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谢选骏文集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九章 天下与国家
   Chapter Nineteen Universality and the State
   
   六,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6. Global government must update its governing principles
   
   “天下”不同于“国家”,不同于“统一帝国”:国家是区域性的政治实体(城邦、方国、主权国家),而统一帝国则在国家的基础上发展为“文明集合体”(巴比伦帝国、罗马帝国、秦汉帝国);至于天下,则是统一帝国和它的周边地区(蛮族地带)的合称。天下的目的在于“天下太平”,统一帝国的目的在于“帝国霸权”,而区域国家的目的在于“势力均衡”。
   
   以天下为怀,目的在于保持天下的福祉;以帝国为怀,目的在于维护帝国的统治;以主权国家为怀,目的在于促进国民的福利。这种主观上的差异亦必产生实际上的不同后果。
   
   伸引一:“天下”状态不仅在儒家经典中有所阐述,且在世界各地不同文明史上反复出现。天下时代的来临是国家联盟和统一帝国的随后产物。
   
   伸引二:“天下”与其说是一种可能的理想,不如说是一种已然的现实。在当代世界,若要使天下秩序再度实体化,关键在于怎样解决“势力均衡”与“统一秩序”之间的不谐调。彻底破坏区域国家之间的“势力均衡”,留下的只是以暴力创立的“统一帝国”,这未免太落伍了;可是建立有效率的“统一秩序”又非得限制各种“独立势力”的分离存在不可。这里需要一套前所未有的调节器:
   
   1、不以武力作为奠定统一秩序的工具,武力只是用来“自卫”的,即抵御外敌及防止内乱,这是“止戈”的精义。
   
   2、无道的外国若发生惨绝人寰的变乱时,有道的国家可以出动武力予以制止。恢复秩序之后征询当地人的意愿,决定事态的处理结果,切不可以征服者自居。
   
   3、任何种族、民族、区域的人民,均有按其才能供职于天下即全球政府的均等权利,在这样的基础上,形成一套流动不腐、极有效率的制度。这既不是欧洲、日本式的世袭贵族制度,也不是美国式的反贵族制度(包括“反对贵族”和“反面贵族”即惟利是图的富人),而是凭借能力取胜的科举,以形成中国文明那样的社会择优制。在此基础上,新一轮的人类净化可望出现。
   
   4、社会择优制度,类似于“科举”、“科学的世界秩序”,其基础不是某些个人或集团、阶级、种姓、种族的征服欲,而是“积极的心理趋同”,这种趋同体现了全球一体的更高整合。简言之,统一的底蕴不是意志的唯美主义,而是文明的实际需要;这种需要可由意志体现出来,但这并不是意志的本体论。
   
   对于全球范围的文明整合者而言,必须打破种族、民族、国家、阶级等历史传承的界限,跃升文明区域内外的扩张力量并整合之。即使对于“最没有希望的候选者”也不能把它摈除在外,也许,某个看起来最为缺乏世界精神的、甚至连国家精神也不具备的人群,却能突破氏族圈子的痼疾,成长为最富世界精神的文明,使得自己的子孙全然忘怀于自己的卑贱出身。这就是未来世界可能发生的最富于戏剧性的变化之一。我毫不怀疑未来的世界将有中国文明的风云际会,文化战的发动者如果能够领会中国精神,将胜算多多──正如现代的欧美名将纷纷捧读《孙子兵法》,寻求制胜之道。但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绝对不是“中国整合全球”或是“中国人整合全球”。相反在我们看来,毋宁说是由于“中国的解体和中国人的流散世界”才使得“中国文明整合全球”具有了某种可能:正如犹太人的离散使得基督教成为普世的福音、希腊和拜占庭帝国的消亡使得文艺复兴成为可能、巴比伦和波斯帝国的消亡使得伊斯兰教的代兴成为可能、印度文明的分崩离析使得佛教得以传播世界。
   
   只是,究竟何人来将中国文明的精髓投入整合全球的运动,对我们今日来说仍是一个神秘的未知。所以说,“没有人能预言天子的来临和天子是谁。”尽管我们猜想,那种人物极有可能是像贝督因人和法兰克人那样名不见经传的野蛮人。前者产生了穆罕默德;后者产生了查理大帝:他们不仅代表不同的种族,更是不同文明的助产士。
   
   仿佛有一道目光在凝视中对我们说:“中国人的后裔不再能够负起这一历史伟业。正如希腊人不能复兴希腊文明,巴比伦人不能复兴两河文明,埃及文明的遗烬也要到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核心建筑群去寻找──雄鹰、方尖碑、林肯纪念堂甚至国会大厦和中轴线。”除非我们这时代的中国人能断然成就中国民族的自新运动、从而造成一个崭新的民族。而这,难道就是《大纪元时报》所大骂的“痴人说梦”──白发民族不可能完成的青春任务。青春民族不但具有充沛的国家精神,而且为了整合全球的需要,具有充分的世界眼光及宇宙胸怀。中国自新运动若能实现青春民族的目标,中国和中国人才可能具有世界历史的意义。
   除此以外的“现代化成功”,不过是使世界多了一个平庸的“现代化国家”和一堆灯红酒绿的蚂蚁──比起毛泽东时代的蓝蚂蚁来,灯红酒绿的蚂蚁诚然是“多元化”的,但同样没有创造性,除了从模仿苏联改为模仿美国外,同样无法对人类的命运作出自己的答复。难怪有人担心,整合全球的业绩将在犹太人手里完成……虽说犹太民族只是商业民族而不是政治民族,狡诈有余而野蛮不足。但是话说回来,即使犹太人能够完成这一伟业,也让人们祝福它吧!
   
   “中国文明(而不是中国和中国人)整合全球”的要义是:不要沉缅在文化的复古主义中,但要在制度创新的道路上尽可能地披上一件合理的衣裳。黄帝垂衣裳而天下治──陶醉在宇宙共振中的展望者,也需要文明史的养份,不是向后张望,而是向前探究,尽管这探究可能遭到机械化、唯物化的伤害,而被不再生育的文明人斥为迷信和原始。斥责不能减弱其震动,无视不能贬损其价值,唯物主义和纵欲主义不能取消以人为本的终极形式──以神为本。羞辱天性的教益、枯死僵硬的主义,不能拯救生命、不能恢复个性的尊严。
   
   不论哪个人类群体最终进行了“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运动,它都应保留以下特征:
   
   1、和平方式的传教、以身作则的示范,推广、弘扬天人合一的精神。
   
   2、扶助当地的土著成为天子的仆从,拒绝雅利安人殖民模式的诱惑。
   
   3、消耗自身精力于全球整合的运动,而非盘剥方国的利益以供养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深入法律、道德、文化、科学各个层面,推动社会经济,促进文明教化:社会整合不仅是物理整合,文明教化不仅是化学化合,“天人合一”的命题包含了“文明化合+社会整合”的内容──此一化及天下的共振,使全球一体成为现实。
   
   现代的主权国家在全球政府面前将沦为古代城邦,现代民族在全球政府面前将沦为古代氏族。全球政府创立虽难,但守成则相对容易,易于形成全球生活的普遍法则。顽固坚持一国私利的民族感情,正如顽固坚持一党私利的阶级感情一样,将被证明是部落时代的兽性,其主义必须受到限制而不该受到宏扬,为免部落意识与禽兽特性纠集群众势力阻滞全球文明的风化天下。
   
   为了地球的健康,号召人们:把效忠对象,从主权国家转向全球政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