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杨银波文集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沉默当中的不沉默
   当激情的笔端与跳跃的心脏随着世事一起舞动、澎湃之时,一股股莫名其妙的压力反复追击着我,为此,我罢笔半年之久。我不能忘却这半年之于我的滋味,愤怒、压抑、郁闷、沉默,在可耻的外在与可耻的销声匿迹之间,我找寻不到自己的出口。这半年,在可耻的无声无息之中,跟随着财务的紧缺、脚步的禁锢、身体的崩溃,我渐渐地忘却了自己的使命与职业道义。这半年,我把自己交给刻薄的思索、拷问和责备,从来没有这样不自由过的我,第一次认识到自由的真实含义。在看似没有框框束缚的规则之中,我却沉浸在一片看不到五彩缤纷的灰暗空间里。虽然我依旧明察暗访,虽然我依旧关怀着与我一样或者完全不一样的芸芸众生,但我已没有自由呼吸、自由呐喊的空间。我所做的一切,都仿佛在等待一个真正开放的机会,为了等待这个机会,我卧薪尝胆,不管今日吃着什么,不管明日飘到哪里,不管受到怎样的不公待遇,我始终坚信这一刻终将过去,并成为永不重来的泡影。
   我是从做调查起家的。调查是我认识问题、探索道路的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这个习惯,使得我总是有着充分的证据意识和心理准备,在证据意识的支配下,我总想了解那些看不见的规则。为什么人民会这样生存?为什么人民会有这么多磨难?是谁,或者是什么,决定了这一切?我不但想彻底明白人民的真实状况,而且还想知道人民的内心演变。在常识、表面的更深一层,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呢?我所接受的教育告诉我,真相的力量超过一切的言说,事实就是事实,不容扭曲、掩盖,我认定我的义务就是要把事实还原回来,把这些事实放在一个时代背景和制度阴影之下,如此去观察和思考人民的命运。每一个小人物都是真实的生命存在,不管他们人格有多分裂、内心有多阴暗,只要我想知道,有了解和帮扶的冲动,我就将进行调查。调查是我考虑任何事情的第一选择,是我从事任何事情的优先的条件反射。正因为此,可以停我的笔,但停不了我的脚。事实上,在沉默的半年里,我仍然在不沉默地行走着。

   选择扎根重庆的原因和目的
   中国各地的发展是严重不均衡的。之所以选择调查重庆而不是其它省份,这是基于对矛盾变化的重视。重庆既古老又年轻,直辖九年来,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表面变化,与此同时,重庆人的内心也在随之飞快地变化着。急速的发展,充满了浮躁、激烈等情绪化心理,从个人到集体,从社区到整个地区人群,无论是悲剧还是喜剧,都明显多了些疯狂和剧烈的特征。重庆没有北京、上海那样制度化,也没有广州那样极端化和高度物化,这里千奇百怪、个性突出,从建筑风格到群体性格,从交通路线到就业方式,从地方方言到吃喝玩乐,都独具不驯之风。这是一座火辣的城市,这是一片密集的农村,这是一群想要努力挣脱自己命运的人,这里的人们坚韧、忍耐、耿直、干脆,同时也是出了名的"烂脑壳",点子多,弯子多,拐子多。我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耳闻目睹了太多的悲剧,也耳闻目睹了太多的喜剧。艰辛的生存,刻苦的拼搏,绞尽脑汁的算计和盘思,这些都使得这座城市充满了无与伦比的生命力。
   飞速的发展,让一部分人富裕,又让另一部分人贫穷,两者在各种矛盾冲突之中,断裂为不同档次的社会阶层。快速的前进,伴随着快速的崩溃,从群体事件到大案要案,从单位企业到底层农民,他们一天天地看着宏伟的工程逐渐开工,雄壮的高楼逐渐挺拔,巨大的企业逐渐运转,在表面宏图之下,更多人却生存于愤怒的挣扎、无声的叹息、可怜的恐惧之中。这里到处都是看得见的生存画像,在那些高速加油的"导弹式推进"的经济变革之余,是矛盾的激化、分化和普遍化。每一副绚丽的蓝图,都掩盖着无穷的鲜血、汗水、眼泪和哀叹,如果没有对这一层面的认识,这座城市将是极度的虚假,仿佛眼前的一切只是梦幻,梦醒后只剩下为今生后世紧张、敏感到无以复加的担忧。我选择重庆,并决意透过我的眼睛、耳朵、双手、双脚以及置于纸面的笔、置于电脑的键盘,把这些复杂尖锐的矛盾统统表达出来。此乃至为重要的信息,最起码保存着某个特殊时期的某些荒诞现实,而后把这一切交给自己、社会及当局,这就是我的明确目的。
   额外负担、本职工作和休闲
   看似松散其实很紧凑,看似无规律其实有主次选择,看似无主攻方向其实"面"相对集中,这是我调查写作的特点。如果不出意外,比如不亲自到外地、不亲自陪客人、不亲自帮弱者,那么我一天可以工作16个小时,用于忙碌紧张的阅读和写作之中。但问题在于,我的关系网络一天天扩大,从亲属、朋友,到读者、网友,乃至扩大到一批与我完全素不相识的人及人群,我额外产生的时间负担、精力负担和经济负担,已超过我的本职工作所用。中国的许多自由撰稿人,多是"写手",谈不上调查研究,明显缺乏一定的责任感、入世感和深度,如果再加一点"实用性"的要求的话,那么诸多自由撰稿人也仅可称作"撰稿机器"了。据说,目前市场上有几款软件,你只要在软件中输入较详细的稿件要求,文章就会"自动产生",并可产生不同文体,这就是"撰稿机器"的明证。严格来说,这帮人既谈不上"自由",也说不上"撰稿",至于"人"恐怕也很难做,所以徒有虚名者实在太多。我是决意做真正的自由撰稿人的,常关注现实案例、重大事件以及具有明显矛盾冲突的人、事、物和种种规则、秩序、制度。笔端所落的最终处,乃是弱者一边,但也并不因此过于偏废,我习惯于站在不同阶层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和寻求出路。
   我几乎没有休闲。罢笔的半年时间里,倒是比较失意地休闲了一阵子,到处搜集影碟和下载视频,关注刑侦案件、底层记录片、电影历史,当然也包括对娱乐事件的兴趣。那时的我,喜欢看些"清宫密档"、"二战机密"、"红蜘蛛"、"家庭档案"以及记录白宝山、张君的节目,当然也记得央视《梦想中国》里的熊汝霖、海鸣威、山野,湖南卫视《超级女生》里的巩贺、艾梦萌、韩真真、三江姐妹组合,甚至连《快乐大本营》嘉宾郑均的一曲《私奔》也曾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虽然这些信息并不如网络信息那样密集和易于归纳,但终究还是对我有所启发。一些火爆的媒体现象,要么是有意的压制行为,要么就是有意的解放行为。当自由空间越来越狭窄的时候,媒体每一次扭曲的火爆都能告诉我人们正在如何释放内心,而这个社会的心态在媒体的投影中又有着怎样的色彩。但是,我现在连这点休闲时间也几乎没有了。身处农村的我,喜欢做些力所能及的农务和家务,收收粮食、炒炒菜,或者看望一些与我有些交情的农民、下岗工人、教师、司机和小老板,或者顶多拿起卡拉ok的话筒,不失水准地在各个聚会点演唱几首或者流行或者摇滚或者根本就是无聊透顶却朗朗上口的烂歌,这就是我如今的休闲。休闲之外,是我真实的关注与关注的真实。而最近关注的,便是为生存而挣扎的农民和青少年。
   高温下收割稻谷的底层农民
   炎炎夏日,怒放的太阳似要烤干大地的最后一滴水,39度~42度的酷热高温把这里变成了滚烫狂呼的人间蒸笼。"火炉之首"始终是"火炉之首"啊,重庆人总是感觉天气是一年比一年热,有人跑到防空洞里,有人跑到隧道里,有人跳进长江里,有人住进医院里。至于我的众多乡亲,则投身于被太阳抵着晒的干旱稻田里,经历一番辛苦耕耘、播种、施肥、灌溉、除草、杀虫,终于迎来了收割之期。四川省仪陇县那边恐怕还要一个月才能收割,我们这里阳光强度大,收割时间比起往年也颇提前。在他们当中,有人刚到药店输了两瓶液,又马上跑到田里收割。汗水已流成线,眼睛已睁不开,耳朵都能听得见身体蒸发的细微声音。从14岁的孩子,到66岁的老人,大多数都参与到收割稻谷的行列之中。许多家庭由于缺钱,开不起人工工资,不敢请人,只能自己收割,这一忙,就要忙一周多。凌晨三点半出发,忙到中午11点半;下午四点半出发,忙到晚上11点半。一天24个小时,便有15个小时完全承担着劳动强度极大的收割任务。由于地势陡峭、交通不便,这里无法适用收割机,人们也没有那个经济承担能力,所以唯有自己用镰锯收割、自己鞭摔、自己挑抬。从前段时间收获玉米,到这段时间收割稻谷,有人晕倒,有人死亡,但人们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干下去。平日里强壮的小伙子,被累倒在病床上,声音孱弱无比;平日里勇猛的老伯,只能对我叹息:"有什么办法呢?就是死,也要把庄稼收回来!"
   有一户农家,坚持每天15个小时的持续收割,又热、又累、又拖着病,到家后又唉声叹气地做饭。全家人尽管那么辛苦,身体能量已几乎消耗殆尽,但所吃的仍然只是稀饭和空心菜而已。我去拜访时,尽管对方十分乐意,但对方的声音早已被疲惫的身体拖垮,好不容易才睁起困倦的眼睛看我一眼,并用颤抖的右手轻轻一指:"请……坐。"他们没有钱叫帮工,今年种的稻谷特别多,涉及土地亩数也比往年多出一半,预计将耗费两周时间才能收割完毕,而目前只进行了三天的收割便已病痛殃殃、全身无力,其中两人已连续三次进药店打针、输液,耗费近200元医药费。然而,讽刺的是,他们所收割的稻谷,在市场上仅卖0.65元/斤,单是这200元医疗费,就可购买他们辛苦收割的300余斤稻谷,这就是成本与收获的巨大落差。有的农家怕费钱,于是就以交换活路的办法,你今天帮我收割,我明天帮你收割,这样下来,彼此之间耗费的也仅仅是伙食费而已。但即使是伙食费,一天下来也不会少于150元。我深刻地感到农村的钱与城市的钱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农村里的一元钱也是一个关键数字。正因为如此,我现在吃饭的习惯是让碗底干干净净,不留下哪怕一粒饭。可惜的是,多少农民一边辛苦务农,一边大肆赌博,在已几乎走投无路之时选择了疯狂投机,这一点和城市里的许多下岗工人如出一辙,实在令人顿感悲哀。这就是底层,这就是现实。
   青少年的生存捷径和技能教育
   一般教育与社会的脱节,技能教育的匮乏,人际关系的匮乏,就业经验的匮乏……,这一切都使得一大群按部就班的青少年被社会拒之门外,无法参与社会,因而无法获得利益的分配,更达不到最起码的公平。高昂的学费阻断了学子渴望改变命运的"学而优则有好工作"的道路,许多或优秀或不优秀的学子都被一个残酷的教育制度"唰唰唰"地成片成片地刷下来,让这群几乎什么优势资源也没有什么透明援助机制的人,在得不到没有任何政府引导、社会引导的情况下,庸庸碌碌、糊里糊涂地为了生存奔波着、痛苦着、迷茫着。要么打工,进不了厂,就打野工,找个靠山来养活自己;要么自己想办法,完全靠自己。现在有个比较好的情况,就是中国越来越重视技能教育,尤其是沿海一带。比如说,现在我桌上就有我表弟梁荣华最近收到的三份《录取通知书》,一份让他念高中,一份来自广东育英科技学校,一份来自广东中科理工学校,后两者是直接对口就业问题的技能教育学校。梁荣华今年15岁,广东育英科技学校录取他为"物理系二年制电子与计算机应用"专业大专班正取新生,两年学费总计为5,600元,伙食费等杂费自理,入学时深圳嘉信电子(香港)集团向其发放2,000元助学金,毕业后定向分配到该单位工作;广东中科理工学校录取他为"电子电脑技术管理"专业大专班正取公费新生(学制一年),一年学制期内伙食、住宿、水电等全部杂费总计为7,720元,学费由国家负担,所谓"公费"就是指国家支付1,800元学费给大专班学生(学生另有勤工俭学工资),深圳高科(香港)电子电脑集团再向其发放2,200元助学金(亦即实际耗资5,520元/年),毕业后定向分配到该单位工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