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一、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
·中国劳工问题浅析兼谈中国劳工出路
·美国记者怒斥东莞国安私闯外来工民宅贱踏人权
·十七大预示民主改良在中国的失败同时揭开了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序幕
·血汗城市东莞外来工致世界劳工大众的呼吁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二)
·王莽改革与“哀民以伤”的胡温新政(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与人格升华(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
·马儿啊他载不动四海之内华人的诸多期望许多愁(调侃马英九之一)
·藏人不服,胡不修文德又何以来之
·佛心能消世间仇,让达赖喇嘛叶落归根回家吧
·让我们敲中华民族希望的钟啊愿达赖能出席奥运会
·从极左青年们在家乐福示威游行谈中国公民社会运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败德失政下之东莞血汗童工
·国殇下胡温新政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新儒家“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学术思想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影响
·国际劳工运动座谈纪要
·奥巴马的美国变革梦与达赖的回归中国心
·“谁命维新”谈贵州瓮安的中小学生社会运动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能谅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一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二
·杨佳西瓜刀捅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抗挣的暴力主义思潮
·洒将热血击缶歌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的大胆西进战略搏奕之三(摘录自由圣火)
·谁给胡春华上的补身的三鹿毒奶
·漫谈金融危机下的中国劳工与政策
·中国金融危机来袭呼吁胡温精简机构冗员与民共体时艰
·珠三角外来工自述艰难心酸维权写实路(-)
·东莞血汗劳工维权的愤怒控诉(摘录民生观察)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肖青山)
·英国电视四台记者真实记录了日权厂外来劳工在东莞血汗城市悲惨处境。
·中国金融危机倒闭潮从东莞制造业向服务业蔓延员工被欠薪处境悲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东莞润宏厂欠薪工人上街堵路市政府信访多名外来工被打伤
·东莞欠薪女工讨薪反被抓!呼吁珠三角外来工站出来用行动来声援!
·东莞被抓欠薪工人谈判代表易女士被殴打折磨!呼吁全国外来工朋友们联合行动站出来声援!
·马失前蹄的马英九与踏错庙门烧错香的蔡英文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一):西班牙记者魏森顶风作案帮助东莞外来工讨欠薪
·人权律师唐荆陵实地了解东莞外来工困境与劳工NGO人士座谈中国金融危机下的劳工维权
·面对中国金融危机下的苦难,起来奋斗吧中国工人!(人权律师唐荆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五)
·人权律师唐荆陵探访软禁中的郑恩宠律师,抗议中国国际金融中心上海黑金政治的非法查抄行径!
·中国金融危机下是谁在把解放军架到火上去烤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一
·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与自由知识分子中国公民行白云山被扣
·从以海为壑的金厦看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发展之一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三):珠三角禽流感流行,农民工有权知道真实疫情!
·“格物致知”谈资讯系统在民间社会运动当中的杠杆作用之一
· 东莞农民工第二代打来的求助电话/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五)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谈陈菊从高雄开始的“台湾向前行”
·网络爱国群众针对刘士辉律师学习新华社社论开展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现场实录/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六)
·同一片蓝天下外来工维权特刊------《中国打工文学》910期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之四:大家一起来帮天津市政工程工伤得不到治疗的农民工好吗
·向外来工家乡的父老乡亲报告(五):东莞长安少年农民工讨欠薪抗议被打吐血
·共工怒触不周山/薄熙来评说之三
·从东莞劳工的经历见东莞之黑不除,胡温何以御宇内而扫四海之弊!
·反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间/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反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天知道/打工文学集第十个是空位
·空谷足音回响熙来扫黑声/薄熙来评说之四
·汪洋奈何成了民怨汪洋中的一叶舟
·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
·不对称博奕下玉石俱焚/谈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 礼失求诸于野乎/谈地域文化现象
· 野马也,尘埃也,万物之息相吹也/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运动
·新十字军东征/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宗教运动
·匪风流火/金融海啸后新形势下的中国劳工自由文化运动
·指西海以为期/民间闲谈海峡西岸经济区的开发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皇皇者华/漫卷东南亚华人社会的新一轮民主人权浪潮
· 霸道皇道与仁道/从泰国红衫军运动谈东南亚华人社会的平权运动
·从座山雕喊老九不能走谈中国房地产之江胡风云
·试析九七亚洲金融危机与零八世界金融危机返乡农民工之社会生活状况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八)
·愤商官商与民商之任志强现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十)
·佛山本田罢工工人谈判代表团致全体工人和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从官商任志强现象分析官僚资本对“胡温新政”之反动
·试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匪其止共,投畁有昊!”的民意洪流
·《中国打工文学》----102期
·人权律师唐荆陵竞选宣言:请支持并且我们一起奋斗吧,中国劳工朋友们!
·官商任志强实质上是官僚资本对抗“胡温新政”的章鱼哥
·谈坚决抛弃“痞子运动”思想走实现现代公民社会道路的新时期中国劳工运动
·试析在中宣部思想文化土壤上孕育出的中国“杀破狼”的民间死士精神
·广东镉中毒工厂打工妹集体维权谈判被打重伤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二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贵州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与朋友合影一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朋友们盛情招待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四川宣传人大与基层直选法律与网友合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留影
·人权律师唐荆陵远赴湖南宣传基层与人大直选法律高铁站留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打工文学选集>:秋风秋雨—暂住的爱情不需要证
   文娟一下车,一丝冷风伴着秋雨袭面而来,让她微皱了一下秀眉;帮她开车门的保安忙不迭的给撑上伞,脸上堆滿讨好的笑容边跟着走边禀告说:“文总监,张老板打电话来说有个美国叫什么杰利夫的客户来了,晚上在东海酒店吃饭”.她一走进写字楼,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问好声:“文总监好”.马上有几个职员拿着文档跟着来请示工作。
   “这是经过人事部筛选的应聘品管部经理的人员资料,”人事经理指着其中一份惶恐的解释说:“我不知道这个叫陈捷生的腿有点跛,我刚才面试时才发现。”文娟冷傲的脸孔不自觉的怔了一下,打发这些人走了后,她找出这个叫陈捷生的个人简历。
   “是捷生啊!”文娟手紧捏着这份简历,立在半开着的窗前,心一阵阵的在抖,秋风秋雨飘过来吹乱吹湿了她的秀发,她清秀的脸上不知是雨是泪在流,她的思絮随着飘过的秋风飘入伤心记忆中……
   那年那天黄昏,刚来深圳找工作的文娟挎着包在一家工厂面试后走在冷清的街上,忽然感觉一阵风从后面窜过,包被人抢走了,刚出校门没有社会经验的文娟一下给吓愣在原地,后面有两个人一前一后跟着追上去,后面那个还大呼小叫的:抢却啦,抢却啦。

   包里有文娟全部的证件和钱啊,她站在那儿眼泪涮涮的流下来了,这时两个青年气喘着走到身边,那个长得浓眉秀目的小伙将包递过来:“小妹,看少了什么没有?”.她打开包,什么都没少,破涕为笑:“谢谢大哥啦”。旁边那个叉着腰还在喘粗气的瘦弱小伙不乐意了,嘻皮笑脸的说:“不谢谢我啊,没有我在后面摇旗呐喊,那家伙会吓得把包扔了啊。”文娟给他逗乐了,挤出一张夸张的笑脸对着他:谢--谢—大—哥啦。”
   大家都是年青人,很自然的就聊开了,哦,帮她把包追回来的青年叫陈捷生,那个瘦的就喊他李少啊。说到她找工作的事,李少又挤眉弄眼了,嘻闹说:“你多叫我几声哥,我们帮你想想法子。”陈捷生打断了他的话头:“别闹了李少,小妹,我们工厂正在招人,你要愿意的话过来试试。”文娟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后来文娟就到他们工作的工厂去上班了,原来这家工厂一开始他们就跟着来大陆的老板一起创业,怪不得他们这么年青就高高在上了,陈捷生是工厂厂长,李少是总经理助理,老板现在很少来国内,一两个月才来一趟。所以李少很是逍摇快活。
   打工的日子是很累人的,不过年青人总是很快就能把烦闹抛到脑后,捷生的稳重和体贴让她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种依赖,李少可能是瞅出了一点什么苗头,总是创造大家一起出去玩的机会,然后他就跟大伙不知到那里去闹去了,留下捷生跟她独自相处,可是文娟总是在捷生深情的目光中感觉到一丝欲说又止,茫然的神情,她又不好意思先表露,情感就这样在她和捷生之间静静流淌着。
   直到有一天,她忘记带暂住证就去逛街,遇上查暂住证,抱着新买的衣服和哭哭涕涕的其它打工妹挤在囚车里,她相信她的捷生一定会来救她的,一定会的!
   这不,她的BB拷不断的响起来,“小妹,你在那里”;“小妹,晚上李少请我们吃饭”;
   “小妹,你怎么不回拷啊”.
   在囚车里,挤在哭涕和愁眉苦脸的打工妹中,文娟甜蜜的笑了。忘了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等到夜色深深星星点灯的时候,一直很镇静的文娟一见到找来的捷生,是哭得一蹋糊涂。弄好手续出来在107国道旁等车时,依偎在捷生的怀里,那一刻她觉得心里好轻松,好温馨。此时国道边密集的正在加班的工厂眩耀夜空的灯光衬映着这相依相偎的两人。
   
   
   
   
   这时有人扭动门锁开门进来,“文娟,走啊一起去吃饭啊,张生又打电话来了。”在工厂管财务的老板娘笑迷迷的走过来,文娟轻快的用纸巾抚了几下脸颊,对老板娘淡淡的微笑着说:“陈姐,我手机没电了,今天有点感冒了,就不去了。”老板娘陈姐很紧张的连问:“没事吧,吃过饭我们就回去休息好了。”美国客户杰利夫是工厂最主要的客户,是文娟在以前公司开拓的打过多年交道的客户,对方很相信文娟,文娟来这个经营不振的民营企业后杰利夫的订单让它的营业额成倍数增长。让老板俩口子把杰利夫捧做他的财神爷一样。
   做为一个职业女经理人,在南方商海和工厂管理摸爬滚打出来的文娟同样很会处理人际关系,不然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让这位老板娘陈姐当她是姐妹一样亲密呢。
   “陈姐,这个应聘经理的人很不错,你来面试确定下好吗”.文娟指着捷生的简历。
   陈姐忙不迭的应允,她文化程度不高,老板除了让她控管财务,其它事不让她管,文娟来工厂后各方面工作都做得出色,特别是她找了李少上了MRP工厂制造业管理软件后,借机换了财务人员,连财务方面的实际管理职能都让文娟接管了,陈姐也就管管现金出纳了。 做为老板娘她是有权利欲的,这不文娟一说她马上就在文娟办公室隔壁的会议室面试捷生了。隔着挂窗帘的玻璃,文娟看到了两鬓已夹白发,面容沧桑的捷生——让她伤心让她疼的男人……。
   文娟跟捷生好上以后,真感觉小日子的生活美好极了,每天早晨总是捷生把她从美梦中唤醒,热水早点已弄好了,哄着她去上班;还出钱送她去补习英语;不管晚上加班还是上课刮风下雨有多晚,他总是等着接她回家。直到有一天回到出租屋见到一个脸色阴沉的老人和一个伤心哭泣的女孩,她的梦才醒来。
   找上门来的是捷生的老爸和他订了婚的未婚妻。捷生未婚妻叫明芳,比捷生还大;当时闹水灾垮堤把家给冲毁了,捷生妈又重病,捷生家欠了一身债。那有钱供捷生上大学,那时明芳她家条件不错,明芳也在外打工挣钱,她看上了捷生这个小伙子,她爸就托人搓和订了这门亲,明芳拿出自已打工挣的钱供捷生念完大学。
   捷生和文娟好上后,把自已打工挣的钱偸偸寄回去,想悄悄退掉这门亲。这事在村里闹开了,捷生老爸觉得在村里抬不起头,良心上也对不起明芳,这几年一直是明芳在供捷生念书,为照料捷生重病的妈妈,辞工回去帮捷生家料理家事,别人早就当她是捷生家的媳妇了。
   这不捷生老爸就找到深圳来了,捷生手足无措的向文娟解释,文娟看着捷生老爸充滿敌意的眼神,明芳悲戚的神情,捷生躲闪的目光,她住回到厂里,等着捷生的选择,可捷生没有去找她了。
   这时李少和捷生闹开了,却是因员工罢工的事,捷生请假处理家事,李少在管厂,员工因连续加班几个月,成品部更因赶港车出货常加通霄,女工在熬夜赶货,先有小女孩子挺不住昏倒了,旁边的女孩子是她们老乡又累又伤心,“流浪的孩子多么想家,想起了爹娘泪汪汪”先是一个女孩子流着泪在唱,马上所有的女孩子哽咽着边做事边情不自禁地唱起来。
   第二天成品部就罢工了,李少感觉好没面子,执意要炒掉这批员工,清理暗中撑腰的管理人员,和召回来处理此事的捷生在老板面前吵起来了,老板笑着折中了一下,炒掉了二十个起头串联的女工。李少口才了得,个别向女工问话,有年龄大的女工顶不住李少的心理攻势,她们要被炒掉因年龄大很难在深圳找厂(工厂普遍只招小女孩),把串联罢工的事全都说出来了。
   那天捷生瞅着被炒掉的女工排队结算工资,望着铁青着脸的李少连连叹气。其实这些女工并无意针对李少,她们是在出完这期货后才罢工的,只是李少年轻气傲,家境不错出来做事又一帆风顺,那知这些打工妹的艰辛。
   这事过了不久李少就离开了工厂。
   文娟在知道捷生结婚的消息后晚上躲在被子里流了一晚上的眼泪,第二天也辞工走了。
   
   
   
   文娟之后还和李少保持着联系,略略听李少提过捷生的事,捷生老婆前面给他生了两个女孩,执意又生了第三个儿子。
   后来工厂因易燃危险品堆放车间发生火灾,捷生为救受困的工人摔断了腿。再以后老板把工厂迁到江浙去了,捷生也出来了。
   目送着面试后的捷生微跛着冒雨离开工厂后,文娟和老板娘陈姐离开工厂坐车去东海酒店时,打定了心中的主意,其实这趟杰利夫来工厂并不只是瞅新产品的试制,而是他打算在江浙开工厂,知道文娟有良好的国内外市场客户关系,对产品开发和生产工艺很精通,又有熟悉的技术人员,想请文娟帮她办厂,开的条件很优厚,工资比现在高一倍,另在工厂有股份,为了表示诚意借这次了解所下订单的新产品试制机会亲自过来跟她面谈开厂的计划和文娟待遇事宜。
   这时老板娘的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音乐,老板又在催她们啦。
   保安打开厂门,立正敬礼,目送着载着文娟和老板娘陈姐的小车驶进飘着的茫茫秋雨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