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杨银波文集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七年了,整整七年了!荣耀与耻辱,欢笑与泪水,毅然与彷徨,喜悦与痛苦……,点点滴滴,纷纷扰扰,尽在笔下。七年的奋笔疾书,已使得这条道路铺设出了非同寻常的坎坷、磨难与曲折。在那些夜深人静的忐忑时刻,在那些漫漫长路的孤苦时分,在那些如梗在喉不吐不快,却又毫无其它任何办法借以宣泄和倾注的时候,“摇滚词”把这一切统统融入带血含泪的文字之中。我以这七年的心血,赠送并授权给我心目中的三位音乐偶像,他们已经——或者可能——在不短的时间内为中国的音乐注入人文关怀和批判力度的色彩,并让更多人熟知曾有那么一个“不一样的群体”在这个国家如此生存过、挣扎过、思考过、行走过。在这群人当中,曾有个总是带着忧郁和沧桑神色的敏锐、悲悯且勇毅的人,这个人便是我——杨银波。
     ◆救世词
     大道泥泞,泥沙俱下。暴雨狂飙,横扫中华。

     哀道路之艰危,痛国事之陵轹。数三千年之枉屈,记亿万人之悲恸。
     孤戚戚星空凋零,浩浩然一身正气。黑洞洞暗中放箭,巍巍然独世屹立。
     黑发未老,江山尤存。少年壮志,悉数乾坤。
     观苍狼之冷眼,察犬马之奴役。闻朝野哭焉笑焉,惜江湖雄哉傲哉。
     冷清清夜幕降临,壮烈烈一身虎胆。闪亮亮利刃相逼,悠悠然嘻笑怒骂。
     风吹草动,尽在彀中。汝与尔等,皆印心底。
     拜忧国之能士,交正义之血性。留千古之笑忘书,著乱世之真文章。
     花菲菲霓虹醉人,清淡淡宁静致远。哀嚎嚎天下大疾,鸣啾啾人间飞鸟。
     ◆挣扎中的自我
     挣扎中的自我,激起胸中压抑的火。不管是否继续沉默,都已觉醒了几多。
     挣扎中的自我,仍要放纵地高歌。就算世事坎坷多磨,也要真实地活着!
     沧桑的脸依旧,岁月无情地流走。梦里回望旧山河,滔滔江水黄昏后。
     人生一场几回合,禁不住热血淙淙流。万水千山在心中,尽入涩涩一口酒。
     挣扎中的自我,飞入带刺的花丛。无论芳香有多少迷惑,都已舍弃昨日的我。
     挣扎中的自我,扶平家国的伤痛。即使找不到爱的影踪,也要呼喊灵魂复活!
     ◆伤逝
     寒秋锁骨,山风凛冽,阴霾密布,乌云盖天。
     想当年春暖花又开,鸟鸣唤炊烟,怎料绿树化尘土,流芳将洗炼?
     想当年相伴如胶漆,偏爱昙花现,怎料世事终无常,幌然空空如也?
     想当年青鱼吻嫩叶,桃花浮水面,怎料举目望大雁,黄沙已漫天?
     哎,人间人间──果真似水流年!
     不觉绵绵长夜,悄然回旋,我独坐窗前,把酒痛饮,相邀寒宫冷月。
     支烛光,听落叶,声声唏嘘滴滴血。
     不为横刀将死,却是肝胆崩裂。不为痛失山河,却是泪流满面。
     ◆美人
     苍茫茫的原野阴沉沉的天,碧蓝蓝的淡湖灰蒙蒙的月。
     想起了我那美丽的姑娘啊──她偎在青石之间。
     长发轻腰,美人飘飘如落叶。明眸皓齿,红唇烈烈似烛焰。
     忍不住遥想当年,放任多情仿佛丛中蝶。
     怎料岁月已消逝,往事如云烟。怎料泪眼已消融,烟花不堪剪。
     ◆歌手
     这嘴五百年来都被铜弹铁丸所侵占,这嘴有着漂亮的喉舌与出奇的大胆。
     最谢我深爱的人呀,是你给我这血一般炽热的神奇芳香。
     最谢我深爱的人呀,是你给我逃出恶毒牢狱的旷世力量。
     我像真正的壮士那样,迎击着可能的灭顶之灾。
     我像传说的祖先那样,跪于月亮底下顶礼膜拜。
     这忠诚,惊涛骇浪,由天可鉴。这壮志,破釜沉舟,尽得开颜。
     想想吧,这呼啸奔腾的欢呼雀跃。
     想想吧,这改天换地的壮观场面。
     千里风雨我独行,白了少年头,只为收拾旧山河。
     时时铭记当年的岳阳楼,时时温炖那深沉的温柔。
     而我那深爱的人啊,你乃精气所凝,化作我恋歌千万首。
     即便宇宙的天网,也封不住我对你爱的疯狂。
     却不料这个世纪冷若冰霜,却不料我将最爱深埋狱下。
     愧欠我那心驰神往的爱人呀,我竟用涂了毒药的箭镞将你逼到远方。
     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骨子里生长的渴望。
     这渴望终将致我于死地,死地;这渴望势必逼我自绝于天下,天下。
     就这样吧,且让我舞榭歌台,恰似那花果山的水帘滴答。
     就这样吧,且让我浪迹天涯,但与那斜阳草树共享荣华。
     就这样吧,且让我百年孤独,自有雨打风吹去传为神话。
     就这样吧,且让那所谓的伊人,幽梦一帘在水一方。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且让我将永恒的骄阳当作你的身体。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且让我将孤独的野花当作你的美丽。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且让我将夏日的玫瑰当作你的化影。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且让我将窗外的夜莺当作你的恋曲。
     ◆燃烧
     那黑色的人性,一幕一幕,撕开你包扎伤口的纱布。
     那血色的痛苦,一滴一滴,滴成你血迹斑斑的道路。
     这酒,好似一团爆裂野火,燃烧,燃烧吧!忘掉孤独。
     你仰望苍天,苍天在上啊,忘掉吧!忘掉记忆的痛苦。
     青年啊,选择精神的饥荒,还是为青春和理想去送葬?
     擦干这藏了多少年的眼泪,离开可怜可惜可悲的地方。
     去吧,去吧!怒放的青年,带一根坚硬而笔直的脊梁。
     奔赴,奔赴远方收割荒凉,生命之草木尚未蔓延滋长。
     ◆天黑
     没有人熬过地狱就是天堂,睁眼看看你家无米的米缸。
     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有闷死人的内斗和窒息你的凄惨。
     在医院车站和工厂,有皱掉皮的狂笑和阴森森的商量。
     天空没有灵鸟,只有人群;地上没有野马,只有车辆。
     天都黑了,黑啊,黑尽了!除了城市耀眼的霓虹灯光。
     生命它已饥渴得象匹野狼,死死盯着人间沉默的羔羊。
     ◆生命
     今夜我将在血中睡去,伴着浑浑噩噩的搅拌机的声音,伴着不服镇压的百年战志,在今夜的血中睡去。
     今夜我将回到阔别已久的死城,站在漆黑的街垒大声呼喊,站在森严的战壕猛发冲锋,在今夜的血中战死沙场。
     我赌下我全部的生命,在血液里就拿着武器。
     我驾上我凶猛的战车,早已看过生命的祭品。
     我要让疯狂的野火,烧焦冰冻成海的心脏,砸碎僵固已久的身体。
     我要让奔腾的血液,冲垮残骸逾亿的木棺,震惊五百年后的人民。
     附:Life
     I will go to sleep in the blood tonight Accompanying the sound of the ignorant mixer Accompanying agreeing with and fighting the will in a century when suppress Go to sleep in the blood of tonight
     I will get back to the long-separated necropolis tonight Stand in the pitch-dark street barricade shouting loudly Stand in the stern violent hair charge of trench Fight died in the battle field in the blood of tonight
     I gamble all of my lives,Hold the weapon in the blood I drive my violent combat tank Have already seen the sacrificial offerings of the life
     I want to let the crazy prairie fire burn and become the heart of the sea icily Smash the stiff firm health for a long time I want to let the blood surging forward burst over hundred million wooden coffins of remains Shock the people after 500 years
     ◆意识与奋斗
     不再是佛、基督、伊斯兰的天下,到处是商品、科技、官统的信徒。
     而我宁可割下这颗优秀的头颅,也不愿永留其中。
     一切既得的终将交出不应得的,一切未得的终将拥有应当得的。
     “公平”两个字会慢慢清晰,将从扭曲中搬正,将从虚无中据有。
     所有终将消散的必将消散,它们那罄竹难书的残暴镇压,必定随着我们的回归重新考量。
     所有终将到来的必将到来,这五千年里所有未死的精灵,必定为着神圣的使命不再衰败。
     我仿佛感知不久的将来,真性终将扫荡一切谎言,自由终将扫荡一切罪恶。
     我试图把最后的希望,寄予百年奋斗,去证明。
     面对瞬息万变的寰宇内外,我把心扩张到天地之大——
     日月游弋,碧海飘荡;树木高升,百鸟齐翔;山川恒古,长恨依然;星虫腾空,生命万丈。
     附:Consciousness and struggling
     No longer Buddha, Christ, Islamic world,the believers of good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nd power everywhere. And I would rather cut off this outstanding head, than stay among them forever.
     All persons that has already got, will inevitablely hand over the thing that should not be got finally. All persons that not got yet, will inevitablely have things that should be got finally. "fair" will be clear slowly, Be moving from twisting, Will have from nihility.
     All things that will dissipate at last, will dissipate. Those cruel and ferocious suppresion not finishing saying of theirs, certainly as our return is considered again. All things that will come at last, will come. All spirits not dying in these 5,000 years, certainly no longer decline for the sacred mission.
     It seems that I perceive the near future:The truth will mop up all lies at last, freedom will mop up all crime at last. I attempt to place the last hope, the one-hundred-year struggle is proved. Inside and outside the fast changing the earth, I expand the heart to world bigly——
     The sun and the moon are moving about, keep drifting in the dark blue ocean;The trees are growing tall constantly, a lot of birds hover together; The mountains and rivers will never change,the love and hate are still the same as before; The stars and insect are flying to the sky,it is vast and far-reaching that the life is such forever.
     ◆生命之血
     雄纠纠的巨兽,气昂昂的争斗。惨烈烈的厮杀,脏兮兮的肥肉。
     颤巍巍的双手,冰冷冷的怒吼。黑漆漆的夜幕,红腥腥的伤口。
     生命之血在静静流淌,时代曾将几代人摧残。
     不要忘却红色的记忆,不要忘却国人的悲伤。
     体会这残酷的哀愁啊,恰似我们走过的泥潭。
     洗,也洗不掉的冤债;救,也救不好的旧伤。
     酒精曾经麻痹大脑,恐惧曾经窒息心脏。
     你看到的还未死亡,没看到的还在滋长。
     燃烧的青春,在野火中翻滚。
     呼啸的心声,在大地上升腾。
     飓风啊,掠去了自由的呼吸,但绝不能毁灭——我们悲怆的灵魂。
     睁开被蒙蔽的眼睛,扛起被威吓的重任。
     虽然前方有太多风雪,即使一生有太多伤痕。
     快挣脱身上的缰绳,就算只剩暮色的黄昏。
     没有谁能主宰你的自由,只有你才是自己的主人!
     ◆我的奋斗
     无数挫折后的微渺,无数悲剧后的祈祷。
     第一个打冲锋的人,不断为别人而乞讨。
     得到了却不狂兴,失去了却不哀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