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杨银波文集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政治与深层心理
   时至今日,世界潮流已经比以往更为猛烈地冲刷着中国这个古老而又迟钝的国度,价值判断以及价值重建已成为必然且必要的事情。
   有许多看似寻常至极的陈规固矩,还有许多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清理的历史深层的大问题,不管曾经得到如何慷慨激昂的认定、宣扬、强调,这些事情的清理工作是必定要有人来做的。

   我曾说过,中国的政治不仅在于权力自上而下的统治管理,更在于思想自上而下的控制定格,所以执政者永远都是政教混同体的角色。
   这种角色也同样扩散到了地方、小领域,乃至中国人的内心深处,并渐至暴露出民族性(或曰人民性)的深层心理。理解中国政治,就必须理解中国人的深层心理,以及这些心理的形成渊源。
   拨乱反正与一同天下之义
   孔子一生致力于“拨乱反正”的事业,这个“拨乱反正”主要包括两个内容:一是大一统,二是上面控制下面。尤其是后者,更引出一种逻辑——“上梁不正下梁歪”。言外之意:第一,被统治者的正与不正,根源在于统治者;第二,被统治者的正与不正,判断权、决定权在统治者手中。颜渊也曾说过:“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正是基于这种思想的渗透,中国人向来崇尚明君、清官,历史上所寻求的最高极限也不过常常倾向于开明的专制主义,是一种对外部世界的要求,而自身却缺乏内省的力量,自身主权的意识和自身主权的事实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被统治者越是无法自身主权,无法完成对自己的组织驾驭,则统治者集权、一统的程度就越高。从帝国体制到党国体制,一概都是这种可悲的下场。民主与自由在中国是根底很浅的呼求,倒是统一与团结从来都是重复一万遍都不累的事情,否则就会“离散不能相和合”
   (子墨语)。说得更明白些,就是要求与中央保持一致,要求人民听话、安分、守己。自中央到地方,自地方到基层,自基层到统治者眼中的“小民”、“小老百姓”,都必须以统治者立场为绝对真理,家长式统治制度由此根深蒂固。
   所谓“一同天下之义”,诉诸的就是集权统治。历史上,除了中共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统治者能够真正达到“一同天下之义”的地步,没有任何一个统治者能够把一套严密的意识形态及其组织抵达到国家的最基层,直至使得官方哲学渗透到每个人的心灵深处。从“存天理,灭人欲”到“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从“三从四德”到“四个服从”、“四项基本原则”,这个统治传统不但没有消失,而且还愈演愈烈,相当深刻地根置在了民众的意识之中。
   制约与被制约,合法与不合法
   “國”这个繁体字就是最形象的说明:墙内,一把干戈镇守一些人口。秦朝大一统之前,各个小国基本处于“山头政治”的局面,所谓“山头政治”,就是军事据点,统治者实行的其实就是对外武力征服敌手、对内实行宗主统治的模式,但对于地方镇守式的管理和对思想的控制还远远谈不上。秦朝以后,由中央派遣官僚治理地方,至今两千多年,即使有少量自封为王、自治运动的事情发生,但是大体上这种集权控制的局面仍是常态,甚至大多数时候都是运用“强干弱枝”
   的手段,让中央抬头,削弱地方。但同时又责令地方“顾全大局”,使得局面利益缺乏合法性,唯有全局利益才是正统。说明白点,其实质就是中央利益才是正统。
   无论体制内外,从过去的士大夫、在野名士,到现在的各级官员、民间学者,常常不敢直截了当地为自身权力、利益而斗争,多数人只能“打着红旗反红旗”,先强调效忠、为党好、为民好、为国好,而后才敢作出建议或意见,所谓“死谏”、“卫道”、“捍卫国家利益”、“维护人民利益”、“促进党的进步”,都是这种懦弱、愚忠、委曲求全的表现。中国人极少能够站在局部利益、个体权利的角度,来与当政者谈判、交涉,一旦如此,必成所谓“大逆不道”、“搞分裂”、“破坏安定团结”之类的居心匪徒。
   然而,这又是一个最坏的局面。既然局部、个体缺乏合法性,而整体、大局才有合法性,那么一旦局部、个体遭到彻底否定,局部、个体就可能逐鹿、争夺“整体、大局”的代表者——中央,以寻求彻底的合法性。这种事情在历史上是有过许多次的,要么武装割据,要么问鼎天下,其实都等同于否定中央,并自视为新的合法的中央。这就是中国历代起义的“打天下集团”,他们都是特别崇尚“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那帮人。而后,又是反复循环,攻击敌对势力,镇压异议势力,驯服不服从势力,削平地方势力……。
   长此以往,被统治者习惯并麻木于制约与被制约,后天形成的奴性根深蒂固。这表现在:一,有制约时,丧失个性和基本权利;二,无制约时,一盘散沙。“一盘散沙”是被视为“乱”的,所以又要千方百计去组织,以求稳定。农村无业青年,被征去当兵;城市打工民工,被要求参加官方工会。这些都是当某类群体已经散到“乱”的程度,以至于犯罪率高涨到威胁社会安定、威胁制度稳定的时候,才会去做的重点工作。但另一方面,却又必须去故意分散、弱化民众,以防止民众集群式的力量过于强大。以土地而言,即以划分成小块的方式,包产到户,使户与户之间呈现分散局面,农户各自生产,各自安身立命,你顾你的,我顾我的,打消自我组织的可能性。
   全局与局部之间法权界限模糊
   近代西方的民主政治有两个最可称道的地方,一是多元化,二是地方自治,这两点的背景是权力分立和抗衡。即使在他们分封建制的时代,关于君主的王室特权、贵族的特权、教会的特权、市民阶层与自由市的自治权,都有宪章式的明文规定,并且这种规定还成为切实可行的公开的政治游戏法则,大家彼此遵守,为近代民主政治奠定了基础。也就是说,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关于局部利益和个体利益的抗争,是完全合法且公开的。
   这一点,在中国就有着层层限制。一旦不能“顾全大局”,并威胁到某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民众且不说群体性、行动式地表达不满,就是诉诸于公共场所拉个抗议横幅也可能遭到惩戒,或者诉诸于文字表达也要经过诸多艰难努力才可能见诸于本国媒体,其后果究竟是有利还是有害也很难说。连因言治罪也未可去除,则其它的“抗”变为“衡”,恐怕更是高风险、高成本的事情。进一步说,局部利益、地方利益去跟中央利益谈判、抗争,其成功率也很低,而且也多是在全局范畴内考虑利益的划分份额。
   既然局部、地方难以合法化,那么一旦局部、地方被否决、抹平,则必然选择不符合中央文法的分裂形式,而断不会诉诸于地方自治或者联邦制的模式。即使至今所谓“村民自治”,其自治权力也时时受到压制、藐视,村委会与党支部的矛盾更成为学界焦点。既然重视到中央与地方、全局与局部、整体与个体之间法权界限不明、法权观念模糊这些问题,那么民族主义的狂热兴起和动不动就“万众一心”的运动,也就非常容易解释了。坦白说,中国的家国观念、民族主义、全民运动,对于“对外斗争”而言,而有一些益处的,但是一旦到了“对内建设”的层面,地方、局部、个体牺牲的成本太大,将不利于真正意义上的长治久安和民主进步。
   19世纪末的中日战争,日方狂热的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一方面为攻打中国奠定了深厚的基础,但另一方面也使日本一度成为遭人唾弃的侵略者,其政府本身也在战争结束之后大感国民狂热背后的危机所在。具体到中国,民族主义纵然也有“以天下为己任”的宗教观,但它往往是作为统治者的棋子、牌术来予以施展,要的时候就大为煽动,不要的时候就予以遏制。“爱国”这个主义,竟然也使得民众不能相当清楚地知道时间、场合、方式上的具体安排。一旦民族主义遭到遏制,在已经牺牲局部、个体之后,倾向于国家、统治者的表达方式也被禁止,那么法权的界限问题也就更模糊。
   多元化抗衡在中国的艰难
   这种问题,即使在古代罗马也很少存在。因为罗马对于多元化的权力制衡有着相当清楚的界定,诸如:执政官的王权、护民官的抗议权、元老院的贵族权、公民大会的民权,以及非常时期为了应付变故才容许出现的独裁权等,都非常清楚。应该说,中国的确缺乏这个传统。到了近代,在华人社会也确曾兴起权力制衡的实践运动,并渐渐呈现为多党制的格局。中国大陆要走向这一步,从最基础的条件来说,起码有三个:第一,要有地方上的自由传统;第二,要有基层的民主传统;第三,要有全民的多元化权力制衡的观念和实践。放在中国当前现实而言,在这三个条件当中——尤其是前两个条件——,哪怕实现一个条件,也是很艰难的事情。
   由于长期的一元化权力结构,导致中国各地方沦为一党之下的官僚驻在地,很难形成自治单位。也就是说,地方的自由与基层的民主,统统受制于一党所固定的全局利益。但是,自由和民主的核心却恰恰在于自主权,这个自主权与所谓“顾全大局”的帝国式、党国式的统治权是相抵触的,几乎达至水火不相容的地步。民国初期,宋教仁移植两党政治,结果遭人暗杀。而那些党的实质,却多半是打天下集团,并以军事武力为保障,而后才形成组党现象。国民党、共产党,同样如此。更深刻地说,即使无法组成军事力量,那些没有枪杆子的党也常常需要从事渗透军阀、军队的工作,以作为党的保障力量而努力。
   这样的多党局势,即使是为共和而效力,也常常被逼到武装隔据、军阀混战的形态。
   两千多年来,无论是君主政治还是党主政治,“超稳定”时代的中国都没有跳出一元权力的统治游戏。君主时代的朋党之争,民国时代的多党之争,中共时代的一党专政,其实都是在玩“谁夺得中央,谁就代表整体”的游戏,进而以匪、乱党、反革命来加诸于敌手,完全是赤裸裸的成王败寇逻辑。当然,取消多党制、否定多党制之后,欲减少反对势力,就不能光用镇压、抹杀、弱化、分散、边缘的手段,另一种办法也是一种战斗,号称“统战”。具体到国内,恐怕连“统战”也谈不上了,应该叫“吸收依附势力”,比如人大、政协,大致便是如此。
   这种办法,国民党其实也曾用过,那就是国民大会之类。具体到共产党,一直用到现在,形式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有人说中国的所谓“民主党派”,其实仅仅是共产党的党外支部,一语点中要害。的确,追究现存“民主党派”的历史,也确有其形成的原因,比如大陆存在的国民党左派、国民党降官降将、某些大学教授、某些大学行政人员、某些工商界人士、某些医生护士、某些专家、某些工程师、某些台湾知识分子,这些人要么是知名人士,要么不宜加入中共,但生存于大陆,就须彼此统一战线。代表也罢,协商也罢,说到底,还是统一压倒民主。直至今天,高喊统一团结的声音,仍然远远多于高喊民主自由的声音,以至于多元化抗衡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