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礼与控制论 ]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礼与控制论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章 礼的精神
   Chapter Ten Spirit of Etiquette
   
   
   
   七,礼与控制论
   7. Etiquette and cybernetics
   
   自然秩序的掌管者、未来全球保衡者,将从心理学的天才猜想、生物学的实验研究那里,学得许多东西……就像中国的帝王们曾从礼制的实践、儒家的学说、经学的规范那里获得了不同于罗马帝国的命运。罗马帝国由于缺乏礼制实践、儒家学说、经学规范作为政治制度的支持,而陷入继承人危机,使得罗马法缺乏伦理道德的支持而在政治上成为废物。
   
   生物学和心理学在未来世纪的发展,势必越来越远离人们对“科学”的传统理解,而具有控制论的性质,它将越来越潜入个性的黑暗深渊中,越来越具有实用的社会价值:它的“东方色彩”将日趋浓厚。
   
   所谓控制论(Cybernetics),是研究各类系统的调节和控制规律的“科学”,是自动控制、通讯技术、计算机科学、数理逻辑、神经生理学、统计力学、行为科学等多种科技相互渗透形成的一门横断性学科。它蓬勃发展的实践活动,已经日渐支配了人类的生活,甚至为全球规模的社会整合,提供了有效的方法。
   
   用控制论的观点看,所谓儒教基本上就是一套控制论思想。其核心理论,是天人之际即“宇宙控制论”的基本理论。至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等政治经论,只是基于上述理解的人性和社会层面,是为适应中国的家族社会而拟定的战略手段。
   
   儒学的兴盛,是其对世界对人性的基本理解取得社会有效性的证明。儒学的衰微,是其对战略手段的执著程度超过了对基本理解的贯彻程度……家族政治的模式可以通行于中国却无法通行于全球,故不实现充分的宪政改革,中国也无法登上全球舞台。从这种观点说,现代控制论的而非古代儒家的理论实践,可以说是“新时代的全球范围的修齐治平”。
   
   生物医学所欲解开的人性困难如“变态反应”,和儒家思想所欲克服的类似困难如“过与不及”和“反中庸”,岂不具有太多的相似。所不同的只是二者的理论框架:前者偏重于个人医学,后者侧重于社会政治;因此,前者以个体的治愈为目标,后者则以社会的得救为归宿。但前者将发现,若不越来越扩大它的治疗范围以至于社会改革,个体的治愈将是无望的。后者也已懂得,社会的得救必从个体的矫正下手,不仅是正心、修身,而且是寻求神明的救助,如各种高级的世界宗教所极力倡导的。
   
   粗略一看,二者运用的方法似乎不同:生物医学主治疗,其手段是催眠暗示甚至基因工程,儒家学说主修养,其手段是知命率性甚至修齐治平。其实,它们都运用了控制论方法。心理暗示的基本途径,是把某种人为的思想或灵感说成是“天命”或“自然之道”,就像把自己的计划说成是“异象”甚至“上帝的愿望”。[当然,把自己的计划说成是“异象”甚至“上帝的愿望”,会受到神的诅咒:“耶和华说,我岂不充满天地吗?我已听见那些先知所说的,就是托我名说的假预言,他们说,我作了梦。我作了梦。说假预言的先知,就是预言本心诡诈的先知,他们这样存心要到几时呢?他们各人将所作的梦对邻舍述说,想要使我的百姓忘记我的名,正如他们列祖因巴力忘记我的名一样。……耶和华说,那些先知各从邻舍偷窃我的言语,因此我必与他们反对。……无论是百姓,是先知,是祭司,问你说,耶和华有什么默示呢?你就对他们说,什么默示阿。耶和华说,我要撇弃你们。无论是先知,是祭司,是百姓,说耶和华的默示,我必刑罚那人和他的家。”(《耶利米书》23:24─23:34)]假先知们有意无意把生物性因素神明化了,这样使群众受骗感染并潜移默化,所以反宗教人士据此批判宗教活动是“一个骗子领着一群傻子”,其“神奇功效”甚至连明敏之士有时也难逃此劫,因为他们也和大众一样具有生物本能,受到同个气氛的压力作用,只有接受“作为反压抑手段的心理暗示”。例如,在精神分析法的创始者那里,这种方法已经不再是一种医学方法,而成为一把胁迫人性的手枪,成为扭曲人性和历史、社会和文化的诡秘钥匙……精神分析甚至自负可以解决社会问题和文化问题,结果为各种现代极权政治送去了洗脑方法。当然,想使精神分析法及其实践具有完全“政治”和“宗教”功能,还需要一些岁月和努力。但是毕竟,心理医生和政治委员已经取代了忏悔神甫。未来世界的迫切需要也许将不难呼唤新的巫婆出来复兴巫术……她会表明,精神分析法及其政治性及宗教性将在实践中增强,“新世纪运动”和印度教的多个变种,逐渐入侵后基督教时代的欧洲,将实现挫平个性、瓦解主观愿望的努力,精神分析法及其实践于是变成一种广义的“市民宗教政治学”……
   
   历史上的各种宗教之所以风行一时,甚至迄今保持强大的影响力,无非在于它们提供了一种恒定久远的希望。信仰是希望。但谁来建立新的信仰呢?但愿这不是假货,但愿在黑色的灾难之渊中兴起发光的真是“耶和华的荣耀”:“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你。”(《以赛亚书》60:1)
   
   再看音乐。起源于不同精神的音乐,究竟孰高孰低?谁能更长久地支配人类精神?这是不能概而论之、不能绝对化的,因为适时则用、逢运则通。有人说,起源于悲剧的音乐时时深感人心。有人说,起源于政治的音乐最为肃穆,盖人生的祸福介于政治的得失,而政治即公共事务对人心的影响也最为显著。人类生活的各种波折,莫不由于政治,莫不归于政治,故政治精神的体现就是先秦的《大雅》及《颂》。
   
   在我看来,起源于宗教的音乐最崇高,因为宗教是人类精神的最高状态,人生的终极目的在于追求天帝、神明、冥冥的命运以及称为阳、力、道、玄、一的终极本体。更有人说,起源于庆典的音乐乃是最富于官能性的音乐,人欲永恒不息,音乐最能表彰创业的成功及尘世的胜利,不论个人、集团、阶级、民族尤为如此。以上所论,类似《庄子天下篇》所谓“各执一端,从其所善”。雅颂衰而国风兴,古典绝而现代兴,此皆精神性音乐被官能性音乐所胜,因为世道凌夷、文明衰落所致。由此可见,音乐始终是社会控制的某种工具,而一贯统治的音乐精神并不存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