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平定主权国家》
   Pacification of nation-states
   
   谢选骏
   Xie,Xuanjun

   
   
   第十九章 天下与国家
   Chapter Nineteen Universality and the State
   
   
   五,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5. Universal empires of Yuan, Ming and Qing initiated by the Mongols
   
   运转中的文化有机体,犹如一只巨型的轴承,它不仅肩负某个民族前进的使命,而且带动、驱使许多民族进入其漩涡。轴承的运转,由稳定的轴心驱动众多轴珠被迫滚动而实现。轴珠是多元的,轴心则是一元的。在貌似“一元文化”的社会里,文化共同体其实也是多元组合的。区别在于,一元社会不给轴心之“元”之外的轴珠之“元”以同等的机会和地位。一元突出而多元环配,是“轴承社会”的特征,其运转十分有效。同时,一元社会也十分机械,缺乏内在的生命。这正是元─明─清社会、秦─两汉社会的大一统特点:一元的权力逐步渗透一切有组织的社会生活,导致思想灭绝、文化萧条、社会僵化、人民怯懦。消除了文明的对立面,野蛮势力就会兴起,使得社会整体陷于停滞、僵硬、腐败,文明的秋冬季节来临了,社会的萧条不可抵御。
   
   多元社会则不然,动荡、不稳,仿佛播种;四处漂泊,居无定所,但那却是生命的体现。多元并举是文明的春夏季节的特征,那是西周─春秋─战国社会,那是盛唐─五代─南北宋社会,那时文明在发芽、蔓延、生长,社会进步、国富民强。
   
   多元社会的播种,却也逐渐走向自己的反面:最终把不同的种子分别异化为轴心和轴珠。这直接导致“一元至要的轴承”出现,并把其他的种子贬为听命的轴珠。如此的轴心一时运转有效,但是等到这个“轴心”不再能维持社会的有效平衡,周期性的危机再起,改朝换代的汰旧换新就开始了。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以地名(氏族名)命名、而是以意义来命名的朝代。而从元朝以后,再也没有一个朝代以地名命名,以意义命名成为新的传统:明、清、大顺、太平天国、中华民国、中华帝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台湾能够独立,那就是回归地名命名国家的“中国传统”而放弃以意义来命名国家的“蒙古传统”。因为在“元”之前的“金”,也不纯然是意义命名的。不过值得注意,吴三桂起兵反清却立国号为“周”,企图恢复中国传统,但不能成功。
   
   “元”这个字在中文里的意思是“本原”。其衍生义为:开始的(元旦、纪元)、为首的(元首、元帅、元老、)、主要(元音)、根本(元素)、构成一个整体的(单元)。以“元”命名,表达了蒙古征服者“气吞八荒”的企图。最有意思的是,对中原人来说,元朝偏偏是外来政权,是异族建立的;更特别的是,元朝不是一个普通的朝代国家,而是一个像秦朝那样具有开创性的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在“元”的逻辑下,中国地域上的各个区域国家、朝代国家,像先秦战国的中原各个主权国家一样被逐一消灭。结果也原先的帝国臣民“汉族”也首次沦入异民族的全面专政之下。
   
   元朝的起源大致如下:1206年,北京西北九百六十公里鄂嫩河上游,蒙古诸部集会推举孛儿只斤部落四五十岁的首领铁木真(Temujin,1155/1162/1167年—1227年8月18日)为“成吉思汗”(Genghis Khan),意思是海洋帝王。一个典型的内陆强权如此羡慕海洋,真是有趣。五年以后,铁木真宣布为一个蒙古酋长报仇,攻占金国的西京(山西大同)。
   
   1218年蒙古人西征,首先消灭西迁后残存到的西辽国(吉尔吉斯托克马克,立国三百零三年)。西征1225年结束,1227年回师灭西夏国。1229年,铁木真三子窝阔台继任二任可汗,进犯金国,1234年正月灭亡立国一百二十年的金国。
   
   1236年铁木真之孙拔都进行第二次西征,于1242年因窝阔台死而结束。征服东欧,包括伏尔加河中游、俄罗斯、波兰、匈牙利,称钦察汗国。并击败日耳曼诸国、波兰和匈牙利联军,欧洲震恐。
   
   1252年,铁木真另位孙子旭烈兀由和林出发进行第三次西征。历时八年,征服了波斯、阿拉伯帝国,一度占领了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伊尔汗国。
   
   1253年蒙古攻陷大理帝国的首都大理城(云南大理),1254年大理皇帝段兴智被俘。其前身是在八世纪建立的南诏王国,历五百一十六年而亡。
   
   1258年蒙古军攻占越南北部的安南王国,国王陈日照投降。
   
   1259年征服高丽。
   
   1266年遣使到日本招降。
   
   1271年,蒙古大汗忽必烈,把原来属于西夏、金、宋、大理的土地和蒙古本土,合并组成元帝国。
   
   1274年,元兵团一万五千人,在蒙古大将忻都、高丽大将洪茶丘率领下,乘战舰九百艘,从朝鲜半岛合浦港出发,攻陷对马岛,在日本肥前沿海登陆。日本集结十二万人抵抗,死伤惨重,元兵的箭簇用尽,方才撤回。
   
   1269年蒙古进围宋朝要塞襄阳(湖北襄樊),到1273年运来回回巨炮,轰碎城楼,守将吕文焕出降。1274年忽必烈下令全面进犯宋朝,1279年,蒙古将军张弘范灭亡立国三百二十年的宋朝。民族英雄文天祥被囚禁三年后,1282年遇害。
   
   1281年即宋亡后两年,元朝二度攻日,因遭受台风,再度失败。
   
   1282年,越南南部的占城国囚禁元朝使节,元军在唆都率领下乘战舰一千艘,由广州出发攻击。占城国坚壁清野,退避丛林山谷。元军攻陷其首都,但归路和粮道却被切断,因此撤退。
   
   1283年元朝使节被缅甸驱逐,于是开始缅甸战役,持续六年,到1289年缅甸屈服,成为藩属。
   
   1284年,元朝向越南北部的安南国借路进攻占城,安南国拒绝,忽必烈派遣儿子脱欢亲王统帅元军进攻安南,水土不服,遭到失败。1287年,脱欢亲王再度进攻安南,攻陷安南首都螺城(越南河内),但无法持续占领,安南国王陈日(火亘)派遣使节到元大都(北京),献出黄金铸成的自己跪像,代替自己谢罪。占城国也乘机请求和解。
   
   元朝最后一次扩张,是远征爪哇国(印尼爪哇岛)。1292年,元军二万人,战舰五百艘,在蒙古大将亦黑迷失、汉人大将史弼率领下,从福建泉州出发,越洋攻击,次年登陆爪哇岛,取得胜利后最终失败,撤回泉州。
   
   从1206年铁木真建立帝国,到1293年撤出爪哇,蒙古扩张历时八十七年。帝国横跨欧亚大陆,面积约三千万平方公里。蒙古人采取地方分权制度,把疆域划分为六个属国,平等归属于大汗之下。这并不算间接统治,因为在各个属国以内,蒙古人实行了最为残暴的直接统治。
   
   这个依靠军事力量而非文明力量建立的“东亚世界政府”具有自己的官方信仰。蒙古大汗在征服了吐蕃之后,接受了喇嘛教,并册封法王巴思八充当帝国的国师,国师除为国祈福外,仍兼任吐蕃地区政教合一的元首,巴思八曾为蒙古制定文字。奇妙的是,在元朝这个强大陆权的控制下,中国的海运达到了空前的兴盛,杭州、广州、泉州、温州、庆元(浙江宁波),都设有市舶司,管理中外船舶的货运和产品销售。各个属国之间的贸易则大多依靠车马。东自的辽东半岛,西至乌克兰平原,都被四通八达的公路驿站网连接起来,还有巡防弓手保护商旅安全,都市在浩劫之后逐渐恢复繁荣,但蒙古统治所及之处欧亚大陆的各个古典文明(中国、印度、阿拉伯)却一蹶不振,可以说,蒙古的扩张无形中为西方殖民主义的兴起扫除了障碍,仅仅两百多年以后,欧洲殖民主义运动就开始了。而其东方阵线俄罗斯的扩张,更是对蒙古征服的直接反应,其版图在全盛时期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几乎就是蒙古帝国的翻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