这一天,是重庆自1951年有气象资料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天,重庆北碚区也以44.3度的极端高温达到自1934年有气象资料记录以来的最高值,重庆也因此遭遇全市40个区县全部受灾的严峻形势!
   第二天,倡议社会各界捐助的活动立即拉开,从市政府“社会捐助接收办公室”、市财政局到市慈善总会、市红十字会,再从媒体到企业、组织、团体、社会直至个人,各种捐助活动此起彼伏,从世纪金源集团、中石油集团、电力公司集团、西南铝业集团、烟草公司集团等商界巨头,到普通的农民工,无论贫富贵贱,一一行动,场面壮观,感人肺腑。其如火如荼之状态,简直如一场临时预备战争。为了尽可能弥补损失,解决临时问题,所有人都甭紧了弦,堪称“全民抗旱运动”。
   缺电与火灾,也一度伴随着高温旱情,成为重大问题。6 月20日,全市当日负荷达494 万千瓦,与2005年最高日负荷记录持平。6 月28日,全市当日负荷达515 万千瓦,成为2006年最高日负荷记录。7 月12日,全市当日负荷攀升至561 万千瓦,刷新了2006年的最高日负荷记录。7 月13日,电力负荷达到电网承受极限,九龙电厂一机组突发故障,被迫首次拉闸限电。7 月20日,电力负荷竟在拉闸之后仍然攀升至591 万千瓦,不但刷新了2006年的最高日负荷记录,并且成为重庆电网有史以来的最高日负荷。迫不得已,8 月16日,重庆向邻省四川紧急求援电力30万千瓦。8 月18日,电网面临特大困难:水电枯竭,白鹤电厂、珞璜电厂等火电机组发生故障,日最高用电缺口达到156万千瓦,成为2006年电力缺口最大的一天。
   高温之下,森林、树林、竹林、草木等干枯、焦躁,极易发生火情。从8 月3 日凌晨重庆涪陵区罗云乡狮子梁村一社森林起火(火场总面积达292 亩,受害森林面积达217 亩)开始,到8 月10日巴南区木洞镇院墙村冷水垭森林起火、8 月11日沙坪坝区曾家镇虎峰山森林起火等,森林火灾频繁发生,城市、乡镇火灾更是常见。仅8 月16日18时到8 月17日18时,在这短短24小时之内,重庆就发生山火37起、电线失火六起、民房失火七起、其它火灾57起,共计107 起火灾!状况略为缓和是从8 月20日才开始的,这一天全市气温第一次回落到40度,但仍没有大范围降雨。就在我写作本文之时,窗外仍然高悬着毒辣的“火太阳”。
   旱情之重,为历史所罕见
   传统农业在干旱中遭到最为严重的重创,水稻、蔬菜、水果等损失惨重,轻旱面积超过510 万亩,重旱面积超过982 万亩,干枯面积超过476 万亩。为弥补受灾损失,除了外出务工(比如到新疆采棉,每公斤棉花计价0.85元。8 月21日,永川、铜梁、武隆已经外出1 ,700 名农民工,截至9 月5 日将超过十万重庆农民工赴疆采棉)之外,其它方面就必须依赖于晚秋粮食生产(比如再生稻、秋洋芋、秋荞、秋红薯等),依赖于速生蔬菜抢种抢播,依赖于以柑橘为重点的果树保护,依赖于大牲畜、生猪及禽类养殖,依赖于草鱼、鲢鱼、鳙鱼等水产品培育。这方面,特别需要政府的组织输送和补贴救济,否则根本就是无米之炊。
   各方面都面临重大危机,防汛抗旱、人畜饮水、打井、人工降雨、森林防火、农业生产等,方方面面都需要钱、需要物、需要人。当全市近623 万人直接投入抗旱,并大量投入机动抗旱设备、机电泵站、机电井、机动送水车等的同时,全市也有共计275 座水库蓄水降至死水位以下!河、溪大量断流,水库大量干枯,连长江、嘉陵江也降至历史最低水位。有的江段河床裸露,为历史所罕见。目前,嘉陵江一等航段的水深只有1.5 米,三等航段的水深只有1.2 米,且水域面积也在不断缩小,所有载重船都被一律停航。
   重庆急需求援的,不仅有大量资金,也有灭火机、灭火弹、油锯等普通物资,还有降雨专用炮弹、森林消防飞机等重要物资。8 月17日,重庆的火箭弹就用得一干二净了,高炮弹也只有3 ,000 发左右,为此,重庆已被逼到向江西、内蒙古、四川购买炮弹的地步。购买300枚火箭弹、10,000 发高炮弹之后,居然远远不够,还得继续买。没有雨,水严重紧缺,只能不断停水。8 月10日,江北区三万人停水十小时。8 月18日,沙坪坝自来水厂的取水龙头只差40厘米就将露出嘉陵江水面,江水比往年同期降低十多米,只好等待大渡口的丰收坝水厂和九龙坡区的和尚山水厂救援。綦江县的通惠河都快干了,河床裸露,水厂的取水口也露出了水面,面临停水危机,不得不启动紧急预案,直接从綦河取水。
   大量农村地区更为悲惨,大多数人并不能喝到自来水。有水井的村民倒好一些,那些没水井的村民只能到处想办法找水源。今年重庆旱灾最严重的是潼南,潼南旱灾最严重的是五桂镇,那里的人就算凑齐了打井的钱,但仍有一个非常棘手的难题:用机器打一口井,至少要30方水用于润滑机器之用,但是五桂镇的村民大多深居高山,连一滴现成的水都没有!重庆垫江县受灾人口达62万余人,其中31万多人饮水困难,12万多亩农作物绝收。其管辖范围之内的砚台镇,占90%以上的农田干涸硬化,裂缝大多能容下拳头,全镇大多数农作物被干死,减产在一半以上。此种严峻状况,何止是“50年一遇”?简直是“百年不遇”!
   市场:菜类、肉类、果类欠缺
   现在的状况,对于我们这边的人非常不利——我住在重庆西部的永川市,情况很糟糕。这几天,重庆东部、东南部的开县、巫溪、万州等区县的气温已经下降十度以上,但是重庆中西部地区的高温天气仍在持续,永川、壁山、潼南、荣昌、大足等渝西地区大片大片的老竹林干死,百年老树也在高温下枯萎乃至干死,即使年龄再大的老人,也是第一次遭遇这么厉害的天灾。我的周围正处于“退耕还林”地区,竹林、果树、蔬菜干死的现象普遍存在。现在我和家人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挑脏水来抢救唯一可活的蔬菜——藤菜,否则连可吃的菜都没有。
   其它地方的情况也与我们差不多。比如壁山县青杠街道新七村,大片红薯死在地里,大量橙子枯死在树上。青杠街道下辖的几个鸡鱼养殖社,就发生了鸡鱼大量死亡的情况,其中孙河村养鸡户宋邦进就有近200 只鸡被活活热死。那些卖花的花市、花店、花铺也被整得很惨,只能拿塑料花来撑门面,因为在高温之下一般鲜花的死亡期只有一、两天,而康乃馨、百合等鲜花的死亡期也只有七、八天,每天都要浇水两三次,不然生意就只能面临瘫痪状态。
   物价也是备受关注的问题之一。目前市场上最急需的是叶类蔬菜和瓜类,比如小白菜(1.88元/ 斤)、黄秧白(0.92元/ 斤)、豇豆(1.81元/ 斤)、莴笋(1.85元/ 斤),以及藤菜、茄子、番茄、瓢白、木耳菜、苦瓜、黄瓜、丝瓜、南瓜等。重庆缺菜,但又必须控制市场价格,所以对于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如江北盘溪、九龙坡毛线沟、南岸正扬、北碚京华等),以及运输、进场、销售等一系列环节都想尽了优惠的办法,并向四川蔬菜生产公司求援。大量蔬菜商贩也从中赢利,有的人搞得非常不象话,大发“国难财”,坐地起价,超出一般人的忍受程度,令人愤慨。
   肉类市场和水果市场也趋于紧张,这跟整个受灾背景相关。至于绿化工程惨遭重创那就更显得无比正常了,仅在重庆主城区,就有近3 ,900 株乔木、近30万灌木死亡。在渝北、巴南、万州、巫山等十个区县,就有80余万株柑橘果苗受灾,其中巴南、万州、云阳、巫山等地的苗木死亡率均在60% 以上!缺水果、缺蔬菜,那就吃肉,可肉也缺,居然有人趁机打起“偷运青蛙,输送餐馆”的主意,有甚者甚至用飞机从山东等地把青蛙运到重庆来。最近,我在一次等船的旅途上,就亲眼目睹一名女商贩收集了六个麻布口袋的青蛙,通过轮船、火车运到重庆主城区餐馆,青蛙连连惨叫,声声撼人!
   警醒:亡羊补牢之后,应防患于未然
   一次罕见的旱灾,将整个社会的各个细胞都刺激、反弹了起来,每一处细小的角落、每一个具体的个人、每一件牵涉到众人的事情,都在这次旱灾中凸显无疑。如果要深刻地了解重庆旱灾给社会各阶层带来的问题与启示,我建议诸位先去阅读一下任不寐先生的著作——《灾变论》。因灾而变,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变”。事实上,这次罕见旱灾绝不仅仅是天然的、不可抗拒和更改的灾难,另有其它许多隐藏因素,有一定的必然性。这次旱灾,已经警醒重庆应在亡羊补牢之后防患于未然,在整个发展过程的种种方案中找到平衡,而不能不顾一切地冒进。
   重庆其实还很稚嫩,还有待于在基础设施建设、弱势群体扶持、自然生态保护以及“人文重庆”等方方面面下功夫。当然,作为地地道道的重庆人,我非常感谢海内外各界人士对重庆灾区的关注、支持与帮助,我也欣喜地看到在大事件背景之下重庆人正在学习和练习的某种坚定、不怯和从容。虽然这当中不可避免地发生过恐慌,虽然还有许多没被政府和媒体重视到的地方,但是这也正好提醒这里的公共管理者更应注重公共事务当中易被忽视的那些细节。
   我非常热爱故乡重庆——从内心深处说话——我也很想投入一份力量,所以我也坚持不断调查,不断表达,不断满足读者和朋友的知情权。灾情是一个连锁反应,从生活到生产,还有教育、医疗、消费等,这些都受到了影响。重庆要恢复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外省在这段时间之中对待重庆的态度和行动,也是值得重庆深思的另一项重大资源。危机成就教训,磨难成就经验,愿家乡度过难关,众人携手,扶平伤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