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八章 天子
   Chapter Eight Son of Heaven
   
   二,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2. The secret of the 37th tactics
   
   在先秦,“天子”起源于宗教概念,后来成为政治符号,但其宗教道德的性质仍据首位。例如周天子就是以道德光辉号令天下的,周室失纪之后,权力也趋于衰微。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整个周室封建体系的贵族品德日益低落,等级混淆、身份堕落,导致天下大乱。
   
   分析周室衰微与贵族堕落的来由,与文明的扩张导致地方邦国的实力增强、京畿中枢的大权旁落有相当关系,为了调整这些变化中的关系,发生了一系列战争,而最为致命的影响则来自中原与蛮族地带之间的边区国家,如秦、齐、燕、楚等国,因为它们兼得文明的技术和蛮荒的土地,获得空前广大的开发机会,国力得以突然膨胀。
   
   这种发生于文明的扩散过程中的不平衡现象几乎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当然是权力中心的转移,在两河流域、埃及、印度、希腊(马其顿、罗马),都发生过这类后来居上的兼并运动,最后导致封建主义的结束、统一帝国的形成。其实在欧洲近代史中,这一脉动也相当明显,罗马教廷多少起了周室曾经起过的作用,德语国家的处境很像三晋,而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时代的地位就像是战国时代的齐楚争霸中原。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周天子失纪的悲剧,也是不可避免的。这一方面由于人性的腐蚀作用(周室也像教廷那样屡犯错误),一方面由于文明重心的转移(中原国家也像西欧国家那样互相争霸)。然而文明的扩张所带来的分裂,随着文明的继续扩张而重新走向再整合,这不仅合理,且是不免,只是战国的整合不能再由周室来主导,正如现代全球的整合不能由教廷来主导。这样,新的时代提出新的要求,先秦的“王者”将被秦以后的“帝者”所取代,所以《韩非子》总结战国末年的形势说:“然而未帝者,治未毕也。”(《外储说左上》)这里包含政治直觉无疑是深入的。六合一宇、世界统治的基础不是强霸,而是中坚的秩序和整合的效率,强霸不过是其表现形式而已。故,不强霸不足以平定现有的主权国家,只强霸不足以开辟全范围的历史纪元。所谓“全范围”是指当时文明所及的全部视野,在秦代为中原及其周边地区,在现代则为全球。整合全范围,需要空前的盛德,而盛德攸归的天命,则在于执两端而守中的“中庸之道”。例如,秦的偏执被汉的杂糅所矫正,恺撒的霸气被屋大维的和气所修饰。
   
   天子不是国际无政府状态(如当今)的“盟主”,而更近似一颗小小的新星,他的爆炸将他的光逐渐洞彻寰宇!“盟主”的目标大、“盛名之下其实难负”,且极易遭受无谓的攻击,难于控制名义上由他负责的混乱局面……这样,“盟主”只是一种过渡现象。为了一个真正有效率的新秩序的诞生──“盟主”是首先要被牺牲的。他是一个体积庞大、能力有限的牺牲品。相反,天子要靠牺牲这些形形色色的大小“盟主”和五光十色的过渡人物来建立自已的“王道”。历史的发展──是以这类空洞的盟主们的倒台作为里程计的。像古代的楚怀王(第二)、刘盆儿、袁绍,和近代的孙中山,被各路军阀玩弄于股掌之上──历史上可以搜出一大摞这些半悲半喜的牺牲品,和祭坛供物。可见有一个重大的危险逼近天子,这就是沦落为“一代盟主”,所谓盟主,无非是群众一时间兴高采烈的玩物?无非是宣传家们发泄煽惑欲的对象?无非是夜深渐散的游客们抛弃在历史污泥中的政治昙花?天子撇开这样的厄运。任何潜在的政治领袖如果自甘堕落充当一个潇洒一时的“盟主”,那就意味着自我毁灭。
   
   宁可保持一个小巧精悍、具有高度融合能力的权力集团,也不要在广大的空间里招摇过市、爱慕虚荣!这不是可笑的孤立主义,而是出自保存力量并发展力量的战略。扩张不应损耗基本力量和遭致众多敌人,相反,扩张只是内力增长的结果,同时为力量的进一步增长提供空间和更为丰富的能量。在保存力量和实施扩张之间,有一个微妙的平衡和良性的循环可以寻觅,天生的玩家可以参透其奥秘,并以冲浪般的动能驾御住。仅仅有一种“直觉”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关键处的转捩力量,同时不能期待团结的保持,因为“团结”的表象其实是被不断创造出来的。善于保持现有平衡和现存的势力范围的人,常常缺乏首创精神和开辟力量;相反乱世英雄的集团却缺乏铁板一块的“团结”。
   
   是什么创造了而不是保持了团结?是胜利,不断的惊人的扩张。尤其震憾性的胜利,对己方的团结举足轻重,同时能加深敌方的分裂。显然,与其消极地保持内部团结,远远不如积极地夺取对外胜利。这种“胜利─团结─胜利”的扩张模式,才是坚实的政治基础。
   
   不可慕虚名而处实祸,而盟主的地位其实是在冒险削弱“胜利─团结─胜利”这一扩张模式的政治基础,因此天子宁可屈居“联盟”的从者地位,也不贸然跳上“盟主”这一靶座去寻死,日后的事实证明小小的超新星将命定打破蛰伏,如日中天、光淹四海。潜龙终于飞越青天,小小的哺乳动物也生成巨象和鲸。但在这命定时刻来临前,还是让它们尽可能远离战场、养精蓄锐吧。这就是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