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八章 天子
   Chapter Eight Son of Heaven
   
   
   
   
   四,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4. The obligation and power of the son of heaven
   
   义务与权利是一组相对的观念,例如在家庭关系上,往往是权利先于义务,但在社会关系上,则是义务先于权利。也就是说,在社会活动中,人们必须先行付出(义务),然后才成为可能获得(权利),正因为除了家庭里父母给予的以外,世界上本没有天生的权利,所以人们大都怀念童年时代的无偿获得。当然,乌托邦主义的煽动家们经常提供一些子虚乌有的原理和诺言(如卢梭理论和《独立宣言》)来蛊惑人心,其中包括“天赋人权”这一项目。
   
   其实,任何权利都是对责任与义务的报酬,例如,现今世界上“人权状态最好的一堆国家”中,也没有一个能够平等对待其他国家的公民,“护照决定个人身份”的残酷事实表明,任何权利都像是商品,必须预先付款才能获得,哪怕信用卡也是需要先有“信用额度”而后才能获得的。因此,权利大者其义务与责任也大,其付出之代价亦愈大,否则,此权利即为篡夺来的。任何人都不得以“继承”为借口而逃避义务、获取权利。否则即为“非法特权”。任何人因为承受上辈的恩惠而避免履行社会义务,都非社会行为,而是生物(家庭)行为;形象地说,都非文明的行为,而是野蛮的行为。同时,对社会承担了较多义务者、其权利亦应相对增加,否则,就会构成真正的“剥削”,长此以往,社会的义务与权利观念将遭毁坏。
   
   天的象征、人的表率、万物灵长,作为历史的还债者,是根本意义的社会仆人,他的义务也是宇宙的负累。他不回避太极的压力,而是用权利在承担义务,而不是用义务来扩张权利。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在于义务,为宇宙偿还沉重的债务,而权利呢,仅仅是他还债的手段。他使权利纯洁化,成为“权力”,再用权力去实现他特有的义务,就是保持天下的即全球的和平,保障社会的礼制和幸福。
   
   征服,没有不以武力为后盾的,不论这种征服的目的多么和平……凡不以武力而梦想征服,诚为白日之梦。例如号称性格和平的中国文明,其扩张史与征服史也是一部以武力开其端以文化继其成的漫长辐射,以为只靠文治本身的力量就能代替武功、实现征服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除非那不是基于自身力量的征服,而是引入外来力量的被征服──如佛教之于帝国时代的中国,马列主义之于现代中国。这些外来的文化征服使得接受征服的一方到头来非常可怜,无异于引狼入室,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最后别人的文化在引进过程中变了质,只能用来进行民族自杀,这实际上不是在传递文化,而是歼灭文化。
   
   中国文明的核心是如何治理社会(政治),而不是追求佛教的虚无主义和马列主义的“消灭三大差别”。且不论书经时代的“史官文化”传统,即使春秋战国的诸子之学,亦出于如何治理社会的政治思考。即使庄子的空灵也无法驳难中国文明的政治思想中心,明眼人都会看出,庄子哲学(尤其《内篇》)与老子哲学相形之下虽然少谈政治,但不一定较后者更缺乏政治意识。《庄子》书中既无科学亦少宗教,有的只是一种人生哲学,这种人生哲学与社会政治的关系,显然十分直接。虽然从后世的影响言之,除了佛教及“佛教的中国版道教”(一如“马列主义的中国版毛泽东思想”),中国哲学中的非政治要素大都可以追溯到庄子,不论文人的出世生活抑或画派的山水味道,都是如此直接禀受庄子的灵感。例如中国画,在先秦两汉一直以人物画为主,直到魏晋南北朝之际才开始有所转变,这一转变与佛教的关系似乎不如与社会政治的之变迁那么深,与玄学的发展可谓异曲同工。
   
   在政治挂帅的中国文明模式里,一切非政治的文化实际上是对政治势力的离心。在离心意义上,它还是深受政治影响的渗透的,所以无论怎么看,中国社会难逃政治观念的支配。这从中国历史著作的丰富可以看出:中国史书发达为世界仅见,不仅由于中国拥有最长的未间断历史,而且由于中国文明重视历史、重视政治传统和正统观念;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史学往往沦为强权政治的虚拟烟幕。这个政治化严重的文明向来“重视历史记载”,为的是“资治通鉴”,名为纪实,实为资治,全世界最发达的“历史工程”其实是变相的政治宣传。即使在当代,“夏商周断代工程”也是如此这般的政治宣传。很明显,这样的中国文明的特质既不同于印度,也不同于欧洲,更不同于阿拉伯,而以如何保持一个统一帝国为主要考量,社会整体既少宗教上的纠纷,又缺科学上的批判……
   
   可以说,政治经验与阴谋权术全世界大概要算中国第一,但是政治经验与阴谋权术后果十分反讽:似乎在于使人民丧失一切政治能力。政治经验与阴谋权术培养了特殊的天赋,因此在公民政治的模式下,同样这批政治动物却又表现为最低能的。每个人的力量都在政治经验与阴谋权术中内耗抵消了,无法形成真正的合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