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杨银波文集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写给a的信
   你一脸酒气地蛮横道:“老子什么都不怕!老子什么都不管!”
   所有在座的,要么选择逃避于你,要么对你敢怒不敢言。你那尝尽底层辛酸的容颜,还没来得及换上一张脸谱,就已歇斯底里地把抱怨与愤怒洒向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的灵魂已死,只剩下顽固偏执的性情,以及一堆已经与良心无关的肥肉。你的贪欲太大、太大,而仇富的、仇权的一切冲动,除了来自你那不平衡与打抱不平的心理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你自我设立的所谓“解脱”。你以为,天天骂着这社会的人,天天恨着、怀疑着这社会的某些现象,只要宣泄了,即可证明你的自我存在,并总以威吓他人的方式来阻挡他人可能对你实施的某种教育或者教训。

   你以为,你已经饱经风霜了,而眼前的路却是如此黑暗,你完全找不到你生命的出口。对你来说,似乎只有一样东西能够解救你,那就是钱。无数张白花花的钱,不管干净不干净,总之你希望能够借助这唯一令你信任的东西,让欲望得到彻底的满足。那无穷无尽的欲望啊,仿佛黑到见不到底的洞穴,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而看着你一步一步走向堕落深渊和暴戾性格的所有见证人,似乎都在问:“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你把什么都抛弃了,抛弃得彻彻底底。在你心中,没有任何一个人与你有关,没有任何一件事要你尽责。你忘记了,很快就忘记了责任、义务。你所追求的自由,是没有任何准则、没有任何束缚、没有任何人用任何一种方式说服你——哪怕是客气地指点——的自由。
   在这世上,你以为你已经彻底看透了,而糊涂的心却总是被现实所蒙蔽。你绝望着,却看不到未来的方向,就连你自己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应该把自己摆在什么位置,这一切对于你来说,都是糊里糊涂的。看不到未来,却又绝望,老兄啊,你是无信仰的。你的所有痛苦,最终来自于你自己这颗浑浊的、自私的、恶毒的心。对不起,我没有从你的眼睛中看到“正义”两个字,我只听到了你的咒骂、你的发泄。可是,你最起码把发泄的对象搞错了。多么渺小的一个家啊,最微弱的动荡都能将你的家撕得粉碎。请不要把自己吹嘘得那样霸气,你还根本没有自我觉醒的过程,你所看到的都在欺骗着你的眼睛,这种欺骗把你变得虚伪、势利,甚至有些神经质。外强中干的你啊,其实是如此的懦弱,不堪一击。越是糟糕的境况,你的劣根就暴露得越明显,越是毫无遮掩。
   紧张的神经,惶惶不可终日,你充满了嫉妒、霸道与屈辱的记忆。
   你并没有反省过来: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局面?你把所有的问题结症都推给了别人,推给了社会,推给了一切被你看不惯的中国状况,却几乎没有一次把问题指到自己的内心深处。老兄啊,是你,是你制造出这样的制度,是类似你这样的思想与制度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你支持它也罢,反对它也罢,其实犯的都是同一种罪。在你骄奢淫逸的欲望之下,如果抛却你那威震四方的霸道,你剩下的还不就是一副奴才的嘴脸?你看不惯的,却是你所追求的;你恨透了的,却是你最爱的。
   你越来越堕落了,戴着有恃无恐的面具,靠酒精支撑着恶念罐进骨髓的神经中枢,越来越走向痛苦的深渊。你把自己毁灭的同时,也在毁灭着周围所有的人,就象这个民族的深层心理一样,“我得不到,你也不能得到”,“我出不了头,你也别想出头”,“我穷,你也别想富”。可怜的人啊,你把你自己杀害了,至少你的精神已死,而凶手正是你。
   你不是没看到有一大群人与你如此雷同,你不是没看到有一堆现象恰是你渴望的悲剧,可是,除了幸灾乐祸、同流合污、发泄一番之外,你还有什么本事呢?最起码,你连独善其身的定力与基本立场都没有。你才是“倒掉的一代”,最先倒掉的是你自己,而后倒掉的是对你寄予希望和你应负有责任的所有人的心。你已经很难从自己挖掘的泥潭里跳出来,走到任何一个地方,无论你如何阐明自己或者如何炫耀自己,但真正发自内心给你以敬意的掌声却几乎没有。你就象另一个祥林嫂,同一句话,同一种牢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逢人便讲。你还不老嘛,就已经如此不厌其烦地唠叨、啰嗦、恍惚,若是将来更老些,恐怕后果更严重。你有没有想过:即使是为自己一个人活,也不能这样践踏自己,让自己一个人终日活在麻木、贪欲、谎言与颇似精神性的疾病之中?你似乎比任何人都要感觉来日无多,没有几天活命的时间了。看见有人死亡,就更为自己的生存哲学强加一点认定感;看见那些可悲的晚年命运,就将怀疑的目光盯向任何人,并且长期紧张地为自己准备种种后路。这样的一个你,还有什么自信和理解可在?
   写给b的信
   老兄,你再次受伤了,颠簸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显然,你已走投无路。似乎从小到大,你一直拥有着这样的命运。记得上次见到你时,你连外出务工的路费都没有,是我给足了你的路费。然而,仅仅半年多,你就一瘸一拐地回来了。我本想到听到哪怕一个人对你有所同情的声音,然而很可惜,没有,一点同情的声音也没有。你照样飘飘荡荡,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每天一瘸一拐地去赌钱、借钱、赌钱、借钱……。你已经揭不开锅了,只能维持着被别人说成是“骗吃骗喝”
   的生活。没有被子,你就跑到一个残疾人家里,结果连这可怜的残疾人也在半夜里狠狠地骂你、嫌你。那里不能睡了,你就跑到另一家去。
   但无论你怎样跑来跑去,你只能听到被骂的声音。你的一生啊,吃、喝、嫖、赌样样都来,可你竟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与耐力,在你打工的每个工地上,尽是做一天、耍三天,长此以往,甚至没有人愿意请你去做工。十多年没做庄稼的你,更不愿意扛起锄头走到田野里去。
   你比大多数人更厌倦传统农业,比大多数人更鄙视苦难农民,可是,你又究竟凭什么安身呢?除了欺骗,就是乞讨。你说你是很有尊严的,可是这句话的温度还没下降,你的行动就已打破了你的语言。
   你这样的伤情,绝不是普通的骨质增生那般简单。身上只有几块钱的你,即使去动一个简单的手术,也远远不够。我曾说,你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记得这句话刚说出来,你就坚决表达了你的尊严:“我这一辈子,哪个都不靠,我就靠我自己!”我没有不尊重你,即使周围所有人都在咒骂你、议论你的时候,我仍然把你解救了出来。
   可是你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呢?你太让人失望了!无论在哪里,你那懒惰的双手双脚,你那屡教不改的品质,一直都没有改变。所幸,你并非一个愿意挺而走险和有实力挺而走险的人,你默默地承受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灾难。当别人都在吃着香喷喷的饭菜时,你只能顽固奔来,一次又一次旁若无人地吃起来。许多人都说:“银波啊,这个赖皮又在赖着你了。”我没有计较,但心里却实在对你有着太多的话要讲。你的年纪已有一大把了,多年的单身汉,连自己一个人都照顾不住,这是简单的温饱问题而已吗?还是你自己把自己的一切断送在自己手中?你是那样的可悲,你自己有没有感受到呢?虽然你表达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我明显看到了你的不平衡:你抱怨这社会没有给你太多,你抱怨那些骂你的人都是黑心的人。可是你自己呢,你为什么要把一切归结为自己的无辜,而不是归结为自己的无规划、无坚持、无奋斗?
   我是见过几个与你相差无几的人的。看看他们,他们也曾如你一样溃烂如泥、自甘堕落,他们所承受的家破人亡之事甚至比你所承受的压力更大,但是他们终于还是站起来了。我没有少批评他们,也没有少帮助他们,因为我相信任何人都会犯错误,但任何人都是有拯救余地的。你以为,这仅仅是钱的问题吗?你以为,只要我如同你的抚养人一样对待着你,你就能够真正站立起来做人吗?请你搞清楚,你还没有一个彻底的反省过程,太多的自我欺骗已经把你整个人都搞麻木了,你解不开的死结其实恰恰就是你内心的对立。你认为这个社会欠你太多,所以不管用什么方式,你要把一切都捞回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你都重复着这样的情绪,你没有想过将来,没有想过别人,你只看得见眼前,只看得见自己。老兄,你也是底层的人啊,可是你却没有底层人的精神与奋斗,你只有底层人的情绪与投机。我当然不认为你是愚蠢的,其实你非常聪明,你跟许多底层人一样,精于算计。
   可是,你还太稚嫩,尽管你以为你已经饱经风霜,但你终究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出路,依然只看得见眼前的自己而已。
   你再次央求着我:“给我一点钱吧,让我动手术。”母亲对你说:“其实我以前就跟你嘱咐过,让你节约一点,存点钱,不然将来有什么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你呢?一年到头在外面打工,最后全把钱用到不正当的地方,心甘情愿地在桌子上输给别人,你让我说你什么才好?”你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好象执意把自己这一百多斤都放到我这里了:“银波,话呢,反正我是说了,你看着办吧。”对不起,请你搞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又在面对着谁说话,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应有一个什么样的基本态度。在那一刻,我总在想:以前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应该象所有人一样,一点也不在乎你、怜悯你,以使你连这点依赖感也没有?母亲对你说了真话:“你啊,就应该痛定思痛,要有彻底的悔改之心。如果每一次都是一有困难就来找银波,你却跟个没事的人一样,把解决的办法都统统推到银波身上去了,你连自己究竟做过什么错事都没有反省,没有对自己的恨心和对将来的决心,那么这样的要求就还会有许多次,因为你自己都没有打算过要振作起来。”没想到,你却反过来对我母亲说:“就这一次了,以后我绝不会再求你们!就算去讨饭,都不会讨到你们这里来!”
   呜乎哀哉,你怎么利用起我的怜悯之心?看出我的这一破绽,竟如此出手吗?换句话说,我岂非中国社会的代言人,而你却把我当作这一“被告”,应当寄予你所谓的“社会赔偿”?请你把眼睛放得更开一些吧,那么多的残疾人、孤寡老人、灾民、孤儿、贫困学生和冤案受害者都在等着我!而你呢,你算得了什么?在这一刻,你只是一个试图把自己的伤口刻烙在别人身上的人,那是报复啊,老兄,绝不是哀求,更不是所谓的扶贫。我看到了你这些天的生活,吃着这家,然后吃那家,中午、晚上,还有睡觉,你都在换着不同的地方。当我打开我家的门,我再次看到你一声不吭地趴在桌上,夹着面条、喝着面汤,全然忘我,连个基本的招呼也没有。而垂头丧气的母亲,却在厨房缩着身子,吃着几根最简单的“泡豇豆”。你吃饱喝足了,竟得意地宣扬:“我吃饱了,睡觉去了,哈哈。”便蹦到父亲的床上,躺下大睡。这一刻,我郑重地告诉你:我愤怒了!你已经没有了最基本的道德,恶意扰乱了别人的正常生活。我没有别的选择,只希望你拿着这最后的200 元钱,各奔西东。批评的声音已经足够多了,指引的道路也有四、五条,你愿意接受哪句批评或者接受哪条道路,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希望你好自为之,这是我最后的忠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