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文集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那些从生存到精神的不幸者
     我所紧密关注的社会群体及个人,往往是不幸者。即使某些群体及个人确实有既得利益的一面,但不幸的事情却仍然常在他们身上及周围发生。那些付出艰辛劳动却获得不公分配和不公对待的底层群体,那些被昂贵学费、庞大医疗费等巨额成本拒之门外、求助无望的贫困家庭,那些受尽官僚侵吞、商人侵诈却又投告无门、两败俱伤的受害人,那些遭到身体暴力袭击和精神暴力折磨的当事人,那些似已抛弃了整个世界对任何东西都逃避、隔离、怀疑的作茧自缚的边缘人,那些心智尚不成熟——甚至还颇稚嫩、偏执、沉郁、自卑、浮躁——但却冲动狂傲、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少年、儿童,以及无数运动、事故、事件、案件之中形形色色的当事人及其演变过程……,他们都是我的紧密关注者。在关注“是什么”、“怎么样”的同时,我更想知道“为什么”、“怎么办”。这种关注没有界限,没有给自己设定的框框。但我坚信,每一件具体的事、每一个具体的人都必有其背景,背景挖掘得越深,关注的意义就会凸显得越重要。
     有时你会发现社会是荒诞的,有人减肥,有人却饿死没粮;有人乞讨,有人却担心营养过剩的问题。有时你会发现那些似已过去多年的灾难其实仍未消失,土匪并没有消灭,文革并没有结束,皇帝并没有埋葬,奴隶并没有翻身,最残酷的资本剥削已经招魂而来,并愈演愈烈。国家仍然有童工,妓女继续在增加,大部分农业生产仍维持在落后水平,下岗工人走投无路,如今甚至连公务员也大感“孤独寂寞”、“没有安全感”了。小贪、小贿、小事故、小犯罪就不用公布了,被允许公布的,常常须在“某案”的标题之前加上“最大”、“特大”、“重大”的字眼。犯罪升级的同时,犯罪土壤也在随之扩大,犯罪底线也几近崩溃,手段越来越残忍,气焰越来越嚣张,涉案数额越来越大,后果越来越严重,背景越来越复杂。在似乎一切平静的空气中,却是越来越紧张恐怖的氛围。在一股股娱乐暴动之外,是内心无法得到解放的压抑、郁闷、迷茫、木纳、呆滞,无数中国人的脸扭曲而麻木。很明显,从生存状态到精神状态,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及其统治者都出了问题——而且是整体性的、系统化的,被环境逐渐蚕食、腐蚀、变异的问题。

     特殊儿童的阴影与叛逆
     我举个例子。有一个11岁的男孩正与我相依为命,这是个特殊的儿童——一个典型的贫困生、差生和叛逆者。他此前的人生,经历了无数次的家庭暴力和贫困挤压。他有一个酗酒、嗜赌、懒惰并习惯运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父亲,有一个霸道、骄奢、不近情理并习惯运用辱骂表达反抗的母亲。极度缺乏的生产资源和生存条件,逼得两个本来就打闹不断的农民,在债台高筑、房屋倒塌之后,一起外出贵州打工。
     在没有谁愿意接收这个孩子的情况下,他们求助于我,我答应了。这个只有11岁的孩子,在一次醉酒之后吐露了他的愤怒。他说他曾经被老师多次体罚,曾经被学校里的“小老大”及其“帮派成员”毒打,曾经被父母殴打不下200 次,曾经从树上掉下来摔伤腰背却无人关心,曾经在腿上长出半个手掌大的恶化脓疮却没有钱到药店治病……。当我抱起醉倒在邻居屋檐下痛哭流涕的他,他闭着眼睛、带着酒气迷迷糊糊地胡乱狂吼:“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
     这个孩子的心理之阴暗,超出我的意料。以至于当人们轻微谈论他的“不懂事”之时,他要么摔碗摔筷,要么摔门而出。即使我在场,他也曾绝食三次之多。这是一个在内心深处淤积了太多不满、痛苦、矛盾的高度敏感的农村孩子。我看着他从小到大成长,目睹过他的伤痕、他的哀嚎、他的眼泪,看到过他在冬季冰冷的池塘里天天洗着衣服,也见识过他小小年纪便与他父亲发生的一场“血战式”的搏斗。
     与我一起生活之后,这个孩子在完全解除掉一切暴力压力和贫困担忧的同时,散漫、放肆到了另一个极端,已忘记了自己最基本的义务——学习。他拼命地玩,背着忙碌的我,到外面打牌、烧火、跳河洗澡、与人斗殴;他拼命地耍,背着外出的我,一看电视便是十多个小时,甚至还打起暴力电子游戏来,被我强行禁止数次;他甚至连自己最基本的生活秩序都不再愿意自理,诸如起床折被、洗脸漱口、洗澡洗头、常换衣服、睡前洗脚之类最基本的生活操作。
     这么一个小孩,居然被许多人认为“惹不起”,平日里异常冷漠、内向、自闭,熟知他的小伙伴对他的一致评价也是“喜欢打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敢一本正经地教育他,甚至连他的班主任也对他失望透顶。或许在他心里尚能保存一丝我的威信和独特,我对他曾有经历的深度同情以及教育方式的另类,使得他有时也能接受我的意见与批评。实在地说,我认为这个孩子的本性并不坏,只是不善表达与妥善应对,那些阴暗面过多地堵塞了他的性情和判断。他被穷怕了,想到的是赌;他被打怕了,想到的是报复;他被骂怕了,想到的是看不惯,什么都看不惯;他被歧视怕了,想到的是“一醉解千愁”、“今日有酒今朝醉”之类,恰似他的父亲。他厌恶学习、厌恶老师、厌恶优生、厌恶父母、厌恶劳动、厌恶农村,他相信暴力、相信金钱、相信玩玩玩,崇尚没有任何约束与管教的绝对自由,这个危险的信念如果不经因材施教的引导,日后必酿大祸。
     不要忽视遭受不公正对待的人
     应该说,底层社会的生存状态带给了我更逼真的国情。在这里,人们血泪交加、疲劳过度、茫然失落、一盘散沙、敢怒不敢言的一点一滴,每日每夜都记录在了我的脑海。余秋雨当年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但他说这种经历为他奠定了“某种素质”,而我却认为这为国家埋藏了“某种危机”。仅以这个孩子而言,假如他那发生严重本领恐慌的贫穷父母从贵州回到家乡,试想这样一个逐渐成长并越来越有身体反抗能力的孩子,会把这个原本已经陷入危机的家庭拖向何处?在这个残酷竞争的社会,他的出路何在?我是紧密关注过少年犯的,甚至那些尚不够刑事处罚年龄的公民也曾被我记录于笔端,在大量铁证如山的犯罪事实面前,我感受到潜伏的群体危机,是这些危机警醒着我:“挽救一个是一个!”
     我常说:“人啊,千万不要犯错误,因为有的错误是永远无法补救的。”今天遗留下来的一个危害或者危害种子,将由明天的社会承担更大的成本,而现实往往是——社会无力承担,甚至无愿望承担,只能在冷漠无情的体制空气之中,任由挣扎的人们自生自灭。那些失学的孩子,那些少年民工,那些处于家庭暴力、家庭变故中的幼小心灵,那些就业危机中的失败者,那些在校园里被扭曲对待的贫困生,以及那些在看守所、劳改场、监狱中受到反侦查手段和新犯罪手段的“教育”、受到监犯共同参与的虐待的人……,这批人绝不是小数目。
     他们的存在与演变,都是内心、制度、环境共同挤压之下的必然产物。
     他们每遭受一次不公正对待,内心深处就会刻下一个必须铭记的烙印,这些烙印可以是教训,也可以是导火索。所以,我们不能忽视他们,绝不能。
     不幸之一:严重而普遍的家庭暴力
     以家庭暴力为例。今年3 月1 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布《1995年~2005年: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报告》。该报告表明:在中国2.7亿家庭里,约30% 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实施暴力者有九成是男人。中国法学会也有报告显示,当前有六成以上的家庭存在精神暴力现象。女性犯罪、少年犯罪,有许多都与家庭暴力及其阴影相关。有报道称,中国五成以上的女犯是因为不堪忍受家庭暴力而走上犯罪道路的。这些数据,是中国人危险精神状态的量化证据。我有理由认为:威权统治制度导致暴力因子普遍蔓延,这个国家缺乏对人性的尊重,缺乏对女性的爱护,缺乏对爱和责任的理解和执行,更缺乏对那些幼小心灵的深层保护。与此同时,男权、父权、夫权,再次成为备受指责的众矢之的。这些威权之权的本质,其实就是霸道的控制欲和占有欲。家庭暴力的普遍,明显暴露了可上升为“国民劣根性”
     的特征:弱肉强食、成王败寇的历史规律和制度诱导,导致了在人民群体之中产生了一群数目巨大的恃强凌弱、麻木不仁却又实则脆弱不堪、懦弱无能的人。
     翻开近日报刊,便发现四则骇人新闻,光看标题就知道问题的严重:《粗暴丈夫因琐事将妻子打成植物人》、《情人节丈夫砍妻31刀》、《女子因家庭暴力锤杀丈夫,怕儿无人疼将其勒死》、《中国农大博士后砍死妻子》。在最后一则新闻当中,丈夫竟然是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的博士后,妻子竟然是博士。前段时间,我到重庆采访一家私营企业,刚见面,该企业老总就将当天《重庆晚报》的一则新闻指给我看:一位老太太竟把饿得偷吃别人西瓜的亲孙子打成“全身重伤”,毒打时间长达十多个小时!老总愤慨地说:“他妈的,变态!人心怎么会变得这样恶毒?”这段时间,湖南卫视在午夜播出的《家庭档案》(记录式电视剧)我也看过几晚,其中有两集内容是这样的:丈夫为了与妻子离婚,在妻子多次反对的情况下,丈夫对妻子非法拘禁、多次毒打,甚至对非常贤惠、勤劳、体贴的妻子,不动声色地将其脸部死死摁进滚烫的火锅中,导致妻子脸部严重烫伤。而这一幕幕都被幼小的儿子、女儿看在眼中,结果,两个小孩搬来汽油,趁父亲熟睡之时,纵火烧屋,差点将父亲烧死。案发后,当警方调查妻子之时,妻子惧于丈夫的淫威,又以“保护子女”为由,拒绝向警方透露实情。
     当孩子亲眼目赌父母的厮杀……
     近日再次获悉两则消息:一则是妻杀夫,被四岁的女儿亲眼目赌;另一则是夫杀妻,被九岁的儿子亲眼目睹。消息分别来自广州的《信息时报》和沈阳的《沈阳晚报》,新闻标题里写着四岁女儿“受惊过度不言不语”与九岁儿子“异常冷漠令人惊诧”,两者何其相似!
     至于妻为什么杀夫和夫为什么杀妻,我就不想提了,我重视的是:面对这两个孩子在内心深处难以扶平的创伤,该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在极度惊恐、沉默之后,要怎么去承受这个代价?这两起案件都不属于“激情杀人”的性质,而是双方在无数次争吵、打架之后的升级,而这些争吵、打架的过程,都一一发生在子女的眼皮底下。
     那个四岁的女儿实在太小,当然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但是,这个九岁的儿子却呈现出反而令人恐惧震惊的“冷静”,他是现场的唯一目击证人,是他冷冷地对警察说:“你们一定要把我爸抓到。”这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畸形“早熟”,也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畸形“城府”,但是这个孩子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内心:一直在暴力环境中成长的他,似乎早已预料到父母惨剧的必然发生,当惨剧真正发生了的时候,他异常冷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请记住,这不是看恐怖电影、凶杀电影,不是与其无关的平面映画,而是非常真实、非常立体的语言、视觉、氛围冲击,以及对其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家庭暴力事件。凶猛的争吵,剧烈的武斗,声嘶力竭的报复与反抗,溅满房间的红色鲜血……,这一切都在两个孩子的眼睛、耳朵和内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这是个什么概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