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谢选骏文集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第四部 中国模式
   Part IV Chinese Model
   第四十四章 中国文明的普世功能
   Chapter Forty-four The Universality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一,割礼的梦魇如何结束?
   1. When would the nightmare of circumcision come to an end?
   目前在非洲不少国家,判定少男少女是否成年,不是根据其实际年龄,而是看其是否举行过成年礼,而所谓成年礼,其实就是“割礼”:男子割除阴茎的包皮,女子则部分或全部割除阴核和小阴唇,甚至将阴道口部分缝合。
   以往人们认为,割礼习俗起源于犹太教,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犹太人中间,割礼被认为是确定犹太男人的身份、进入婚姻许可范围的一种标志。但后来割礼不限于犹太人,也不限于男子,成为伊斯兰教各民族的通行礼仪,尽管细节并不雷同。行过割礼后,男孩就成为穆斯林了,现在有人在医院里做阴茎包皮环切手术来进行割礼,但多数人还是以传统方式在家里进行。男孩在五岁或七岁接受割礼,岁数不能是双数,时间多在春秋季节,这样伤口比较容易愈合。
   在乌干达和肯尼亚的许多地区,男子割礼多在十一岁到十八岁之间进行,其年份反而需要是偶数的,而个别部族,如乌干达西部的布孔乔族,则是每隔十五年才举行一次,割礼的时间,一般选择在每年七八月或年底的农闲时节。谁家的孩子要割礼,首先把亲朋乡邻请来,飨以酒宴,当众宣布。赴宴者带来啤酒、牛肉、锄头或其他礼物,预先表示祝贺。此后,准备割礼的孩子要天天沐浴,净身洁体,迎接人生的新阶段。信教者要到清真寺祈祷阿拉保佑,不信教者则到坟茔上祈求祖先的神灵相助。割礼的日子临近,家长们联合恳请或由酋长指派有经验的长者,带领孩子们作准备活动。
   推算下来,非洲割礼的习俗已有四千年历史了。经考古发现,几千年前留下的埃及木乃伊里,已有受过“割礼”的妇女。由此可见,割礼的风俗可能是从非洲传入非洲边境的犹太人社区的,进而传入伊斯兰教流行地区。许多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认为割礼是《可兰经》所要求的神圣习俗,但也有人认为《可兰经》没有提到女性要行割礼。在非洲,现在五十多个主权国家中有三十多个在不同范围内实行割礼。其中,乌干达、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苏丹等国家,大约有80%的男女实行过这种手术。在埃及和肯尼亚,半数女孩须行割礼。在塞内加尔和坦桑尼亚,15%的女孩要行割礼。
   女性割礼最简单的一种称“割礼”或“苏那”,即去除阴蒂的包皮。第二种叫切除或“阴蒂切除”,即将阴蒂的一部分或全部,小阴唇的一部分或全部切除。更为极端的一种是为禁止性交而封闭阴部:大阴唇的部分或全部被切除,外阴两侧用洋槐刺穿在一起或用肠线缝合,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间隙以便尿与经血流出。
   女子割礼历来都显得神秘,都是私下进行,由民间巫医、助产妇或亲友主持。传统的切割工具是铁刀或小刀片,缝合使用一般针线,有的地方甚至使用荆棘。用这样原始的器具切割身体的敏感部位,又不使用麻醉剂,肉体痛苦难以言说。手术过程中,不但疼痛难忍,还经常发生大出血,最常使用的止血剂不过是树胶或草灰。简陋的医疗条件,器具从不消毒,造成手术后经常发生感染。手术造成的阴道闭合,给婚后的性生活造成无法忍受的痛苦,许多人不得不进行阴道开口手术;“割礼”给妇女生育带来很大的困难,分娩时还要再进行切割手术,这造成非洲某些地区婴儿死亡率高达38%。据肯尼亚的瓦吉尔地区统计,手术后发生破伤风、闭尿症、阴道溃烂者约占30%。而阴户缝合手术不仅容易引起这些疾病,还往往导致婴儿难产,造成母婴双亡。割礼对妇女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已引起非洲各国以及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从1979年开始,非洲妇女组织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帮助下,先后在喀土穆、卢萨卡等地召开专门会议,通过了从最盛行女子割礼的东非和北非开始,逐步在整个非洲废止这一陋习的决议。肯尼亚、索马里等国的议会,经过激烈辩论,也都通过了立即废止割礼的法令。 但由于这一习俗根深蒂固,一纸空文的法令执行起来困难重重。相反乌干达的Kapchorwa地区的议会于甚至在1988年11月23日以14票对4票通过一项法令宣布:“规定塞比尼部落所有十八岁以上的女孩必须接受割礼……坚持不接受割礼的人被认为是社会的渣滓而遭受摈弃。”
   在拥有八千七百万人的尼日利亚,女性割礼仍然盛行,女医生阿迪哈每天在政府的禁令下至少要偷偷进行数例女性割礼,每人收费三四个美元,一块大贝壳和一张刀片就是手术的全部工具。对于非洲妇女来说,“割礼”则是悲惨人生的开始。“割礼”留下的后患,给她们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因“割礼”而受感染仅尼日利亚一国就达到五十多万人,更严重的是手术不消毒而让爱滋病广泛传播。难怪肯尼亚总统莫伊代表政府首次就女子割礼问题表明立场称,女子割礼是陈规陋俗,应该予以摈弃。他呼吁人们像同爱滋病作斗争一样来铲除这种风俗。
   二十一世纪的阳光已照到全球每个角落,但即使在美国和欧洲的非洲裔移民中,也还有女孩和妇女施行割礼。全世界每天有六千多名少女被一点一点地割去阴蒂、阴唇、闭锁阴道……据统计,全球每年共有二百多万少女饱受刀割之苦,受过割礼的女子已有一亿三千万人,此外尚有一亿五千万女性面临即将被割的命运……所以人们称割礼为“男人应尽的义务”、“女人残酷的梦魇”。
   从割礼事件可以看出,伊斯兰教或是非洲部族传统,至今还是活生生的;相比之下,中国的文化传统在中国人生活中已经不复存在了。由于中国文明实际上已经死亡,中国也就经历了某种洗涤,例如小脚和太监等割礼般的恶劣风俗已经荡然无存,这就使得中国文明变得抽象、减少血气、接近理性。
   第四部 中国模式
   Part IV Chinese Model
   第四十四章 中国文明的普世功能
   Chapter Forty-four The Universality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二,种族三特性同归一路
   2. Three racial characteristics converging into one
   我时常默想,像女性割礼这样的酷刑为何产生、流行并如此牢固地统治了广大的人群呢?后来我研究了腓力普·洛旭庭教授(Professor J. Philippe Rushton)的著作《种族·演化·及行为:生命历史的远景》(Race, Evolution, and Behavior: A Life History Perspective)的第六章《r─K生命历史理论》(theory of r─K life histories)中阐释的“全球种族三特性模式”后,倾向于把割礼理解为:比较接近r策略的黑人,在接受了其他比较接近K策略的种族所创造的价值观(如伊斯兰教)后,所产生的模仿行为。而在早期埃及,这主要是由于野蛮人要模仿文明人的性伦理规范,而采取的过激行为。由于黑人的种族特性不同于白人,结果在执行起来“在‘用’字上狠下工夫”,难免过分,难免用生理阉割的方式来对待自由奔放的黑人妇女。这多少有些接近中国的小脚风俗。小脚起源于南朝、兴盛于南唐和宋代,我们也可以同样理解为:相对自由散漫的南方民族更为接近r策略的生活方式,他们在接受了相对集体主义从而更为接近K策略的中原民族的文明后,采用了生理限制的办法来抑制女性的性冲动。
   割礼和小脚当然都是男权对女权的残酷压制,是为了降低妇女的自主愿望、削弱妇女的自决能力,而实施的手术。割礼血腥而短暂,裹脚阴险而漫长,前者野蛮后者文弱,前者破坏了妇女的性交能力,后者破坏了妇女的活动能力,惟有废除这些风俗,比较接近r策略生活方式的种族才能获得解放,不必强行模仿比较接近K策略的种族,用人工方法“改造”自己。我们早就说过,所有试图改造人性的企图都是罪恶的。
   根据种族三特性模式的总结:在所有种类动植物当中, 人类运用K策略最多;人类当中,黄种人最偏重K策略,黑人最偏重r策略,白人介于二者之间。r策略(r─strategy)代表的是性活动力强及生育力强; K策略(K─strategy)表示后代子孙较少但双亲给予孩子较多的细心呵护。
   种族相异三特性模式就是指黄种人一端,黑人另一端,白人介于中间,这一三岔特性适用于全球各地。哈佛大学生物学家威尔森(E.O.Wilson)是首先使用r─K生命历史理论的人,他用这一模式来解释植物与动物群数变化,而洛旭庭则将它进一步运用在人类种族上。他形容说,威尔森方程式中, r代表生殖的自然率(后代子孙的数目); K代表双亲照料的多寡以确保后代生存。
   动植物有不同的生命历史策略,有些相对倾向于r值,有些偏向于K值,这些r与K之分源自于产卵数目,r策略像机械炮手,他们发射许多炮,至少会射中一个目标,那就是产下许多卵与精子,频繁的交配与生殖。
   K策略则像狙击手一样,他们将时间和心思放在摆设与瞄准上,也就是说后代可受完善的呵护与帮助,相互合作获得食物与安稳的住所,形成复杂的社会系统,这需要更复杂的神经系统与较大的脑子。演化基本理论就是将生殖策略连结于智力与脑部的发展。动物的脑部越简单,生殖力越强;动物的脑部越大,需要越长的发育期,相对减少生育后代的机会。例如,牡蛎的神经系统非常简单,它们没有真正的脑,为弥补缺憾,它们一年产下五亿个卵。黑猩猩有较大的脑,它们大约每四年只产下一个后代。如此,则K策略有较多的双亲照料与心智的发展;而且需要较多的时间来发育大脑,其他的发展就不得不放慢下来。
   r策略刚好相反,有高生殖力的属性。像狐猴(lemurs)与猴子(monkeys)等脑部较小的灵长类,怀孕时间是十八周;但是脑部较大的灵长类,像黑猩猩(chimpanzees)与大猩猩(gorillas),它们的怀孕期是三十三周。
   各种灵长类彼此之间的r─K策略差异很大,例如雌性狐猴在灵长类里是最为倾向于r策略的,她首次怀孕年龄只有九个月大,而寿命仅有十五年;雌性大猩猩更加倾向K策略,首次怀孕年龄大约十岁,一般可以活到四十岁。猴子出生时与成年后的脑部大小是一样的,而黑猩猩与大猩猩出生时的脑部只有成年后的百分之六十。人类婴孩刚出生时的脑部只占成年人脑部的百分之三十甚至更少。出生后前几个月的猴子,大部份知觉运动神经行为的测试结果比类人猿(apes)好,而类人猿宝宝在高难度测试方面则比人类婴孩要好。 r─K关系不仅适用各种类动植物,人类不同种族之间也是如此。
   不同种类的动植物在r或K的相对位置表明:兔子比鱼更趋向K策略,但比灵长类更趋向r策略;猴子─类人猿─人类在最趋向于K策略方面是递增的。人类是生命世界中最倾向于K策略的物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