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七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深圳繁华的背后是穷人的血泪]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面对中国金融危机下的苦难,起来奋斗吧中国工人!(人权律师唐荆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五)
·人权律师唐荆陵探访软禁中的郑恩宠律师,抗议中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黑金政治的非法查抄行径!
·中国金融危机下是谁在把解放军架到火上去烤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一
·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自由知识分子中国公民行白云山被扣
·从以海为壑的金厦看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之一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三):珠三角禽流感流行,农民工有权知道真实疫情!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谈陈菊从高雄开始的“台湾向前行”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同一片蓝天下外来工维权特刊------《中国打工文学》910期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之四:大家一起来帮天津市政工程工伤得不到治疗的农民工好吗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五):东莞长安少年农民工讨欠薪抗议被打吐血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
·从东莞劳工的经历见东莞之黑不除,胡温何以御宇内而扫四海之弊!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天知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空谷足音回响熙来扫黑声/薄熙来评说之四
·汪洋奈何成了民怨汪洋中的一叶舟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
·不对称博奕下玉石俱焚/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新十字军东征/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宗教运动
·匪风流火/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文化运动
·指西海以为期/民间闲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开发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皇皇者华/漫卷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新一轮民主人权浪潮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
·从座山雕喊老九不能走谈中国房地产之江胡风云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八)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十)
·佛山本田罢工工人谈判代表团致全体工人和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从官商任志强现象分析官僚资本对“胡温新政”之反动
·试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匪其止共,投畁有昊!”的民意洪流
·《中国打工文学》----102期
·人权律师唐荆陵竞选宣言:请支持并且我们一起奋斗吧,中国劳工朋友们!
·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谈坚决抛弃“痞子运动”思想走实现现代公民社会道路的新时期中国劳工运动
·试析在中宣部思想文化土壤上孕育出的中国“杀破狼”的民间死士精神
·广东镉中毒工厂打工妹集体维权谈判被打重伤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二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朋友们盛情招待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与网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高铁站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重庆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二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团员途经浙江杭州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路经无锡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与浙江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部分成员路经上海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成员途经上海与被抄家的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与浙江民间代表团成员在中国民主殉难自由碑前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参加人权研讨会与朋友合影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劳工人士肖青山抗议深圳东莞世界血汗工厂欺压农民工
·纪念林昭广东民间代表团劳工人士赴上海世博抗议被遣返而泰戈尔的歌声是深圳东莞农民工对中国血汗工厂制度向世界人民的控诉
·人间不公农民工赴林昭墓喊冤愿英烈在天之灵审判深圳东莞黑金政治的贪官污吏土豪劣绅
·中国各省纪念林昭民间代表团成员不惧风雨抵达苏州
·纪念林昭中国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鲜花祭英灵美酒敬烈士(视频)
·中国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扶老携幼爬山涉水纪念林昭(视频)
·高悬在林昭墓地的监控器是纪念林昭中国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前进的方向与目标(视频)
·纪念林昭来自士农工商各阶层的广东民间代表团成员在苏州火车站茫茫人潮中汇合
·纪念林昭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前进路上响起了祈祷的梵音
·特务与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都到了纪念林昭现场
·深圳欠薪被打伤农民工哭祭林昭墓视频
·深圳工伤打工妹林昭墓哭灵,控诉黑金政治特区!视频
·农民工在与朱容基总理同是右派的民主先烈林昭墓前开深圳东莞血汗工厂批判大会
·视频:各省民间代表团纪念林昭誓词
·海上没明月,天涯不共时---中秋扯海外华人的历史责任
· 由钓鱼岛之争趣谈特务政治与外交博奕
·钓鱼岛报军情急!
·中国民间各省代表分团纪念林昭视频一
·纪念林昭民间代表团成员宣誓为实现林昭理想而奋斗(视频)
·民间代表团成员自费聚餐座谈学习林昭的心得体会(视频)
·各省民间代表团成员自费聚餐交流学习林昭先烈继往开来推进现代公民社会建设(视频)
·民间代表团成员自费聚餐座谈以林昭精神投身到中国现代公民社会实践中去(视频)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湖北随州宣传直选呼吁扼住专制主义的咽喉与朋友合影
·谁与我同行!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湖南凤凰宣传基层与人大选举和少数民族地区自治法律与朋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湖南溆浦宣传基层与人大选举法律与朋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深圳宣传我要直选行动与朋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湖北潜江宣传基层与人大选举法律与朋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贵州铜仁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和少数民族地区自治法律留影
·这次是我请特务喝茶记实/打工文学集(谁在拯救你中国)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十一)
·中国劳工公民意识的觉醒深圳、东莞劳工运动状况透视(公民月刊)
·人权律师唐荆陵赴浙江杭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自由人士座谈
·人权律师唐荆陵在浙江杭州向全国网友发出支持“我要直选”现代公民运动的呼吁
·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被取消年度会议的中国博客们随上海人民纪念人流悼念胶州路大火死难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劳工贴出的第七张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大字报:深圳繁华的背后是穷人的血泪

   深圳繁华的背后是穷人的血泪
      ----评城管开车活活辗过捡破烂的老人家
     深圳是变得很美丽了,漂亮的滨海大道,比邻林立的高楼大厦,霓虹灯照耀的夜生活光彩艳丽。可是晚风吹来,这一切华丽的外表掩盖不住深圳特区深深遮着的对社会弱势人群的敲骨吸髓和人性的贪婪与腐烂所发出的恶臭。
     就在光天法日之下,深圳特区政府的城管执法人员将捡破烂的老人家赖以维生的车子抢行没收。更让人发齿的是这些执法人员竟开车从苦苦哀求的捡破烂老人身上活活碾过,撒下一路罪恶滔天的血迹扬长而去。
     处于义愤的群众及有正义感的社区录下这苛政猛于虎的劣迹公之于众让广大的劳苦大众愤怒如火烧。

     恶法苛政的暂住证始之于深圳特区。在工业区宿舍里,在街道上,如狼似虎政府执法人员不是扑向犯罪分子,而是扑向打工妹。
     真是“工业区夜晚,公安夜捉人。打工妹哭泣,恶吏狰狞狞。”这深圳特区的夜晚是一幕幕人性丑陋的夜晚,在街上呼啸而过的囚车里关的是来自内地流浪讨生的下岗工人,是家乡的土地因贪官污吏横征暴敛而外出的农家打工妹。夜色下被捉进派出所的黑压压打工妹被当作任人欺压的猪狗,当执法人员得意洋洋的数着“贩猪仔”的收入时,你们已是明火执仗的强盗。
     更可怕的这非法的暂住证当作深圳经验推广到全国。
     于是有了孙志刚因无暂住证活活被打死在公安机关。几十名打工仔因无暂住证活活烧死在公安的囚车里。
     这样的深圳特区经验是千奇百怪,在深圳特区是理所当然的了。
     有一个政府市级高官的女儿是少年出英才啊,
     小小年级是出身英国贵族学校,刚出社会就是几家公司的老板。股本有人自动心甘情愿的奉送。自家也有了几百万资金。拍出来的戏是全市学生学习的榜样。(高价票的)
     听说现在这高官是更上一层楼了。
     有句俗语:有什么样的上司就会有什么样的下属。反向推之一不小心就把公安局女局长给推出来了现丑示众了。
     听说她在公安局内部是贪赃枉法,什么事都敢做,而且是欺民霸男。无恶不作。
     深圳特区就象一个盖着的粪坑,不能掀开来搅,否则是臭名昭著。
     只是个问题困扰着我们老百姓,不能不提出来
     假如这个捡破烂的老人有投票选举深圳特区市长的权利,市长会如何反应?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