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二十章 地外文明
   Chapter Twenty Extraterrestrial civilization
   
   
   
   五,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5. Exploring the prospect of life in the universe
   
   在英国汉普郡的“Chilbolton”天文台附近的麦田里,发现过两个图案,其中之一是一个脸形,很多人都说很像电影电视里外星人的形象。另一个则是1974年11月16日向M13球状星云发射的信息图案!信息包含了地外文明可能对人类感兴趣的所有要素,尽管汉普郡麦田怪圈图案中没有天文望远镜的素描图,取而代之的是一幅看来像太阳能的人造太空卫星。虽然到目前为止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是怎样一回事,但从事“SETI”研究的科学家们越来越相信自己能够找到宇宙发来的信号,以证明在浩瀚的宇宙中人类并不孤独。同时天文学家们认为,说某个地外文明曾经造访并且现今还在地球附近监视人类,是不可信的。
   
   有人曾经计算过,假如银河系内有一百万个文明,而每年只有一艘飞船到达地球,那么整个银河系中也需要每年发射大约一百亿艘的飞船, 而制造这些飞船所需的金属大约是银系中所有金属储量的百分之一!换言之,那意味着那些文明只有倾其所有方能造访我们,而像“旅行者号”飞船被另一个文明发现的可能性,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常识告诉我们,有机体不能忍受高温,所以人们只能生活在条件适宜的行星上。如果地外文明也是有机体创造的,那么他们也需要一个适宜的行星。银河系有一千亿颗恒星,没有理由认为适合生命产生的行星只有我们地球一个。但寻找行星要比寻找恒星困难得多。行星不发光,体积相对来说很小,即使最大的望远镜也不能直接看到行星。天文学家们不得不使用一种间接的方法去寻找。例如某颗恒星要是拥有行星,那么在观察者看来它们的相绕行就像跳舞一样,这个过程使得恒星到观察者的距离忽近忽远,光谱也不时地“偏蓝”、“偏红”,类似汽笛迅速靠近人们时就会变调。借助这种观察,已经辨认出大约八十颗类似的行星,它们大多类似于木星,是气体行星,质量是地球的数百倍,并不适宜生命的存在。氧气也能帮助寻找地外生命迹象。氧气的性质活泼,和别的物质能很快结合,因光合作用导致地球大气中氧气浓度较高,例如在十亿年前,地球氧气的浓度还不到现在的一半,天文学家因此借助光谱分析测量行星大气层的氧气含量,如果某颗行星的氧含量异常高,那里就可能存在生命。而二氧化碳和水,也具有类似作用。
   
   当然,地外生物对地球也存在危险,这就是所谓“返回污染”的危险。地外星体上可能有病原体,而这种有机体如果进入地球环境,可能引起巨大的生物破坏。因为数十亿年以来地球的有机体和外星之间未有生物学上的接触,因此并未发展出抵抗外星病原体的能力。潜伏期是个更麻烦的问题。如果我们把地球上的有机体暴露在外星的病原体之下,要等多久才能确认病原体及其宿主之间的相互关系?
   
   从理论上说,既然地球上的生命能够从无机物质中产生,那么在宇宙的其它地方也可能发生类似的故事。美国射电天文学家德雷克(Frank Donald Drake)1961年提出过一个计算银河系中文明数量的著名公式,即德雷克公式。这个公式包含一个重要的因子,即一个文明能够维持的时间。作为一个物种,能否安全度过掌握危险技术的最初阶段(例如人类能否逃避自身创造的核武器毁灭?),而变得理性,这至关重要。由于文明具有如此明显的自杀倾向,不同的人对于文明延续的时间有不同的解读,乐观的人认为银河系可以容纳一千万个文明,而悲观者则认为延续至今的不会超过一个。其实,在我们当代的文明中不就具有明显的自杀事件吗?不仅是层出不穷的自杀攻击和绝望自尽,而且我们“发展生产”、“创造财富”、“科学研究”、“复制人类”的举动,很可能就是在走向整体的自杀。《圣经》上说“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创世记6:5─6》)人类的可恶甚至让上帝都无可奈何,感到后悔造了人。其实人的所有恶,都可归结为“破坏生物圈”。而我们现在知道,人类文明的最大危险不在“发育不足”,而在“发育过度”;发育不足还可继续发育,发育过度、破坏了生物圈,则很难回头。而避免发育过度的唯一方法就是自我克制,防止人类走向整体的自杀。而本书所阐述的“间接战略”、“礼制的天下统治”等中庸之道,就是防止文明自杀的有效方式──人类需要降低自己的狂热,重温“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的生命之道,以便把自己从欧洲文明带来的过激行为中解救出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